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神尊,你這個畜牲,你到底殺夠了沒有?」一個中年男人在空中看著五行神尊在地面上擊殺普通老百姓,他憤怒到了極點,卻又無可奈何,因為他只有神力八段,任他如何攻擊五行神尊,都毫無建樹。

「我怎麼可能殺得夠?」 重生之最強星帝 ,眼中滿是殺意:「你一個小小的島主,居然也敢跟我叫囂?你不是想死嗎?那我就偏不殺你,我就要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殺你的同族的。」

「五行神尊,你已經瘋了,你不會有好報應的。」中年男人不斷的對五行神尊發動攻擊,可是,他的攻擊對五行神尊來說,無異於撓痒痒,對五行神尊起不了任何效果。

「你說這話,我並不否認,因為,從我妻子被害死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成功變成了殺人的武器,為了實現我對妻子的承諾而殺人的武器。」五行神尊撇了中年男人一眼:「跟你說,你也不會明白。」

說罷,五行神尊騰空而起,手中抓著一個神力球,這神力球散發著驚人而勁爆的能量,中年男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如果,五行神尊拿這個神力球攻擊下方的島嶼,那麼,邪尊島嶼肯定會化為虛無,連渣都不剩,更別說島上的人了。

「五行神尊,我和你拼了。」中年男人不要命的沖向五行神尊,而五行神尊只是用手中的神力球擋在身前。可是,中年男人依然向他衝來,還一拳砸在五行神尊的神力球上。

就在中年男人碰到五行神尊的神力球時,他突然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去了呢?

「化為了虛無?連渣都不剩,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這句話,是一個老者說出來的,而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劉泉。

此時,天道神君和劉泉還有秦雲等人趕到了現場,高手著五行神尊的實力,他們心裡都在打鼓,因為,五行神尊已經恢復了全盛狀態,而且他的實力還有所提升。

五行神尊的實力提升的事,只有天道神君明白,因為當年,他和五行神尊戰鬥過。那時候,五行神尊雖然強,但也沒能給他這麼大的壓力。而現在他自己的實力也有所提升,可五行神尊給他的壓力,依然是相當的大。

「天道神君,對於我現在恩實力,你是不是感覺很意外?」五行神尊掃視了柳老和秦雲等人一圈,然後看著天道神君,又道:「其實,我的實力還得感謝你,因為你使用《刺客法則》中的力量,讓我也從中獲利。」

「五行神尊,你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天道神君嘆了口氣,又道:「如果,你的妻子沒有被害,或者,你沒有選擇這條扭曲的殺戮之道,也許,你已經達到了讓我們無法企及的高度。說實話,我很佩服你的資質,同時,也很鄙視你的氣度。」

「無所謂了,五並不在乎我在你眼中是個怎樣的人。」五行神尊冷笑一聲:「因為,你在我眼裡已經成了一個死人。」

「動手。」天道神君也不猶豫,第一個衝到了五行神尊面前。秦雲和柳老他們也不遲疑,馬上沖了過去。

對於九個真神的圍攻,五行神尊的臉色始終未變,他身上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光芒,看起來還挺美的。但,這些光芒可不僅僅是拿來看的。

天道神君他們對五行神尊發出的神力,都被五行神尊身上的光芒化解了,而且,這些光芒還將他們的神力反擊回去。 對於五行神尊反彈回來的神力,天道神君都擋不住,不禁被擊退了兩步。其他人就更加擋不住了,都被擊飛了出去。

「你們九個垃圾,這樣就不行了嗎?」五行神尊非常囂張的看著天道神君,又道:「神君,你我心裡都清楚,在這裡,也只有你能和我戰幾個回合。你把其他八人拉來,分明是想讓他們死。」

「五行神尊,你廢話那麼多幹嘛?」柳老冷哼一聲,馬上向五行神尊衝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五行神尊一動不動,他依舊抓著手中的神力球,神力球散發著滔天的氣勢和能量。突然間,神力球飛出一道神力,神力直接襲向柳老。

