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就試試,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和封晏結婚,連個像樣的婚禮都沒有,他冷落了你一年,是封家對不起你。你去試試,就當是滿足我的心愿,我也想看柒柒身穿婚紗的樣子。」

「我也選好了,一起去試試,好不好?」

一時間,她無法拒絕。

任何一個女孩子,都無法拒絕婚紗吧?

她鼓起勇氣點點頭。

試一下……

試完后就放下。

。 「陸…」

「72小時,72小時后我把傅流琛還給你。」

陸玖玖說著,將一個計時器扔到了傅星辰腳邊。

見她沒有阻止的意思,傅星辰快步走到了床旁邊,給傅流琛一同檢查后,他的臉色黑沉如墨,手裡黑黢黢的洞口已經抵在了女人光潔的腦門上。

「陸玖玖,你到底對傅流琛做了什麼?」

陸玖玖畫了濃妝,讓人無法分辨出她此刻的真實心情。

她揚起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他。

「如果我說,我是救他呢?」

「你信嗎?」

「救?那他為什麼會沒了呼吸?」傅星辰舉著武器的手緩緩放下,但眼底的冷意卻沒有散去。

宋然見狀忙出來打圓場,一隻手按住傅星辰的胳膊,沖陸玖玖柔聲道:「夫人,您就別賣關子了,我們真的都是少爺的人,不會害他的。」

「你若是不信,這樣,你還有沒有毒藥?也給我們來一顆,我說的不是給老太太吃的那種,是真的毒藥!」

宋然主動要求道。

他看的出來,這夫妻倆是一個性格,吃軟不吃硬。

傅星辰那樣兇殘的,註定不會被搭理。

果然,在聽到他的話之後,陸玖玖的表情略微有些緩和。

她定定的看了宋然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我沒有毒藥,但是我把我們兩個鎖死在一起了,而且還在我自己身上裝了個小程序,如果我死了,他也會跟著灰飛煙滅。」

「你們若是真的想他沒事,那就讓人守好這裡吧。等那個上面倒計時結束了,你們想幹什麼都行。」

陸玖玖說著,挽起了自己的小腿褲子,一個傅星辰並不陌生的定時微型/zha/彈。

「還有59個小時?」

「你的目的是什麼?」

「要錢?還是要房,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去做。」傅星辰低頭摸了一下那枚定時器,越發的暴躁了。

他真的是低估了他好大嫂的手段,這可是國外的最新科技。

陸玖玖沉默了片刻,低頭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轉身,她看向傅流琛,輕聲說道。

「你幫我草擬一份離婚協議吧。」

傅星辰攥緊的手忽然鬆了。

果然。

她是為了錢嗎?

那他是不是該慶幸,起碼在拿到錢之前,傅流琛不會有事?

他動作飛快的拿出了電腦,從網上找到了一份模板,正要編輯,陸玖玖的話再次在他耳邊乍響。

「管家先生不要寫錯了,凈身出戶的人——是我。」

「什麼?」

傅凌宸和宋然齊齊驚呼道。

***

與此同時。

唐家。

作為曾經的首富,傅流琛去世,傅老夫人暈死,在醫院生死未卜的消息很快就被媒體報了出來。

「不,這不可能!他根本就沒病!」

看到新聞的第一眼,唐念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可這是真的,聽說傅家現在整個都亂套了,一堆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把傅流琛生前住的那個別墅都給圍起來了。」

唐念的助理小聲說道,害怕被唐念當成出氣筒,她說完這話之後就麻溜的跑了。

唐念愣了幾秒,一抬頭髮現助理跑路了,頓時一張俏臉就黑成了平底鍋,找不到出氣筒的她只得對著強一通猛踹。

「啊啊啊!」

「他怎麼就死了!」

「他死就死了,那錢怎麼辦?豈不是要便宜那個小賤人了?」

「啊啊啊,為什麼死的不是陸玖玖!去死去死啊!」

是的,比起救命恩人忽然死亡,唐念更關心的則是傅流琛的財產,要是她當年沒有和他退婚就好了,那整個傅家的百億財產,現在就是她的了。

門外。

路過的唐謹言原本不想進來看一個瘋子發瘋。

他早已拿到了唐念不是唐家親生女兒的證據,只不過鑒於母親最近身體不好,以及爺爺奶奶還沒回來。

但她提到了那個名字。

他就不能忍了。

「小賤人?」唐謹言平靜的聲線讓人聽不出他的喜怒。

「小賤人就是陸玖玖!」唐念氣急敗壞的說道。

話音未落——

啪!

她捂著臉跌坐在了地上。

仰起頭,唐謹言正用酒精給自己手指消毒,眉眼間,皆是嫌棄和冷漠。

「你,你打我?」

「為了一個Biao子?」

啊!

