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面您好,我是伊東緋華。」美麗的女孩接着對一文字說道:「一文字,我剛剛聽說你與宗主殿下打算出去晃晃,不介意我跟上吧。」她的眸子中閃耀的並非妥協,而是示威。

兩女間,瀰漫着一股不安氣息,同伊東緋華一齊的男孩女孩們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在下沒意見。」伊東一文字說,手握緊拳頭。

韓窿看着,心想,事情似乎不大尋常,雖然只是臨時代理的家主,但伊東一文字根本沒有理由這樣忍氣吞聲,除非…..

眼前的情況讓他有份熟悉感,這感覺,就好像他在韓家時,韓軍與部分族兄族姐對他的態度。

莫非,伊東一文字在伊東家中並不受歡迎,甚至是遭受排斥?

但這,怎麼會?不過看起來,的確是這樣沒錯。

壓下內心疑惑,韓餐開口:「我很榮幸與您一起同行,但是我已經先與一文字說好了,而且人太多也不好玩,我們正打算與影繪他們會合,先謝謝您的美意,如果沒有其他事情,那先再見咯,掰掰。」

說完,他不顧伊東一文字不大高興的神色,硬扯着她的手腕離開這裏,就像是落荒而逃的失敗者。「你做什麼?放開在下我!」

離開一段距離后,伊東一文字用力甩開韓餐的手說。

韓窿苦笑的說:「難道你真想同那位小姐一齊去逛街嗎?我看你們倆之間的氣氛有些異樣,真奇怪,你不是伊東家主嗎?怎麼她對你的態度似乎有些失當?」對伊東緋華,韓窿的初始印象極為差勁。

「你是不是……在家族裏,不受歡迎。」就與他一樣…難怪她會說,她在伊東家只有一個親人。

伊東一文字聞言,身子一震,要不是韓餐感一直在注意她的反應,是絕對察覺不到的。

「你真的….這些事情,同您一點關係也沒有吧?」伊東一文字臉色慍怒的說:「如果您還繼續說這種話的話,那恕在下不奉陪了!

她猛然由手上包包抓出地圖,一把塞到韓履手上。

「好好,我不說就是了。」韓蜃討饒道。

看來她真的生氣了,不過這也證實他猜的不錯,但是,為什麼?至少…韓履知道一件事。

其實,女武士極少,甚至可以說幾乎沒有,即使是女性眾多的花季家族中,女性武者也是少數中的少數,那還是因為,人手不足的關係。

伊東一文字,以她身為家主妹妹這層關係,她不該,也沒有理由會是一位武士,而該是首席巫女才是,至少,她沒有理由成為武士,除非她有某種必須這樣做的理由。

最大的可能,就是像他以前那樣,想獲得家人的認可…

咦!他做過這種事情嗎?好像有,但…是什麼事?韓窿想不起來了,那好像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放棄的東西。「.…..韓先生,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伊東一文字臉色稍緩。

「喔,這當然,伊東家主,我們這就走吧,我看看我們要從哪裏逛起,韓曆拿起地圖開始研究。

伊東一文字說:「韓先生,在外面,家主這個稱號並不大好,請您直接稱呼在下伊東。」「好,但你也別稱呼我韓先生了,直接叫我韓餐就好。」韓魘笑着說。

「好的……韓先生。」伊東一文字生澀的說。

韓醫暗嘆:「你難道就不能自然一點嗎?」

發覺伊東處境后,韓餐那許久未曾發作的濫好人病又發作了,對於這個可能同他有着相同成長經歷的女孩,對這個與季常有着相同容貌的女孩,他的心湖波動,起了漣漪……..

孤獨的人,總是想要個伴,韓窿在伊東身上聞到了同伴的味道。兩人默默無語的走着。

韓屠終於下定決心的開口,不管這可能會帶來麻煩。

「那個尹東,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如果你有什麼你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請告訴我。」韓庵誠懇道,但他這話卻得到了反效果。

伊東臉色又沉了下來。「能與花委宗主成為朋友是在下的榮幸。」話雖如此,她的語氣卻多了幾分淡然與疏離。

韓蜃知道,自己又搞砸了!「你要帶在下去哪裏?」

在人潮湧動的人海中,韓蜃拉着伊東一文字的手,穿梭著,他看着地圖與剛剛在商店買的旅遊指南,尋找第一個目的地。

伊東一文字顯然不大習慣這種熱鬧與人潮。

「快到了。」韓蜃說。伊東有些不耐。

韓餐卻緊捉着她猛聊天:「花季家有御神器明王,那伊東家呢?」「我們伊東家所獲得的御神器叫,影舞。」

「才剛拿到,不是很熟練吧?」

「會……影舞是我自小使用的,已經很熟練了。」

韓蜃腳步微微一僵,莫非,這是她成為武士,和被排擠的理由?因為御神器選擇了她。

韓匿眼角瞥到一個招牌:「啊!我們到了。」伊東一文字順着韓魘的視線望去。

「服飾店?」「嗯。」韓餐拉着她走了進去

店內的女店員見客人上門,迅速過來招待。

「歡迎光臨,請問,你們是要挑選什麼樣子的衣服呢?」店員道。

韓蜃道:「我想幫我妹妹買些衣服,可以請你帶我們去看看女裝嗎?」女店員視線掃過伊東身上,再看看韓餐。

各行各業的人看多了,多年工作經驗讓她看出來,兩人服飾雖然普通,但女孩身上隱約有股高貴氣息,男孩感覺上也非等閑之輩。

看起來,像是出身高貴的兄妹一齊溜出來的樣子。

店員機靈的將兩人帶到稍微高檔的衣服區。

「這是今年最流行的衣飾。」韓看了看標價,那動輒數萬的價格讓他咋舌,好貴啊!