對此,柳老臉上冷笑著,並對五行神尊發出的神力一拳砸去。轟的一聲,柳老又被擊飛。當他在空中穩住身子時,一口鮮血噴出,表情非常難看,被擊中的手臂還在顫抖著。

見狀,其他人不敢遲疑,立即對五行神尊發出各種攻擊。

面對八人的攻擊,五行神尊直接在身體周圍凝聚出一層神力罩,將自己牢牢地護住。


「轟轟……」

五行神尊被攻擊得搖搖欲墜,卻依然頂住了。天道神君等人久攻無果,無奈,他們也只好停下攻擊。

「就憑你們,也想傷害到我?」五行神尊收起手中的神力球,冷笑著:「說句實話,你們簡直就是垃圾,今天,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如何毀滅一座巨大的島嶼。」

說罷,五行神尊一震身,一股巨大的能量如同衝擊波般向四周擴散,除了天道神君,秦雲和劉泉等人都被擊飛出千米之外。

「神君,你很頑強,但你這樣會死得更快。」五行神力一閃身便出現在天道神君面前,還對他微微一笑。

看著五行神尊的笑容,天道神君不屑的輕哼一聲,道:「你別忘了,成了真神的人,都不可能那麼容易死,你雖然能打敗我們,但要想殺我們,還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天道神君說這話,只是想給五行神尊一些壓力,這樣做,也許還能影響他的發揮。

「真神又如何?」五行神尊冷笑道:「我又不是沒殺過,現在,我就讓你明白,真神在我手中也是如同芻狗般弱小,包括你。」

說罷,五行神尊沒有給天道神君先出手的機會,他立即抬起手掌,向天道神君拍下。而天道神君已經做好了準備,他臉色不變,一拳迎上。

「轟……」天道神君不禁被拍飛,還掉進了海里。

這時,五行神尊俯視著下方的島嶼,正看見很多人在坐船準備逃亡,一片慌亂的場景。

五行神尊冷冷一笑,非常無情,他手中突然出現一團神力球,這神力球,和他之前準備攻擊下方的島嶼的沒什麼區別,同樣散發著巨大的能量。

「一座繁華的島嶼,將在我的一擊之下化為虛無,想想都覺得激動。」說罷,五行神尊抬起手中的神力球,準備往下揮去。


「五行神尊,你敢……」天道神君衝出了海面,立即向五行神尊發出一道道神力球,可是,他的出手還是晚了,並沒有阻止五行神尊對下方的島嶼發動攻擊。

當五行神尊的神力球攻擊在島嶼上時,居然沒有任何聲音傳出,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海面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隨後,所有的海水向空洞一涌而進,這才發出一陣巨大的聲響。

「一座近百平方公里的島嶼就這樣沒了。」柳老等人看著這一幕,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他們不得不信。

「大家都別慌,快向我靠攏。」天道神君大喊一聲,眾人馬上向他飛來,他掃視了一眼眾人,道:「你們別以為五行神尊的力量真有那麼大,其實,他只是將這座島嶼弄進了虛空。」

天道神君說這話,也只是猜測,他只是想安慰眾人,不讓眾人感到絕望。而,眾人都不願意相信五行神尊真有這樣的實力,所以,他們都選擇了相信天道神君的話。

誠然,五行神尊也聽到了天道神君的話,但他不置可否,只是冷笑道:「你們的實力太差,太沒有挑戰性了,所以,我也沒必要讓你們活在世上,去死吧!」


說完,五行神尊大笑一聲,立即沖向天道神君,他還在場上留下一句話:「天道神君,我要先殺你。」

對於五行神力這句話,秦雲和柳老等人都皺起了眉頭,因為,五行神尊敢說這話,足以說明他有絕對的信心和把握,否則,他豈敢先殺天道神君?

