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天機門的莫玄策也是這樣對我說的,結果我把他的人殺光了。」陸昊一笑。

隨著陸昊的笑聲,慘叫聲響起。

一個,兩個,三個……很快,司馬夜哭聽到了苑嫻的慘叫!

別的人死光了都沒有事,星盜有的是人手補充,但是苑嫻不能死,她可是星盜背後那位支持者的私生女!

司馬夜哭雙眼再度睜開,眼角流出滾燙的血,眼前織就一層密密麻麻的電網!

他不相信,自己的絕招,對陸昊會完全沒有用處。

但是,陸昊只是冷笑了一聲,然後一拳穿過這電網,狠狠擊在了他的胸口。

喀喀喀!

胸骨斷裂的聲音中,司馬夜哭被擊飛出去,撞在牆壁上,深深陷入其中。

不過陸昊開始布下的完美領域,此時終於被他的雷電之網擊開。

那七重完美領域,對司馬夜哭這樣的強者只能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可是對那些雜魚們,則是徹底碾壓。

司馬夜哭目光一掃,所看到的,唯有屍體。

數十人被陸昊屠了個乾淨!

毒手星盜團,陸昊早就聞名,他們的手段毒辣,連毫無反抗之力的普通人孩童,都會被殘酷虐殺。

既然如此,在陸昊眼中,毒手星盜團中,就沒有一個值得他網開一面的人!

「你……好狠,你闖下了滔天大禍!」司馬夜哭怒吼道。

「狠不過你們,至於你說的滔天大禍……那從來是我敵人的滔天大禍!」陸昊冷笑。

「你知道苑嫻的父親是誰嗎,你死定了,而且你的神魂定然要被搜剝出來,受那永世之苦!」

「以她的心性年紀,能夠成為傳奇境,應該是用天材地寶堆出來的吧,呵呵,戰力最弱的傳奇境……她的父親是誰不重要,能不能找得到我才重要。」

說到這裡,陸昊臉上浮起一些譏嘲的笑意,又補充道:「消息發出去沒有?」

司馬夜哭臉色一變,他說這麼多廢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好將消息發出去。

陸昊竟然明白他的用意,卻還放縱他,分明是完全不把他和毒手星盜團放以心上。

「既然發出去了,你可以死了。」

陸昊說完上前,一拳擊中。

司馬夜哭當然不會束手待斃,他大吼了一聲,牆壁裂開,頭頂的泥土砂石還有地下水,都轟的一聲落下。

這些東西都奈何不了陸昊,司馬夜哭只希望它們能阻陸昊一阻,而他自己,身體瞬間縮小,透牆而過,沖入了一條暗道。

暗道盡頭,有一座早就激活了的傳送陣,那是他的逃亡退路。

他雙足一邁,空間自然縮短,瞬間就出現在傳送陣上。

「啊!」

傳送陣沒有動靜!

司馬夜哭駭然回望,看到陸昊已經出現在傳送陣邊上,笑吟吟地抓著一個陣盤在手中掂量。


就是這一瞬間,陸昊不僅趕了上來,而且還將傳送陣最關鍵的陣盤拆了下來!

無邊的絕望吞噬了司馬夜哭,他大叫著向陸昊沖了過來。

到這個地步,不拚命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拚命就有用嗎?

轟!

陸昊的拳頭,擊斷了司馬夜哭的雙手胳膊,再度轟在他的胸膛之上! 「星盜的秘密據點,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吧?」

收回拳頭,看著司馬夜哭身體軟綿綿地倒下,陸昊自言自語。

他發動洞幽聖眼,四處搜尋,將這地下秘窟中各個隱蔽的地方都翻了出來。


好東西很多,那些最珍貴的當然在司馬夜哭與苑嫻身上,特別是苑嫻身上,陸昊得到了他最想要的東西,足足一小袋時之砂!