伊東一文字看着韓餐,詫異與疑惑閃過眸子,疑惑韓窿的動機?難道是想買衣服來送她?

韓思索了下,手指避開影繪給他的那張嶄新信用卡,由皮夾中拿出另一張頗有年歲的卡。

「請幫我包起這個,與這個。」韓蜃指了指幾件不錯的衣服。

「韓魘,不用了,在下!」伊東一文字正想拒絕韓蜃好意的時候,女店員開口道。

「先生,您選的這幾件衣服似乎同您妹妹身材不大符合。

韓窿不解道:「沒錯啊,我妹妹的確是這個身高,身材也差不多是這樣。」他比了比自己脖子。

「但…」女店員瞧伊東一文字,她甚至比韓蜃稍稍高出一些。

「我不是他妹妹。」伊東澄清道。看來,是她們都誤會了,伊東慶幸自己沒有將話說完,否則豈不尷尬死。

韓蜃卻在這時問:「對了,伊東,如剛剛是說什麼不用了?」「沒事,不過,你有妹妹?」伊東一文字眼中流露好奇。

「嗯,其實她是我表妹,平時看她穿來穿去都是那幾件衣服,趁這個機會幫她買幾件衣服,希望她會高興。」

韓屠苦笑的摸摸頭:「其實呀!她與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是個嚴厲的妹妹,不過,在我心中,她是我少數真正稱得上親人的人,即使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血緣。」韓麗指的是韓凜清

「你或許,是個好哥哥。」伊東突然說。

韓履一怔,旋即笑着說:「謝謝。」這時候,另個從頭到尾都不曾開口的店員小姐突然叫道:「啊!我想起來了,我記得,您是四葉草集團的小姐吧?」

四葉草是伊東家的標誌,同時也是他們在表世界所擁有的財團勢力。

。 第二百零五章坑哭七百萬考生

當然,當陸陸續續的有高考數學卷題目被傳上網上和電視,看到數學題目,大家都傻眼了。

網絡上各大論壇、微信微博都一下子炸鍋了。

難!

太難了!

“臥槽,這難度都跟2010年數學卷有得一筆的,果然是秦大爺的手筆!”有網友不由得感嘆地說道。

“秦大爺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看到題目印證是秦元清的手筆,頓時那叫一個幸災樂禍。

自己遭受的苦難,看到別人又遭受一遍,心中那叫一個爽字了得。

“哈哈,葛大爺坑哭蘇省數十萬考生,秦大爺更兇猛,坑哭七百萬高考考生!秦大爺加油!最強門衛!”有的則是順便提起了葛大爺,那位葛大爺也是蘇省知名人物,不知道坑哭多少人。

每次臨近高考,葛大爺的蹤跡最被蘇省考生所關注,一旦葛大爺消失個三四天,蘇省考生就得渾身冒冷汗。

但是現在秦元清,牌面更大,手筆更大,那可是對着全國卷七百萬考生下手。

要知道這種魄力,絕非一般人做得出來。

那可是七百萬考生、連同家屬在內起碼就是幾千萬人甚至是上億人的怨念,可不是誰都承受的起。

2011年高考的人則是一個個幸災樂禍,只覺得自己能參加2011年高考就是命運最大的眷念,前後兩次都是秦元清參與高考命題,偏偏被自己躲過。

這得多大的運氣啊!

電視上、網絡上圍繞着考題展開,話題性十足,這讓各大媒體樂開花。

想想去年,數學卷題目太容易,結果愣是話題不足,最大的話題竟然是吐槽,果然啊,這數學卷得有難度,沒難度就沒有話題度、沒有熱度。

會上網的家長,則是一個個登上微信微博想,發表自己心中的怨念,聲稱要是自家寶貝閨女有個三長兩短,一定要在水木操場分個高下。

然後當考試鈴聲響起,所有媒體鏡頭都對準着校門口,看到考生們一個個一臉麻木、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地走出來,那叫一個經典,電視前、電腦前的牲口一個個興奮地大吼大叫,刺激,激動,獸血在沸騰着。

然後就是考生撲進父母懷裡,嚎嚎大哭起來,整個校門口那叫一個哭泣者如雲,淚水流淌,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這位家長,請問對於今年的數學卷你有什麼看法?”記者採訪着一位正在安慰自家寶貝閨女的中年男子。

這位中年男子面露怒色:“作爲一名高考考生的家長,我對此表示強烈的憤怒,哪裡能這麼難爲高中生,高中生也是人!他奶奶的,我想打人!我家閨女從小乖巧懂事,人見人愛,我都捨不得說一句重話,今天我閨女哭了,這讓我很心疼!”

