「『情緒操縱』,這就是我的能力,」方芳猛嘬了一口可樂,「身為理論課全科教師的你應該不難理解這項能力吧。」

情緒操縱,那不就是號稱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都快樂起來的,類似於魔法一樣的能力嗎?

不過這項能力對於體力的要求相當高,雷千實在不能相信以方芳那樣嬌小的身體能發動出如此高等級的能力。要知道此能力的極限值可是達到了9級啊。

與最強的10級能力者只差一級,與雷千這種2級的能力者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所以才和伊莉斯一樣喜歡甜食嗎?為了補充大量流失的體能而必須每天食用像麥肯勞這樣的高熱量的食物?

「不過,說起來,班裡的孩子越來越少,特別是那對唐家雙胞胎,我還蠻喜歡她們的。」方芳突然傷感的說道,然後抓起雷千的漢堡塞進了嘴裡。


喂,雖然是你付的錢,但是那可是我的漢堡啊!

「就是說,連班裡唯一的那個男孩子也失蹤不見了,確實有點兒寂寞呢?」雷千附和著說道。

「男孩子?你在說什麼傻話,搭檔。咱們班裡根本就沒有男孩子,在我給她們上實驗課的時候,只有九個女孩子!而且在一開始給我的班級名冊上,全部的十名同學都是女生哦。我還因為這一點特別注意了一下,所以絕對不會弄錯哦!」方芳瞪著大大的碧色眼睛詫異的看著雷千。

哎?那麼那個叫做比比安的非洲少年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滴水落屋檐,水滴似雨簾。

在實驗島上,九月下旬的這個雨季,出現最多最頻繁的天氣自然就是雨天。

無論大雨、小雨、暴風驟雨,總之,進入九月以來,實驗島上的雨水斷斷續續的就沒有怎麼停過。

地面上滿是積水,濕噠噠的令人感覺極不舒服。

而同樣,貓身在這個窄小的水泥桶里也極為難受。

比比安已經在這個水泥桶里待了三天了,這三天里,餓了就吃那一股渣滓味道的壓縮餅乾,渴了就喝一點兒蘇打水,甚至是接一點兒雨水。

至於上廁所,嘛,總會有地方解決的。

比比安渾身上下的顏色和水泥桶一模一樣,他已經利用自己的能力「變色龍」,與周圍的環境同化了。

比比安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等著那個擁有「千里眼」能力的那名俄羅斯間諜少女,伊芙諾娃·羅曼諾夫(簡稱伊娃)從那大的不像樣子的實驗場里走出來。

在實驗島上,實驗室和實驗場本來就是數量最多的建築物,然而像比比安面前的這間這麼大的卻相當之少見。

說到底,如果不是這麼大的實驗場,也不會容納下那種數量。

四百萬!

這是預計完成後的總數。

當然,如果這「四百萬」全部完成,那麼那個計劃就會立即啟動,實驗島被攻佔也是分秒之間的事情了吧。

比比安當然不會任由計劃實施,讓實驗島被攻佔,所以他等在這裡,找機會破壞實驗場中的設備。

但是,棘手的問題不僅僅是龐大的數量,那名隨時可以掌握別人行蹤的伊娃是比比安的最大障礙。

比比安的胸口還在隱隱作痛。上次在學校的屋頂,比比安因為一時疏忽,導致被夏洛特發現,結果差一點就被夏洛特的「音波刀」給劈死,比比安奮進全力才從屋頂上隔離網的破洞中逃走。 魔尊圖騰

總之,現在還是先觀察一下情況,再伺機溜進實驗場吧。

要是說起來,對於在實驗場中進行的那個計劃,比比安也有一部分責任。誰讓自己當年年少無知,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提供了自己的基因樣本呢?

作為非洲移民,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就已經是夢寐以求的事情了,又怎麼會在乎被抽走的那一兩管兒血呢?

不過說起來,這次伊娃進去的時間可真長,足足有三天沒有從實驗場里走出來了。

難道說實驗場有後門,伊娃從後門神不知鬼不覺的撤離了?

對於這麼大的實驗場來說,存在後門簡直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那麼比比安還傻等在這兒幹嘛?

想到這,比比安從藏身的水泥桶里爬了出來。

結果因為長時間保持同一個姿勢不動換,比比安一爬出來馬上就摔倒在了雨地上。

真是倒霉透頂!

作為非洲人,最難以應對的就是下雨天。


比比安身上滴著水,顫顫巍巍的走進實驗場。


這麼大的實驗場居然連個警衛都沒有,也真是奇怪。

比比安的身體不斷變化著顏色,以適應周圍的環境。

但是,等到真的進到實驗場之後,比比安才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路,雖然沒有人能看得見自己,然而總不能就這麼誤走誤撞的尋找毀滅那項計劃的核心儀器吧。

當然,也不能問人。


話說,這偌大的實驗場,比比安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到處都是白熾燈把走道照的光亮耀目。

不過這個地方也太不謹慎了,不但沒有警衛,連個監控攝頭都沒有。

還是說,這個地方壓根不需要監控攝頭?

