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孫夢蘭驚訝道。

「哦,我來介紹下,這位是東海市人民醫院的兒科婦科專家李寒煙,這位是兒科主任梁艷。這位是京城103醫院的婦科主任孫夢蘭。」江帆道。

「哦,你就是寒煙姐、梁艷姐呀!很高興認識你們!」孫夢蘭伸出手道。

「我們也還能高興認識你!」李寒煙微笑道。

趙冰倩站在一旁一聲不響,她面無表情,實際上心裡很不爽,江帆身邊這麼多美女,把她冷落了。

進入大使館客廳后,眾人坐下,孫夢蘭微笑道:「本來我和冰倩姐要去機場接你的,但是被休克城的市長夫人的病拖住了。」

「哦,市長夫人的病情很棘手嗎?」江帆道。

「是的,休克城的市長夫人患了遺尿症,她的遺尿病十分怪異,坐了各項檢查都正常,查不出任何病因,無法確診,因此無法治療。」孫夢蘭道。

「哦,休克城市長夫人遺尿嚴重嗎?」江帆道。

「很嚴重,只要晚上睡覺就會尿床,一般一個晚上四五次,有時候遺尿次數更多!」孫夢蘭道。

「哦,這不成了自來水呀!」江帆搖頭道。

孫夢蘭瞪了江帆一眼,「休克市長夫人就在接待室,你去看看她是什麼病因吧,我也無法確診!」孫夢蘭道。

「休克市長老婆遺尿管我屁事,就讓她遺尿唄!讓那個市長天天晚上划船,嘿嘿!」江帆嘲笑道。

「江帆,你怎麼這樣想呢,這是關乎我們華夏國醫術的名譽,他們特意到這裡來求醫就是聽說我們華夏國醫術神奇。如果我們治好了休克市長老婆的遺尿症,第二天這件事就會上報的,到時候整個西國都會知道我們華夏醫學的神奇!」孫夢蘭道。

一旁的孫海劍也點頭道:「夢蘭說的對,雖然我也不喜歡西國人的目空一切,但是為了我們華夏國的聲譽,你應該去給她治病。」

李寒煙、梁艷也點頭表示同意,一旁的納甲土屍突然道:「主人,您就去幫市長老婆疏通管道,管道通了病就好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零面色凝重的看着林軒,他現在可以肯定,楚凡他們帶走凱文的屍體爲的就是要去復仇。

“聯繫何非無和韓怡清,讓他們帶着人,立即去今天出事的甬道,你和我去找古老師。”

林軒一路都在祈禱,就像是有一顆定時的**,被人啓動了倒計時一樣,林軒現在要做的就是在它爆炸之前把它找出來,然後徹底的毀滅掉。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們兩急匆匆的來我這裏。”

“古老師,來不及解釋了,失崖所的那些人都來了嗎?”

古敬突然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林軒,然後問道:“究竟怎麼了,是他們要對你下手了嗎?”

“不是要對我下手,是有人現在要對失崖所下手。”

古敬滿臉驚訝的看着林軒說道:“這怎麼可能,失崖所是學院裏很重要的部門,裏面高手如雲,別說是一般的組織,就是兇獸也不敢打我們的主意。”

“這次不一樣。”林軒費力的呼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有人在劉伯溫的墓道了放置了病毒,而且這些病毒只對混妖有效,我們的人因爲這個已經死了不少,現在有幾個激進的傢伙,想把事情捅出去,一旦引起騷亂,我擔心,所有的混妖都會針對你們。”

“有人投放病毒,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古敬詫異的看了看林軒,然後又低頭想了想,“不會吧,老所長,不可能的,他們不會做作這樣的事情,你們有證據嗎?”

“暫時還沒有證據,但我們已經拿到了病毒源,想要查出一些結果,是很簡單的事情,只是我不想把事情鬧大,所以麻煩古老師,帶我們去見一次林所長吧!”

“不可以,你不能去見他。”

一箇中年模樣的男人突然走了進來,林軒看着他的臉,有些異常的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又怎麼也想不起來。

“這位是?”

“我叫林逸霆,是失崖所林羽宗的第二個兒子。”

“林老所長有兒子?”

林逸霆上下打量了一眼林軒,然後說道:“怪不得老爺子這麼急的想對你下手,你是不是已經調查過失崖所的信息了?”

“大家都是同一個學院的人,相互瞭解一些不是更有利於工作的進展嗎?”

“古敬沒有告訴你,失崖所和其他的部門不一樣嗎?”

“就算不一樣,這也不是你們可以殘害同袍的理由。”

“那些病毒不是我們投放的。”

“你有什麼證據?”

林逸霆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林軒,然後問道:“那你又有什麼證據?”

“我當然有證據,這些病毒只對混妖生效,而且裏面包含了能讓混妖散失心智的藥物,而這些藥物,在古森學院只有失崖所在研究,人間界如此瞭解,又如此痛恨混妖的,除了你們的那位林所長以外,我實在想不到第二個人。”

“說了半天,還是推測與猜想,我要的是確確實實的證據。”

“會有的。”

林軒仔細打量着眼前的林逸霆,他總覺得自己在哪裏見過他。

“在沒有證據之前, 封仙紀 。”

“我們之前見過嗎?”


