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獎勵!」蘇夢玲蹦蹦跳跳的走到蘇徹的面前,立刻喜笑顏開的問道。

「來。」蘇徹將手掌伸出。

蘇夢玲看蘇徹如此,一挑眉毛, 替嫁,王妃醫手遮天

就在兩章接觸的剎那,蘇夢玲的表情變得驚訝了起來,這也是蘇徹通過自己的九合天可以實現的一個途徑,就是心靈相通,也就是說,蘇徹現在在想什麼的同時,蘇夢玲也可以看得到。

蘇夢玲現在看到的,正是升龍拳的整個靈氣迴路和招式,將這一招教導給蘇夢玲,蘇徹也是想到既然是自己的徒弟,那麼也應該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招式,所以蘇徹便將升龍拳的第一招教給了蘇夢玲。

片刻之後,升龍拳的整個招式演示完畢之後,蘇徹主動將手掌鬆開了蘇夢玲,可是後者竟然還是保持著那個姿勢站在原地。

蘇徹和黑豹面面相覷,不知道面前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在搞什麼花樣,不過見她討人喜愛的樣子,兩人也沒有打擾她。

殊不知,蘇夢玲定格了片刻之後,才將眼睛睜開,平靜的對蘇徹說道:「蘇徹哥哥,我記住了。」

「哦?」蘇徹還準備將那個白色的玉簡給蘇夢玲,不過聽對方如此一說,蘇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既然玲兒這麼厲害,那等哥哥下次回來可是要驗收你修鍊的成果的哦.”

「沒問題!」蘇夢玲高興的對蘇徹說道,不過說完之後,她感覺哪裡不對,又問道:「哥哥你剛回來又要走啊?」

「是啊,老大你要去那裡?」黑豹也皺眉問道。

蘇徹嘆息了一聲:「這次不會太久,我是去找一個老朋友,順便可能將咱們的人都帶回來。」

說的平淡,但是黑豹卻知道是什麼意思,當即說的:「不行,老大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巫舵主的實力,我怕你一個人應付不了。」

「那你來,也應付不了啊。」蘇徹微笑的拍著黑豹的肩膀說的:「你就放心吧,我不是和他去動手,我們之間有一個小小的約定,你只要幫我照看好山莊就可以了。」


黑豹也無奈的搖了搖頭,蘇徹說的是實話,他沒辦法反駁,便說道:「你放心吧老大,你回來之後,這裡肯定比現在更好。」

「哦?」蘇徹饒有興趣的問道。

「現在入住逍遙山莊的蘇家族人共四百有餘,其中年輕力壯的青年人又近二百人,他們都已經發奮要開始修鍊,要為蘇家出一份力,並且在我對他們講述了龍哥和媚姐的一些所作所為之後,他們更是迫不及待,我現在已經組織了以前的一些部署去教導他們凝聚靈氣的方法了,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到我們的新一批力量就誕生了。」

這也是蘇徹想要看到的,可是當這件事真的發生的時候,蘇徹的心中又有一些不安。

看到蘇徹這樣的想法之後,黑豹低聲的在蘇徹的耳邊說道:「放心吧,在來的路上,我已經細細的對每一個人都探查過了,有叛徒的可能性很低。」

蘇徹長出了一口氣,「有你這樣的幫手,我難保不成功。」

笑聲響起的時候,只有蘇夢玲傻傻的看著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臨走之前,蘇徹還是來到了小薰所在的住所,並且是帶著蘇夢玲來的。

屋中的小薰,坐在桌子旁邊,有些木訥的發著呆,知道蘇徹和蘇夢玲進入房間之中,她才稍微緩解了一點。

「小薰姐姐。」蘇夢玲沒有過多的喜悅,只是淺淡的微笑而已,因為來到這裡之前,蘇徹已經和她講述了小薰的遭遇。

小薰和蘇夢玲禮貌的接觸之後,蘇徹才坐到了她的對面,輕聲的說道:「我明天,會去冥靈殿了。」

「你要小心……」停頓了片刻,小薰才說道。

蘇徹點了點頭:「這段時間就讓玲兒陪你吧,過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把若離他們帶回來了。」

小薰沒有回答,只是抿嘴笑了笑。

蘇徹忽然能感覺到一種莫名其妙的傷感在空氣之中蔓延。不是因為不信任,而是因為太信任。

或許這世間,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如此信任蘇徹,蘇徹捏緊的雙拳告訴自己,這一次,不可以再失敗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當蘇徹啟程的時候,他明白了這次出行的意義。

