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封瑾修一本正經,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麼肯定?」

「嗯。」

「為什麼?」

「你猜?」封瑾,眼裡露出了笑意。

奚淺,「……因為她們不敢?她們怕你?」

「如何見得?」

「如果不是這個,我想不出有任何的原因。」

封瑾修失笑,「嗯,這是主要的原因。」

「還有另外的原因?」奚淺的好奇心被候了起來。

「嗯,可能還因為……我是天煞孤星!」封瑾修淡淡的說道。

奚淺第一反應不是無語,而是皺眉,她敏銳的聽出了阿瑾話里有些不對。

「阿瑾……」她伸手握了一下封瑾修的手。

卻被他反握住。

「我沒事。」封瑾修淡笑,「這樣的事情,在我的心裡毫無波瀾。」

「那你……」

「只是我的死劫和這個有關,心裡還殘留著一點痕迹。」

他輪迴了這麼多次,能在他得心裡留下波瀾的。

奚淺知道肯定不是簡單的事情。

但現在已經過去了,如果她問的話,豈不是回想起了一遍。

所以奚淺什麼都沒說,只是拉著封瑾修的手。

十指相扣,能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旁邊的南乘風幾個看到,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他們都是皇帝,是沒有體會過真愛的感覺。

所以不太明白兩人之間的感情,但看到封瑾修和明奚淺彼此一個眼神,對方就能心領神會的樣子。

說實話,還是忍不住羨慕的。

這種心意相通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

「你們說,我們有沒有必要來嘗試一下?」南乘風躍躍欲試。

媽的,心裡還是痒痒的。

東無邪嗤笑了一聲,「你是著魔了,以為這樣真摯的感情這麼容易尋找的嗎?」

「就是,我怕你後悔莫及!」西離淵也沒有嘗試的意思。

實在是風險太大了。

南乘風:「……你們都是冷漠,鐵石心腸的人設,和我不希望,我……」

「你也不是真愛至上的人設啊?」

「你是二傻子的人設!」

「哈哈哈!」

兩人看著南乘風忍不住哈哈大笑。

奚淺和封瑾修也是聽到三人談話的,都沒忍住。

「咳咳……」

也就是在他們都笑的時候,剛才文斗,古琴取得了第一名的突然來到了幾人的面前。

這還是今年的四國朝會,第一個沖他們來的人。

所有人都在猜測,她的目標是誰!

直到她現在了南乘風的面前。

西離淵,「不是想嘗試一下真愛嗎?喏,機會來了!」

南乘風:「……」這個機會給你要不要?

他想嘗試真愛,完全可以找他的妃子啊。

雲淑四個誰不好?

雲淑四人:懶得理你。

她們此刻沒空,都在奚的背後嗑瓜子。

奚淺回頭,「喏,那邊有人給你們的皇上表露心跡,你們就不阻止?」

雲淑四人手一頓,同時看了過去。

「呵,竟然是這個小婊砸!」雲淑直接把手裡的瓜子給扔了。

剛才她們在嗑瓜子,還真是沒有注意,誰知道,竟然讓她奪了第一名。

奚淺:「……雖然但是,別亂扔東西。」

「好的,我下次注意。」雲淑回頭說了一句,然後又氣勢洶洶的看著那邊的姑娘。

那姑娘,看起來十分文弱,一身淺粉色的衣裙,畫著精緻的妝容。

眉目如畫。

她一雙眼睛好似會說話,看著人的時候,含著春情。

「你們認識她?」奚淺問道。

傅辭雪冷笑了一下,「聞名四國的小婊砸,大名鼎鼎!」

「……」

「我以前以為她喜歡的,會是西離淵,誰知道竟然沖著南乘風去了。」

「人家一直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夏予舒嗤了一聲。

四人對視一笑,同時走了過去。

奚淺看著四人的背影,看出了殺氣。

「南皇陛下,永安傾慕你許多年了,自從第一次看到你,我的心裡就一直都是你,這麼多年,我一直等你,但是……不過現在我有了機會,我傾慕你,不在乎名分地位,只希望能有陪在你身邊的機會,還希望你成全!」

雲淑四人過來,剛好聽到她的這一番話,頓時生氣。

「嗤,不在乎名分地位,那這樣可好,本宮做主,讓你做皇上身邊的洗腳婢女如何?」雲淑特別霸氣的說道。

「不是不在乎名分么?人家洗腳的婢女沒有名分?」我看這個都不辭。傅辭雪說道。

「你們!」永安看到她們四個過來,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現在聽到她們的話,怒火中燒。

