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哥,你陪我去宴會,今天你一定要讓我請你吃飯哦,要不然被哥哥知道了一定會說我的。」歐思歆可是看好時間找墨昊靳吃飯呀!

「你喜歡就好」墨昊靳也是要吃飯的。


「姐姐,你看是姐夫。」岸跑在前面看到墨昊靳的時候說。

洛夢櫻看向岸說得方向,確實看到墨昊靳,可是他身邊的女子不正是那個人嗎?

「嗯,我們去吃我的吧,他的事情我們救不必要參與了吧!」洛夢櫻拉著岸轉向另外一邊了。

「姐姐,你怎麼了。」岸可是知道的,他這個姐夫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的姐姐呢?姐姐不理姐夫,不代表他讓別人欺負姐姐呀!

「岸,你怎麼不吃呀!」洛夢櫻看著岸這個孩子有怎麼了,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幺蛾子了。

「姐姐,我要去洗手間。」岸看著很著急的樣子。


岸在外面看了一下,姐夫會在哪裡呢?敢背叛他的姐姐。

可是找呀,找呀,姐夫去哪裡了。

「墨總,歐小姐請慢用。」服務員說。

岸剛剛好看到了,原來在這裡面呀!

岸把門打開,看到墨昊靳笑著和別的女人說話。

「爹地,你怎麼可以不帶別人吃飯,不帶上我呀!」岸馬上哭著跑到墨昊靳身邊。

墨昊靳被他的話嚇到了,他只是演哪一出。

「岸,你怎麼在這裡呀,不是說過嗎?不要一個人在外面隨意亂跑。」墨昊靳是擔心他出什麼事情,自己的妻子傷心。

「墨哥,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大盜孩子呀!」歐思歆怎麼都不相信這個孩子手墨昊靳的呀!如果有這麼多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你慢慢吃吧,我帶孩子回去了。」墨昊靳對岸的出現很開心。

「墨哥……。」

「岸你呀!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呀。」墨昊靳可不相信他一個人在這裡的。

「姐夫你看看你,你對得起我姐姐嗎?」岸才不會就這樣算了。

「我和她沒有什麼關係,她只是我好兄弟隊伍妹妹而已。」

「沒有關係,那你還拋棄姐姐帶她去宴會,姐姐在宴會上被別人欺負,你也不幫姐姐,你確定你還是姐姐的丈夫嗎?」 混血嬌妻不能寵

「我怎麼可能不理呢姐姐呢?你覺得那些小事你姐姐要我幫忙嗎?」墨昊靳不了解的是就算洛夢櫻是能力很強,可是還是希望被別人保護自己的,更何況那個人是自己的丈夫。

岸聽完鄙視的看著墨昊靳說:「我真的不明白了,姐姐怎麼會看上你的。」

「岸少爺。」

第一暖婚:總裁大人,非誠勿擾 你怎麼來了。」

「小姐擔心你,你看一些自己出來多久了。」

「你和你姐姐過來的」墨昊靳聽著他們的話問。

白痴不是和姐姐出來,還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他會這麼生氣嗎?

「岸你怎麼回事,還不回來吃東西就涼了。」洛夢櫻聽到開門聲音說。

「墨總你來了」雪晴看了一下,看到了墨昊靳說。

洛夢櫻轉過身來,看到站在岸身邊的墨昊靳,他怎麼來了。

「你怎麼來了。」

「來陪你吃飯,菜都點好了。」墨昊靳知道洛夢櫻是生氣,可是她什麼都不會說。

「不用了,我還是不要打擾墨總和其他美人用餐了」洛夢櫻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的,如果不是岸去找他,他會來這裡嗎?

岸看了一下他們,姐姐的事情他一個孩子也是好好吃飯吧?

「岸,你吃完了吧,那我們回去吧!」洛夢櫻看到岸吃得差不多了說。

岸可不開心了,姐姐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好了,吃完主食,就讓自己吃點其他的東西的。

如果知道是這樣,他就不應該讓墨昊靳來這裡,苦了自己的肚子。

弄和我回去,還是在這裡慢慢吃,洛夢櫻看著他,岸很了解洛夢櫻的,就算他們兩個人不說話還是真的對方想什麼,這應該就是姐弟之間的默契吧!

「我送你們回去吧!」墨昊靳說。

「不用了,雪姐會送我回去。」洛夢櫻才不想他不情願的幫自己做什麼事情的人。

「墨哥你還在這裡呀!」歐思歆想到那個打擾自己隊伍孩子,想不到墨昊靳會為了一個孩子不理自己了。

「你還沒有回去。」墨昊靳說。

「你不是要送我們回去嗎?」岸看著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你好!我是歐思歆,你是…….。」歐思歆就算不喜歡這個孩子,可是她看出來墨昊靳很在乎這個孩子。

「思歆,這位是我的妻子,他是我妻子的弟弟,我們現在要回家了,如果你哥哥有什麼事情,我們會直接交談的。」墨昊靳也明白了,自己的妻子好像在吃醋了,可是面對洛夢櫻對自己的不聞不問,這種情況很讓他難受。

「墨哥,你什麼時候結婚了,可是我都沒有聽說。」歐思歆一直認為是一些不自量力的女人和墨哥鬧一下緋聞而已,他怎麼可能娶別人呢?

