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寐照綾應了聲,大廳內的所有人都是目不轉睛地看向了寐照綾,這可是一個重大的隱秘呢!

「蓬萊仙島的仙使,根本不是仙,他們應該也是實力較強的修行者。」寐照綾開口說道,眾人並沒有因為她這句話而過多驚訝,修行到了道台這個境界有些事情,不用說他們也能猜想到。

「蓬萊仙使姓卜,這個姓氏在我們仙緣大陸並沒有這樣的隱世家族或是修行世家,所以應該不屬於這片大陸,就像一直被人們所歌頌的仙一樣,都是另一個位面或者是另一片大陸的存在。

他們之所以降臨這片大陸就是為了主宰和掌控,因為通往仙路被他們所把持了,在進入仙台境之後,所達到的境界是為至尊王境,這是一個稱呼而並不是一個境界的名稱,而這個境界其實還是屬於仙台境的,應該是屬於仙台境的一個臨界點,故而又被區分了出來!

所以突破仙台境應該就是可以離開這個位面或是羽化飛升,可是很顯然天地變了,到了仙台境上修行變得尤為艱難,這種困難並不是純粹的主觀因素,而是客觀存在所導致的。因此即使到達了至尊王境,成為這片大陸最巔峰的存在,也是無法再行突破,必須得去依賴於卜家,獲得所謂的真仙位!

「當年人、妖、魔三族乃是最為鼎盛時期,涼帝得蓬萊仙島法旨,聆聽大道之音,並有機會獲得真仙位。屆時,涼帝喚曳帝和寐帝,三大帝君帶大陸精英共同聆聽大道之音,卻遭弒仙大陣暗算。


這個陣法並不是涼帝布置的,而是卜家!」


「卜家?為什麼?」羅盛沉默半響出口問道:「既然他們來自於更高的修行大陸,為什麼要行此齷齪之舉,直接開戰不就好了嗎?」

寐照綾跳了跳眉毛,雙手攤開道:「天地規則的限制!在這片天地里他們同樣受到限制,駐紮這裡的所謂仙使最高也不過是至尊王境!而當時三大帝君,天縱之才,心高氣傲,自然不想因為獲得什麼真仙位而被卜家奴役,所以這些仙使怕了………就有了蓬萊之亂和後來的換天之爭,換天之爭是蓬萊仙島為了尋找更好的傀儡,而對這片大陸勢力進行的一次洗牌,最後鍾家很樂意地當了這個狗奴才!」


大廳內一片沉默,濕婆等人也是沉默不語,他們的沉默無疑證實了寐照綾所言的真實性。眾人心頭不禁五味雜陳,修士一生探求者無外是逍遙和長生,可是直到現在他們才發現者片大陸也不過是一片牢籠,蓬萊仙島就是他們最大的束縛。

「那……還是不對啊,他們到底圖什麼呢?」羅盛還是不解,他們只是在背後主導著這一切,可是並不見他們索取什麼啊?

「香火之力!」

「香火之力!」

曳戈和老鮮於皇異口同聲說道。

老鮮於皇有些訝異地看了曳戈一眼,沉聲道:「香火之力這是區別於靈力的另一種能量,不可觸摸不可看到,或許是突破至尊王境羽化飛仙后,成為仙人所需要的另一種修鍊體系。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也在這片大陸上也探索了許久,這種力量來自於人妖魔三族所有個體,每一個人的希冀或許不多,但是彙集成千上萬人的香火之力,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這些力量都會匯聚在仙緣大陸成千上萬的祭祀廟宇之中,然後就突兀地消失了,彷彿離開了這片大陸!