這僅僅只是冰山一角,廣大家長都表示試卷難度不應該這麼大,太打擊人了,後面還怎麼高考。

有專家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考生要好好調整好狀態,明天的英語和理綜卷將是重要的分水嶺,這是一個機會。

而事實也證明,經過高中三年高強度的訓練,高考考生並沒有那麼脆弱,甚至有的人還在校門口掛點滴,結果進入學校的鈴聲響起後果斷拔掉點滴,毅然奔赴戰場。

這條獨木橋,死也要走過去!

辛辛苦苦三年,怎麼會因爲在一點挫折面前跌倒不起呢。

果然,當英語結束考試後,考生的心態都不錯難度基本上和去年高考難度差不多,甚至略有下調。

經歷昨天的數學考試,全國卷的考生只覺得今天英語考試容易多了,自信心又重新建立起來,開始展望着下午的理綜考試。

京城

一個家長帶着自家孩子下館子,看到自家孩子臉上終於出現笑容,家長心中鬆了口氣。

“賈洋,多吃點,等會在賓館睡一下,好好休息!”家長賈誼給自家兒子加了一塊紅燒豬蹄。

“爸,理綜不用擔心,兩次模擬考我都考了250分以上,聽說今年理綜卷難度還會有所下調,就是考個260分我也有把握!”賈洋笑着說道。

賈誼也跟着笑了起來了,對於兒子的學習成績,賈誼一直引以爲傲,正常的話讀個985都沒有問題,甚至要不是數學太難了,賈誼都覺得自家兒子上個全國排名前五的名校都很有希望。

可惜了,昨天下午考試一結束,看到賈洋生無可戀的樣子,賈誼就知道兒子數學沒考好。

吃了二大碗米飯,又和了老番鴨湯,吃飽喝足後就到了學校旁邊的賓館,哪怕距離家其實並不遠,但是爲了避免堵車以及其他意外,賈誼還是讓賈洋住賓館。

反正兩天就幾百塊錢,這點錢對於家長而言,沒有哪一個不願意付的。

這也是每年高考之時,賓館生意都非常火爆!

涉及到教育,特別是高考這等大事,沒有哪位家長會吝嗇。

但是也沒有哪家賓館、酒店藉機漲價,一漲價政府就會來找你談話,平常漲價政府不會管你,但是高考那可是全國上上下下都關注着,一旦爆出來那麼就不是賓館、酒店的事,而是會連累當地的領導,甚至嚴重點連烏紗帽都會丟掉。

下午,14:55分,考場的廣播響起,監考老師開始分發試卷,監考老師開始啓封試卷,將試卷分發下去。

衆人接過試卷,按照平常的習慣,先在試卷和答題卡上寫下名字、學校、准考證號,隨後視線落在試卷的第一道題目上。

然後。。。。。。

然後他們的眉頭就緊緊的皺了起來。

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

不是說了,今年的理綜卷會簡單不少嗎?

可是看看第一題的難度,怎麼感覺比去年的高考卷第一題還要難呢?沒道理啊。

賈洋微微皺起眉頭,難道說這只是巧合而已?

結果還沒等他開始看第二道題,鈴聲響起,代表着正式考試答題,賈洋把視線落在第二題上。

第二道題,還是很難,這難度之大你不經計算沒辦法直接排除選型的,這就讓賈洋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覺。

其實也不僅僅只有賈洋有這種感覺,而是所有考試心中都隱隱有些不妙。

正常理綜試卷,選擇題只要仔細審題,可以輕鬆排除掉2個選型,這樣的話就提高了命中率,畢竟從2個選型中選出一個正確選型,這可比從4個選型中選出一個正確選型要容易多了。

可是今年的理綜試卷,單是審題你幾乎無法排除選型,再看監考老師每個人發放了10張草稿紙,考生心中的不妙感覺更加強烈了。

全國高考卷各大考場內,瀰漫着一股絕望的氣氛。

有人望着試卷無語凝噎,有人低頭自閉,而有的考生,則是趴在桌子上,雙眼空洞洞的望着前方,一副徹底放棄治療的樣子。

而那羣復讀生們,當看到這套試卷的時候,氣得是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本來去年高考沒考好,再復讀一年,奮戰今年高考,結果運氣不佳數學卷遇到大魔王,被難哭了。想要在理綜卷找回場子,結果這理綜卷的難度簡直是地獄模式。

不少復讀生的雙腿都開始由於恐懼而發抖,有的人甚至連筆都抓不穩!

平常學習不好的學渣們,看到試卷渾渾噩噩,每個字都認識,但是連起來就看不懂了,反而心態很快調整好了,唰唰唰地全部在單選題選擇B,按照概率學,只要運氣不是那麼背的話,27分拿到手!

然後後面的選擇題,不會做的空白,會做的寫下答案,然後就直接選擇躺平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