林軒看着林逸霆問道。

“應該沒有,你是叫林軒吧?”

“你確定我們沒有見過嗎?”

林逸霆目不轉睛的看着林軒,他並不擔心林軒把他認了出來,而是擔心林軒知道了他父親的事情之後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爲。

“你們應該沒有見過,逸霆可是我們失崖所的稀客,我們平日裏都很難見到他的,更不用說你了。”

林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林逸霆問道:“今日你來,是爲了替你父親辯解的嗎?”

“並不是。”

林逸霆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只是想來看看,我們都是混妖,出於對妖王的好奇,來看看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只是你爲什麼要阻止我去見你父親呢?”

“因爲我不喜歡他,這事不需要理由。”

林軒有些不解的笑了笑,“你真的是很有意思,我去不去見你父親,似乎不需要你的同意吧。”

“我說不能去,就是不能去。”

林逸霆側頭看了一眼古敬,然後問道:“古師弟,你覺得我的這個建議如何?”

“建議?什麼建議?”

“就是不讓林軒去見我父親的建議。”

“很好,很好。”


古敬卑微的點了點頭,林軒心中充滿了疑惑,他不知道古敬爲什麼會這麼聽林逸霆的話,他更加不知道林逸霆爲何非要阻止他去見林羽宗。

“現在情況很危急,我剛剛已經和古老師說過了,不管你們讓不讓我見林所長,我希望你們能把我的話傳遞給他,古森學院不可以分立,如果妖星院暴走,引發的很可能是四部的暴亂,甚至是所有混妖的反抗,到時候兇獸沒來,我們內部先自我毀滅了。”

“你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我會幫你轉告的。”

古敬沒有說話,林逸霆一直擋在他的身前,並且擺出一副十分不願意交流的模樣。

“那我就不打擾了,古老師珍重。”

說着林軒轉身打算離開,林逸霆他人有些不滿的喊住了他。

“那我呢,我就不用珍重嗎?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呢?”

林軒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林逸霆,然後說道:“林前輩也珍重,晚輩這就告辭了,可不可以?”

林逸霆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下去吧,把事情都解決好,我和失崖所都不希望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林軒滿臉疑問的離開了古敬的房間,他一路上腦海裏都在想林逸霆的事情。

“我一定是見過他的,可我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林軒邊走邊嘆息,突然渠殤又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你幹什麼,神出鬼沒的,想嚇死我啊?”

渠殤擡頭看了看林軒,然後問道:“你怎麼了?心情不好?還是心裏有事?”

林軒無精打采的搖了搖頭。

“說不上來,雖然我知道楚凡他們幾個要鬧大事,但我好像並不想去阻止他們,而且那個林逸霆,我之前一定見過他的。”

“林逸霆?”

“他是失崖所所長的林羽宗的兒子,今天我去找古敬的時候見到的,他很奇怪。”

“哦?怎麼個奇怪法?”

林軒皺着眉想了想,然後說道:“就是很奇怪,他執意要阻止我和林羽宗見面,而且對於古森學院的事,好像也不是很在乎的樣子。”

“我剛剛聽李慕白說,這裏發生了一些嚴重的事情?”

理性點了點頭,然後默不作聲的朝前走去。

“你就不打算和我解釋解釋嗎?”

“解釋?解釋什麼? 花落夢之深處 ?”

渠殤一把拉住了林軒,然後質問道:“在貝加爾湖畔,是我捨命才救下的你,可你在內蒙的時候卻想把我扔了,後來我們在渤海找到了洞淵心境,我就一直和你在一起,直到幾天前,心境坍塌,你就故意躲着我一樣,有事也不和我商量,甚至去找古敬都不找我。”

“我說你這是怎麼了?要無理取鬧,也得想個好一點的藉口吧?”

“你覺得我這是在無理取鬧嗎?”


“不然呢?”林軒滿臉疑惑的看了一眼渠殤,然後說道:“你覺得我背叛了你,可我沒有,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應該用是否背叛來作爲衡量的標準。”

“那是什麼?你能給我一個解釋嗎?”

林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承認,心境剛剛坍塌那兩天,我是挺高興的,因爲這些年來,你和堅尚就像我體內的兩個影子一樣,你們監視着我的生活,監視着我的一舉一動,我想我終於得到自由了,可我很快就明白,不管你們有沒有在我的體內,你們都是我成長路上必不可少的人生導師,我之所以找古敬更多一些,是因爲現在很多事情都涉及到了古森學院,那些問題你也解決不了,不是嗎?”

“就算我是解決不了,可你也不應該不找我。”

林軒有些不耐煩的繼續朝前走去。

“你看看,這就是你現在對我的態度,充滿了無奈與鄙視,我知道,你想擺脫我,我成全你就是了。”

“我們能不能別鬧了,算我求你了,我現在要立刻馬上趕到墓道里去,楚凡他們想煽動人心,一旦心中的仇恨被點燃,就是我出面,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了。”

看林軒是真的着急,渠殤纔不再繼續追究下去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