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出什麼事情了嗎?」奶糰子不解的問道。

華曉萌扯扯嘴角,先拉着兒子往廁所的方向走,隨後說:「沒事沒事,吃飽了嗎?」

「沒怎麼吃飽!」奶糰子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華曉萌又說:「那回去吃點兒馬大哈叔叔做的甜品,然後等著回去見爺爺奶奶好不好?」此地不宜久留,先溜為妙。

至於鄭錫陽呢,只能是對不住了,她可不想讓兒子在混亂中受到傷害,再說了,現在手裏又沒有手機,她想聯繫鄭大影帝也聯繫不上了。

只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聽到華曉萌這麼說,奶糰子眼睛大亮:「好啊!」他只要和媽媽在一起,怎麼樣都高興。

等兒子上完廁所,華曉萌找酒店工作人員要來兩個口罩,一刻不停的下樓,羽絨服外套還留在包間里都不要了,只是擔心兒子會冷。

下樓的時候,母子兩人和鄭錫陽的粉絲擦肩而過,還好兩人戴着口罩,不然以華曉萌最近在網上的活躍程度,那是肯定會被認出來的。

有驚無險的離開餐廳,華曉萌將兒子抱起來,護在懷裏,嘴裏擔心的問:「冷不冷啊寶貝?」

奶糰子鼻尖紅紅的,伸手摟着媽媽的脖子,堅強的搖頭:「不冷!」

華曉萌心疼不已,可也無比慶幸自己的機智,此時的餐廳外面全是人頭,烏壓壓的,將馬路都佔滿了,看着就恐怖好不好。

她艱難的往外走,嘴裏說:「抱歉讓讓,我們要出去,別擠著孩子!」

粉絲們就算是很瘋狂,但還是理智的,當即給華曉萌母子倆讓出來一條路。

離開餐廳的範圍,華曉萌剛要鬆口氣,就感到身上一暖,懷裏的兒子也被抱走。

她心中駭然,剛要叫喊,就聽到奶糰子興奮的喊:「爸爸,你怎麼來了?」

蕭謹言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到了華曉萌的身上,奶糰子身上的衣服是沈翔的,男人也不知道在粉絲圍堵的外層待了多久,似乎是料到華曉萌會帶着兒子從這邊出來。

「當然是過來接你和媽媽!」蕭謹言的臉上哪裏還有一絲的戾氣,簡直像是開了小太陽,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華曉萌眨巴眨巴眼睛,「早來了?」

蕭謹言點頭承認,來了有一會兒,說着微微偏頭,候在一旁的沈翔連忙將華曉萌的手機遞過去。

「老闆娘,您的手機。」至於沈翔的手機,被自家老闆毫不留情的給扔了。

華曉萌更震驚了,「我還以為丟了呢,你們在哪找到的!」

「這件事,先上車再說,外面冷!」蕭謹言道。

「對對對,外面冷,別凍著兒子了。」華曉萌連忙點頭,車裏的暖氣早就開了,一坐進去暖氣撲面而來,華曉萌霎時間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好暖和!」她感嘆一句,隨後又說:「鄭錫陽這粉絲實在是太恐怖了,對了,你還沒回到我的問題呢!」

從華曉萌的嘴裏聽到鄭錫陽的名字,蕭謹言眸光壓了壓,看起來有些不高興,但還是說:「遊樂園找到的!」

「什麼時候丟的我都不知道!」

蕭謹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片刻后道:「睿澤,我有話單獨想和媽媽說,你去坐副駕駛位置!」

