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兒,他來了….」薩圖蘭忽然說道。

只見宇文仙兒突然間停住腳步,將邁出的左腳又慢慢收了回來,轉頭盯著薩圖蘭問道:「誰來了?」

薩圖蘭看著宇文仙兒那一雙美眸,淡然一笑:「在你的心裡,還有別人嗎?」

聽聞此話,宇文仙兒遲疑了片刻,接著臉上便現出一絲訝色,奇道:「你是說…..這怎麼可能,我聽說他現在可是四國通緝的身份,是不可能越過我們國界的!」

宇文仙兒似是不太相信薩圖蘭所說的話,覺得一切都是天方夜譚。


從中原到南巫,總共有十幾道關卡。

而且現在各國之間處於緊張狀態,更不可能讓一個他國之人踏入南巫。

見與宇文仙兒心存疑慮,薩圖蘭便言道:「仙兒,這件事情其實早在半年之前我就已經發現,只是沒有告訴你。直到幾天之前,我才確定下來。」

「半年前你發現了什麼?」宇文仙兒蹙眉問道。

薩圖蘭神秘一笑,隨即轉身抬頭望著漆黑一片的夜空,淡然道:「半年之前,也就是傳聞幽蓮宮被中原各大門派討伐之後,我看到一顆天煞星,墜落到了距離我們南巫國界一線之隔的雪域神峰之中。」

「天煞星?」宇文仙兒奇道。

薩圖蘭緩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沒錯,天煞星可以說是一生都難得的一見的隱星。這種隱星通常數千年,甚至數萬年都不會出現在星海中的。只是不知為何,偏偏在半年前,這顆天煞星便在仙幻大陸出現了。而它的出現,也象徵著亂世的開始。」

聽到這裡,宇文仙兒大概明白了薩圖蘭的意思,問道:「你是說,那天煞星,就是他嗎?」

薩圖蘭並沒有否認,仔細思酌片刻,便說道:「我也不敢確定,但十有**就是他了。我曾經為他算過一卦,但是卻無法看透他過去的卦象,也不能占卜他未來的命運。因為我在他身上能夠看到的,只是一片茫茫星海,除此之外任何畫面也無。」

「只是茫茫星海?」

「沒錯,普天之下,恐怕還沒有幾人讓我如此看不透,而他就是其中一個。在那天煞星墜落雪域神峰消失之後,他便也沒了消息。我曾經找過一些人打探,但都無法得知他的生死。」

「直到數天前,我發現那失蹤了半年的天煞星,居然又出現在了我南巫國境的夜空中。而且我又聽說,這幾天里在我們南巫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個中原模樣的年輕人,所以才敢斷定,一定是他來了。」

聽了薩圖蘭的一番口述,宇文仙兒似乎仍不敢相信這一切,便接著問道:「可是那雪域神峰,不是已經數百年沒有人從那裡出現了嗎?他與我分開的時候,只不過是四星天脈的修為,絕不可能會在一年之內,就讓他擁有能夠通過雪域神峰的修為的!」

聽罷,薩圖蘭便淡淡一笑,言道:「仙兒,那個人能夠與一般人相提並論嗎?你可知隱星意味著什麼?這說明他本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人,而如今他卻依舊活著,那就說明他是一個逆天之人,所以才會讓仙幻大陸出現種種禍亂,說到底,她就是一切災難的起始。」

說到這,薩圖蘭便頓了頓,隨即繼續說道:「仙兒,你不要忘了,他可是孤身一人,殺上了被中原各大門派圍攻的幽蓮宮,並且成功擊殺了寒真子的人。而且,他的手中還有九天神兵。」

聽到九天神兵這幾個字,宇文仙兒忽地臉色一變,原本布滿疑雲的小臉兒也漸漸沉了下來,盯著薩圖蘭寒聲道:「大國師,你對他這樣留意,究竟是為了我,還是為了如今都在傳言的,九天滅魂陣中的九天神兵?」

薩圖蘭平靜的注視著宇文仙兒,直視著她那一雙射出銳利鋒芒的眼眸,言道:「兩樣都有。」

宇文仙兒冷冷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你打算怎麼做?」

「把他抓回來!」薩圖蘭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能抓得住他么?連雪域神峰都被他闖了過來,你認為自己能偶成功嗎?」宇文仙兒質問道。

只見薩圖蘭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別忘了,這裡是南巫,就算他本是再大,也不會是我們這些南巫人的對手。」