這次的他,可能要面臨著必須成功或者必須死的一個境地,現在他已經到了別無選擇的地步了,家裡的人已經盡數被冥靈殿掌握,而除了自己,他再也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一方力量,現在開始,他才要真正的去面對他必須去面對的一切,包括生死了。

父親的軟禁已經超過了三年,如今,自己的兄長和唯一的朋友們也落入了他們的手中,而自己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可以和祁連山所能夠抗衡的地步,或者是說,僅僅是和風清聖抗衡的地步。

走出了百歲山的包圍,蘇徹不知道現在的下一步應該先去哪裡,是直接直奔江南城找巫舵主,還是先去九千嶺深淵之下解救出避水金睛獸的身體。

如果要去找巫舵主的話,很可能就直接將戰鬥打響了,蘇徹左思右想了很久,決定,先將避水金睛獸的身體取出來再說。

九千嶺深淵的路,蘇徹再熟悉不過了,過了沒多久的時間,蘇徹就到達了九千嶺深淵的上方,現在蘇徹所處的位置,下面便是枯藤古樹所在的地址。

可是這次的蘇徹決定不再貿然進入裡面了,畢竟那裡的大門,是枯藤古樹唯一注意著的地方。蘇徹將避水金睛獸的靈元取出,感受了一下,和蘇徹想的沒錯,他依舊在沉睡,但是在這裡拿出靈元之後,上面的光澤顯然強烈了許多。

修真小妖民 ,想必大眼也會開心的吧?

蘇徹笑著,微笑的轉身,向旁邊那宏偉的亭台樓閣走了過去。

他要從枯藤古樹的上方進入,而且他要探查清楚,風清聖到底在搞什麼鬼。

祁連山的山門,仍舊是那麼的宏偉壯麗,但是現在它在蘇徹的眼中無異於一個黑暗的洞窟;它蒙蔽了世間的雙眼,但是蘇徹仍然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最真實的,即使現在天下間的所有人,都認為蘇家是想要毀壞他們生活的惡勢力。

對於世間的疑惑,蘇徹不想去過多的解釋什麼,他也知道,這些東西是解釋不了的,所以他懶得去在乎世間的目光,至少他能夠明白,他相信的人,都在相信著他就好了。

蘇徹走到祁連山的一個側門時,他密切的觀察了現在的情景,現在的祁連山外界的防衛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森嚴的地步,外圍的暗哨之中竟然暗查了一個長老級別的人在其中,而且守衛的帶隊也全部換成了內閣弟子,看來這件事情和半年之前的風殘月有很大的關係。

也沒多想,蘇徹瞬身利用靈移天轉進入了祁連山之中,他側身躲避了很多的巡視弟子,才找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的閣樓之中,這個閣樓距離山門的位置並不遠。蘇徹開始揣測,他思索著那日自己走進那個山洞之中的長短,想到這裡,蘇徹明白,枯藤古樹的上方應該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樓層才對,想到這裡,蘇徹貓出了頭,向四周望去。

直到大概的鎖定了位置之後,蘇徹才茫然驚起了自己一身的冷汗,那裡正是天皇閣的位置,而且蘇徹也知道,天皇閣的隔壁就是自己父親蘇葉天被關押的地方。

蘇徹想到這裡,忽然生出了一個想法。現在對於父親的看管,蘇徹不知道仍然嚴不嚴,這一點,蘇徹還不想去嘗試,因為他知道,現在風清聖還不會去動自己的父親,他想到的是另一方,既然大哥他們被關在火城牢,那麼自己為何不去看看他們?