奶糰子有些不滿,「可我想和媽媽在一起,不想去副駕駛。」

他想到什麼又說:「況且交通法規定了,未滿十二歲的未成年人是不能坐副駕駛位置的!」

華曉萌驚了,顯然沒有想到兒子這麼小,竟然還懂得交通法。

哪想蕭謹言卻是道:「咱們不走,在這裏停一會兒,爸爸和媽媽說完再走,聽話!」

奶糰子看着親爹的臉,滿眼的不相信。

好在華曉萌適時出聲,「寶寶,你去和沈翔叔叔玩!」她覺得蕭謹言怕是要說和鄭錫陽有關的事情,甚至外面的盛況很有可能就是某人造就的。

「好吧!」媽媽都說話了,奶糰子只好不情不願的去到副駕駛,小臉板著,不是開心的樣子。

沈翔連忙逗他,「小少爺想玩什麼啊!」他一邊說着一邊將後座的空間隔離,老闆和老闆娘發生什麼,他是徹底不知道了。

奶糰子見狀,心中更氣了,爸爸又和他搶媽媽,為老不羞。

空氣安靜下來,蕭謹言嘴角的弧度垂下去,問出聲:「為什麼會和鄭錫陽遇到。」

華曉萌就知道他要說這個事情,解釋說:「我就是出來找兒子,後面查到他和兒子在遊樂園,才找過來的。」

「只是這樣?」

「不然呢?」華曉萌翻了一個白眼,「你覺得我會專門去找鄭錫陽嗎?」

「有這個可能!」蕭謹言的臉色不好看。

華曉萌無奈了,道:「鄭錫陽如果和一個超級無敵大帥哥站在一起,引誘我過去拍照,說不定我真的會主動過去。」

她本想藉此來告訴蕭謹言自己是不可能無緣無故去找鄭錫陽的,結果男人臉色更加難看了。

華曉萌心裏一抖,「不是,別不說話啊,你這樣,我還挺害怕的!」

蕭謹言咬咬牙:「你組cp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不能!」華曉萌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拒絕道:「這是我最大的愛好了,你不能剝奪我的興趣。」

蕭謹言:「……」這算是什麼興趣,他真擔心哪一天媳婦兒閑下來了,天天逼着他和別的男人拍寫真,想想就讓人害怕!

他苦口婆心的勸解:「這怎麼能算是愛好呢!」

華曉萌怒目圓睜:「怎麼就不能算是愛好了!」此刻的兩人似乎是都忘記了剛剛是因為什麼吵起來的。

。 蘇輕數了一下,野牛總計十九頭,有大有小。

之所以把那四十九野狼送回荒原,除了狼群傷人,危害大之外,也是因為狼肉不好吃,而野牛就不一樣了。

野牛肉是出了名的美味。

他拿出手機給郭樹偉打了個電話:「偉叔,野牛咱們牧場能養嗎?」

郭樹偉非常訝異:「什麼野牛?」

蘇輕解釋道:「有十幾頭野牛從荒原那邊跑到農場來了,正在農場里吃草呢。」

郭樹偉大聲道:「還有這樣的好事?野牛比養殖的牛更值錢,十幾頭,那就是好幾萬塊。」

蘇輕一聽也挺高興的,問道:「那牧場能養嗎?」

郭樹偉道:「老闆,野牛和養殖的牛肯定不合群,不能放在一起養,不過可以單獨放到一個牛圈裡,其實野牛最好的養法是散養,我以前去過一個野牛養殖場,他們根本就沒有固定的牛舍,都是在牧場各個地方搭一些木棚,讓野牛在遇到極端天氣的時候有個地方能躲的地方。」

蘇北追問道:「那咱們牧場面積這麼大,散養十幾頭野牛應該沒問題吧?」

郭樹偉道:「當然沒問題,牧場這麼大,就算是散養幾百頭幾千頭都可以。」

蘇輕聽完后道:「那行,你現在去把牧場北邊的門打開,我等下把野牛群從那裡趕到牧場去。」

牧場用柵欄圈起來的時候,除了南邊的大門,東西北三個方向也都設置進出的門,只是這三個門平時都是鎖著的。

郭樹偉連忙應道:「好的,我馬上就去。」

掛了電話,看著前方的野牛群,蘇輕露出了微笑,他早聽說野牛肉的味道很不錯,一直沒吃過,前幾次進太琴荒原,來去匆匆,也沒有故意去找野味,沒想到這回居然有十九隻野牛自己送上了門。