其實我們這些老不死的,都在壓抑著境界。自從蓬萊之亂后那些卜家的仙使就對這片陸的強者很是警惕,一旦過高,不向他們,透露加入他們家族的意願而進行報備,就會被稱之位越境者,而遭到斬殺!」

寐照綾至此神情肅然道:「這也就是這一場戰爭的根源,只要有大的災禍和戰亂,人們希冀和平的願望就越加強烈,所有祭祀廟宇的香火也就更加鼎盛,充其量我們只不過是被戲耍的棋子。而鍾家未必不知道這些隱秘,他們卻甘願當卜家的馬前卒,所以我自然是要幫助你們,早些平定大陸,然後……」

「然後干翻蓬萊仙島,斬了所有仙使!」曳戈眼神微眯起,豪情萬丈說道。

在他的表情下隱藏的更多是一種憤怒,不斷的製造戰爭,成千上萬的人死去,只為獲得香火之力。他突然覺得二蛋所說的一切關於仙的傳言都是真實的,為何仙緣大陸無緣無故地會流傳那麼多關於仙的傳說,還有真實地存在著那麼多祭祀廟宇來供人朝拜。

這一切只不過是愚弄和利益,這世間那裡有悲天憫人的神仙?一切不過是人們一廂情願的希冀,和自圓其說的謊言。

(感謝龍哥和羽哥的打賞。今天七夕呢~這對我而言真是個沉痛的日子~祝大家有情人終成眷屬。) 秋日蕭瑟,烏雲密布,天空陰沉的似乎是要裂開,眼看就是要貼在了地面上。曳戈等人正在守虎亭的商議,人族進攻了。


「陛下,人族進攻了!」幺小七的身影從門外閃掠而來,向著右案首平靜開口道。

「進攻?曳家還是鍾家?」

「他們一起,曳家和鍾家從東西兩側合圍守虎亭!他們似乎迅速達成了什麼協議!」幺小七目光向左案首的寐照綾瞥了眼開口說道。

「一起?」羅盛心頭一突,眉頭緊皺,轉頭向老鮮於皇惶急開口道:「父親,他們道台之上,仙台境的有幾人?」

老鮮於皇看了濕婆和帝刑天等人,撓了撓鼻尖,看著眾人乾澀道:「方家老祖、曹家老祖、曳家的曳星海和曳胄,這是曳家的;鍾家那裡,鍾無鉞、鍾無夢、還有無憂老祖、東臨太上皇……總的來說仙台境,在現在這個大陸其實也是不多,就我們幾人罷了。其實九轉道台的數量要遠超過這個數字,只是他們懾於蓬萊仙島的威壓,而不敢自行突破。而曳家和鍾家都曾是蓬萊仙島的奴才,所以這就是投靠蓬萊仙島的好處了。」

「呼…….」羅盛長長呼了口氣,似是要將心頭的壓力都呼送出去一般。他們各有四個仙台境的老祖,這麼說,其實他們每一個同盟本身上都是有著撼動魔族的高層實力,關鍵是他們現在竟然在妖帝加盟的壓力下,同盟了!

八個仙台老祖,想想都是頭皮發麻。

「撤!力敵最為不智,只要有時間,我們總能夠挑撥離間的!」寐照綾神情也是凝重起來,沉聲開口。她也是在萬萬沒想到,為何曳家會選擇和鍾家同盟,而不是和他們魔族和妖族同盟!

「沒這麼簡單,很可能是曳家又接到了什麼蓬萊法旨!先出去看看吧……」濕婆起身拄著漆黑的拐杖,身影消失不見。

守虎亭地處聚窟洲,聚窟洲戈壁沙漠居多,而此城背靠若水,三面環沙,一望無垠。此時城外東西兩側五顏六色的人流像是從山脊上傾瀉而下的山洪,逐漸將這座小城進行包圍,俯視而下,守虎城就像是孤舟一樣,無依無靠。

突然守護城上空人影如箭,數萬魔族將士和妖族妖衛羅列而開,浩浩蕩蕩整齊羅列在空中,前方十一妖王和七大魔君並排而立,個個氣息如海,之後靈台境的黑妖衛和魔將更是殺氣凌冽……

