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這麼說她是你師妹了——果然漂亮!」唐賢麗笑著把劉敏誇獎了一番,劉敏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

「師妹?嘻嘻!難道你們在拍古裝劇?」果子不知是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打趣的看著劉敏,「可惜啊!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居然是那個笨蛋偵探的師妹——你好啊!叫我果子就好了,你叫什麼名字?」

劉敏正要答話,程帥連忙擋在她和果子之間,臉色驚恐的對果子說:

「你個變態女想對我師妹怎樣?是不是想玩陰的?」

「切!你得罪我關人家什麼事——我這個人恩怨分明的!」說著,果子推開程帥,拉著劉敏的手開心的聊了起來,過了沒多久,兩人立刻成了好姐妹,程帥在一旁張大嘴巴說不出話……

第二天清晨,程帥得知一個不好的消息:唐賢麗的電腦壞了,需要幾天時間修理,在這之前無法聯絡到總部,於是,他們一行人只得暫時被困在這「北瀛雪山」…… 十一隊員異常「天堂……這裡是天堂……好美……」陳維維的嘴裡一直念著這幾句含意不明的話,過了一會兒,他疲倦的睜開眼睛,朦朧中看見一個很漂亮的女孩正在給自己準備飯食,嚇了一跳,「……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呀!你醒了!」女孩驚了一下,興奮的跑到帳篷口準備通知大家,可發現陳維維想要強起身,又急忙沖回他跟前,小心的把他扶回床上,「你現在身體還很虛弱,不要起來——餓了嗎?」

陳維維看著這個女孩,不知為何心跳得厲害,很順從的躺回了床上,並點了點頭。女孩對他甜甜的笑了笑,轉身端來飯食,一口一口的喂他,陳維維的臉突然一下子變得通紅,女孩嚇了一跳,以為他發燒了,連忙用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啊,怎麼這麼燙!是不是生病了?」

陳維維只覺得臉上發熱,也沒聽到她說什麼,痴痴的問:

「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啊?當然可以,我叫……」

「果子!你想對我兄弟怎樣?」程帥不知什麼時候沖了進來,一把奪過果子手上的飯食,著急的搖晃著陳維維的身體,「兄弟,快把這個變態女喂得東西吐出來!裡面可能有毒!你可不能死啊——我歷盡千辛萬苦把你從雪怪手中救出的報酬還沒有給我!你可千萬別死啊……」

「碰」程帥被果子狠狠賞了一拳,陳維維被程帥搖得暈乎乎的,不知他在說什麼,這時唐賢麗走了進來看見這幕忍不住笑了出來:

「呵呵!你就放心吧!大偵探,果子對護理也很在行的,而且她也絕不會欺負身體虛弱的人的——對了,程帥大偵探,聽說你看到雪怪了,能不能給我講講它的樣子?」

「這個……嘿嘿嘿嘿——哼哼哼哼——哈哈哈哈!」程帥忽然一把抓住唐賢麗的手,表情嚴肅的說,「它的體形異常龐大,渾身雪白,長著鋒利的牙齒和像刀一樣的指甲,外加一雙火紅的眼睛,還有條灰色的短尾巴——雖然嚇人,但我毫不畏懼,在經歷了一番殊死搏鬥后,終於從它手中救出了陳……」

「碰」程帥又被果子打了一拳:

「敏敏姐都把你們發現陳維維的經過都告訴我了——真受不了這個吹牛的白痴!」

唐賢麗看著兩個冤家,不住的發笑,而陳維維則在一旁直**,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裡,除了程帥他誰都不認識,還有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叫果子的漂亮女孩是誰……

這時,帳篷外傳來一陣爭吵聲,程帥和果子連忙好奇的衝出去看熱鬧,只留下唐賢麗照顧著陳維維,唐賢麗嘆了口氣,安慰了幾句陳維維,順便告訴他關於他失蹤和大家來營救他的事。

程帥和果子一走出來就看到胡斐在和王志剛在激烈的爭吵著,李亞一旁不時的勸著,但明顯偏袒向胡斐,劉敏也被吵醒,在旁邊著急的想幫忙卻不知怎麼做,陳十三隻是在不遠處看著,卻任由他們吵,只顧喝自己的酒,果子吃了一驚:胡斐和李亞平時最服的人就是王志剛!怎麼會和他吵得這麼厲害?連忙跑到陳十三那裡詢問原因,陳十三懶懶的答道:

「胡斐說難得來這裡,想和李亞到雪山上登山,王志剛不準,於是就吵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可他們前天還說不想再到雪山裡冒險了……」果子正在疑惑,一轉頭,奇怪的發現程帥在旁邊表情嚴肅的盯著王志剛三人,「這白痴又發什麼神經?」

