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

「是我來了!說吧!你叫我出來有什麼事情?」

李天的身影緩慢的出現在武少群的背後,看著武少群平靜的說道。

「我可沒有叫你出來,李大少爺可不是我想叫出來就可以叫出來的。」

武少群緩慢的轉過身子看著一臉陰沉的李天笑著說道。


「你這是諷刺我嗎?李大少爺!我可擔當不起,我只是李家的一個庶齣子弟而已。說吧你叫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情?要是沒有事情的話我就要走了,我可不想在這裡受你無禮的諷刺。」

李天說著直接轉過身子就想要離開。

「等等!和古葬天有關,你就不想聽嗎?」

武少群看著要離開的李天淡淡的說道,眼神之中閃過自信的笑容。原本已經要離開的李天卻在這一刻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靜靜的盯著武少群似乎想要在武少群的臉上看出什麼一樣。

「看來你對古葬天的事情還是挺關心的啊!」

武少群靜靜的看著一臉殺機的李天淡淡的說道。

「這不許要你管!說說你想要怎樣做吧!從某種程度上我們兩個的遭遇是一樣的,或許我還要比你好一點。」

李天看著武少群,陰沉的說道,不過去氣之中卻帶著淡淡的挑釁。

「是!我比你要慘一點,不過這樣的仇恨我想李兄你不會就這樣的忍下去吧!」

武少群依舊淡淡的笑著說道,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仇恨,說道古葬天的時候就像是說道一隻螻蟻一樣。

「忍不下去又怎樣,忍下去又怎樣,不過你說說你想怎樣做吧!在某種程度上我都是會幫助你的。」

李天看著武少群笑著說道,心中卻不斷的思考著到底如何才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畢竟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實力不斷的向著小鎮來了現在最主要的是那寶藏而不是在這裡殺掉古葬天,要是殺掉古葬天的當然最好,但是和寶藏相比的話古葬天的生死就顯得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既然李兄沒有誠意那麼就算了!」

武少群說著就直接消失在李天視野之中,就在武少群離開的那一刻武少群身後的所有花的花朵都掉了下來。

「武少群!武家少主!看來真是不簡單啊!以前小看他了。」

李天看著一地的花朵陰沉的說道,眼神之中的殺機和憤怒不斷的向著四周蔓延著。

「武伯你覺得這個李家的大公子怎樣?」

不遠處的一個小山頂上,武少群靜靜的看著李天離開的地方向著身後的天空問道。

「不簡單!但是也不是太聰明!他所做的一切都在秦國公的眼中而且少公爺也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一直拿他當幌子而乜有找他的麻煩而已。」

伴隨著蒼老的聲音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緩慢的出現在武少群的身後。

「你們都看低他了,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絲絲的魔氣,雖然不是特別的濃郁但是確實在他的身上出現了現在的它似乎投靠了一個魔門宗派。」

武少群說著眼神之中露出了絲絲興奮的神色。

「少爺那我們要不要殺掉他?」

武伯看著李天的身影向著武少群問道。


「算了這不是我們可以管的事情,秦國公多麼精明的人都沒有說什麼,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老人家的計劃吧!不然武家就要和秦家站到對立面了。」

武少群淡淡的說著直接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山頂之上。

李天回到小鎮之中看著不斷的出現在武者,眼神之中不斷的閃爍著思索的目光,看著遠處的山峰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目光。

客棧之中炎煌已經回到了古葬天的房間之中,看著依舊昏迷的古葬天向著郭閑說道。

「我到外面打聽到了,著小鎮外面的山峰前十幾天出現了一道驚天的寶光,現在有著源源不斷的武者都朝著這裡趕了過來,現在這裡的人群都不敢隨意的離開這裡,不然會遭受到別的武者的無盡追殺。」

郭閑緊皺著眉頭,眼神之中出現了凝重的神色,不過很快他就想著炎煌說道。

「你先去休息吧!我想想!希望侯爺的手下聽到這消息之後會出現在這裡吧!不然我們就只能在這裡按兵不動,等到這次的事情過去之後在走了。」

「恩!那我去休息了,等侯爺醒了之後叫醒我。」

炎煌說著就直接坐到一旁的床上修息了起來。

「唉!侯爺啊!你趕快醒來啊!我們著四個人沒有你就像是屋頭蒼蠅一樣現在我快支持不下去了。」

郭閑看著躺在床上的古葬天嘆息的說道。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郭閑四人在客棧之中顯得無比的低調,四人在房間之中就在沒有出去過。

很快兩天的時間就過去了,小鎮之中的武者也越來越多,去山峰上尋找寶物的人也越來越多,山峰之中也出現了一些殘破的神兵利器,這更加使得那些武者相信著山峰之中存在著寶藏。

「咳咳!」

就在外面的武者在不斷的爭奪那些藏破的神兵利器的時候古葬天也蘇醒了過來。

「侯爺你醒了!你可擔心死我們了,就在你昏迷的這今天我們就像是屋頭蒼蠅一樣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郭閑看著蘇醒過來的古葬天擔心的說道。

「好了!你也好好的休息吧!看來我昏迷的這幾天你也夠累的,今天好好的休息一下,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說。」

古葬天喘著粗氣,艱難的說道。


「恩!那我去叫他們,你好好的休息一下。」

郭閑說著就走了出去。 古葬天靜靜的躺在床上,神識不斷的探查著自己的傷痕,很快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他知道自己已經離王者之境五品的境界很近了,但是想道那些死在血魔手中的騎兵眼神之中露出了濃郁的仇恨。