伴隨著女人的尖叫,唐念指著唐謹行的那根手指被男人狠戾的掰斷了。

「果然,山雞就是山雞,再怎麼在鳳凰窩裡長大也變不成鳳凰,馬小翠,你要是不想要手的話,那我不介意幫你處理掉他們。」

唐念:!!

「你,你想做什麼?」

「你上次不是說,只要我乖乖聽話,不亂搞,就算是你們找回了唐家的親生女兒也不會趕我走的嗎?」

「你現在這麼做,哪裡又符合你唐家大少爺的君子人設了?」

是的,唐謹言上次已經警告過她了,告訴她他已經得知了她不是唐家血脈的事實。

唐念忌憚唐謹行的手段,但又捨不得唐家給她帶來的一切榮耀。

哪怕是唐家養女…也比一些普通家庭大小姐要活的肆意啊!

更別說。

她讓人悄悄調查過,她的親生父母是兩個極品,她上面有3個姐姐,下面還有2個弟弟,她要是回去了,那就是妥妥去扶貧啊!

「我的確是說過。」唐謹言微微額首,鬆開了唐念變形的手指。

「但…我現在改主意了。」

「什麼?」唐念的眼睛一下子瞪的滾圓,滿臉的怨念。

「你怎麼能變呢!」

唐謹言被她的話逗樂了。

「我不能變嗎?」

「行了,給你3天時間,自己收拾東西找好借口離開唐家,不然,我不介意喊來接你。」

唐念:「你敢!!」

唐謹行微微一笑,走到桌子前將之前唐念18歲時,唐母送的那套手勢以及股份交易書拿在了手裡。

迎著唐念惱怒的目光,他直接將股份書撕碎撒在了唐念身上:「你最好祈禱,當年報錯孩子的事不是刻意的,不然,我可就僅僅是要把你趕出去,我還會…」

「曾經唐家把你捧得有多高,我就在地下挖個坑,把你埋多身。」

「哦對了,你也別想打老二的主意,給我來一個德國骨科的故事,我們唐家,可不出腦殘總裁。」

唐念:「@##¥%…&」一群手無寸鐵的人被人拿着利刃虐殺,那種慘無人道的場面,我不敢深想。

至於這些人為什麼被殺,我不知道,我也懶得去多想,畢竟我只是一個道士,並不是專業的考古學家,更不是歷史家,我不能為他們平反冤屈,甚至因為時代久遠,我連為他們做一個簡單的超度都做不到。

無奈,我只能為這些無……

《茅山詭婿》第四十一章青銅門 不安的情緒讓蘇慕音一整天都沒有心思再做其他事情,滿腦子都只想着兩個問題:

炎世陽什麼時候會回來。

炎世陽回來會不會找她算賬?

時間過得很慢也很快,到了傍晚的時候,炎世陽回來了,身後還跟着江毅,和依舊板着臉的林盛安。

而此時此刻,已經放棄治療的蘇慕音,正和夏星一起自甘墮落……哦不對!是戴着耳機打遊戲。

夏星一邊認真操作,一邊兇巴巴的吼著完全是遊戲白痴的蘇慕音:「蘇慕音!你快放大!」

蘇慕音:「???」

「蘇慕音!我讓你放大!不是讓你回城!!!」

蘇慕音:「什麼?你說什麼?」

「靠!!」

又是輸得很慘的一局,夏星氣的直接丟掉手機,在心裏默默發誓,她絕對再也不帶蘇慕音打遊戲了!

蘇慕音也摘下了耳機,兩人此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坐在對面的炎世陽和林盛安。

蘇慕音頓時被嚇得一個激靈,心想着這兩人是組團來找她興師問罪呢?表面上確是故作鎮定的呵呵一笑:「你們……你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都怪夏星,一個下午非要教她打遊戲。

「要不,兩位繼續?」林盛安沒什麼情緒的說了句。

炎世陽慵懶的靠在沙發里,單手托著下巴,饒有興趣的欣賞她們二人的壯舉,對上蘇慕音驚恐的看向他看來的視線,淡淡的勾唇一笑:「看我幹嘛,你們接着玩?」

「誰要和她玩,差點沒被她氣死!」夏星毫不客氣的抱怨,還不忘惡狠狠的瞪了蘇慕音一眼。

蘇慕音無辜的回了個哭笑不得的表情。

萬萬沒想到,林盛安也加入了夏星的隊伍,開始對蘇慕音無情的嘲諷:「竟然敢帶她一起打遊戲,你真是勇氣可嘉。」

蘇慕音內心:好你個林盛安,老娘招你惹你了?

表面:保持微笑,我是女神我不氣!

「要不是可憐她,我才不帶她玩!」夏星沒好氣的將矛頭指向了炎世陽:「都怪你,整天嚇唬人家小姑娘。」

「怪我?」炎世陽好笑的指了指自己:「我沒找你麻煩,你還敢先指責起我來了?」

「指責你怎麼了,不服打一架?」夏星繼續不怕死的挑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