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唐嫣,一介小兵。」唐嫣抱拳回禮,微微一笑道。

「一介小兵?單純憑藉你的氣息,絕對力量都能獲得大隊長職務,看來是你主動放棄的……不過沒關係,只要表現好,該分你的,我不會少你!」

「謝謝!」唐嫣不卑不亢道。心裡卻在嘀咕這傢伙的官架子,自己主動放棄「當官」,自然是要當獨行俠,哪裡會跟著你們集體活動?

「呵呵……唐姑娘,有的時候,團隊的力量利用起來,獲得的收穫絕對是遠超個人的,一個人的氣運再強,在爭分奪秒的競爭中,能夠獲得的終究是有限的……你可要好好考慮。」

唐寧似乎看出了唐嫣的想法,在唐嫣抱拳轉身,同時也跟琴流水出於禮貌的微微頷首離開的時候,再次提醒道。

「必要的時候,我會出現的……」唐嫣颯然說道,身形一晃,便快速向出口衝去。

只是……

才衝出去大門的唐嫣,卻猛然來了一個急剎車,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雙手叉腰,帶著一臉惡魔般的微笑,同樣興奮激動的微笑,微微仰著好看的下巴,直直瞪著她的身影。

「咳咳……」

「哼哼……呵呵呵……」

「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不能來?」

「指派的大隊長?」

「大隊長?太小瞧人了吧?本團長統領十萬大軍,嗯,你便是本團長麾下十個萬人大隊中、百個千人小隊中、千個百人小組中的一個小兵兵!見到本團長還不行禮?」

「團長大人好!團長大人再見……」唐嫣儘管心裡很是激動、更是興奮,但卻是很無語地看著眼前的小子,躬身行禮,很配合地說道。

「啊?你幹嘛……等等我啊,我還沒報道呢……」

「姐在流雲酒樓開好房間等你!」

嘶!

唐嫣傳音說完,直接化成了一道流光,閃電而去。雖然決定不再藏頭露尾,恢復真我,可也不想還沒開始便太引人注目啊,這小子不在乎,可要獨行的小兵卻在乎,那麼大的團長,豈能如此的,成何體統?

再說了,萬一有必要的集體活動,給自己分配多了少了的,豈不是引人非議?這小子顯然不懂「為官之道」。

「昊昊,那是誰啊?」

在龍昊不遠處止步凝立的的三男一女,這個時候,紛紛走到了龍昊的身邊,其中的少女充滿好奇地問道,另外三個年輕人也是好奇地看著龍昊。

這四人是龍昊聖殿同堂弟子,每一個的氣息從表面看,均比龍昊都要強大。

他們跟龍昊一樣是聖殿指派來的十大團長成員。不過,跟龍昊不一樣的是,他們便是流水城出身,也是實實在在地被指派來的。而身為亞郢星出身的龍昊,則是通過申請才分配到流水城來的。

「呵呵呵……小薇姐,是不是很美?」龍昊看向了比他早進入聖殿足有十多年的少女,臉上帶著一抹毫不掩飾的得意,說道。


「嗯嗯,的確很美……是超級美,雖然只是比任天霞差了一點點,不過,她的氣息還強的可怕……最重要的她還只是初級武皇境初期巔峰……看你得意的樣子,難不成是你認定的道侶?」

「你說呢?」龍昊劍眉輕輕一挑,嘴角飛揚,反問道。

「我明白了……你申請來流水城,壓根就不是因為跟我關係好,是因為她,對吧?」

「哪裡哪裡,小薇姐,我就是因為你才申請來這裡的,遇到她,純粹是巧合……」龍昊說道。

這四人,是這半年時間,龍昊在集體培訓的時候認識,得知四人本來關係就很好,龍昊得知四人是流水城出身後,也有意結交。

所以,在第二世界十倍時間的集體培訓中,已經很熟悉。雖說不是知根知底,至少也頗有了解。


兩個少年,一個的叫鍾揚名,一個叫苟道千。

另一個少女則是段仁天。

「敢問尊姓大名?」

「尊姓唐,大名昊!想當年。咳咳,就是三四年前。我們亞郢星名震浩宇星系的變態初試成績,就是唐嫣了……你們可要保密呀,她那人不喜歡高調……呵呵呵……」龍昊心裡美滋滋地說道。

少年,任何少年,就是龍昊都不例外,在朋友面前秀秀自己的愛慕的女人,滿足下小小的虛榮心都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呃……」

「啊?」

「不……不是吧?」

「她就是唐嫣?」 「咦?你們這麼驚訝幹嘛?」

龍昊看到四人的表情,到時候有點奇怪了,她的確是因為虛榮心在他們面前顯擺顯擺,可沒想到四人聽到自己的回答,竟然都一副很震驚的樣子,至於嘛?