至於野牛群不遠處的三角動物,蘇輕看著有點像某種野鹿,數量比野牛還要多,有三十二隻。

蘇輕也不管那麼多,直接把這十九頭野牛和三十二隻三角動物往牧場「趕」。

在某種無形之力的驅使下,這些野生動物都不由自主地牧場方向飄著走。

路上,蘇輕還用手機對著其中一隻三角動物拍了照片,上網搜索之後發現,這三角動物還真是一種野鹿,學名叫黑紋三角鹿。

蘇輕再一看,它們褐色的皮膚上果然有黑色的紋路。

當蘇輕把野牛群和三角鹿群「趕」到牧場北面的門時,郭樹偉和孔馬已經打開門在那裡等候了。

因為有人在,蘇輕不好讓牛和鹿離地飄著,只能暗中用點靈力控制著它們的腿在地上走,保證它們乖乖的通過門,進入牧場。

十九頭牛和三十二隻三角鹿很順利的走進牧場,蘇輕放開管制,這些動物立馬四處逃散。

孔馬在後面已經把門關好,它們逃不出牧場,至少跳躍能力沒那麼強的野牛們逃不出去。

郭樹偉看著跑遠了的動物們,驚訝地朝蘇輕問道:「老闆,你居然真的都把它們趕到牧場了,而且還有那麼多野鹿。」

蘇輕笑著道:「我沒想到這麼順利,你認識這種三角鹿嗎?」

郭樹偉立馬道:「當然認識,以前進荒原打獵的時候還獵殺過這種鹿,,這種鹿的肉質非常嫩,烤著吃味道很不錯。」

孔馬難得插話道:「只是野鹿一般都跳得高,牧場一米八的柵欄怕是攔不下這種鹿。」

蘇輕無所謂地道:「沒事,就這樣在牧場散養著,野鹿跑了也沒關係,野牛跑不了就行。」

郭樹偉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農場的環境要比荒原上好的多,尤其地上的草,更加水嫩肥美,不然這些野牛野鹿也不會跑到農場來,我看啊,它們吃過牧場的草之後,肯定就不會跑走。」

蘇輕笑著道:「那更好,十九頭野牛,起碼值個七八萬,加上三十多頭三角鹿,我這也算是發了筆小橫財,這樣,下午咱們在牧場燒烤聚餐,其他的食材少弄點,你們到冷庫取十斤牛肉,咱們主要吃烤牛串,算是慶祝一下,到時候我再拿點好酒給你們嘗嘗。」

一聽老闆又要請吃特級牛肉,郭樹偉露出苦笑,道:「老闆,要不我們還是去超市買點普通牛肉吃吧,你都請我們吃了好幾回特級牛肉了。」

孔馬也在旁邊道:「對,吃普通牛肉就挺好的。」

蘇輕擺手道:「聽我的,就這麼辦。」

員工越是這樣質樸,蘇輕就越想大方。

他本來打算晚上把徐娘子送的燒酒拿去一起喝,現在改變主意了,決定晚上請自己的兩個忠實員工嘗嘗極品蔬菜酒!

「好了,就這樣說定了,你們先照看一下這些野牛野鹿,我還要到新宅工地那邊去一趟。」

蘇輕趕到湖邊工地的時候,趙非他們已經望穿秋水了。

「蘇老闆,你總算來了,那些野狼怎麼樣了,山上的看不到了,是不是已經解決?」

蘇輕道:「全部解決了,你們可以開繼續開工了。」

趙非先讓所有工人去開工,他自己拉著蘇輕道:「蘇老闆,狼群真的都解決了嗎?後面會不會又有狼群來,今天這種情況實在太危險了,我感覺無法保證工人們的安全,這樣怕是不行。」