「我結婚有一段時間了,只是好沒有舉辦婚禮,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墨昊靳把洛夢櫻拉在自己的身邊說。

洛夢櫻也不做飯他只是幹什麼呀?你要拒絕別人也不要拉我下水吧!

「嫂子,你確定你愛墨哥嗎?如果你不愛他,那就不要把他限制在你隊伍範圍裡面。」歐思歆不小心墨昊靳會看上洛夢櫻,一定是這個女人勾引墨哥的。

「哦,你是告訴我,你愛上別人的丈夫了嗎?」洛夢櫻看著她這個樣子,怎麼覺得自己是搶了別人的男人一樣。


「你說什麼呢?墨哥怎麼可能會娶呢這樣的女人。」歐思歆小時候看到墨昊靳的時候,就希望成為墨昊靳的妻子,可是現在墨哥說自己結婚了。 不僅僅是風土二怪,張三瘋、沈凌風兩人面上也滿是震顫之色,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這許洋在身為鍊氣士的同時,竟然還掌握了只有天人才擁有的元力掌控秘術!

如果說鍊氣士的存在,還有歷史淵源的話,那天人的存在可說是天地異變后獨有的產物,無論是往前追溯多少年,都從未有過的存在,至少在歷史之中是從未出現過。。更新好快。

這一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研究透徹天人之所以能掌控元力的本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擁有天人的能力。但天人的手段,就像是上天賜予的一般,無論是什麼人,無論是用什麼辦法,除非是上天恩賜,都絕不可能出現在任何人身上!

尤其是鍊氣士和相師這兩者,身上更是如被打上了烙印般,天人的獨特秘術,完全和他們絕緣,完全找不到任何改變的契機所在。

雖說先前巴力石也能夠掌握兩種天人詭異秘術,但他的根本畢竟還是天人,而且巴力石擁有天人異能的原因本就極為詭異,是以諸人也沒有多想。

可是眼下這許洋,明明是一名鍊氣士,而且還是修為臻至人花境界的強大鍊氣士,怎麼著他竟然也能擁有天人才擁有的獨特秘術,這實在是叫諸人想不明白!

「受死吧!」就在諸人捉摸不透之時,許洋麵色卻是陡然一寒,冷笑出聲,手勢迅疾變化,不斷催動那水劍,以電光石火的速度,向著林白就斬落而去!

看著那柄通體晶瑩,散發出逼人殺機的水劍,場內諸人心中不禁均是為林白暗捏了一把汗!此時領域內的法則正在與人花僵持,這柄水劍出現得如此突兀。在諸人想來,恐怕就算是林白,也不見得就能預見到這個可能。

「你以為我會看不穿你這樣的手段?」看到那柄水劍,林白冷然一笑,猶如望向一個傻子一般,望向許洋,淡淡道:「從見到你的第一刻開始,我就已感受到了你體內有一股詭異元力的存在,和我在機場遇到的那個天人如出一轍!虧你還想用這種手段來取勝!給我破!」

「兵!行!」緊接著,順著林白的口中,陡然念誦出九字真言秘術,而順著他左手的刺青處,陡然有一株青蓮在皮膚上若隱若現,輕輕搖擺,一股混沌氣息登時便將林白身體包裹!

混沌氣息乍一出現,登時便按照九字真言的牽引,迅疾無比的運轉起來,更是使林白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攝人心魄的氣息,彷彿在這一刻,林白已身化青蓮,成了這天地未分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唯一大道,成為了這法則領域之內真正的神明!

刷!緊接著,林白的身體驟然如一道利箭般,向前急沖而去,甚至於在他腳步邁出的瞬間,已經超出了人類速度的極限,身體在虛空中扯出了一道如龍般蜿蜒的虛影!

那是行字秘術的奧秘,也是速度法則的極致運用,即便是風,都不能比他的速度更快!

不僅如此,在混沌氣息蔓延開來后,順著林白的身體還有一層淡淡的熒光升起,就像是那種經歷了千錘百鍊,剛剛被開了刃的利劍刃口散發出的毫光!

那是兵字印的奧秘,在這一刻,彷彿林白的身體已經變成了一柄人世間最恐怖的絕世凶兵,不管在他身前究竟存在著什麼東西,一切都根本無法阻攔他,所有敢於阻攔的事物,都會被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直接被他橫掃一空,化為烏有!

