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林風頓時一喜,目光望向星晶表。

試一試!


「哈哈,是林少爺啊。」電話那頭,聲音豪邁開心。

對歐陽勁來說,林風可是大客戶。能一下子甩出一萬星晶購買商品,連眼都不眨一下,整個釋羅郡屈指可數。

「你好歐陽會長,雖有些唐突,但我就不兜圈子。開門見山了。」林風淡然微笑,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冉冉而道:「我想請你幫我個忙,需要什麼樣的報酬,直管開價。」

「哦?」歐陽勁訝道,「什麼事?」

林風面色正然,「我想讓你幫我調查一個人,越詳細越好。」


通訊器那頭沉寂了剎那,林風心輕輕一咯噔,倏然間歐陽勁大笑起來,「林少爺,我可被你嚇一跳,還以為是什麼大事。調查一個武者的資料,小意思,我回商會後去資料室幫你查一下便是。」

林風欣喜而笑,「那就麻煩歐陽會長了。」

「客氣客氣。」歐陽勁洒然道,「對了林少爺,你想要查的那人是誰?」

林風目光一灼,沉然而道,「洪毅幫三幫主,洪刎。」

出奇的順利。

沒有任何阻礙。

林風不禁笑了笑,卻是沒想到竟如此簡單。

不過,具體還要等歐陽勁把資料發過來后,方知是否有用。若是像義父那樣調查的結果,只是白費力氣。

並未等太久。

僅僅過了兩個時辰。

「少爺,這是歐陽會長遣人送來的資料。」關忠遞上來厚厚的一本書冊。

「好快的效率。」林風眼眸亮起,接過關忠遞上來的書冊,細細翻開。最上方入目的,正是龍飛鳳舞的『洪刎』兩字,而翻開第一頁,見到那密密麻麻的字跡,林風細細閱讀下去。

完全不能比!

資料,相當之齊全。

甚至乎連洪刎小時候在哪裡出生,跟過幾個師傅,少年時發生過什麼,青年時在哪裡拜師學藝等等,一應俱全。整本書冊就好似『洪刎』一生的經歷寫照,讓的林風感嘆無比。

這羅氏商會,底蘊當真可怕!

一個藏的如此深的武者,在羅氏商會面前,彷彿完全透明一般。

所有秘密,完全披露。

而翻到第三十三頁,林風的眼眸完全綻亮,胸口急劇起伏。望著那上方的文字,對上時間,雖未寫明整件事,但據自己所知,根據所有證據指向,毫無疑問,當日林烮地正是透過『洪刎』,聯繫到古族!

幾率,高達九成以上!

「沒想到……」林風緊握雙拳,透露出粼粼的殺意。

「真的是他!」

…(未完待續。。) 林氏一族,密室。

「你打算怎麼做?」林臻目光炯然。

「殺。」林風淡淡吐出一個字,眼中沒有半點猶豫。

如今既有資料證明,自己便不需再彷徨,無論對自己如今的安危來說,還是二十多年前拆散自己一家的仇恨……

洪刎,必須得死!

此仇不共戴天!

「你可知所要刺殺的,並非普通人。」林臻神色凝然。

洪毅幫三幫主,星符師聯盟名譽長老,洪刎無論哪一方面都是人中之龍。

「姑且不論其它後果,單單根據資料顯示,洪刎實力已是到達星域級五階。」頓了頓,林臻目光直望向林風,沉聲道,「盾牌座的他,不止防禦極強,更有無數攻擊系星符隨身,最麻煩的是,他人魂的『守御之道』已是到達第四層次。」

並未明言,但林風知義父所說是何意思。

以自己如今半廢的實力,去刺殺洪刎,難度相當之大。

這一點,自己也很清楚。

但……

還有其它辦法么?

林風望向林臻,正色道,「義父,林烮地所受的傷,短則**天,長則十餘天便可恢復。時間緊迫,就算希望不大也只能試試了。」與林烮地正面交戰,他的傷勢如何,自己再清楚不過。

以林烮地的性格,雷厲風行,一旦傷勢盡愈,定會以雷霆之勢報復。

屆時一旦和洪刎再次狼狽為奸,蛇鼠一窩,二十年多年前的慘劇,恐怕將在林氏一族重演。

而且,這一次代價絕對會更大!