「既然你意已決,為何還要告訴我他來了?」

宇文仙兒兩隻纖細玉手緊緊的攥在一起,不知不覺手心中已經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薩圖蘭仔細打量了一番宇文仙兒,隨即淡然一笑:「我知道,你很喜歡他,如果他肯束手就擒的話,我便不會傷他性命,將他抓回來陪你一輩子,也正好了了你一樁心事。」


聽罷,宇文仙兒不禁面有怒色,冷哼一聲,寒聲道:「到頭來,你們只會有這一招來對付我,和我身邊的人是嗎?」

「這是為你們好。」

「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抓他?」

「現在….」

說罷,薩圖蘭忽然間身影變得模糊起來,眨眼之間,便化作一片淡淡青煙,從這陽台之上憑空消失了。

宇文仙兒怔怔的望著身邊那空蕩蕩的一片,一顆心很是糾結。

她從沒想過他居然還活著,而且來到了南巫。

聽到這個消息,那曾經在中原龍陽城中所發生的一切,又一一浮現在宇文仙兒的眼前。

此刻,宇文仙兒緩緩轉身,抬頭望著天空中依舊緩緩飄落的雪花,輕聲道:「原來南巫最近罕見的飄雪,一切都是因為你嗎?小心一點,薩圖蘭和我父王,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 冷夜寂寂,飄飄蕩蕩從天空落下的飛雪,為雲靈村的成片竹屋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白色。

那堆積而成的落雪薄若白紙,一陣風吹過,便將它又吹向空中,洋洋洒洒的向著地面落去。

雖然南巫出現了罕見的雪夜,但是此刻的雲靈村中的村民似乎無心欣賞,進入沉沉的睡眠中去。

整個村落,一片寂靜,只能夠聽到遠處叢林中,傳來陣陣布谷鳥的叫聲。

然而雲靈村雖然安寧,但在遠處的原始叢林深處,卻是出現了一群的不安都是身影。

一行四人,正穿過茂密的叢林,踏過參天巨樹那粗壯的樹枝,急速向著雲靈村而來。

這四人全身殺氣騰騰,即便是百丈之外,都能夠隱約間聞到一股詭異的氣息。

他們所過之處,那一人高的野草堆均向兩邊倒去,被一股奇怪的氣力吹開。

轉眼間,這四人已經在林中穿行百丈之遠,速度驚人!

不過片刻功夫,他們便紛紛落向地面,站在了原始叢林的邊緣,凝望著不遠處那陷入一片沉寂的雲靈村。

「就是這裡了,那個傢伙就在這個村子里。」其中一名身穿夜行衣的男子,伸手指向前方村落說道。

而他身後一名身段琳瓏有致,體型纖瘦的女子忽然間開口說道:「這個小子真的這麼厲害嗎?大國師居然派我們四大巫修一起來,真是給足了那傢伙面子啊。」

「烏萊米,既然大國師把我們四個全都派來,定然是有她的打算。我聽說這小子在中原僅憑著一人之力,重挫圍攻幽蓮宮的各大門派,威風的很。」那男子說道。


只見那名為烏萊米的黑衣女子冷冷一笑,眼中寒芒一閃,說道:「雷圖,你總是這樣小心翼翼的,一個大男人應該有些血性,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我們南巫人。」

「好了,我們別再吵了,再過不久天就亮了,難道你想我們被別人發現嗎?記住,這一次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陳天斗抓走,不要驚擾到村裡的村民。」

說罷,那名為雷圖的男子,便對著身後其他兩位同樣穿著夜行衣的男人點了點頭。

下一刻,他們四人分別想著不同方向縱身一閃,瞬間憑空消失,化作四團黑霧。

此時此刻,在雲靈村最中心處的一間竹屋中,陳天斗正枕臂而眠。

可是忽然間,他雙眼一開,隨即餘光向著身後掃去,眉頭微微皺起。

「奇怪。」

陳天斗自從達到六星天脈化天期的修為之後,靈覺變得極為敏銳,很快就感覺外面的村落中傳來一股詭異的氣息。

嗖嗖!

只見兩道黑影如夜幕下的蝙蝠,飛快的落在了陳天斗所在的屋頂,身形輕的就像是兩片樹葉,腳下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響。

隨即他們倒掛在屋檐下,向著陳天斗所在的房間之內細細望去。

打量片刻,這兩人便相視一眼,點了點頭,接著身影突然間一閃,又是化作兩團黑霧,瞬間便從屋檐下消失無蹤。

可是下一刻,他們卻出現在了陳天斗的房間之內,居然穿牆而過!