看著五行神尊向自己強勢衝來,天道神君倍感吃力,無奈,他只好拿出《刺客法則》。

《刺客法則》一出,立即化為一道黑茫射入天道神君的眉心,這時,五行神尊身上的能量瞬間發生了蛻變,變得浩瀚無邊,神秘難測。

看著這一幕,五行神尊面不改色,雙手舉起一團神力球,以迅雷之勢向天道神君砸下,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天道神君直接被五行神尊的神力球包裹住了。從外面看五行神尊的神力球,可以清晰的看到天道神君的一舉一動。

此刻,五行神尊表情淡定,眼神中還透露著強大的自信。

見此,五行神尊淡淡一笑:「天道神君,只要我困住你半柱香的時間,我就可以將其他人全滅了,等你出來后,孤立無援,看我怎麼玩死你。」

「怎麼辦?」秦家三煞面面相覷,似乎產生了退意,因為五行神尊是在太強了,他們雖然還有八人,但,根本不是對數手。

「大哥,三弟,我們逃吧!」秦雨看著秦雲和秦風,說著自己的意見:「五行神尊的實力,已經非常人所能敵的了,我們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所以,你們明白該怎麼做。」

「對,我們現在必須逃。」秦風點頭同意了秦雨的話。

「既然如此,那就逃吧!反正我們來了,也不算違背誓言,要怪,只能怪五行神尊太強,我們根本無力抵抗。」秦雲做了個深呼吸,瞬間閃退出百米開外,而秦雨和秦風也跟了上來。

「秦家三煞,果然不是是什麼好東西。」刑天冷笑道:「臨危而逃,真乃小人!」

「刑天,其實你也可以逃的,別說得自己有多清高,想逃那就逃吧!」劉泉看著刑天,冷笑道:「說實話,我們留下來沒有任何意義,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我也很想逃。」

「那你為什麼不逃?」刑天冷視著劉泉。

「這句話,我正想問你。」說罷,劉泉哈哈一笑,而刑天也笑了起來…………

看著劉泉和刑天在笑,五行神尊也大笑一聲,然後對著秦家三煞的方向說了一句:「在我面前,你們無處可逃!」

話落,五行神尊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向秦家三煞追了出去。

刑天和柳老等人轉身看去,並沒有看到五行神尊和秦家三煞的身影,不過,那個方向很快就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響聲。不用懷疑,肯定是五行神尊在和秦家三煞大戰,結果不明。

聽著遠方傳來的聲音,柳老等人紛紛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當遠方的聲音停下來后,五行神尊迅速的飛了回來。

「那麼好的機會,你們怎麼還不逃?」五行神尊冷視著柳老等人,說得意味深長。

「五行神尊,別廢話了,戰吧!」柳老嚴肅的看著五行神尊,手中出現一把巨劍,這是他用神力凝聚而成的,散發著桀驁不屈的氣勢。

「戰?」五行神尊呵呵一笑:「你們全都使出全力吧!否則,別對我說『戰』這個字,因為你們不配!」

聽著五行神尊的話,柳老等人都感覺自己被羞辱了一遍,表情都不好看,可是,他們也只能用行動來洗刷這份羞辱。

就在雙方準備動手時,旁邊突然傳出一陣巨響,隨後,一陣狂妄的笑聲傳出。

很顯然,五行神尊的神力球已經被天道神君衝破了,天道神君閃現在他面前,淡淡的說道:「五行神尊,我能那麼快出來,你沒想到吧!」

「我有沒有想到並不重要。」五行神尊表情淡定:「重要的是,你出來得越快,就會死得越快,你可明白?」

說罷,五行神尊也不等天道神君回答,他握緊拳頭,對著天道神君的胸口一拳砸去。

對此,天道神君早有準備,他立即在身前揮出一道屏障。只聽見轟的一聲,五行神尊和他同時飛退。

見狀,柳老等人也不閑著,他們趁著五行神尊舊力已去新力未發,立即對他揮出神力。

看著柳老等人攻擊五行神尊,天道神君眉頭一皺,想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而五行神尊臉上卻露出了得逞的微笑,因為並不是真正的被天道神君擊退,而是設下圈套,等著柳老他們來鑽。

