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廖月花容失色,中了她們黑寡婦的魏雄,突然變得這麼厲害,她咬著嘴唇忽然上前想要偷襲。

誰曾想,魏雄猛然轉身,將舉過頭頂的廖日,狠狠拋向靠近自己的廖月。

嘭!

兩兄妹相互撞在一起,瞬間飛出數米,雙雙掉落在地,口吐鮮血,一瞬間就已經萎靡不振。

不是黑白無常太弱,而是此時的魏雄太強。

突然具有的爆發力,讓黑白無常都難以抵擋,這才是活閻王『魏雄』真正實力。

此時的魏雄,面色猙獰,全身散發著黑光,體內的力量邪惡而又十分的暴躁。

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魏雄不會動用這股力量,這也是他在煉獄城可以立足至今的手段。

「黑白無常,你們兄妹如果嫌命長可以直說。」

「在我的地盤,我可以讓你們安樂的死!」

魏雄露出獰笑,看著地上起不來的黑白無常,聲音異常的冰冷,一臉的殺意盡寫在他的臉上。

廖日、廖月兄妹二人,看到魏雄凶神惡煞的面孔瞬間,兄妹兩人竟然心驚膽戰,紛紛搖頭不想死的樣子。

「我兄妹二人,願聽閻王差遣!」

廖日咬著牙,單膝跪地,抱拳面向魏雄,再也沒有之前的囂張,不可一世的樣子。

廖月,看到自己哥哥臣服,她意識到面前的魏雄並非是紙老虎,她咬了咬嘴唇,略有些不情願,同樣單膝跪地,抱拳道:「我兄妹願聽閻王差遣!」

見黑白無常兄妹兩人還很識趣,魏雄點了點頭后,抬手一揮,一張照片出現在這兄妹二人面前。

「記清這個人的樣子。」

「他人在西京,三天內把他給我帶到煉獄城,不然提頭來見!」

魏雄不給黑白無常兄妹兩人開口的機會,直接向二人下達命令,後轉身離去。

「哥?」

「這個魏雄這麼厲害,為什麼自己不去?」

廖月看到魏雄離去,她神色古怪看向自己大哥廖日問道。

廖日眉頭緊皺。

照片上的人,對他們兄妹來說沒有任何吸引力。

反而是魏雄,剛才凶神惡煞的樣子,讓他現在都不寒而慄。

「不要亂說!」

「他讓我們去,我們儘管去便是!」

廖日咬了咬牙,伸手將地上的照片撿在手中。

廖月不解,但看自己大哥手中照片后,她神色古怪,照片上是一個長的很帥的年輕男子。

「原來是個小帥哥?」

「這個妹妹喜歡,大哥可不要跟我搶哦?」

廖月忍不住笑了,生怕自己大哥會跟她搶人,搶先跟自己大哥廖日打了一聲招呼。

「妹妹。」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魏雄想要的人,一根頭髮都不能少,不然你我性命不保?」

廖日神色凝重,瞥視一眼心急的妹妹廖月,有意提醒妹妹一聲。

「哥?」

「至於嗎?」

「我們怕過誰?」

「出了這裡,還有誰可以奈何得了我們兄妹?」

廖月不滿。

見自己大哥被魏雄嚇破了膽,她撅著嘴道。

。 「我只是過來打個招呼的。」

黎歌撓了撓自己的頭,說道:「首先我得道歉,剛才的碰撞產生的餘波過大,嚇到你們了,不好意思。殲滅龍最後使用的招式嚇到我了,所以我全力以赴了。」

謝陽等人面面相覷。

楊靖擺了擺手:「關於這點,我的確有所不滿,但如果不是你及時出現的話,我們連撤退的機會都沒有,所以道歉什麼的就算了吧。」

「不不不,這是很有必要的,我有錯,所以我要道歉,救了你們那是另外一碼事兒。如果不是羊之聖獸及時出現的話,我救人就白救了。」黎歌相當認真的說道。

黎歌的氣質與態度超出了謝陽等人的預料。

他有些不知所措,說道:「沒想到傳說中的兔之國最強者居然有如此氣魄,果然英雄出少年…你的道歉,我們接受了。不過你也說了,一碼歸一碼,你終歸是救了我們,如果不著急的話,可否與我們一併回城一趟?我會給你申請功…」

「那個姑且就算了吧…」

黎歌有些抱歉的說道:「說實話,我現在還真有點急,我姐在等我,我還有很多事情,所以回城什麼的,就算了吧。你們有什麼事情想問我的話,我現在會盡量回答。」

謝陽嘴角一抽。

他還真沒想到黎歌會這麼說,不過謝陽反倒是產生了些許的好奇:「黎歌先生…這是打算繼續去其他地方討伐十二龍種?」

「那倒沒有,關於其他地方的龍種,我還沒有接到相關的任務,而且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優先順序要高於討伐十二龍種,所以目前還沒有要討伐下一頭龍種的意向。」

黎歌如實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這樣啊…相關的任務?黎歌先生還是個獵人?你是從獵人聯盟接的任務?」

「不,雖然獵人聯盟那邊也有相關的任務,但我已經很久沒去過獵人聯盟了。」黎歌一邊解釋,一邊跟著他們往回走。

「那給你發布任務的是…兔之國?好像不太可能,難不成是聖獸?」楊靖猜測道。

「差不多…」

楊千看到黎歌之後,突然就精神了起來。他的眼睛微眯,說道:「黎歌先生身上有羊之聖獸的氣息,而且精神極為浩瀚,我完全無法從黎歌先生探查到任何信息,這是為何?黎歌先生是如何獲得羊之聖獸的力量?」

「她給我的啊。」

黎歌相當簡單的說道:「不單單是羊之聖獸,龍之聖獸、兔之聖獸、牛之聖獸、還有犬之聖獸與雞之聖獸,他們的力量我都有。」

「這麼多?那難怪了…」楊靖楊千等人立刻就釋懷了。

有這麼多聖獸的力量,也難怪黎歌的戰鬥力會如此強大…當然,也只有這樣解釋,才能解釋得通黎歌為何有遠超人類的力量。

但是…

為什麼黎歌能得到那麼多聖獸之力?按理來說,不是一個人只能駕馭一種聖獸之力嗎?