就在古葬天看著自己手中的花名冊的時候,就聽見一陣焦急的敲門聲。「進來吧!」

古葬天緩慢的收起自己手中的花名冊,把他慎重的放在了一邊。

「葬天哥哥!聽說你醒了?是不是好了很多?你不是有造化丹嗎?你趕緊吃一顆啊!」

慈雲聽到古葬天的聲音快速的走了進來,看著臉色慘白的古葬天關心的問道。

「好了慈雲!我已經好多了,而且葯我已經吃了,你就不用擔心了,明天我就可以好好的陪你逛街了。」

古葬天笑著向慈雲說道。

「恩!那你可不許抵賴,民田你必須要陪我逛街,不然我就想韻蝶姐姐說你在這一路上有招惹了許許多多的女孩子。」


慈雲看著古葬天一臉威脅的說道。

「好!我明天一定陪你去逛街。」

古葬天口中說著心中卻不斷的流汗著,看著慈雲滿臉的笑意都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嘴巴。

「好了你們先出去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和侯爺說一下,你們就今天出去好好的玩一下,不過千萬記住不要惹事,這個幾天的小鎮不太平。」

郭閑看著三人說道


「恩!那我們出去了,你們慢慢聊。」

罪無情說著就拉著慈雲緩慢的向著外面走了出去,炎煌張了張嘴,但是在罪無情冰冷的眼神下乖乖的走了出去。

「唉!這個炎煌啊!好了你說吧!」

古葬天看著炎煌的身影搖著頭笑了笑,然後向著郭閑說道。

「侯爺!我們現在在一個名字叫漠河的小鎮上,但是十多天之前在離小鎮不遠的山峰之上出現了一道今天的寶光,然後就有很多的武者不斷的向著這裡沖了過來,而且我們花武學院的學生很大一部分天才式的人物也出現在了小鎮之中,而且武少群和李天就住在這個小客棧之中。」

郭閑仔細的把自己這幾天知道的一些消息都告訴了古葬天。

「看來我們無意之間有進入到了一個漩渦之中,不過這樣也好,反正選拔考試也不是第一個到達了赤炎山就是第一名,那赤炎山也不是那麼的好上的,接下來的幾天你不要把蘇醒的消息透露出去,我們來個以靜制動,卡看這裡的寶藏到底是不是真的。」

古葬天握著一旁的花名冊,眼神之中閃爍著睿智的目光。

「恩!我知道了!侯爺你好好的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郭閑淡淡的說道。

「你去吧!」

古葬天淡淡的說道,目光再一次回到了手中的花名冊之上,一絲絲的悲傷的氣息不斷的從古葬天的眼睛之中流露了出來。

「侯爺你還是不要想太多了,他們那麼做都是出於他們的使命,你並沒有做錯什麼,而且他們都是死在戰場之上,是真正的戰士,而且他們亦不希望你這樣的。」

郭閑看看滿臉悲傷的古葬天規勸道。

「我知道!你去吧!我知道自己現在該幹什麼,而且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做,我是不會沉迷於悲傷之中的。」

「恩!那我走了侯爺。」

郭閑說著就走出了房間。

就在郭閑走出房間的那一刻古葬天手中的花名冊頓時間化作了粉末,他已經不需要這個花名冊了,這些人的名字都已經在心中深深的刻下來了,仇恨也深深的種植在古葬天的心中了。

「血魔你等著吧!不要讓我再一次遇見你,要是再一次遇到你,我就是用那禁忌的力量我也把殺死在我的戟下。」

古葬天看著手中的嗜血劍冰冷的目光不斷的流轉著,識海之中的一絲絲的血煞之氣不斷的向著手中的嗜血劍傳送著。

隨著古葬天的不斷傳送識海之中的那一團濃郁的血煞之氣在不斷地減弱這,彼岸花之中君蒼生看著識海之中不斷的血煞之氣,吃驚的探查起了古葬天。

「嗜血劍!不對!這不是正品,只是一把贗品,把我這個老頭子下了一跳。」

君蒼生看著古葬天手中的嗜血劍淡淡的說道。

「師傅你老人家出現了啊!我還以為你老人家還在閉關呢?」

古葬天聽到君蒼生的話之後吃驚的說道。

「狗屁!我老人家現在需要閉關嗎?我現在需要的是那五件東西。不過你小子真是聰明啊!竟然懂得用這是一把贗品的嗜血劍來剷除自己識海之中的安全隱患。」

君蒼生到這絲絲的讚賞說道。

「什麼隱患啊?」

古葬天好奇的問道。

「你不知道!你的識海之中的那團血煞之氣裡面有一個意識嗎?雖然他現在還沒有發育完全,但是以後要是發育完全之後是完全可以爭奪你身體的控制權的。」

君蒼生吃驚的說道,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精明弟子竟然沒有發現自己的是識海之中的血煞之氣之中竟然孕育著一個意識。

「我真不知道!」

古葬天認真的說道。

「好吧!我還以為是你小子已經發現了呢?並且找到了解決的方法,沒想到是你小子誤打誤撞到的,看來我還是高看你小子了。那團血煞之氣是怎樣進入到你的識海之中的,不要告訴我你也不知道。」

君蒼生淡淡的說道。

「那是我以前戰勝我的邪念的時候的出現在我的識海之中,但是我差點迷失自己,還好在最後的時刻戰勝邪惡的自己,不過從來之後著圖案血煞之氣就一直留在我的識海之中。」

古葬天慎重的說道。

「在和邪惡的你戰鬥的時候,你遇到了什麼詭異的事情?」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