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聲低吼,抱月玉頂熊便是睜開了燈籠大小的雙眼,緊緊將夢天盯住。

夢天暗汗一把,然後摸了摸抱月玉頂熊的下巴,抱月玉頂熊便是享受般的為迷上了雙眼,那等樣子,似乎是讓夢天再用點力。

無奈之下,夢天只好再次加大了點力度。

抱月玉頂熊身體之上,最敏感的部位便是下巴。但是若是有人替他扶摸下巴的話,它便是會對那人產生一絲依賴之意,而且還會享受般的微眯上雙眼。

不知不覺中,夢天這貨便是俘虜了一隻抱月玉頂熊作為自己的坐騎,可以說是撞上了狗屎運。

要是夢天落在了抱月玉頂熊的肚子上或者哪裡,那麼他便是會被後者一巴掌或一腳給打開,那時候,估計夢天渾身都會散成一架一架的。

「吼……吼……」

抱月玉頂熊舒適的躺在一塊石頭上,而夢天則是鬱悶的幫他撫摸著下巴,手臂酸痛得要死。

「呼……累死小爺了。」

夢天停了下來,便是甩了甩手臂。

「喂喂……停停停……住口……」

抱月玉頂熊睜開了雙眼,看著面前的大好人,便是極為憨厚的伸出舌頭tian了tian夢天的身體。頓時,夢天得全身都沾滿了粘稠的唾液。,噁心至極。

「嘩啦……」

夢天伸手一招,柔水之力終於是在這一刻派上了用場。

清洗乾淨了全身,夢天便是撫摸著抱月玉頂熊的下巴。

「乖乖……跟著我走好不好?」

「吼……」

抱月玉頂熊點了點頭,跟著大好人走當然可以了。

將夢天抓起來放在了肩膀上,然後抱月玉頂熊便是站起了身,邁開了沉重的步子便是對著山谷深處走去。

而迎面而來的一些冥獸直接是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夢天心中那叫一個爽啊,乖乖,我看誰跟我搶冠軍,小爺玩死他!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三點半左右……)「咚……咚……咚……」

抱月玉頂熊沉重的腳步聲,直震得山谷微微顫抖了起來,一隻只得冥獸瘋狂的逃竄。這支凶神出來了,不討難道還要等死不成?

說實話,坐在抱月玉頂熊肩膀上的夢天心中那叫一個爽啊。

要不是創世聖卷亡靈大陸篇之中記載了抱月玉頂熊這等兇悍冥獸的習性,否則的話,夢天還不知道要遭到什麼樣的待遇呢。

如今有了這樣一個強悍的坐騎加打手,夢天對於冠軍之外的爭奪,則是更加的有把握了。

「啊……」

「混蛋……」

在前方的山谷之中,傳出了兩道怒喝聲,似乎是有人遭到了攻擊啊。

夢天心中暗笑一聲,打吧打吧,死得越多越好,小爺我就偶爾找個帝階初期打打,欺負欺負弱小,混個名次玩玩。

「擎宇,這次你可跑不了了,哈哈哈……」



尼瑪?

夢天心中一驚,怎麼會是擎宇?那個傻大個又惹上誰了?

夢天心中一陣鬱悶,罷了罷了,就讓兄弟我來就你吧,啊哈哈……你又欠了我一個人情。

「乖乖,咱們去那邊……」

夢天伸手指了指發出聲音的地方,抱月玉頂熊便是點了點大腦袋,然後轉移身子,沉重的腳步,便是對著那處山谷而去。

山谷之中,一道道的人影閃爍間,竟是爆發出了一道道強烈的這你都波動。

在那之中,光是帝階巔峰的氣息,便是有著不下三道。而其中似乎還有一道微弱的氣息達到了帝階後期的地步,想必那道氣息,便是擎宇了。

而此刻的山谷中,擎宇手拿一柄巨劍,但是此刻的後者,身體之上早便是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徐徐的黑色鮮血,不斷的自那些傷痕之中流出。

亡靈生物雖然身體已死,但是不同於冥獸的是,他們的體內,依舊保留著血液循環。因為,他們的大腦還是需要血液的支撐的。

當然,殭屍就不需要血液了。

而在另外的三道身影,則是每人手中都是拿著一柄巨斧,然後面色猙獰的看著擎宇。

「嘎嘎……擎宇,上一次不小心輸給了你,讓你壞了我們血斧幫的計劃。現在,是還債的時候了。」

「哼……你們這幫傢伙,竟然敢用血祭之法提升本身實力,要是這件事傳出去的話,你們就不怕你們的血斧幫遭到報復么?」

「哈哈……放心,只要把你殺了,就沒人知道了。」

「只需要你死,便可以了。我們血斧幫,遲早會佔領晟靈城的,到那時,便是血斧大帝蘇醒的時候了,哈哈哈……」

「老三!」

一名男子一聲大喝,那名老三便是立刻住嘴,不小心將秘密說了出去。但是,這一切都被擎宇給聽了進去。

「你們這幫混蛋,難道還想重演三百年前的悲劇不成?」

擎宇的雙眼睜得大大的,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那所謂的血斧大帝,乃是一個極為邪惡之人。