當初唐嫣的測試成績雖然變態,但放到變態雲集的聖殿弟子中,並不是很耀眼。這四人誰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不應該如此驚訝才對啊……

「我……這還不讓人驚訝?」鍾揚名差點沒爆出粗口,說道。

「就是!妖孽的初試成績,在我們聖殿弟子中絕對都是頂層一批的存在,單純這個都轟動浩宇星系,讓頂尖宗門拋出橄欖枝了,現在呢?她既然是散修身份在流水城,定然是沒有加入任何頂尖宗門,更不是我們聖殿弟子……可這才多久?當初我們可是關注過她的信息的……她的年紀,當時的境界……短短四年時間不到,沒有加入任何大勢力,便晉陞到了初級武皇境初期巔峰,就這提升速度都夠驚人了,更不要說她的氣息了……雖然我不想承認,可她的氣息,讓我感受到巨大的威脅……五成勝她的把握都沒,我可是堂堂的中期巔峰呀,聖殿弟子呀……你讓我們怎麼不驚訝?」苟道千一臉「屁服」外加震驚地說道。

「咳咳……這這……低調低調,千萬別聲張,要她知道我這麼高調地泄露她的秘密……肯定會怪我的……走走,咱們先去報道!」龍昊說完便和莫薇薇率先走進了大門。

龍昊哪裡想那麼多了?這小子壓根就沒有意識到苟道千說的這些東東。倒也不怪他神經大條,而是一般人都會現出的情況,越是熟悉的人,越是會被忽略一些細節。

在五人進入大門后,外面的修鍊者,紛紛驚嘆出聲,毫無疑問,五人剛才傳音交流,雖然他們聽不到什麼,但通過表情卻猜到跟出來的那個讓人震驚的少女有關。而且……

更重要的是,這五人中,有四個人對於在場絕大多數修鍊者並不陌生,那都是在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流水城的風雲人物,他們當初的名氣,即便比起現在的流水城第一天才少年琴流水都絲毫不遜色。而現在,他們可都是早就加入聖殿的弟子!

能夠讓他們四人都震驚的少女,豈不是令人更震驚?

「先進去的應該是我們這批的軍長,我們流水城的最高統領。否則我們的男神琴流水也不會那麼快就……現在這五人,應該都是十大團長之一吧?」

「肯定是。正副團長之上均是聖殿指派,就是不知道那超級美、天賦又超級強的少女是什麼身份,看他們剛才的表情,那少女明顯不是聖殿弟子……但估計是頂尖宗門中的妖孽級天才,只是暫時沒有進入的聖殿,且故意以散修身份進入原始秘境的……都是牛人啊……」

「是啊,是啊,羨慕嫉妒恨啊,什麼時候,我們也能成為聖殿弟子,死都值了……」


……

「唐寧師姐好!」

龍昊五人在踏入聯盟中心后,一眼便遇到了剛剛報道完畢的唐寧和琴流水,五人同時抱拳招呼道。神經大條且是聖殿新人的龍昊,只是出於基本禮節,不熟,也只是因為這次同來流水城才認識,所以,神情自然。

倒是莫薇薇、段仁天四人都帶著一絲恭敬和崇拜。

「好。你們來得也挺晚……今晚,我會召集我們聖殿弟子以及所有大隊長聚聚,就定在流水酒樓,到時候你們都過來。大家都熟悉下,進入原始秘境后,更有利於配合。」

「好的!」

琴流水站在連聖殿弟子都尊敬的唐寧身邊,心裡充滿暖暖的感覺,除了龍昊外,另外四人他都認識,但這個時候,卻只是對著四人紛紛頷首,對自己的定位很是到位。

「流水,他們四位你應該都認識。這位師弟是龍昊,去年通過考核進入聖殿的弟子,天賦極高,雖是初級武皇境初期巔峰,但真實戰力獲得的正團長之位,還綽綽有餘……龍昊師弟,這是流水城,琴流水,從原始秘境出來,就會是我們的師弟了……」

唐寧嘴角帶著微笑,目光柔和地看著龍昊,跟兩人介紹道。言辭有意無意間對龍昊甚是讚賞。

莫薇薇四人自然都知道唐寧說的是事實,因為看似並不強大的龍昊,一旦爆發出來,實在是可怕,就是他們四人都要暫避其鋒。儘管那力量明顯不屬於龍昊本身,可誰又敢否認這種殺手鐧?

只是唐寧這個時候說出來,且用詞之間的考究,味道就不是那麼簡單了,誰都能感覺的出,這是唐寧對龍昊的示好。

琴流水更是感應到了一股龍昊帶來的壓力,尤其是唐寧那句「以後就是我們的師弟了」,更讓跟唐寧「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他明白,眼前的龍昊將是他第一個要超越的對象。當然,這不是指實力、修為、境界,而是指在唐寧心中的定位。

