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大哥!哥!傲爽!」

散人堂的幾人,看到傲爽從那傳送門前顯現出身影后,心中的巨石終於落地了。

「唰!」

虛光倒轉,在傲爽走出傳送門后,那透發著月白色光暈的傳送門終是逐漸閉合,這也就意味著,風雲七界的這次開啟,在經過了整整半年的時間后,終是徹底結束。

懸立於半空之上,傲爽所穿那寬大的黑色衣袍,隨著微風輕輕飄動著,因為從那困龍陣內經受了情關,致使此時胡茬從下巴一直連接到兩側的耳根處。

不止如此,眉宇之間也是透發出一種滄桑之意,但因為精神飽滿,氣息凝厚,因此也沒有給人任何邋遢的感覺,反而像是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感覺成熟了許多。

他就靜靜地站在那裡,自從剛出來之時說了一句話后,便再沒有開口,可風雲塞內所有人都是望向了他,似乎都在等待著他一般,就連藍晴、殘雲、楊毅等人都是如此。

其實,他們已經服了。

或許如果只是在實力上不如傲爽的話,他們可能只是不敢和其對抗,但後者可是打通整個風雲七界的存在,根本不是實力上強橫就能做到的,他們口服,心也服。

王牌!

這時,五位二品宗門的宗主,望著那古井無波的身形,和那寒蟬若噤的眾人,腦海中猛然浮現出這個詞語來,或許這便是王牌,他一旦歸來,整個天地都是他的舞台!

整整半年的時間,眾人都因為等待著傲爽,而留在這個風雲域內。

雖然有些人也想看到傲爽靈散魂消,徹底埋葬於風雲七界內再也無法出來,但更多的人,還是期待著傲爽打通整個風雲七界,克服所有艱險,為這屆的風雲亂戰劃一個完美的句號。

這屆的風雲亂戰,本就是異常的混亂,不管是風雲之王間的對決,亦或是三個堂口間的碰撞,較之往屆來說都要殘酷得多,但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

傲爽一人一劍,震懾天下豪傑,強龍力壓地頭蛇,塑造王者瘋中魔!

他的事迹,如果一點一滴道來的話,恐怕說個幾日幾夜也說不清楚,都不用說在北域的遠古戰場內,帶領著眾人與靈獸斗,在所有武者都進入風雲域后,更是掀起了一番腥風血雨。

剛一到來,便是斬殺了覬覦最強仆屍的南冥狂傲,正因為此,南冥家的老祖南冥浪懸賞五億靈石的天價,讓傲爽站在了風口浪尖之上,無數人想要將其斬殺,得到那五億靈石。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那些想要獲得五億靈石的人,到最後無一例外的死在了傲爽的手中,就連東域的風雲之王劍子,也是第一次在他的手中吃了虧,這也就使得,散人堂受盡了風堂武者的打壓。

兩個月後,就當整個散人堂的武者被欺壓的支離破散之時,傲爽出現了,在一個山坡上,一夜間屠殺了整整五百名風堂武者,一舉成名,他在告訴著所有人,他回來了!

或許在那件事之前,也有些人知道傲爽的名號。

他此前就已經擊殺過突力、古天蘭、張顏、骨公子、東方秒、南冥傲然等人,這些人雖然實力也是不俗,但畢竟這些武者不是風雲之王,因此沒有人太過重視他。

可就在傲爽屠殺五百名風堂武者,並且當著眾人的面,讓劍子不敢說話之後,所有人都是知道了,北域的風雲之王,雖然具體實力不明,但卻是一個殺伐果斷,殺人不皺眉之輩。

於是乎,對於傲爽和劍子的約戰,眾人便是更加期待了。

當時風雲域中的實力劃分,風堂和雲堂,分別有著一萬人左右,而散人堂只有八個人。

八個人在一萬個人的面前,或許就如同大海中的一夜孤舟,隨時都會被拍碎。

但傲爽,就敢帶著其餘七個人,於那漫天風雪之中,迎戰劍子!


風飄雪,雪滿天,天無邊。

在兩人的一戰中,各種強橫至極的手段層出不窮,兩人從靈技斗到秘法,再從秘法斗到靈法,甚至是劍盟的劍境、霸極四相劍這等劍陣都是出現,斗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驚天動地的一戰,劍子靈消魂散,傲爽凱旋名利萬。

或許這便是江湖,天驕鳳楚之間,也是有著強弱之分的,在此之前有人看好傲爽,有人看好劍子,且都有著他們的理由,但這一戰後,便再也沒有人會多說什麼。

兩人一戰後,整個風雲域便只剩下了四位風雲之王,而因為夢若雪的事情,楊天成也是無奈之下退出,就在傲爽參悟詭步之時,西王斜月玲瓏和中王段紅塵,又是戰鬥了起來。

結果確實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段紅塵敗北,其實從知道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起,傲爽便是感覺事情有些蹊蹺,結合著當時那些強者消失的一事,直到妖無極出現,才真相大白。