這是最後的一戰,刀鋒刺骨不得不戰,背水爭雄不勝則亡。

「我曳家帶領天下修士,共誅邪魍,妖魔兩道還不速速束手就擒?」一聲大喝從東側曳家家主的曳震山的口中喝來。

同樣鍾家也是不甘示弱……

「我帝都山挾天下之勢,誅殺汝等,還天下太平……」

「真氣人……..哼…..這話氣的我牙痒痒…….」涼紅妝曳戈等人剛剛御空,她就是被這句話氣的胸口起伏,抓起手裡的鳳火游龍就要衝出去。

「哎…..」寐照綾吃了一驚,一把拽住了,摸了摸她小腦袋笑道:「你幹嘛呀?我的小師姐!」

「打啊……你認為我們這還能跑的了嗎?再說本帝可是魔族帝王血脈,絕不當縮頭烏龜!」涼紅妝摔開她的手,就要上。

「嘣……」她剛轉頭,曳戈抬手就是給了她一個滿滿的爆栗,疼的她齜牙咧嘴,直捂額頭。

寐照綾淺笑,緊緊抓住了這個二貨師姐的小手。

曳家和鍾家的大喝,魔族和妖族這裡都沒有人吭聲,他們似乎也不打算打嘴炮。東面曳家裡立馬飛出了四道人影,兩黑兩白,黑衣的乃是曹家老祖和方家老祖;白衣的是曳家的兩位老祖,曳星海和曳胄。

鍾家這裡同樣也是四道身影,一道金黃色龍袍的乃是東臨太上皇,一身血衣則是無憂老祖,而後的兩道身影是鍾家的兩位老祖,鍾無鉞、鍾無夢。一股股如山如海的威壓傳來,壓的這裡所有的妖魔兩族將士,心頭一窒,身子都往下沉了沉,仙台境強者在這個大陸已是臨近頂峰,宛如神明。

八位仙台境老祖,同時出手,看來這是真的鐵了心要先除了妖、魔兩族了。

「唉…….時也,命也!」濕婆沙啞的聲音有著難言的落寞,她回頭看向身後的涼紅妝一眼,輕聲道:「所有魔君護持帝君,回歸山海間!」

「婆婆……..」涼紅妝剛要反駁,濕婆卻是一聲冷喝,同梵天一起迎向了曳家的四位仙台境老祖;鮮於皇回頭深深看了眼羅盛,也是同毗濕奴一起迎向了西面鍾家的四;在他們升空空后,頓時眾多魔將,妖衛的壓力徒然消失。可是一時間他們都是沒有動手,也許是帝君沒有下令,而人族那裡同樣如此,所有人都是怔怔地看向了空中的兩處戰團。

寂靜,數萬人在一起卻是如此的寂靜。

「咚…….」的一聲,一聲沉悶的炸響從東南方傳來,彷彿是要炸裂人的耳膜,金色的沙粒像是燃燒著的火花,迸濺在天地之間,濕婆等人也是止住了威勢,抬頭看去,只見得東南方向一股火紅的柱子連接了天地,像是從天上插下來的攪火棍子,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

眨眼飛沙走石,天塌地陷,這根本不是人為的力量太過洶湧巨大,迅速是將半個聚窟洲搖晃的碎裂了大半……

緊接著大地開始繼續震顫,這是音波傳遞造成的波動…….

一共七聲,同時一道龍吟出世,似是在嘶吼,似是在不甘,不過很快也就戛然而止了。

那裡是熱岩荒漠,這是八大凶禁之地之一!

異動越來越烈,彷彿是有著什麼巨大的魔頭要從這個大陸里生長出來,就是連天空上都是出現一道道漆黑的裂紋。

大地在崩碎,天空開始莫名塌陷,整片大陸無論是修士還是凡人都開始陷入一種莫名的惶恐。

「看天空裂開了……..」

「那是什麼東西…….」

這時候根本沒有再去關注原本高空之上的巔峰對決,他們的目光都是從遠處的火柱子,開始游曳到了近前的天空,原本空中陰沉的烏雲此刻煙消雲散,平滑的天際被撕裂了一道一道漆黑的裂口,延綿了上千丈,從中出現了幾隻渾圓纖長的黃色柱子。

「天變了?那裡是仙界嗎?」濕婆喃喃自語,她也是第一次經歷如此的場景,嘴巴微張,有些激動,也有些惶恐。

「仙?哦…….不,那是手掌,那是仙人的手指!」曳家老祖曳星海,看著空中那漆黑裂縫中伸出來的渾圓纖細的的黃色柱子,猛然驚醒,頓時面色慘白地瘋狂逃離……

「咯咯……這顆菩提子里還有一個小世界呢?這卜家還真是藏的深呢!」一道柔媚的女聲響徹天際,像是從天外傳來的裊裊道音,讓的所有人心頭都是忍不住要去膜拜。

忽然空中的渾圓纖細的珠子往下一伸,一隻完美無瑕的手掌出現在天空之中,朝著已經不見蹤影的曳星海逃離的方向,輕輕一招,曳星海像是一個沙粒一樣逐漸出現在了天際,像是手掌飛來。