比比安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想起了伊娃那張冷冰冰的臉。


到底藏到哪裡去了,以那種數量,根本不可能不留下一點兒痕迹的啊!

不過,電影電視上不是經常演嗎,在那些英雄們準備摧毀壞蛋博士的陰謀的時候,都會把場景選在實驗工廠最中間的地方。

該不會那四百萬也放在實驗場的中間了吧?

總之,比比安試著向實驗場的中心移動。

話說回來,這實驗場的走道雖然平平坦坦,但是彎路甚多,就好像迷宮一樣。

而且在這大的不像樣子的迷宮裡找到方向,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活兒。

比比安又不敢解除自己「變色龍」的偽裝,萬一伊娃還留在這裡,那豈不是把自己的位置徹底暴露了嗎?

但是,使用能力相當消耗體力啊。

比比安走這幾步路就已經氣喘吁吁了。

早知如此,帶瓶紅牛進來好了。

突然,比比安看到某條通路中走過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捲髮女人。

比比安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馬上緊隨其後。

女人的手裡還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

這對於已經三天只啃了壓縮餅乾和蘇打水的比比安來說實在是致命的誘惑。

比比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捲髮女人走進了一間研究室,在裡面還坐著另外兩三個同穿白大褂的男人。

「各體情況怎麼樣了,有沒有出現什麼異常?」捲髮女人對著其他的人問道。

「一切正常,各體發育均很穩定,隨時都可以投入使用。」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研究員向女人彙報道。

看來,這個女人還是這間研究室的小頭兒啊。

「不過,位於中心區域的核心控制塔在第四百三十七次試驗的時候出現了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三的偏差,這比以往的任何一次偏差值都要大。」研究員繼續做出彙報。

果然,比比安需要摧毀的核心是在中心位置嗎?

「什麼,居然偏差達到了這麼高!不過這也是在允許的範圍之內的,把核心控制塔的監控視頻調給我看。」捲髮女人一邊命令著,一邊把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

比比安真想馬上把咖啡端起來,咕咚咕咚倒進自己嘴裡。

「請看!」 我不是籃球之神 ,捲髮女人轉身觀看。

只見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無人操縱的自動平台,平台上擺放著一台連接著無數大小、粗細均不同線纜的超級電腦。

超級電腦的黑色屏幕上正在不停的閃爍著白色的源代碼。

冷血總裁的逃妻 ,一邊觀看著這些源代碼,然而他卻什麼也沒看懂。

「嗯,第十萬五千三百六十二行出現了字元串的錯誤,快去修改!」捲髮女人命令道,研究員答了一聲「是」,馬上撲到了電腦桌前,敲起了新的代碼。

好厲害!不愧是干領導的料,居然能在比比安眼中是一群亂碼一樣的源代碼中,尋找到錯誤,這本事就相當不一般。

比比安欽佩著就把咖啡杯放到了一邊兒。

不對不對,現在怎麼能是欽佩對手的時候呢,比比安的目的不是摧毀核心的那台超級電腦嗎?

現在的目標就是要找到通往中心的路。對於地形一點兒都不熟悉的比比安來說,這可是相當大的難題啊。

「今天你們誰通過B12通道,到中心區域去過了?我看到B12通道並沒有鎖啊!」捲髮女人對著一眾研究員說道,然而所有研究員都搖了搖頭。

這真是超級幸運,敵人居然自己暴露出大本營的位置。

比比安記得剛剛亂闖亂走的時候好像看到過這個B12通道,現在只要回頭找到這條通往勝利的路,就可以完成破壞核心指揮塔的工作了。

比比安興沖沖的跑出研究室,然後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怪叫。

「你們誰偷喝了我的咖啡!」捲髮女人尖利的嗓音傳來。

比比安很輕鬆的就找到了B12通道,所幸的是,這條通道真的像捲髮女人所說的那樣沒有鎖。

比比安推開門就走進去了,然後一路走到底,就來到了剛剛在研究室大屏幕上顯示出來的那個中心區域。

而那台超級電腦就在無人看守的平台上。

只要走過去,把那台電腦砸的稀爛就結束了。

此時的比比安能力的使用已經接近了極限。

不過,現在就算解除了變色龍的能力也無所謂了。

只要能夠走過去!

比比安的身體漸漸恢復出了原來的顏色,但是他離超級電腦也越來越近了。

五步、四步——

再邁三步,就可以永遠的和這該死的實驗計劃說再見了。

比比安已經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小鎚頭,準備把超級電腦砸的稀爛。

「比比安同學,請你不要做破壞行為好嗎,因為……」

比比安一驚,剛剛那個捲髮女人的聲音出現在了天花板上,接著比比安看到了天花板的熒幕上出現了捲髮女人的臉。

不過現在說什麼已經晚了,因為比比安已經來到了超級電腦跟前。

比比安舉起小鎚頭,然而當他看到電腦屏幕的一瞬間,他整個人呆住了。

電腦屏幕上根本沒有什麼源代碼,相反只有四個大字。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