「五十九粒,不愧是神級強者的女兒,藏著這麼多,真不知道這伙傢伙為什麼還要貪心不足,去襲擊拍賣場!」

苑嫻身上有五十九粒,而司馬夜哭身上還有十七粒,加起來有七十六粒,陸昊一時之間滿是幸福。

他繼續用洞幽聖眼四處搜尋,突然間發現的一樣東西,讓他愣了一下。

「這玩意……不對,是個信號器,正在向外界發送信號,做得這麼隱蔽,應當不是星盜自己的。」

這個煉器制在的信號器,引起了陸昊的懷疑,他立刻趕到傳送陣處,直接激活傳送陣。


傳送陣才起作用,陸昊就感應到,那信號器開始向外界傳送信息。

「這個和傳送陣捆在一起,應當是通知外界,有人傳送出來。但它不是星盜布置的,那就說明,除了我之外,還有一股力量在外頭……」

心念電轉之間,陸昊前事情猜了個大概。

毒手星盜團幹了那麼多罪惡滔天的事情,想要找他們麻煩的,肯定不只陸昊一個。

但是,無論外頭是誰,陸昊都不打算與對方正面相遇。

他沒有踏進傳送陣,而是跳了起來,猛地揮拳。

轟的一聲響,頂上出現一個大洞,陸昊縱身跳入洞里。

土之領域的一大作用,便是地行之術!

隨著陸昊不停揮拳,在土之領域的作用之上,頭頂上的泥土開始扭動,形成一條向上的通道。

陸昊每一拳過去,通道就會延伸兩丈左右。

雖然這樣消耗很大,而且費時較長,但是陸昊可以肯定,這樣出去會更加安全。

此時地上,紫香園已經大變模樣。

所有的人,包括那個胖子,還有給陸昊帶路的厲姓嚮導,如今都跪在一邊,面色如土。

不僅紫香園,紫香園所屬的這家酒樓,所有的客人都被清走,近千名武者將之團團圍住。

兩個神侍境,六名傳奇境,五十餘名聖靈境……

小小的紫香園中,這麼多強者在屏息等待。

「怎麼回事,不是說收到信號,馬上就會有人上來嗎?」許久之後,有人問道。

「盧前輩,是收到了信號,我們天機門煉製的東西,不會出錯。」天機門駐泰銓的堂主郝重開口道。

那位神侍境的盧前輩可以不給別的傳奇境面子,但是郝重,他還得給幾分尊重。

微微點頭,他嘆了口氣:「也就是你們非要弄得如此慎重,我和靳兄在這裡,直接進去擒拿就是,無論是星盜,還是那個寧慶,都不過爾爾。」

靳兄是另外一位神侍境強者,遊俠會在泰銓城中的兩位神侍境強者,都被郝重請了來。


又等了好一會兒,傳送陣仍然沒有動靜。

「不等了,我們進去看看!」兩位神侍境強者這次沒有再理會郝重。

實力越強,時間就越寶貴,浪費在等候上,讓他們非常不爽。

兩人當先進入傳送陣,不過同樣,實力越強,傳送陣傳送時消耗也就越大。

一番折騰之後,兩人終於進入了地下星盜的秘密據點。

「咦!」

「看起來,這裡是發生了一場屠殺。」

他們看到周圍情形,都是吃了一驚。

整個地下秘室,已經給破壞得不成樣子了,到處都是激斗過的痕迹。

此時傳送陣中,一個接著一個人進來,郝重也夾在其間。

看到周圍情形,他愣了一下:「怎麼會這樣……看起來,星盜被全滅了,司馬夜哭可是星盜成員!」

「司馬夜哭」這個名字一被提動,立刻引起一片驚呼,還有不少人倒吸了口冷氣,就連兩位神侍境強者,臉色也微微變了。

「號稱傳奇境第一,甚至可以比得上最弱的神侍境強者的司馬夜哭?」姓盧的神侍境強者問道。

「是……找著了,那裡,就是他!」郝重向著前方一指。

司馬夜哭的屍體,倒在地上,無知無覺。就在很短的時間之前,他還是威鎮一方的強者!

