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少俠出手相救。」

渾厚帶著點磁性的男子嗓音響起,楚昭龍忽然來到距離蕭易十步外的虛空中,拱手謝道。

「還有我!」


羅坤藉助外放元氣的推動力,站在楚昭龍右手邊,感激道,「少俠俠肝義膽,救我們性命。我羅坤願以霸拳門百年基業起誓,日後但凡少俠開口。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都萬死不辭!」

羅坤一臉肅然,端得個豪氣萬千。

楚昭龍聽在耳中,差點讓一口水嗆住,心中大罵:他娘的,這混蛋太不要臉了!

兩人都已經看見蕭易身上穿著的服飾。

白衣銀領!

飛雲宗內門弟子。如此年輕的內門弟子,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因此,兩人一起上來,想結交一下。

哪想到,羅坤臉皮那麼厚,把楚昭龍說的甚是無語。憋氣半響,只得再次道,「在下也一樣,少俠若需要幫助,我鐵龍會必竭盡全力,誓……誓死相隨!」

最後一個字吐出,楚昭龍嘴角直抽搐不止。

卻不知。

兩人莫名其妙的表現,把蕭易看的一臉莫名,心底里犯古怪。蕭易知曉這兩個傢伙,就是先前出手抵禦黑目鷹的那兩名武宗。

沉吟片刻,拱手還禮道,「兩位客氣了,我也只是順手為之。」

「少俠不用謙虛,如果不是你,我們都已經死了。」羅坤滿是橫肉的臉龐上,擠出一絲笑容。

「是啊,是啊。」楚昭龍附和道,「有少俠在,我們說不定能奪回大慶……」

轟!!!


驀然,一聲巨響自城門口方向傳來。

… 蕭易瞳孔一縮,精光四溢,扭頭眺望。

就見視野內。

兩道身影,如風似電,如龍似虎,在城牆上空展開激烈的戰鬥。

轟!


轟!

悶雷似的震響聲,回蕩天地。

高天之上。

老者和身穿紫黑色戰甲的男子,兇狠交戰在一起。

澎湃的元氣,肆虐涌動。

男子揮舞黑色巨劍,帶起陣陣凌厲的罡風,撕裂空間,呼嘯著步步逼近老者。迸發產生的強大力量,使得虛空泛起片片漣漪。

面對如此攻勢。

老者沉穩應對,雙目中精光四溢。以自身為攻擊利器,一拳一腳,都暗藏了恐怖力量。

兩人都是武王之上。

這一交手,全神貫注下。鐵翼遁空龍,頓時被老者拋在了腦後。

肉掌當空擊出,外放的元氣衍變形成一頭金光燦燦的恐怖暴龍,張牙舞爪,咆哮嘶吼,在空中和黑色巨劍慘烈的撞擊在一起。

「轟!」「轟!」「轟!」……

一金一黑,兩道奪目的光芒,兩股強橫的力量,勇猛搏殺,在空中不斷交集,綻放出耀眼的光華。

呼!呼!

罡風呼嘯,席捲萬里。

空中的戰鬥,看在地面人的眼睛里,無一不心驚肉跳。

這一刻。

大慶城內外,所有還活著的人,都停下手中動作,抬頭仰望這巔峰對決的一幕。

「死!」

紫甲男子陰沉著臉龐,氣勢滔天,戰甲散發出縷縷幽光,冰冷的聲音仿若一柄劍刃,貫穿天地,傳進每個人的耳中。

嗤啦!——

黑色巨劍當空橫劈,綻放神芒。

滾滾黑氣,再次籠罩大地,昏暗一片。和之前的相比,這一次黑霧越發濃郁。無邊無際的黑暗,就像世界末日般,籠罩天空地面。

城牆上。

丁毅驚駭。因為離的近,空中的氣勢威壓,感受尤其強烈。那種沉悶、壓抑、絕望、恐懼的氛圍,像一座大山似的,狠狠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魔氣!」

「嘖嘖,想不到真有魔族……不,這個傢伙不是魔族,只是種植了『魔種』的人類修魔者!」

吞天虎幸災樂禍的聲音,忽然在蕭易大腦里響起。

「嘎嘎,虎大爺現在可以百分百確認,這座城池底下有寶貝了!」


「……早就確認了好吧?」蕭易無語的回了句。

眼睛卻是放亮,盯著交戰中的黑色身影,驚異道,「虎大爺,你說他體內種植了什麼魔種?」

「對。」

吞天虎懶洋洋回道,「這傢伙應該出自你們人類的魔道宗門,而魔道宗門往往和魔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魔種,就是其中之一!」

「種植了魔種,人類就能在短時間內,擁有比肩魔族的力量。再加上本身天賦,遇敵時爆發出的戰鬥力,強悍的驚人。」

「好比眼前蹦躂的這個傢伙,骨齡十九,一身修為卻已經能和骨齡九十的人類老傢伙,鏖戰不落下風。」


吞天虎道出一個真相。

蕭易聽在腦中,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幾下,「十九歲?武王之上?這傢伙比我還要變、態啊!」

蕭易倒吸了口冷氣。

對方雖然藉助了「魔種」的力量,但武道天賦方面,當的上「天驕」二字!

砰砰砰——

蕭易心跳加速。

十九歲的武王之上,固然讓人震驚,但自己並非不可能達到。

自己修鍊四個多月,就已經是武靈。

四年內,突破至武王之上,絕對有可能!

吁~!

蕭易深呼吸,抑制心中的激動。

高空中的戰鬥依然火爆。但城牆外,經過短暫的寂靜,妖獸、強盜聯軍再一次發起攻擊。

當先第一個就是鐵翼遁空龍!

這頭五級妖獸,沒了武王之上的老者壓制,凶性徹底爆發。

「嗥!!!」

龍吟震天。

鐵翼遁空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呼嘯著狠狠撞擊在城牆上。只聽得「轟隆」一聲炸響,半邊城牆被毀。

煙塵滾滾,亂石拋空。

砸死、壓死大片來不及躲閃的兵士,慘叫聲響徹天穹。沒了城牆阻擋,城外的妖獸大軍立即蜂擁著沖了進來。

轟隆隆~!

大地搖晃。

數以千計的大大小小妖獸,瘋狂湧進了城池。

「不好!妖獸進城了!」

羅坤臉色大變,想降落回地面,帶親人衝出城。

楚昭龍也好不到哪去,滿臉慘白,身體搖晃。

「等等。」

蕭易叫住兩人,指著四處亂跑的妖獸,驚異道,「你們看,這些傢伙沒有破壞房屋,也沒有殺人。」

嗯?

羅坤、楚昭龍一愣,順著蕭易所指方向看去,果然發現所有妖獸亂跑歸亂……

「等等,不對!」

楚昭龍突然驚叫,「它們在沿著一個圓圈跑!」

「真的哎。」羅坤大感驚奇,「它們不破壞、不殺人,只是繞著城市跑,想幹什麼?」

楚昭龍回答不上。

蕭易臉色卻豁然變了。

「燃血魔光陣!它們在完成燃血魔光陣的布置!」

蕭易驚駭。

衝進大慶城內的上萬妖獸,圍著城牆根跑圈圈。隊伍拉的老長老長。而在跑的過程中,不斷和八條染血的街道匯合。形成完美的陣法模型。

「該死!」

蕭易暗罵,卻不知怎麼阻止,剛想問吞天虎。沿著牆角跟跑圈圈的上萬妖獸,已經首尾相連。

「蓬!」

一聲炸響驟然傳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