這些問題,他們相當好奇。

但當他們問出這些問題之後,黎歌卻並沒有正面回答,解釋道:「關於這個,我沒辦法向你們解釋,只能說,我個人與聖獸們的相性可能更好一些吧。羊之聖獸應該也給了一些捲軸什麼的給你們了吧。」

謝陽點了點頭,面露苦笑:「說起來,我當初還以為我能通過這玩意兒得到聖獸之力…但沒想到,我跟羊之聖獸的相性還是差了點兒。」

「那正常,能跟聖獸相性好的人沒多少,要不然就不可能只有這麼點人得到聖獸之力了。」黎歌聳了聳肩,「不過,說不定你們跟其他聖獸的相性不錯,要不你們試試其他捲軸?」

聞言,楊千等人連連搖頭:「不可能的,聖獸捲軸這種東西,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與聖物同級的至寶,先不說我們如何去獲得其他國家的聖獸捲軸,我們生活在羊之國,但卻使用著其他聖獸的力量,這感覺簡直……大逆不道!」

「是嗎?我覺得羊之聖獸應該不會在意這些哦。」黎歌若有所思的說道,「我在兔之國生活,但我不是也在用其他聖獸的力量?」

「跟你能比的嘛!」謝陽不禁吐槽了一聲。

對於這個話題,楊靖和楊千並不怎麼在意,楊靖還有其他感興趣的事情。

「對了,黎歌先生,你所騎乘的那一頭龍種,是我們在史書上沒有見過的龍種,那是……」

黎歌沒有隱瞞,解釋了一遍天廻龍的來歷,順帶提了一遍在馬之國發生的部分事情。

聽聞黎歌的經歷,楊千不由得有些佩服:「黎歌先生的一身本領真是讓人羨慕啊。能得到各個聖獸的青睞,相比起我,黎歌先生才是真正的天選之人吶!」

作為得到了聖獸之力的超稀有人才,楊千自然有著屬於他的自豪與驕傲。

但他的驕傲,與黎歌相比,確實算不得什麼。

黎歌儘力的給眾人回答了一些問題,能回答的,黎歌挑容易回答的回答了,剩下解釋起來麻煩的,那就敷衍過去。

反正招呼已經打了,剩下的黎歌也就懶得管這麼多了。

相比起人類社會的問題,提升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自己能夠提升到最強,那麼其他人的眼光,他也不需要在乎那麼多了。

在於楊千等人告別之後,黎歌開啟了隱身和氣息屏蔽,直接飛往了羊之聖獸雨甜的所在地。

雨甜給他指定的地方是一個小酒館,看上去不大,但卻相當有人氣,裡面幾乎是滿員的狀態。

但在這熱鬧的酒館之中,卻有一桌顯得格格不入。

桌子是標準的四人桌,但桌子旁只做了一個女人,酒館里人數眾多,但卻沒有人靠近這個女人。

那邊是羊之聖獸雨甜。

此時此刻,雨甜手中端著一杯麥酒,一臉平靜的慢慢飲用著。

黎歌稍感些許意外,從表面上看過去,雨甜似乎並不是會喝酒的人。

他徑直來到了雨甜的對面,雨甜見他到來,招呼道:「來,坐下吧。」

「黎歌,你想要,在我這裡,學習,我已經,清楚。你在斑點,那裡,學了四年,我也知道,對於你,能否吃苦,我不懷疑,所以…」

「認真學。」

。 開創斬龍劍的人,是農夫,應該不是修真者。

沒有修為做依仗的他,怎麼斬龍?

除非是斬一條幼龍。

可哪怕是幼龍,一個普通人,也確實很難斬掉。

對於斬龍劍的真正威力,江瀾不得而知。

不過有一定可以確定。

斬龍劍對龍的傷害,確實非常大。

跟其他妖完全不同。

以他目前掌握的斬龍劍,也就斬斬同階。

而且也不能一劍斬殺。

不過優勢很明顯。

同階的龍,應該沒有他斬不死的。

最多出十劍。

但是如果龍有越階的秘法,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威力。

如果能夠無視秘法,同階斬龍劍很好用。

尤其是消耗少。

對於一些真正的敵人,他追求一擊必殺。

所以沒有留活口的必要,他都是用九牛之力殺敵。

如果要擊殺龍族也是如此。

用最快辦法,解決敵人。

避免夜長夢多。

不管什麼樣的敵人,強弱如何。

他都不會去小覷。

因為小覷會給自己帶來致命後果,比如之前小覷他的敵人。

都為自己付出了代價。

「確實完全學會了。」

酒中天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看的很清楚,江瀾學會了斬龍劍,但是不能理解斬龍劍。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