臉上還露出了屈辱。

「你們欺人太甚,我好歹是趙國的公主,你們……」

「知道自己是公主,就不要出來丟公主的臉,你說你傾慕我們的皇上陛下?嗤,不要臉,別人不知道,但本宮是知道的,三年前,巫溪城在的城隍廟裡……」

「你閉嘴!」永安突然瞪大了燕京,她沒想到,那件事竟然還有其他人知道。

「哦,你滾開我就閉嘴。」如果是其他人,她不可能這麼惡劣。

但是永安不配!

永安又忌憚又害怕的看了雲淑她們四個幾眼,然後不甘心的跑了下去。

「嘖……你的真愛計劃不行了,不是我說,你後宮的人也太厲害了。」西離淵笑著說道。

自始自終一句話都沒說的南乘風聞言,不在意的一笑。

。「大聲喊出吾的名字!Z!!!」

糖豆控制着蘿蔔合體玩的不亦樂乎,只要用細胞包裹着就能控制了,雖說身體操作沒法太過靈活,不過能動就行,快樂起來了!

而小多龍則是正好趴在機械人頭上玩著,它是真的喜歡趴頭上啊,剛才也是它來組裝頭部的。。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風佑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一百六十一章玩具不錯,拿來吧你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願意嫁給我嗎?

墨錦城輕輕的應了一聲,率先下了車。

顧兮兮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也跟着走了下去。

不過當她站穩腳跟,抬頭看過去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

「這是?」

這不是沛城邊上的港口嗎?

「你先去郵輪上面換好衣服。」

墨錦城帶着顧兮兮上了游輪,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整個的暗了下來。

顧兮兮今天穿的是一條純白色的絲綢長裙,圓潤的肩膀,性感的鎖骨暴露在空氣中。

除了耳朵上面有兩枚精緻無比,閃耀異常的鑽石之外,身上就再也沒有什麼別的多餘的飾品了。

那一頭烏黑的長發就這樣披在肩膀上,襯得她更是膚若凝脂。

她臉上的妝很淡很淡,粉粉的唇晶瑩剔透。

就這樣最簡單的禮服,最簡單的妝容才最能夠襯托出她身上既清純又妖艷的氣質。

當顧兮兮從試衣間裏面走出來的時候,就連替她做造型的設計師都忍不住驚嘆:

「顧小姐,你真的是我見過最適合這條高定禮服裙的女人,咱們的墨大少真是太有眼光了,不光人長得好看,就連他挑的這件衣服也是非你不可!」

顧兮兮有點詫異:

「你是說這條禮服裙子是墨錦城選的?」

「沒錯,其實在此之前,我還替你準備了一些款式,不過三少看到這條裙子之後,便篤定非這個不可,現在看來他的選擇真的是非常的正確。」

顧兮兮扭頭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他現在人在外面嗎?」

「是的,三少讓你準備完了之後,直接去外面的大廳找他。」

顧兮兮點點頭,拎起裙擺踩着高跟鞋就朝着外面走了過去。

可是當她走到外廳上的時候,卻發現寬大的前廳裏面竟然空無一人。

「墨錦城!」

顧兮兮輕聲地喊着他的名字,回應他的是一片沉寂。

她詫異無比的拎着裙擺,循着外面的燈光緩緩走去。

化妝間里顯示,現在已經是晚上的八點了,如果有宴會的話應該已經開始了。

可她一路走過來,壓根就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她從游輪的底倉一直往上,循着燈光一路來到了甲板上。

在這艘豪華的遊艇上,游泳池,露天燒烤吧,酒吧,還有各色各樣昂貴的洋酒一應俱全。

就連空氣中都彌散著浪漫的爵士藍調的音樂。

可這一切看在顧兮兮的眼裏卻變得無比的怪異。

從這個陣仗看來應該是要在這裏舉辦晚宴的呀,可是為什麼甲板上連一個人影都看不見呢?

到底出什麼事了?

顧兮兮拎着裙擺,顧不得自己還穿着高跟鞋,一路飛快地跑到了甲板的邊緣。

當她抬眼看過去的時候,發現這艘游輪早已經在她化妝的時候已經啟動了。

此刻正距離港口非常遙遠,如果她現在想要回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