喀嚓!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林白的身體已然和那道詭異出現的水劍碰撞在了一起,兩者乍一相逢,水劍登時便朝外發出一陣如玻璃崩碎的清脆聲響!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看穿我的秘術?!」眼瞅著林白如摧枯拉朽般,直接將水劍轟成碎片,化作一陣水霧消散在空中,許洋睚眥欲裂,震驚無比道。

「叫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還多著呢!」林白冷然一笑,在撞碎水劍之後,身體的前行速度沒有分毫減緩,徑直穿進了人花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之中。

就如同是完全感受不到人花的巨大威壓般,身處那重重氣息之中,林白的身體仍然如游魚一般靈活!但實際上只有許洋才知道,林白並不是覷到了人花氣息的什麼漏洞,而是以一種最為簡單粗暴的方法,直接猛衝疾突,生生從那股氣息中開闢出了一條道路!

還未等許洋那張因驚詫而張開的嘴合攏,林白的身形已然到了他身前,而後緩緩抬手,伸出一指,如輕描淡寫般的對著許洋的身體,輕輕一彈!

哧!那一指雖然輕描淡寫,但順著指尖發出的先天真罡卻是強橫到了極致,在它的威勢之下,許洋的身體就像是一塊破布般,直接便被先天真罡貫穿出了一道傷口!

刷!還未等疼痛感在許洋心中生出,林白的十指卻是如飛舞於亂花從中的蝴蝶般,紛飛不止,無數道先天真罡驟然迸射,直接將許洋的身體貫穿得猶如篩子一般!

噗!一道道先天真罡,猶如刮骨的剃刀,在許洋體內衝撞不止,直將他的五臟衝撞的完全偏離了位置,重創之下,他口中噴血,整個人更是轟然跌到在地,完全失去了戰力!

「說,你口中的那個地獄主人是什麼人?他為什麼要對我下這種狠手?你能夠同時擁有天人和鍊氣士這兩種身份,又是因為什麼?!」與此同時,林白終於停手,傲然挺立在許洋身前,淡淡道:「如果你坦白的話,我還能給你一具全屍!」

「該死的!你怎麼會如此之強!」許洋大口咳血,那雙望向林白的眼眸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他原本以為自己的計劃在得到余少卿代表的上清宮配合后,將會天衣無縫,可是卻沒想到林白竟然會橫空出世,直插一刀,生生破掉了他的所有布置!

不但如此,更是斬殺了余少卿,順帶完全廢掉了自己的根基! 「思歆你不要亂說話」墨昊靳看著這個從小就很乖的,也很懂事的,怎麼會說這樣的話呢?

「你們慢慢聊」洛夢櫻不知道怎麼回事,難道就是因為對方看不上自己嗎?

「姐夫,你看看你,難道不知道姐姐不喜歡嗎?她是你的妻子可是你身邊的人就這樣看她的嗎?從來不是姐姐高攀你,而是…….」岸看到自己姐姐生氣了,她現在身邊沒有什麼親人,那就讓他這個弟弟保護她。

洛夢櫻不知道接到什麼信息了,不是慢慢的走出去,更是跑了。

在她後面的人看到洛夢櫻反常的動作,歐思歆只是覺得洛夢櫻比不上自己。

墨昊靳跑了過來拉著她說:「你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放開我!」洛夢櫻會手一動就掙脫了他,一輛車停了一來,洛夢櫻馬上上去把門關上,車也很快就開走了。

「姐姐呢?」岸看到姐姐不見了說。

「不知道,出什麼事情了」墨昊靳想要去追可是。

「靳,上車」。

「你怎麼在這裡。」墨昊靳看了一下停在自己面前的車問。

「上車說」南宮斌已經幫忙把車門打開了。

墨昊靳上車,岸怎麼可能不跟上呢?還有雪晴。

「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裡」雪晴還沒有收到信息,所以看到這個總是不知道怎麼出現的南宮斌問。

「我剛剛和優莎娜在一起,她接到一個電話就跑了,我是追著她過來的。」南宮斌不會告訴他們為什麼和她在一起的。

「原來你想泡娜娜姐姐呀!」岸才不相信有緣看到的。

「跟上她們的車」墨昊靳現在是要跟上她們。

「小姐你要相信他們的,不會有事情的」優莎娜看到洛夢櫻一直在催自己,可是現在就算催也沒有用呀!


開車的被洛夢櫻催得害怕,車子和轉彎的車子撞了上來。

跟在後面的人,被嚇死了。

洛夢櫻感覺世界很安靜了,她沒有經歷在想事情了。

優莎娜沒有事情,她推開洛夢櫻,震驚的看著她,她不是說過如果有危險他們要在她面前的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