思索了片刻,蘇徹決定先去火城牢查探一番。

邁出腳步,蘇徹為了不引起周圍人群的注意,使用自然之力將自己的靈氣壓到了虛無,想必整個祁連山如果不是風清聖親自法功來探查,也絕對不會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

慢慢溜到了懸崖邊緣的蘇徹,散開了感知力,現在風清聖在落霞峰大殿裡面,而剩下一部分長老也和他在一起,蘇徹冷哼一聲,估計這些老傢伙還在商量什麼詭計吧,自己也不去管,而是仔細探查了一下火城牢周圍的情況;現在火城牢竟然有兩個長老在這個地方,其中一人的靈氣蘇徹非常的熟悉,沒錯,就是五長老。

看來五長老是專門被派來看管蘇龍等人的,蘇徹皺眉思索了起來,雖然五長老的實力不過上階歸元層,但是自己進入必定會引起他的注意,而且他的位置距離蘇龍他們並不遠。

可是都已經走到這裡了,不進去蘇徹也不甘心,他決定賭一把,如果被發現,打不了跳下九千嶺深淵就好。

他四下看了看,蘇徹找到了上一次從火城牢之中走出的時候通過的那面牆。感覺到裡面並沒有人看守之後,蘇徹利用靈移天轉,直接進入了其中。


頓時,四周開始升溫,火城牢之中的溫度還是非常高的,現在外界也已經進入了春天,蘇徹只有一件單薄的外衣蓋著金鎖虎皮衣。

躡手躡腳的繞過了很多的護衛,蘇徹甚至頻繁的利用靈移天轉來躲過他們的視線,最後在一個拐角處停了下來。

蘇徹已經知道了,大概的位置,蘇龍和尚冥軒在一個牢房,黑獅和黑虎在一個牢房,花若離獨自在一個牢房,雲雨心獨自在一個牢房。探查到這裡的時候,蘇徹皺緊了眉頭。

蘇媚竟然不在這裡?!

這件事情讓蘇徹驚異不小,不過既然她不在,蘇徹更想問問現在的情況了,隨即立刻運動靈心訣,說道:「大哥?大哥!」

可是遲遲沒有回應。看來蘇龍和當時的自己遇到了同樣的情況,火城牢的火焰可以阻擋所有靈氣的傳播。

這讓蘇徹非常的頭疼,不過就在這時,原本端坐在那裡的五長老,忽然站起了身,看其樣子好像是去解手。

機會來了!

蘇徹二話沒說直接啟動靈移天轉,順間到達了蘇龍所在牢房的門口。

當蘇徹看到蘇龍和尚冥軒的那一刻,他幾乎要哭了出來。

兩人正端坐在牢獄之中,背對著自己,他們的後背上布滿了一道一道血紅的印記,可是他們現在的靈氣運動告訴蘇徹,他們仍然在修鍊,而且這一次,蘇徹看到了尚冥軒背後那個黑色的印記。

蘇徹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印記,這是洛神賦進入混印階段出現的印記,出現一個混印,就會誕生一個印記,而第一個印記,便是洛神賦本身。

「大哥!大哥!冥軒!」蘇徹小聲的叫到,這一幕讓蘇徹想起了自己曾經還是靈元的時候,尚冥軒將自己換出火城牢時候的場景,現在他來了。

聽到蘇徹的呼喚,兩人幾乎是同時立刻回頭,尚冥軒睜大了雙眼獃獃的看著蘇徹,而蘇龍已經連滾帶爬的跑到了蘇徹的面前,他的雙手抓握到火焰柱子的時候,又因為灼燒不得不放開,但是他還是強忍著溫度,貼近了蘇徹的面容。

「弟弟!」蘇龍的眼眶裡面,都要流出淚水了。

蘇徹這時看到了蘇龍和尚冥軒的正臉。他們都**著上半身,上面的傷痕,讓蘇徹膽寒!

一道道嵌入皮膚的傷疤,讓蘇徹驚訝。

「大哥……你們……你們這是……」蘇徹驚訝的問道。

「這些不算什麼。趕緊給大哥說,你怎麼來了?」看來蘇龍非常不在意這些傷痕,或許也是因為不想讓他擔心的緣故吧。

蘇徹憤恨的咬了咬牙,這時尚冥軒也湊了過來,「你怎麼來這裡了?!」

「說來話長,這件事情等你們出來再說,我現在把你們救出去!」蘇徹說著,就要發動靈氣,可是遭到了蘇龍的阻止。

「且慢,我們的身體之中都被風清聖下了一種藥劑,這種藥劑會在他的羅盤上顯示我們的位置,如果出現了一點變故,父親的姓名就不保了!」蘇龍立刻阻止了蘇徹。

蘇徹聽聞,簡直就要發狠的立刻去找風清聖一般,但是現在他還是安奈住心中的憤怒,抓緊問道:「知道姐姐在那裡嗎?」

蘇龍聽蘇徹這麼說,表情瞬間僵硬了起來:「媚兒她沒有和你在一起?」

蘇徹一拳砸在了火城牢的火柱之上,緊咬牙根說道:「她被巫舵主帶走了!」

「這幫傢伙!」

「大哥,你不要著急,過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將你們救出來了,巫舵主給我開了交易的條件,我可以……」還沒等蘇徹說完,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消失之後的剎那間,五長老的身影出現在了火柱之外。