就在柳老等人的神力快要擊中五行神尊時,五行神尊身上發出一股巨大的能量,直接將他們的神力彈了回去。

「轟轟轟……」

柳老八人同時被自己的神力擊中,紛紛吐血……… 「奸詐!」天道神君隨手一抓,手中出現一把大刀,立即斬向五行神尊。可是,五行神尊的反應速度奇快,他瞬間轉身,徒手迎上天道神君。

天道神尊面無表情,一刀斬下,而五行神尊則伸出雙手,握住了他的大刀。可是,天道神尊的大刀並不能割傷五行神尊,還被五行神尊用神力擊散了。

緊接著,天道神君手中又出現一把大刀,和剛才的一模一樣,以同樣的方式向五行神尊斬下。

這次,五行神尊並沒有管天道神君的大刀,他直接在頭頂凝聚出一道屏障,然後,握緊拳頭,一拳砸向天道神君的心口。

「轟……」

「轟……」

五行神尊和天道神君同時擊中對方,可是,被彈飛的是五行神尊。

看著五行神尊被彈飛,天道神君並沒有感到高興,因為五行神尊所飛的方向正是柳老所在的方向。

不用多想,天道神君也明白,五行神尊是故意被擊退的。他還來不及提醒柳老,五行神尊就退到了柳老身前。

「五行神尊,趁你病要你命!」柳老有些心急,並沒有多想,他舉起一團神力,直接砸向五行神尊。可他馬上又後悔了,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五行神尊瞬間轉身,凌空飛起45度,一拳砸向柳老的胸口,把柳老砸入了海水中,生死不明。


「柳老!」無姓天雄和翔老都皺眉喊了起來,在這裡,就他們和柳老關係最好,而柳老現在出了事,他們都很擔心,也很生氣。於是,他們立即攻擊五行神尊,可是,他們的攻擊對五行神尊來說,是那麼的軟弱無力。

「我說過,你們在我眼中如芻狗般弱小,所以,你們註定要滅亡。」五行神尊身上散發著一層五顏六色的光環,光環可以擋住劉泉和刑天他們的攻擊,因此,他並不需要機會他們的攻擊。

「天道神君,當年我太大意了,所以才被你們鎮壓,而如今,我不會再大意了。」五行神尊大笑道:「反觀,大意的是你帶來的人,這些人,不僅實力差,而且都太嫩了。就憑這些人,我毫無戰鬥的慾望,所以,我只想速戰速決。」

「五行神尊,你別太得意,老夫還沒死呢!」柳老突然衝出海面,但,他的樣子非常狼狽,而且狀態也很差。

對於柳老的出現,五行神尊看都沒看他一眼,就當他不存在。

「好了,我也懶得再和你們廢話。」說罷,五行神尊閃現在天道神君面前,一拳砸去。

天道神君早有準備,他抽出全部的神力,同樣一拳迎上。轟的一聲,天道神君不知飛出了多遠,而五行神尊不僅沒有退後,還直接向天道神君沖了出去。

天道神君在空中飛退,並吐著鮮血,顯然是受了重傷,如果他沒有《刺客法則》相助,也許,這一擊就能要了他的命。

五行神尊速度奇快,在五行神尊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又揮出一拳,再次將天道神君砸飛。

「噗……」

天道神君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鮮血太多,在空中灑出一道紅色的弧線。緊接著,他感到渾身乏力,直接掉進海里。

看著這一幕,柳老等人更加絕望,他們本以為天道神君拿著《刺客法則》,可以頂住五行神尊,可沒想到,天道神君在五行神尊面前,依然不堪一擊。

「吼……」

突然間,風雲變色,一條金黃巨龍破空而出,金黃巨龍用他那威嚴的眼神看著五行神尊,絲毫不懼。

「五行神尊,這裡是極幻界,並非你的地盤,你想隨意殺人,還得問問本座答不答應。」說罷,金黃巨龍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中年男人,無疑,他就是龍傲宇。

「小龍崽子,上次沒殺你,你居然還敢來,不錯,勇氣可嘉!」五行神尊淡淡的看著龍傲宇,又道:「喲!你的實力還有了進步,看來,我得先教訓你一番,然後再殺你,讓你在死前明白一件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