曳星海嘶吼著,使出全身術法朝著手掌攻擊,可是一切都是毫無意義,他就被這麼攥進了這個手掌里,然後隨著手掌縮回,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是寂靜無聲地看著這一幕,彷彿一切的天塌地陷都遠在天邊,這一場驚變太過詭異可怕了,大陸巔峰的強者,就被這麼一抓,給抓走了,而且聽那個女子的聲音,年紀絕對也不過太高,如此實力,那是什麼境界?

「仙使呢?仙使呢?」鍾家的老祖鍾無夢見到這一幕,嘴上嘶吼著,轉身朝著東南方逃去。

可是很快,從漆黑的裂縫中出現了好多巨大的手掌,剩餘的十一個仙台境,無一逃脫厄運,包括濕婆和老鮮於皇都是紛紛被抓離帶走。

「這個世界當真是一個汲取香火的好地方…….可恨這個世界被三清境的強者封印過,這道封印還未徹底解除,我們無法真身進入,再等些時日吧。」一道男子的冷酷的聲音傳出,這些手掌徹底消散。

「好…..反正卜家已經被我們滅了。我們有的是時間。」

這一場驚變來的如此迅捷和猝不及防,瞬間讓人妖魔三族的巔峰對峙蕩然無存,曳家和鍾家的同盟也是土崩瓦解。

這時候人們才從之前的震驚中慢慢蘇醒過來,那從聚窟洲東南邊,熱岩荒漠而風馳電掣而來的巨大的攪火棍子還在持續肆虐著,戰事根本無法繼續,眾人都是有了退卻之心,開始緩緩散離…….

「婆婆……」涼紅妝眼淚婆娑地看著天空那漆黑的豁口,寐照綾緊緊握著她的手,最後趴在了寐照綾肩頭嚶嚶哭泣起來。

「父親……..」同時黯然神傷的還有羅盛,他看著漆黑的天空默然不語。

這是一場驚變,這也是一場浩劫。

曳家和鍾家自毀長城,在聽到「卜家被滅」都是無心在去與妖魔兩族糾纏,曳震山率先宣布了撤離。鍾家沉默無聲也是離開了這裡。

魔族和妖族這裡雖然說是損失了四大強者,可是好歹換來了和平,他們為了規避熱岩荒漠的異變,也是離開了守虎城。

很快在他們走後這座城池就化為了齏粉,仙緣大陸以八個凶禁之地位支點都開始了大範圍的崩壞。

這是一場驚變,這也是一場浩劫。浩劫開始了…….

(感謝張少波936130558?紅包打賞。不要打賞,不要破費) 卧龍鎮幽深的小鎮上,此時這個鎮子上空無一人,可是在鎮尾靠近大山的一處寺廟裡卻是裊裊升起青煙!

院落里的香梨樹下,一個和尚正泛著迷糊坐在這裡,而一個青年在他的對面。

「我說,師父你是不是快要圓寂了?怎麼老瞌睡?」曳戈看著他又打瞌睡的模樣,止不住打趣道。

「呼……」司青龍摸了摸嘴角,拍了拍額頭,揉眼瞪著眼曳戈道:「怎麼說話呢?」

小野貓 ,她臉色略微不好,走了過來坐在石桌旁,曳戈訝異地看了眼問道:「怎麼了?」

「師姐說我在搗亂!」寐照綾微羞開口說道。

……

沒一會兒黎嬸、涼紅妝兩人陸續出來,盛了不少飯菜,這一頓飯很豐盛,這也是他們許久以來第一次相聚在一起吃飯了!

「時間過的真快啊!眨眼離開了這裡已有十年左右了!」司青龍拿著筷子感慨說道。他眼睛看到了坐在曳戈左右的寐照綾和涼紅妝,心裡一陣不舒服,自己的兩個美麗徒兒還都是喜歡上了這個曾經無用的曳戈!