蘇輕想了一下,道:「這樣,趙經理,你只管讓工人們繼續施工,安全的事交給我,我會馬上在農場外圍建造柵欄,在柵欄建好之前,也會讓人定時在北面靠近荒原的地帶巡邏。」

趙非遲疑地問道:「那柵欄什麼時候能建好?」

蘇輕道:「我馬上就聯繫專業廠商,應該只要幾天的時間。」

趙非為難道:「白天我們也可以安排人瞭望,主要是晚上,我現在特別擔心晚上有狼群跑來襲擊工地,要是那樣,麻煩就大了。」

蘇輕知道趙非擔心的有道理,便道:「那這樣,在柵欄建造好之前,你這邊想辦法幫忙安排工人師傅輪流值夜班,提高警惕,我另外給工資,一個晚上給三百塊錢預算,怎麼樣?」

趙非想了想,道:「也只能這樣了。」

從工地出來之後,蘇輕立馬給上次的柵欄製造商打電話,把情況跟他們說了一下,要他們馬上派人過來測繪,以最快的速度用木質柵欄把整個農場都圍起來。 不過,在怎麼著急,馬可波羅作為一個ADC,也得看隊友的眼色行事,至少,也要東皇或者豬八戒先手開團。

就在這時,上路紅區的草叢裡,豬八戒的一次探草行為,和隱藏在其中的娜可露露以及白起相遇了。

豬八戒第一時間掃了一眼隊友的位置。

此時東皇太一和上官婉兒在龍坑附近,馬可波羅在中左草的位置,李白自家紅區。

緊要關頭,豬八戒玩家的大腦只能做出粗略的判斷,隊友基本都在,打!

當即,豬八戒先手一個二技能朝著紅區的牆壁丟去,拉中娜可露露和白起往牆上一撞,再一個大招封住了兩人的後方,然後原地蹦跳兩下。

豬八戒一套連招率先打出。

白起和娜可露露這邊,應對的就有些保守了,白起只是丟出了一個一技能,而娜可露露則是一技能接上平A,二技能接大招直接拉開距離。

不難看出,他們兩也是在等後排的大部隊。

豬八戒同樣也是在等,只不過他覺得,本身作為一個肉,技能丟在這兩個人身上也不虧。而對面的娜可露露和白起都知道,就算是把大招什麼的都交在豬八戒身上也秒不掉,不如留著技能去切敵方的後排。

不一會兒,雙方的增援也很快到位了。

后羿遠遠地一個大招飛來,命中了豬八戒。

女媧在很遠的地方就開始安放自己的二技能矩陣,將豬八戒的後路封死後,一技能小方塊就朝著豬八戒扔出。

東皇太一開啟了奔狼徽章,身邊的林海同樣得到增益,東皇太一直接從靠近上路的那一側繞了過去。

雖然東皇和豬八戒之間的直線距離很短,但是對於沒有閃現的東皇太一,來說,龍坑的牆壁就成了一道天塹,想要支援,就必須要繞路。

好在有奔狼徽章,跑得也很快。

林海看到自己身上掛好了奔狼的效果,他二技能落筆,接上大招,划拉一下越過龍坑。

豬八戒且戰且退,對面的支援速度很及時,同樣的,鍾馗也是開啟了奔狼,帶著自己的隊友女媧還有后羿火速支援過來。

林海滑動一下后,就鬆開了左手的輪盤,只是輕點平A,利用普攻索敵的機制,朝著對面走去,這樣子做,大招是不會斷的。

前線豬八戒和白起鏖戰,馬可波羅和后羿也已經同時支援到位了,雙方的C位都不敢太往前走,只是利用自己的攻擊距離優勢,先消耗對面的前排。

豬八戒和白起血量都在飛快下降。

豬八戒是因為技能都在CD,而白起則是對馬可波羅毫無辦法,因為這馬可波羅雞賊得很,距離把控得死死的,特別還是在紅區這個狹小的地形。

雙方都是在互相找機會。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