「你們在幹什麼?」五長老皺眉看去,而蘇龍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尚冥軒也十分配合的轉過頭去,坐在了火城牢的地面之上。

背過去的兩人,都沒有再進行什麼交談,而是非常默契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這個微笑之中充滿了信任。

蘇徹站在火城牢和落霞峰之間的深淵上方,看著落霞峰大殿的方向,鑽進的拳頭,青筋暴起!

就在這時,蘇徹手鏈之中避水金睛獸的靈元,閃爍著明亮的光芒,一個聲音緩緩的傳入了蘇徹的腦海之中。

」主人,快,他們要開始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落霞峰在祁連山的中心地帶,四峰一峰獨秀,指的便是落霞峰。而天皇閣則是落霞峰的中心,如果你可以仰視,你可以從空中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樹叢中突出了一棟非常碧麗堂皇的宮殿似的建築,那便是天皇閣了。

從普通的人角度來說,天皇閣可以說是百花帝國之中最為著名的三個建築之一,有些對建築痴迷的人甚至為了瞻仰一下它的全貌而拼破了頭想進入祁連山之中。

當蘇徹進入天皇閣的時候,他可沒有閑情雅緻欣賞什麼整個百花帝國最宏偉的樓層,他只關心的是這個萬人敬仰的樓宇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

忽然間,起風了。

蘇徹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沒入了天皇閣的樓頂,繞過三個護衛,他停在了外圍的樓梯之上。 嬌妻甜蜜蜜:老公,寵上癮 ,滿心都是警覺。

他明白,首先,這裡是放置天威劍的地方,也就是說這裡的護衛一定有他們的機關,所以自己肯定是不能輕易觸碰,只要一旦有人發覺他的進入,那麼一切都會功虧一簣,現在他不能貿然使用靈移天轉,萬一移動到一個視角的死口,那麼雖然自己能逃脫出來,但是剩下的人很難不被風清聖移動到一個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那樣一切的計劃都泡湯了。

現在的蘇徹只能謹慎、更加謹慎。

蘇徹思索了很久,他決定繞過去天威劍所在的樓層,這樣就可以避免很多的護衛,畢竟枯藤古樹的保密程度一定會比天威劍要高,蘇徹猜想或許整個天皇閣的人都想著他們守衛的是天威劍,而並不是腳下的那個東西,想到這裡,蘇徹笑了笑,那些每日自持名門正派的人,當他們知道自己竟然在日夜看守保護著一個整個大陸之上最大的妖獸時,他們的表情會是什麼樣的?

蘇徹直接進入了一層!

他明白,天皇閣門口的樓梯非常之高,要走近兩層樓的高度,才能到達天皇閣的一層,那麼枯藤古樹一定在天皇閣的下方,但是這個入口,一定非常的隱蔽。但是當他進入一層的大廳時,他有些訝異。

天皇閣的一層,竟然什麼都沒有,只是光禿禿的一層,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樓梯擺設,四周的牆壁之上,竟然連一個擺設的壁畫都沒有,只是光滑的牆紙映照著夕陽最後一點光芒,沒有一絲血色。


蘇徹非常驚訝的看著周圍,他實在想不到,雖然他知道可能會有些守衛疏忽了這裡的防守,可是根本沒想到,這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仔細的觀看了一下四周的牆壁以及地板,仍然沒有任何的發現,蘇徹有些苦惱,當他走入這裡的時候,就能看到枯藤古樹的靈氣波動在自己的腳下,但是現在什麼進入的方式都沒有,落霞峰在祁連山的中心地帶,四峰一峰獨秀,指的便是落霞峰。而天皇閣則是落霞峰的中心,如果你可以仰視,你可以從空中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樹叢中突出了一棟非常碧麗堂皇的宮殿似的建築,那便是天皇閣了。

從普通的人角度來說,天皇閣可以說是百花帝國之中最為著名的三個建築之一,有些對建築痴迷的人甚至為了瞻仰一下它的全貌而拼破了頭想進入祁連山之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