果子也不管程帥,連忙跑過去勸架,後來由於胡斐和李亞的堅持,加上大家的勸解,王志剛終於勉強同意讓胡斐和李亞到雪山裡去……

十二雪怪殺**約傍晚時分,李亞和胡斐兩個人高高興興的回來了,胡斐一回來就馬上跑到果子那裡,看見果子正在準備飯菜,穩了穩自己的情緒,還不忘整了整髮型,然後滿臉堆笑走到她面前,深情的看著果子說:

「果子妹,以後你跟著我好了,我們辭了營救隊這份工作,只要你答應,我保證會讓你過得舒舒服服的!」

「神經病!」果子嚇了一跳,但馬上又埋頭做著自己的事,頭也不抬的罵了聲,可對方似乎不是在開玩笑,毫不氣餒,繼續追問著她,果子很不耐煩,終於對胡斐吼道,「讓開!不要妨礙我做飯!」

胡斐愣了一下,但過了不多久,突然又大笑起來:

「果子妹,你恐怕還以為我是平時那個窮小子吧——告訴你,不久以後我就有錢了!你看看這個!」

胡斐看了看左右,悄悄的從懷裡掏出一隻碩大雪白的靈芝展示給果子看,果子吃了一驚,抬頭看著他,胡斐自豪的指著靈芝說道: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極地白芝』!它的價格貴得超出你想像,有了它,我就發財了!這是今天我和李亞在雪山南面半山腰的一個懸崖上意外發現的…..」


「啊!?」劉敏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兩人身後,嚇了他們一跳,胡斐連忙把靈芝藏起來,可劉敏根本沒在意,興奮的指著胡斐身上藏靈芝的部位叫道,「就是這個,就是這個!有了這個我就可以下山找師哥了——是在南面的半山腰找到的,對嗎?」

胡斐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只得尷尬的點了點頭,劉敏激動的幾乎跳了起來,程帥聽到這邊的動靜也走了過來:

「敏敏,什麼事這麼開心啊?」

「啊?」劉敏被程帥的忽然出現嚇了一跳,連忙害羞的搖著頭,「沒事,沒事!」

說著,劉敏紅著臉跑回了帳篷,程帥好奇的看著劉敏的背影,轉過頭不解的問胡斐:

「你對她說了什麼讓她這麼高興?」

「什麼說了什麼?什麼也沒說!」說完,胡斐急匆匆的走回了自己的帳篷。

程帥更加疑惑,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忽然聽到果子在耳邊嘆了口氣:

「敏敏姐的眼光真是有問題,明顯虧了——真不明白這個白痴偵探到底哪裡好?」


「媽的!變態女,你說誰?」

「誰答話我就說誰——懶得和白痴吵,我還要做飯,你不怕被毒死就繼續餓著肚子吧!」

「你……」程帥的正要罵什麼,突然肚子傳來一陣「咕,咕」的叫聲,他看了看果子正在弄的香噴噴的飯食,又看了看果子,突然淚流滿面,「作者真是狠心,今天好歹也是中秋,居然這樣對我——對了,各位讀者,中秋快樂!」

……

次日清晨,當程帥還在睡夢中酣暢痛快的吃著杯麵時忽然被一聲驚叫聲嚇醒,仔細一聽,驚叫聲似乎是從胡斐的帳篷里傳出來的,於是,他連忙跑到那裡面一看,整個人驚呆了,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只見唐賢麗癱坐在地上,手顫抖著指著胡斐的屍體!而屍體已經被弄得血肉模糊,顯然是被猛獸的利爪抓爛的,屍體旁邊有隻被血染得鮮紅的「極地白芝」,屍體身後的帳篷破了一個巨大的洞!

不多時,王志剛等人也被驚叫聲吸引趕來,眾人看見這幕恐怖的場景,全部都愣住了:果子尖叫了一聲,劉敏捂住嘴巴瞪大了雙眼,王志剛表情嚴肅,但明顯十分吃驚,陳十三低頭嘆了口氣,把頭轉向一邊,李亞長大了嘴巴,臉上不住的冒汗。


程帥上前把唐賢麗扶起來,唐賢麗神智不清的不停喊著:

「雪怪,雪怪!胡斐被雪怪殺死了——巨大的身體,灰色的短尾巴,火紅的眼睛!好可怕,好可怕!救命,救命!」

…… 十三神秘寶地陳維維隱約中聞到一股很香的飯香味,疲憊的睜開眼睛,模糊的看到一個人的背影正在離自己不遠處站著,似乎在準備飯食,難道是那個善良溫柔的女孩?陳維維不覺臉紅了一下,低下頭,輕聲對人影說:

「……那個,昨天多虧你一直照顧我……沒時間好好謝謝你,日後一定報答你,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人影愣了一下,轉身好奇的打量著不敢抬頭的陳維維:

「你腦袋秀逗了?連老子的名字都不記得了——不管這個,你要是知道我一直照顧你,自己還有一點良心想報答的話,就把海格那件案子中的一萬塊資料費和凶房案中的三百塊化裝費還給我!」

陳維維嚇了一跳,抬頭髮現那個人影原來是程帥,不覺又羞又氣,但過不多久就恢復了平靜,黑著臉對程帥說道:

「一碼歸一碼,錢絕對不會還,親兄弟,明算賬——你嘴上的飯粒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在偷吃我的飯?」

「……(那個變態女給陳維維準備的飯食里應該沒毒)這個是小事情,回頭再提——這裡發生了起死亡案!早上來尋找你的營救小組的一個叫胡斐的人死了!有人目擊說是被雪怪殺死的,而你的失蹤,我猜似乎也和那個什麼雪怪有關,所以我專門來問問你,你還記不記得自己失蹤前看到了什麼或者到過什麼地方?」程帥一臉嚴肅的對陳維維說道。

得知有人被殺,而且可能是雪怪所為,陳維維渾身抖了一下,表情震驚的看著程帥,閉著眼回憶了一下,然後甩了甩腦袋,皺著眉頭說:

「我也記不清了,只記得有人宣稱自己見到了『北瀛雪怪』,我對這個神秘生物很感興趣,就來到這裡尋找它……好像是在到這裡的第三天左右——也許是在做夢:我發現一個很大的山洞,裡面很深,於是我就一直往前走,走了大概四十分鐘左右,原本很暗的光線突然亮了起來,然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幅讓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景象:洞裡面彷彿有另一片天地,那裡氣候溫暖如春,滿地的清草和美麗繽紛的花兒,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矮樹叢,更讓人吃驚了是,地上有很多白色的靈芝!當我還在吃驚時,突然不知被什麼東西在背後打了一下,然後就暈了過去……其實,我自己現在都還懷疑那是不是自己看到的幻覺!」

「什麼!」程帥激動的叫了一聲,突然口水直流的看著陳維維,「你還記不記得那裡的具體位置(要是真的有那麼個地方老子就發了)?」

陳維維汗了一下,答道:

「(你那個方向感,告訴你也沒用)想知道也可以,一百萬!親兄弟,明算賬!」

「……你媽的!」

「關於那個隊員的死,你真的也覺得是雪怪殺人?」陳維維好奇的看著程帥,「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哈哈哈哈!這個暫時保密!」程帥忽然發出一陣狂笑,然後嚴肅的對陳維維說,「不過,看在曾經也考慮過選你做搭檔的份兒上,我把現場的大致情況給你說說……」

……


十四被困的冤家聽完程帥的描述,陳維維閉著眼睛想了很久,仍然疑惑不解的看著程帥:

「這麼說,似乎真的是雪怪殺人,但現場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最讓人費腦筋的就是這裡的天氣讓死者的致命傷處和死亡時間都很難推斷出來——是個棘手的案件!」

程帥抓了抓後腦,也點了點頭,忽然兩眼淚流的望著陳維維,對方嚇了一跳,只聽程帥說道:

「老子被果子那個變態女整的好幾頓沒有吃飯了,以後她給你做的『病號飯』你悄悄給我留一份好不好?」

「……果子?(那個照顧我的女孩)你不準叫人家變態女!活該餓你!」陳維維聽到程帥說照顧自己的那個女孩壞話,心裡很生氣。

程帥一下子跳了起來,指著陳維維吼道:

「靠,你他媽的這個重色輕友的王八蛋,老子千山萬水到這裡救你,你居然……」

「碰」程帥頭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程帥憤怒的轉身瞪著那人,只見果子氣呼呼的說道:

「你這個白痴還有心情在這裡打擾人家休息,敏敏姐說要到上雪山找『極地白芝』,我們勸不住,現在她已經不知到雪山的哪個地方了——你還不快把她找回來!」

「什麼!?」程帥一聲吼叫,急忙的衝出帳篷,果子對陳維維關心了問侯了幾句也跟了出去,留下疑惑不解的陳維維……

程帥不顧眾人的反對執意要上雪山找劉敏,眾人正在無奈,突然聽唐賢麗驚叫一聲:

「李亞,李亞不見了——難道被雪怪抓走了,救命!啊——」

眾人吃了一驚,也意識到不見了李亞,立刻四處尋找,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難道真的又是雪怪所為?大家的臉色都變了色,想的都是讓唐賢麗趕快把電腦修好,好離開這個鬼地方!