「很慘,先後兩次被正面擊中胸膛,第一次完全破壞了他的皮肉骨骼,他的領域防禦與護身內甲在這一擊中全部崩潰,第二次則奪走了他的性命。」

姓靳的神侍境強者稍稍檢查了一下屍體,然後緩緩說道,神情很是凝重。

「更慘的是,他是被一路碾壓而敗的……你們看,那邊有大面積雷電殛痕,應該是司馬夜哭的電殛雷劫。」盧姓神侍強者也道。

司馬夜哭的電殛雷劫,知道的人也不少,這可是能擊傷神侍境強者的大招!

盧姓神侍與靳姓神侍對望了一眼,他們二人看出來,司馬夜哭這大招,根本沒有給對手造成多少傷害!

「至少對雷電領域,有極強的抵抗力,還有,這群雜魚的死……他動用了七重領域,完美圓融的七重領域……這個傢伙,太可怕了!」

他們看出的陸昊留下的領域痕迹有十重,其中七重完美圓融。他們在傳奇境時,是遠遠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他們更清楚,能做到這一點的人,會有多可怕!


兩人又對望了一眼,此刻他們心中,同時生出了悔意!

這件事情,他們不該插手!

如果擊殺了那個「寧慶」那還罷了,如果不能擊殺,不但是給他們的門人弟子親族晚輩招禍,就算他們自己,在不久的將來,只怕還會迎來一位強敵!

找個理由,抽身離開!

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不過暫時還是不動聲色,仍然在點評剛才的那一戰。

「寧慶很強,傳奇境內,恐怕再無對手。」

「而且非常謹慎,有非常巧妙的脫身之技,你看我們來此,他連半個人影都沒有,證明他早就走了。」

「確實,你有沒有看到他脫身離開的痕迹?」

「不曾看到,靳兄,你呢?」

「也沒有。」

盧、靳兩人抬頭望著頂上,頂上的泥土在陸昊的領域作用下,早就粘合回一起。

他二人都是嘿嘿一笑,絕口不提這一點。 陸昊此時已經換了一副形象,坐在對面的酒樓上,和一群酒客一起,伸頭往這邊張望。

許久之後,他看到大隊人馬從對面酒樓撤離。

在撤離之前,兩位氣息強大的神侍境強者,揚聲開口:「郝堂主,我們還有事情,需要暫時離開泰銓城一段時間。」

郝重愣了一下,然後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他苦笑了一下:「是,我明白,二位前輩,我們的答謝,隨後奉上。」

「不必,不必,我們並未出到力氣,郝堂主,我們不是和你客氣,你不必送什麼答謝。」

無論郝重怎麼勸說,盧、靳二人就是不要,郝重只能勉強笑著,再次向二人道謝。

二人直接離開,走了沒多遠,盧姓神侍強者就傳聲道:「要不要殺個回馬槍?」

「還是不了,得手的話好處沒有多少,失手卻後患無窮!」靳姓神侍強者道。

倆人真的揚長而去,陸昊在酒樓上望著他們的背影,若有的思。

而郝重帶著一群還弄不明白情形的打手,神情匆匆,迅速向天機門分堂而去。

只有那裡,機關重重,才讓郝重有點安全感。

天機門分堂離這酒樓並不是很遠,一行人又都是強者,直接撕破空間,穿梭而去,很快,分堂已經就在眼前。

郝重微微鬆了口氣,心裡做出決定,在門中支援到來之前,再也不出分堂一部。

他準備最後一次穿梭空間,抵達天機門的大門前。

可就在這時,他發現周圍的空間被錮鎖住,他們這些人,就象是被卡在狹窄門道里的一群胖子,進不得進,退不得退!

「大膽……」郝重又驚又怒,沒有想到陸昊來得這麼快!

這根本就是對天機門的蔑視,也是對整個泰銓城的蔑視!

前面就是分堂,只要撐過數息,就會有人來援。

而且泰銓城作為兩大星域的交通要地,各大宗門組織了一支城衛隊,隨時也會來鎮壓私鬥。

所以郝重並不是十分畏懼,心中還在想,是否藉此機會,拖住陸昊,等城衛隊來了消滅陸昊。

然後,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幾乎都突了出來。

因為他看到,在一片隆隆聲中,天機門分堂的大門,應聲倒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