「你好!」龍昊倒是颯然地說道。

「你好……」琴流水也神色不變地應道。只是看向龍昊的眼神深處,卻蘊含著一決高下的深意。

招呼過後,龍昊便直接走向了報名處。莫薇薇四人也跟著而去。唐寧則和琴流水一起離開。

……

「龍昊,某女對你有意思呀……」

「嗯,據本人小推衍術查看,龍昊眉目間春光明媚、百花盛開,此乃桃花運籠罩也……需謹小慎微,以免化身桃花劫!」

「對對對,依我看,今晚宴會,昊昊的桃花運恐將是泛濫之時,最佳解決方案,自然是讓名花結伴前往……順便,讓介紹名花跟我們認識認識,呵呵……」

「嗯,此劫,非如此不破。」

「……」龍昊看著四人一臉認真卻說著一臉讓他無語,但卻有點心動話,想了想才勉為其難地說道:「你們說的有道理,可她是低調的人……」

「這龍昊身懷上古靈寶,本身天賦遠不及流水弟弟你,我之所以拉攏他,是希望進入原始秘境后,他能更好服從我的指揮……」 「哦。唐寧姐,我會全力幫你的,我現在的戰力絕不會比你們聖殿的一般弟子差的!」

「嗯。」

唐寧微笑著點頭。心中卻是感嘆,這樣「涉世未深」的男孩,真是容易擺平。

向來籠罩著天才光環的她,想要征服一個男人,實在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即便是在聖殿中,她雖非頂尖一批,但也是佼佼者行列。能夠周旋在諸多天才少年中間,將來真正確定道侶關係的時候,自然是多多益善。

不管是龍昊,還是琴流水,只要與其真正雙修,能夠獲得的好處,絕對是可以相見的豐厚。

但要說心動,無疑,龍昊對她的誘惑更強。

不過,在因為這次原始秘境認識龍昊后,她也專門調查了一些信息,一些在亞郢星談不上什麼秘密的信息,龍昊似乎是已經有了確定道侶關係的人,而且,那人她也曾經關注過。無巧不巧的是,跟剛才那個讓側目的少女同名。

唐寧並沒有在意,壓根也不認為兩人會是同一個人。那個唐嫣不過是亞郢星一個小星球的天才而已,儘管初試成績名動浩宇星系,可得到的信息是攤上大事,已經沉寂了近三年的時間了。而且,幾年後的約戰,基本是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別說得到了這些消息。就是沒有這消息,龍昊現在還保留著元陽之體。挖牆腳,只要挖成功,那便是本事。

……

龍昊拒絕了莫薇薇四人邀請去其宗門、家族,像是歡快的小鳥般,帶著激動興奮的心情,快速向流雲酒樓而去。

「嘀嘀嘀……」

「嫣姐,我來了!」

「房間號1102。我交代過了,直接過來吧……」

唐嫣看著龍昊的影像說道。

「呼……」

切斷了聯繫,唐嫣直接退出了第二世界,長長吁了口氣。

過了一段時間。

「咚咚咚……」

如期而來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唐嫣淡淡道。

「小姐,你的朋友來了……在下面,在下面跟人發生了爭執……」酒樓年輕漂亮的女侍者吞吞吐吐地說道。

「跟人發生了爭執?什麼人?」唐嫣皺眉問道。

「是一個男孩……也是聖殿弟子……你快去看看吧,希望小姐別讓他們動起手來……謝謝……」

「嗯。」

嘶!

唐嫣直接化成了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

嘶嘶嘶嘶……

酒樓大廳,無風自動,兩道強悍的氣息和威壓,在空中無形地對碰著,籠罩了大廳的每一寸空間。

兩個少年的目光,像是兩把凌厲的寶劍,彼此對視著。

其中一道身影,自然便是剛剛趕來的龍昊,而另一道身影,則是一襲藍衣。

兩人的頭髮,在氣息的鼓盪下,飄舞飛揚,衣衫獵獵,兩具俊逸的身影相對而立。

而周圍自動四散開來,圍成一圈的修鍊者,都眼神炙熱地盯著兩個讓他們仰望的天之驕子,聖殿弟子!

一個,血氣磅礴,強悍的肉身力量,讓人震撼!

另一個,雙眸中綻放的劍道意志,恍若讓眾人看到了毀天滅地的場景!

明明兩人都只是初級武皇境後期巔峰,但這一刻散發出的氣息,卻讓在場的初級武皇境後期巔峰修鍊者駭然。

「兩位……」一名穿著明顯是流雲酒樓大堂管事的中級武皇境中年高手,神色尷尬忐忑地站在兩人中間,「或許……或許,你們都是……都是唐小姐交代的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若是兩人真要大打出手,他這中級武皇境高手即便是有足夠能力阻止,可也不敢阻止呀……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聖殿弟子,她這中級武皇,屁都不是,萬一惹怒其中任何一個,別說是他,就是流雲酒樓都要跟著遭殃。

所幸,精明的他,在兩人開始對持的第一時間,便傳音讓剛才那年輕女侍者去通知唐嫣了。

憑藉幾千歲的閱歷,儘管不明就裡,但卻隱隱能猜得到,這兩個天才少年很有可能便是素未謀面的「情敵」,而且其中一個是那唐嫣交代過要來的,另外一個則是「跟蹤突襲」而來的,只是無巧不巧的是,兩人同時來到了酒樓。

巧的是,同時說要找人,而且都沒有報對方的名字,但卻都用玄氣凝練出了對方的模樣,更巧的是,凝練出的虛影,竟然一模一樣……

於是,本來雖然留意了對方,但卻互不理會的兩人,直接看向了對方……變成了現在的對持。


……

「你是誰?」

「你又是誰?」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