妖無極,妖族的一方巨擎,遠古之時便是達到了聖階巔峰級蓋世強者的層次,如今雖只剩下一道殘破之身,但也擁有著某些現在靈玉大陸上的武者根本見所未見的手段。

也就在那一場毀天滅地的戰鬥中,傲爽了解到了自己的血脈,居然是九幽魔域中,囚天古魔的血脈,二次覺醒之下,也多生出了許多古魔一族才能擁有,通天徹底的大手段。

隨後,便是這些天靈師階強者降臨,但傲爽好似沒有任何停歇下來的意思。

先前造成的殺虐,致使許多宗門內的強者前來尋仇,為了報仇,他們甚至聯合了起來。

以劍狂為首,其實也不能說是以他為首,他是第一個到來的,也是第一個知道自己的弟弟劍子是死於傲爽手中的,所以每每到來一名強者,他就要使用各種手段拉攏一番。

隨著事情逐漸發展下去,甚至還暫時組建了一個同盟。

這個聯盟之內,實力最為低弱的都是南冥傲然,高階天靈師之境的強者,境界極為穩固,最強的便是來自於藍日道宗的藍晴,高階天靈師巔峰,差一步便可邁入半步王階的存在。

所有人都以為,傲爽會死在這裡,但事實的情況就是,他當著所有人的面打敗了藍晴,這件事情,就連藍日道宗的宗主藍星大聖剛一出現之時,都有些驚訝。

最後,便是風雲七界的出現了。

尋常的武者,甚至在第二關鬼界、第三關獸界便是抗受不住而退出,再天才一些的,如同蕭義、蠻濤和陰雲等人,都是通過了第五關雲界之後,無奈之下退出。

更為天才一些的,像是伊靈心、李慕垚、刀傲和劍狂等人,在第六界雲界敗下陣來,而殘雲和楊毅等人是多堅持了一段時間,藍晴則是通過了雲界,可沒敢踏足風雲古路。

風雲古路,有著困龍難渡之稱,每節台階增加一百斤的重量,一共七千節台階,傲爽憑藉著強橫的**力量,和那堅韌不拔的意志,終是艱難地扛了過去,進入大風雲界。

大風雲界,作為風雲七界的最後一界,其中的驚險程度不用多說,無限輪迴的幻想,甚至讓心如磐石志似鐵的傲爽都淪陷其中,痛苦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恢復過來。

直到現在,傲爽從那風雲七界中走了出來,真的就是給這屆的風雲亂戰,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小子,不知你我二人所說,是否還算數?」

傲爽能靜下心來,但半空之上的藍星卻有些沉不住氣了,為了將他拉攏入自己的門下,他可是在這裡整整等待了半年的時間,若是傲爽此時出爾反爾的話,自己找誰說理去?

而聽到藍星如此說,眾人也這才想起,傲爽和藍星之間的約定。

多謝前輩的抬愛,但晚輩是逍遙慣了,猛然間加入一個宗門,很有可能會有些不適應,所以容小子思索一番,若是真打算加入一個宗門的話,必然將藍日道宗當做首選……

這是當日傲爽對藍星所說的話,雖然字裡間可能有些差異,但整體就是這個意思。

「等等……」

傲爽還未說話,但藍星不遠處的赤靈倒是搶先說話了,她重重地看了一眼傲爽:「藍星,今時不同往日,小輩的話,難道你還要叫真不成?你說是吧,靈心?」

赤靈的話,剛開始是對藍星說,可最後,卻是甩到了伊靈心那裡,她的意思,自然是在告訴傲爽,你要加入宗門,你得好好想想,你和我宗門內伊靈心的關係。

於是乎眾人的視線,又望向了伊靈心這裡。

被這麼多人盯著,如果是戰鬥的話,伊靈心可能還感覺不出什麼,但想起是因為傲爽之後,俏臉都是變得異常緋紅起來,使得原本就美麗動人的他,更加的美艷不可方物。 幾乎誰都知道傲爽和伊靈心兩人的關係,似乎還在北域的風雲城時,兩人便是形影不離,一直走到了今天,為了互相,傲爽曾一怒觸發瘋魔禁,伊靈心也曾孤身闖那狼穴。

「我看,傲爽八成是要加入赤元門了,畢竟他和伊靈心的關係擺在那裡,而且別忘了,他也是來自於北域的武者,他若是加入赤元門,對於整個傲家都有著極大的好處。」

時至今日,傲爽的身份已再不像原本般神秘,誰都知道他只是來自於一個僅僅相當於七品宗門的少爺,但他卻橫掃了諸多來自二品、三品宗門的弟子,抬手便將他們鎮壓。

整件事情,就好似一場夢,若不是眾人親身經歷,誰也不願相信。

不過有些人,已經打算在風雲亂戰結束之後,親自去那北域的青雲城內,看看傲家,看看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家族,能夠培養出這般天驕鳳楚,不,應該說是王牌般的存在!