「唉。」林臻長嘆一聲,卻也感到一些有心無力。

正如林風所言。眼下前面是一條單行道,沒有任何岔路,就算明知前方危險重重……

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放心,義父,我有分寸。」林風微然而笑,並不是太在乎。這種場面。自己經歷也不是一次兩次,就算刺殺不成,大不了再次破碎玉淼離開,林風輕喃,「只可惜我星穹瞳受創沉睡,若不然此次成功的幾率,就算沒九成也有八成。」

倘若能施展第三層的自我狀態,那可比第三層的星蒼瞳要強多了。

起碼,能完全克制住洪刎第四層的『守御之道』。

這一點。相當關鍵。

「等等!」林臻怔然的望著林風,眉頭輕皺,「星穹瞳沉睡?那預賽第三輪時……」一雙精目凝望著林風,林臻倏地訝道,「林風你的右眼,感覺…怎麼和星穹瞳有些不同?」


倘若是其它人,定難發現林風眼瞳的秘密。

但,林臻畢竟也是天賦『星穹瞳』。感應自是清晰一分。

不過,他也僅僅只是懷疑。

「自然不同。」林風笑了笑。並未隱瞞,手指著右眼,「這隻眼瞳,可是星蒼瞳。」

「什麼?!」林臻震鄂的張大嘴巴,駭然無比。

半晌后。

「難以置信,真的是不可思議。」林臻望著林風。彷彿望著一個怪物,「嘯天還真是大膽,將星蒼瞳和星穹瞳放在一起,他就不怕兩種天地能量相衝突,直接毀滅宿主之身么?」

林風笑了笑。

當時天武大陸陷入危機。爹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而事實上,當日自己根本不知道擁有天賦『星蒼瞳』,這潛藏在身體內的血脈,是進入斗靈世界后才慢慢激發的。

「在我林氏一族的族譜中,還從未有任何一則文獻記載過這樣。」

「沒想到會有如此驚人的變化,嘯天他真是個天才。」

「但可惜,天妒英才。」

林臻一個勁的自喃,作為家族的族長,傳承家族血脈。對林臻而言,能親眼目的如此『奇迹』,當真是想也不敢想,從未有過這樣的念頭。但如今,卻是近在眼前。

而義子林風的強勢可怕,更證明了這個方法——

是可行的!

「好了,義父,如今已近子時,我該動身了。」林風目光凜然,散發出粼粼戰意,沉呼了口氣,林風正色道,「現在只希望洪刎他不要進入刻紋之陣,便是萬幸。」

刺殺不成,和刺殺不到,是兩碼子事。

起碼,還能搏一搏!


「等等。」林臻抬起手,終於回過神來,連道。

「義父。」林風眼眸一灼,「不能再拖了。」

「我並非阻止你。」林臻連是解釋,雙眸閃動著清亮光澤,「只是你如此去,成功的可能性真的不大,洪刎此人深居簡出,極是小心謹慎,要想刺殺他定是大費周章。」望向林風,林臻徐徐而道,「此事,我也想略盡綿力。」

林風淡然一笑,「心領了,義父,不過我習慣獨來獨往。」

一個人行動,進可攻,退可守,方便許多。

更何況,義父的身份太敏感,一旦暴露,恐怕危及整個家族!

「你誤會了,林風。」林臻洒然道,「我這幾斤幾兩自己還不知道么,在家族中還能逞逞威風,放在外面,哈,那可什麼都不是。」自嘲的笑笑,林臻面色倏地一正,「不過,我有別的途徑能幫到你。」

「別的途徑?」林風輕訝。

林臻點點頭,望向林風,兩人四目對視,精光閃爍。

「我能幫你……恢復星穹瞳力量。」林臻一字一字,冉冉而道。

霎時間,林風眼眸璨亮。


血脈傳承之地。

星穹池中,一片霧氣瀰漫。

林風與林臻浸泡在池中央,面對面盤坐,周圍濃烈的時間能量將兩人包裹。深刻的天地核心力量,以星穹池為中介,將兩人完整連在了一起,就好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被一條線牽連著。

而此時。時間的能量,濃郁極致。

「嘩!」「嘩!~」林風閉著雙眼,心之驚動。

感覺著濃濃的魂之力量,進入自己的星穹瞳之中,時間之道的映射清晰無比。力量不停灌輸而入,林風倍感心動。感覺就好似回到天武大陸那時,弟弟與自己換眼那一刻。

異曲同工!

但,這一次並非換眼。

而是以星穹瞳『治療』星穹瞳。

就好似將一桶水,倒入另一個木桶之中。然兩個星穹瞳的魂之道畢竟不同,仍需要一個中介,星穹池便是關鍵所在。將兩種不同的時間之道,融合不同的魂之力量,徐徐轉化。

雖然有許多時間能量在途中被消耗,但起碼仍有七、八成被轉化。

這些『魂』之能量。相當之珍貴,就好似人體中的血液一樣,一旦消耗殆盡,便會死亡。而嚴重的損耗,便如林風這一次次的沉睡,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的過程。

「當日我確實選對了人。」林風心中輕道。

單從這次『治療』便可看出,義父為人如何,和自己那所謂的『二叔』完全不同。

能如此毫無保留的相信自己。將最重要的『魂』之力量都是灌輸,並非普通人能做到。畢竟。將力量給了自己,義父的星穹瞳恐怕就會處於半廢的狀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