不過時移世易,誰又能想到曾經百無一用的曳戈在修行一道竟是走出了如此天地。其實換過來想想,曳戈還當真算的上是一份傳奇。

「是啊!可是這裡的相鄰都已經不見了,也不知生死如何……」黎嬸說著,眼裡有了些哀傷。

此時已距守虎亭之戰過去了三個月,八大禁地的變化還一直持續著,只是要比當初緩慢上了許多,可是對整個大陸的影響還是恐怖的!仙緣大陸此刻已是滿目瘡痍,八大凶禁之地的面積逐步擴大,守虎城聚窟洲等地已是不在,完全被熱岩荒漠風沙所吞噬!而鳳麟洲也是被蒼茫林海侵蝕的所剩無幾……還有中洲的黑海,妖族的雪域高原和崑崙雲海,魔族的血域疆等等,都是在逐步壓榨著生靈的生存之地。

人力在任何天災面前都顯得尤為可笑,眾生的生存空間被極具的壓榨和縮小,普天之下,全都人心惶惶,就算是修士亦然!很多人的心頭都是蒙上了一層絕望,怕是在那所謂的封印還沒有扯開,那仙界的人還沒進入之前,這裡估計已經是生靈塗炭了!

在這大災難來臨之際,蓬萊仙島的卜家仙並沒有出來拯救蒼生;帝都山的鐘家也沒有出來引領群雄,邊北的曳家也沒有振臂高呼,還有斷天涯的佛家更沒有站出普度眾生……所有的勢力都沉默和自保著,這世間似乎根本沒有真正悲天憫人的救世主和大英雄!

「今晚我們離開這裡吧……去我羅浮山吧,杜陽宮那裡怕也是自顧不暇!」涼紅妝肅然說道,即便是神經大條的她,也是知道這事態的嚴峻性,誰也不知道那天空中的詭異大手又會什麼時候降臨,那時候恐怕是整個蒼生的被奴役的噩夢!

寐照綾沒有反駁,杜陽宮臨近崑崙雲海,人馬早在莊周王和鵬王的引領下撤離了。

「逃避不是辦法,我們總得想辦法來去解決!我想去一趟八大凶禁之地一一去尋找封印這天地的方法!」曳戈抬頭看著空中無處不在的黑色的裂縫,這黑色的裂縫早已經超出了黑夜和白日的範疇,永恆的貼在天空中,逐漸變大變寬,彷彿是要將這片天空所吞噬了一樣!

「不行!」

「不行!」

寐照綾和涼紅妝異口同聲說道,兩女相視一眼,寐照綾頓了頓先是開口道:「當初你在黑海五年,僥倖活了下來,那裡是什麼地方?仙台境去了也是有死無生,你去了讓我們怎麼辦?」

「你從來不在乎我的感受!當初在太乙峰你考慮過我嗎?」涼紅妝紅著眼睛道:「天下蒼生與你我有何等干係?這個大陸上如今雖沒了仙台境,可是九轉道台多了去了!自稱為天下正道的鐘家和曳家怎麼不去?為何我們這被稱為天下邪佞的人要去拯救什麼蒼生?」

曳戈默然,他想起了當年對涼紅妝的虧欠,終究是沒有再去反駁!

可是在他看來生命的存在,不過是一場火焰中的熾烈之舞罷了。生命是一隻火把,燃燒一百年,燃燒一天,燃燒一剎那又有什麼區別?最重要的是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他已看到了這些人,需要用生命去守護和熱愛的這些人。在這一滅一亮之間,他相信這就是他生命中最該努力地方向,即是他生命的永恆。逃避,就算躲過了這凶禁之地的威脅,可是怎麼能躲得過那天上的大手?

仙緣大陸的修士飽經戰火,如今已是出現大範圍的斷層,以前或許是畏懼於卜家,突破晉入仙台境者寥寥無幾,如今又遭此厄難,仙台境之上根本沒有。就算有在外界那些侵入者的面前也不過如同螻蟻一般,若是等待封印徹底破開,那麼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