北域的風雲之王,風雲三座中的首座,王中之王。

這三個稱號,哪一個不代表著莫大的殊榮?而此時卻全部出現在了傲爽一個人的身上。

傳奇。

或許也只有傳奇,才能詮釋傲爽的所作所為,到底驚人到了何等地步。

「傲爽你快說啊,這不是吊我們的胃口么?我看加入赤元門就不錯,好處先前也有人說了,而藍日道宗作為中域的二品宗門,修鍊資源更是絕佳,丹門更不用說了,海量的丹藥,哪怕資質不行的武者,都能在修鍊的道路上走很遠,更不要說你了。」

有些人,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急切之意,一部分是來自於如今距離風雲亂戰結束已經過去了整整半年之久,另一部分原因則是他們迫切地想知道,傲爽到底會加入哪個宗門。

是藍日道宗?還是赤元門?亦或是丹門?

「皇上不急太監急,我想做什麼決定,難道還要先問過你不成?」

劍眉一挑,傲爽的雙目隨之微微眯了起來,難以做出決定的他,心情本來就有些煩躁,如今在聽得前者這麼一說,心境不由泛起了一絲波瀾,只是殺氣還未出現。

「沒……沒……」

剛才說話之人,聽到傲爽的話后連忙擺了擺手,同時身體也是向後退出一步,感受到並沒有任何的殺氣后,滿臉的慶幸之色之餘,還有這一絲苦澀,聲音顫抖地異常。

半年的時間,他們好似都忘記,傲爽有著怎樣的名號了。

瘋魔!

剛才,幸得沒有任何殺氣,否則那說話之人,已經死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人質問,說話之人的心情實在好不到哪去,但他在傲爽的面前,還真不敢表現出任何惱怒的神色來,因為那是傲爽,亦瘋亦魔的存在,誰敢與之抗衡?

即便心中有些遺憾,可琉璃月還是不由讚歎一聲。

「這小子的威勢,已經徹底映入了風雲塞內所有武者的內心中,王中王這個稱號果然不是白叫的,他站在那裡,便無人敢出手,他一說話,更是無人敢應聲。」

她之所以遺憾,是因為她想要將傲爽爭取入斜月宗內,基本是沒什麼機會的。

唉,我家玲瓏的姿色也不錯,怎麼就沒被這小子看中呢……

想到這裡,琉璃月不由看了看那邊的斜月玲瓏。

此時的後者,盤坐於斜月傾心的身旁,美眸中流光倒轉,顯然是徹底折服於傲爽的霸氣之下,一幅花痴的摸樣,看得琉璃月不由連連翻起白眼,暗呼自己的徒弟不中用。

傻丫頭,既然你有心向明月,就去爭取啊。

而盤坐於紅蓮之內的赤靈,偶然間也是看到了琉璃月的神情,不由輕笑出聲:「呵呵,琉璃啊,你家斜月玲瓏的姿色確實不錯,但相較於我們靈心來說,還要差一些啊……」

「行了,都是靈聖級強者的存在了,為了一名天才而爭來爭去,豈不是讓這些後生小輩看了笑話?須知強扭的瓜不甜,照我來看,就讓這傲家的小子自己去選吧。」

這時,丹青雲的話音傳來,達到了他這個年齡,歷經俗世,將一切都看得很淡。

其實他說得也不錯,爭來爭去又有什麼意義?到最後不還得看傲爽是如何選擇的?他若是想加入藍日道宗,就不可能會進入赤元門,反之亦是如此,五個二品宗門的宗主都在這裡,不可能會有人想要強求他,因為那樣只能讓兩人之間出現隔閡,反而適得其反。

丹青雲德高望重,對於他之所說,所有人都沒有什麼異議。

除了劍凌天。

「呵!呵!」

他冷笑兩聲,看了看自己的徒弟,又看向了傲爽。

雙目中滿布著細碎的劍氣,這些劍氣異常的凝厚,似乎要將整個天際都是捅破一般,但身為劍盟宗主的他,倒沒有屈尊而放下身份,對傲爽出手。

「小子,人生這步棋,走錯一步,生死離!」

他的聲音之中,蘊含著濃濃地威脅之意,笑意之中,也是殺意森然。


索性傲爽不管如何選擇,都不可能加入劍盟,那他也就沒必要和傲爽客客氣氣的了,他這是在逼傲爽,逼他不加入任何的宗門,否則兩人的梁子就算是結下了。


和一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結下樑子,別說傲爽只是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武者了,哪怕他是靈王境、尊者級強者,恐怕也不願意那麼做,但劍凌天步步緊逼不說,更是大放威脅之言,即便傲爽有心退讓,可劍凌天卻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

這若是換做別人,面對著劍凌天的逼迫,恐怕也只能做出幾個選擇。

或是不再說話,當作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或是依舊好聲好氣地說話,畢竟劍凌天是劍盟的宗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但這兩種選擇都會讓傲爽喪失加入門派的機會。

其實在此之前,傲爽從風雲七界內走出來后,一直都還沒有加入宗門的想法,束不束縛感暫且不提,將整個風雲七界帶走,他的身體中實在有著太多的秘密。

原魔天宗的宗主魔天,遠古之時聖階巔峰靈獸墨龍的一縷殘魂,有著萬河之祖稱號,通天大鱷一族的族器萬鱷之源,笑風雲的風雲七界,踏破輪迴的成嫣然,魔珠……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