一入屋內,其中一名穿著夜行衣的男子突然雙臂展開,十根手指上纏繞著仿若絲線一般的東西,在淡淡的月光下閃爍著微微鋒芒,看上去鋒利無比。

可是在他兩手絲線的另一端,卻是出現了兩個一人高的人形傀儡!

只見那男人十根手指依次勾動,隨即那兩隻人形傀儡歪在一邊的腦袋突然間抬起,眼中寒芒一閃,咯啦一聲張開嘴巴,瞬間噴出兩張細密絲線纏繞而成的大!


那兩張在空中融為一體,正好蓋住了陳天斗所躺的床鋪。

隨即那男子十根指頭猛然握拳,那張便瞬間收緊,頃刻間將陳天斗所在的床夾得粉碎,連著被褥死死的困在中!

接著旁邊另一人同樣也憑空喚出了一隻人形傀儡,那傀儡嘴一張,噴出了一片黏糊糊,仿若漿糊一樣的粘稠液體,將那絲牢牢裹住。

不過數秒鐘時間,那漿糊一樣的粘稠液體,居然完全凝固,看上去就像是渡上了一層凝脂,光滑透亮。仿若一個蠶繭,將陳天斗連床帶被都封了起來。

「抓到了?」那操控噴吐液體傀儡的黑衣人連忙問道。

只見另一個操控兩隻傀儡的男子眼神中似有一絲疑色,看似不敢確定,怔怔說道:「應該是抓到了,這個小子應該還在蒙頭大睡,將自己裹得嚴實。」

「那你可看清他是躺在這床上了嗎?」

聽罷,那操控兩隻傀儡的男子便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你不相信我?」

「他的確不應該相信你。」

突然間,一陣聲音從這竹屋頂處傳來。

那兩名黑衣人一怔,眼中頓顯一絲驚異之色,連忙抬頭向著屋頂看去。

只見在這兩人身後的屋頂角落中,正有一黑影似乎張開了手腳,呈現一個「大」字型,撐在房梁之上。

那一雙隱隱閃爍著紅芒的星眸,似有一股煞氣緩緩湧出。

兩名黑衣人一見那屋頂上的黑影,立刻便知道自己已經失手。

隨即他們手中絲線再次由十指勾動,將那包裹在奇怪凝脂裡面的床鋪絞個粉碎!

「你就是陳天斗?」其中一名黑衣人轉過身來,盯著屋頂上的黑影問道。

只聽那黑影傳來一陣陰沉的聲音,說道:「你們是誰?大半夜的帶著兩個娃娃來找我做什麼?我可沒興趣陪你們玩這種東西。」

「哼!原來真的是你,我們抓的就是你陳天斗!」

話音剛落,那兩名黑衣人手中絲線再控,三隻傀儡突然間腦袋一歪,嘴巴咯啦一聲打開,瞬間射出密如細雨的銀針。

只見陳天斗身影一閃,彷彿穿過了屋頂逃向了屋外,瞬間消失無蹤,身法詭異至極!

那兩名黑衣人心頭一驚,沒想到陳天斗竟有如此能耐,便同樣身影閃動,化作一團黑霧,穿過房屋,向著外面追去。

此刻陳天斗與兩名黑衣人糾纏在一起,可林雨諾那邊也同樣出現了異動。

那四名黑衣人分成兩伙,分別向著陳天斗和林雨諾下手。

可是他們沒想到,這兩個年輕人靈覺出眾,居然在他們動手之前就察覺了他們的蹤跡。

轟!

一陣悶響傳來,隨即一個雪白的身影穿透屋頂,漂浮於夜空之上。

她手中吟霜劍寒芒閃動,一雙美目死死的盯著瞬間出現在屋頂上的兩名黑衣人,寒聲喝道:「你們是誰?為何夜襲雲靈村?」

只聽其中一名黑衣女子開口笑道:「呀,原來是個小美人,看來那小子艷福不淺,來我們南巫還有美人相伴。雷圖,你說我們該怎麼辦?我有點不忍心抓她了。」

「先抓了再說!」

話音一落,雷圖突然雙手合十結印,口中喃喃念誦詭異咒語。

下一刻,一陣黑煙自他面前爆出!

居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全身黝黑髮亮,仿若用黑色陶瓷製成的人偶傀儡!

「花枝傀儡?」林雨諾蹙眉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