其所修鍊的**便是以吞食亡靈生物們的血肉來增加自身修為的。

而他一旦蘇醒的話,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擎宇今天不論如何,都要把這件事傳出去。

「哼!你們給我等著,縱然我不參加這冥帝爭霸賽,也絕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說完,擎宇便是掏出了空間令牌,狠狠將其捏碎了去。

空間劇烈的波動了幾下后,便是歸為了平靜。

「什麼?!」

擎宇見空間令牌突然失靈,額頭之上瞬間冷汗密布。

「哈哈……這裡的空間,已經被我們三人封鎖了。想要逃脫,豈能那麼容易?哈哈哈……」

「混蛋……」

擎宇緊咬的牙齦已經滲出了絲絲血跡,這三人如今已是締結巔峰的實力,縱然擎宇如何強悍,就纏住其中的一個還可以,但若是對上三人的聯手,便是只能等死了。

擎宇心中那個不甘啊,直接便是提劍再次顫悠悠的站了起來。

「你們這幫混蛋,我跟你們拼了!」

擎宇一聲大叫,渾身氣勢猛地暴漲,竟是直接突破了帝階巔峰。看來,擎宇的手中,也是掌握著一種瞬間提升實力的**啊。

「哼!縱然你使用了陰魔功,實力大漲,但是,你真的以為你是我們三人的對手么?」

為首一名大漢冷哼一聲,然後便是緩緩抬起手中巨斧。

「殺了他!」

「是……」

其餘兩名大漢面色獰笑著看向了擎宇,然後緩緩緊握住手中巨斧,便是獰笑著對著擎宇走去。

「咚……咚……咚……」

在這一刻,大地卻是突然的顫抖了一起來,一聲聲沉悶的如悶雷一般的響聲,開始自山谷之內回蕩而起。

「怎麼回事?地震了么?」

為首那名男子面色也是流露出了疑惑之色,然後勉強穩住了身形,便是問道。

「大、大、大、大……大哥……」

站在右邊的那名大漢目光獃滯的看著山谷的入口處,渾身上下都是在顫抖個不停。

「怎麼了?」

那名大漢轉身向著山谷之處望去,這一看之下,頓時大驚。

「那是什麼……」

看著那猶如蕭山一般高大的身影,為首大漢的眼中,頓時流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額頭之上的冷汗,也是一滴滴的落下。

「哈哈……擎宇兄,夢天來救你了……」

一道粗豪的大笑之聲,突然響徹而起,然後回蕩在這片山谷之內,經久不息。

擎宇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一絲驚喜和興奮並重的神色,然後激動的抬起頭來,正好看到了站在抱月玉頂熊熊肩之上的青年,眼中滿是激動之色。


「你是什麼人?」


那三個人中的老大看著夢天,雖然後者只有帝階初期的實力,但是其身下的那隻巨大的灰熊,卻是讓他感到了一種危險的死亡之感。

「敢碰我兄弟,那麼,我就是殺你們的人……」

夢天眼神微眯,看著那三名帝階巔峰的強者。要是放在剛才之前的話,或許夢天立馬就會轉身逃走。

然而此刻,有了抱月玉頂熊的支撐,夢天卻是無畏不懼。

「狂妄的小子!勸你不要管我們血斧幫的事,不然……」


「老三!」

那名為首的大漢額頭之上的冷汗之流,見老三又是不識時務的出口狂言,心中那叫一個恐懼啊。

這個人,咱們招惹得起,但是,一個騎著熊的人,你丫的腦子犯病是不是?

很明顯,夢天他們是招惹不起的,因為,這小子太恐怖了,恐怖的沒邊啊……

光是他身下的那頭大熊,雖然只有帝階中期的實力,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何,那名為首大漢總是感覺到一種死亡的危險之感。常年在刀尖上tian血的他,很清楚自己的這種感覺有多準確。

因為這種感覺,曾經無數次的救過自己的性命。所以這一次,他也是毫不猶豫的相信了自己的直覺。

「夢天兄弟……」

擎宇身形一動,便是在那三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便是飛到了夢天的身邊。

「吼……」

抱月玉頂熊見有人接近大好人,立刻便是怒吼一聲,還以為有人要對大好人不利,抬起巴掌來便要對著擎宇扇去。

「乖,沒事的,他是自己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