「都給我安靜!」

王志剛一聲怒吼,大家都靜了下來,王志剛嘆了口氣,下意識的看了看那個傳聞中的大偵探,而程帥正立在雪地里想著自己的心事,沒有任何反映,他突然用力抓了抓頭髮,轉頭對王志剛說:

「媽的,看來這次老子必須要到這座雪山裡走一躺了——隊長,我的方向感不是很好,要找個隊員陪我一起。」

王志剛想了一會兒,勉強的點了點頭,轉身看著陳十三,陳十三無奈的嘆了口氣,咬開酒壺,猛灌了口酒,準備答應,忽然果子上前不由分說的拉著程帥就往雪山裡走:

「敏敏姐和我情同姐妹,我不放心把她交給你這個白痴,而且我也大概知道她在哪裡,快,趁天還沒黑,趕快進山……」

眾人看著兩人的背景,不覺愣了一下……

程帥不情願的陪著果子在雪山南部的半山腰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什麼線索,程帥有些不耐煩:

「你是不是記錯了?敏敏真的是到這附近來了?」

「你那什麼眼神,昨天胡斐告訴他白芝是在這附近的一個懸崖找到的后她就一直不正常,八成是在這裡來了!」果子對於程帥的態度很生氣。

「切!搞不好你老年痴獃記錯方位了!」程帥一直受果子的欺負想趁機教訓她一下,故意說道。

果子漲紅了臉,指著程帥罵道:

「有本事你就不要讓人陪你,自己來找啊!方向白痴!而且還無恥的偷吃陳維維的病號飯——你以為我不知道!」

「什麼病號飯!老子不知道!」程帥臉色有些不正常,對著果子吼到,「老子誰說過要你這個變態女陪,自己厚臉皮要跟我進山的……」

兩人越吵越厲害,正在不可開交之時,突然從上方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聲,果子嚇了一跳,連忙硬拉著程帥往山下跑,程帥不知發生了何事,回頭一看:媽啊!雪崩!

程帥嚇得反拉著果子拚命的跑,眼看後面的雪lang快要追上的時候,兩人猛的發現不遠處有個小山洞,急忙躲了進去……不知過了多久,雪崩終於過去了,但洞口也被封得嚴嚴實實的,兩人尷尬的對視了一眼,立刻把頭往相反的方向一偏,看來兩個冤家今晚只有被困在這個山洞裡過一夜了…… 十五洞中的冤家(夜晚)「都怪你!掃把星,自己倒霉也就算了,還把我也連累了!」果子坐在地上不依不饒的罵著程帥。

「媽的,你夠了沒有?」程帥實在忍不住,一下子跳起來吼到,「你都罵了兩個小時了!又不是老子讓你跟來的,又是命案又是有人失蹤的,老子夠煩了,你給老子安靜點!」

果子嚇了一跳,埋下頭安靜的坐在原地,程帥見沒有動靜,也氣呼呼的坐在地上,好半天沒有說話,山洞裡又冷又暗,氣氛更顯沉悶,這時,程帥的肚子不巧的發出一陣「咕,咕」聲,程帥餓的受不了,便小心的移到果子身邊,用極溫柔的語氣對她說道:

「這個……我們不管有什麼恩怨,但現在畢竟是被困在一起,所以……那個有句話是不是叫什麼『同舟共濟』……」程帥見果子沒有反應,繼續小心的說道,「那個……我現在肚子很餓,又隱約的從你背包里聞到一股食物香味……」

程帥等了半天也不見果子有答覆,不覺生起氣來:

「你個變態女心腸是不是鐵做的?老子這幾天被你折磨的都快營養不良了,到這種情況了你還……」

果子突然抬頭怒視著程帥,程帥嚇了一跳,不覺往後移了一點,下意識的做出自衛姿勢,不料果子忽然流出眼淚,只是看著自己不說話,程帥覺得很不自在,正要安慰幾句,卻猛的發覺果子身體不停的在微微發抖,他嚇了一跳,覺得有什麼不對,連忙上前用手試了試果子的額頭:

「媽的!怎麼這麼燙?你是不是生病了?」

「生不生病關你什麼事?你繼續罵啊!反正沒人關心我……從小就是孤兒,也都習慣了,你再怎麼欺負我,我都不會在乎的,反正我……」果子淚眼婆娑的看著程帥。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