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障,受死」春海洋說。

春海洋手中所用的是一件上品的仙器,一柄仙劍帶著凌冽的寒光就向著龍夢辰刺去。看到了龍夢辰是擁有九個法像的真仙,當然的要避其鋒芒,不能與之法像對戰了。一般的真仙因為領悟了法術,所以就會放棄近身的修鍊,畢竟術業有專攻,法術的攻擊相對比較容易掌握,而且威力還非常的大。這春家的老祖在一次機緣之下,得到了一部關於近戰的功法,這些年多加的勤於練習,現在也是小有成就了,所以當看到龍夢辰擁有九個法像分身之後,就決定了要靠近身戰來解決龍夢辰。

龍夢辰看到那老祖的行為,心中一陣冷笑,近身戰就更是自己的強項了。但那春海洋使用的是一柄上品的仙劍,而龍夢辰所使用的是中品的仙器,天階中品的仙靈槍。以龍夢辰的的武學能力,劍法能夠輕易的轉化成為槍法,對戰春海洋這樣的當然的就不能夠使用驚雷十三式這樣的最基礎的了,一出手龍夢辰就使用了玄都三十六劍。玄都三十六劍那可是龍夢辰的老祖天才的修士龍玄都所創造的,潛力上自然的是非常的高了,現在用來對戰這春海洋到也正好。

玄都三十六劍的第一式非常的平常,就是一招向前的平刺,但名字卻非常的霸氣,勇往直前。非常平常的一劍,但加上了勇往直前的勇氣,那麼這一劍的威力就要加大了很多了。而這一招化成了搶著,帶著那勇往直前之勢,對著猛刺而來的春海洋就刺了出去。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槍的長度根本就不是寶劍能夠比擬的,更何況龍夢辰的槍卻是直接的對著那春海洋的胸口的而去。要是這一槍被刺中了,那麼春海洋還不丟了半條性命啊。

春海洋自然的不敢去硬接龍夢辰的這一招。本來春海洋是想一招猛攻換來先機,但沒有想到龍夢辰竟然能夠如此的勇猛,再加上龍夢辰所使用的武器是長槍,在兵器上佔有一席之優勢。所以才有了現在得化解之法。龍夢辰要以勇破勇,春海洋自然的不能夠以硬碰硬了,槍尖剛到寶劍的攻擊的範圍,春海洋就變換了招式。

下劈的劍勢向右一偏,直接的就將龍夢辰的長槍大了出去。龍夢辰的長槍向著左邊就橫飛了出去。長槍雖然長,能夠橫掃一片,但面對寶劍的靈動,也是有所不及。更何況現在得寶劍距離龍夢辰更近一些,而長槍的槍頭遠離了龍夢辰,根本就不能夠形成保護了。龍夢辰就藉助寶劍的攻擊之力,直接的就將長槍一百八十度的旋轉了過來,讓長槍的槍尾直接的橫衝了出去。原本是緩慢的能夠回到防守位置的長槍,這一次卻知己的形成了攻擊之勢,這就是玄都三十六劍的第二式,峰迴路轉。

龍夢辰的豐富的戰鬥經驗讓春海洋為之震驚。優勢一招猛烈的進攻,春海洋不得的不再一次的做出防禦的動作。這樣龍夢辰就抓主了這一次的機會,長槍的槍尾攻擊直接的就點在了春海洋的寶劍上。再一次的藉助寶劍的韌性,彈回了槍尾,然後用力的向下壓去,槍頭直接的就順勢的豎著了壓了下來。向著春海洋的頭頂就砸了下來。

玄都三十六劍的第三式,泰山壓頂。如泰山一樣,帶著壓力而來。並且這一招開始龍夢辰運用上了法則之力了,土行的法則之力,帶著巨大的壓力就壓了下來。本來是想向著一旁跳出去的春海洋卻被這土行的法則之力困住了,就遲緩了一瞬間,就沒能夠逃出攻擊的範圍,而是用寶劍抵擋了一下。

強身攻擊在寶劍上,直接的就彎了下去。攜帶著巨大的力量的槍頭直接的就攻擊在了春海洋的肩頭上,打的春海洋就是一個激靈。龍夢辰的攻擊並沒有停止,接著長槍下壓之勢直接的一抬槍尾,整個人都飛了起來。下壓的槍頭橫掃了起來。這是第四式,光芒萬丈。長槍橫掃而去,已經受到了攻擊的春海洋,又一次的緩慢了,直接的就被強身掃中,一下子就橫掃了出去。

這一次可是實打實的被擊中了,龍夢辰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春海洋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承受了這麼大的攻擊,龍夢辰的力量竟然大到了這樣的程度。結結實實的挨了龍夢辰的一下,春海洋直接的就被震成了重傷,一口鮮血噴出。龍夢辰當然不會講究什麼道義了。直接的就是第五式的踏破山河。雙足運足了力量向著倒地的春海洋攻擊而去。看著這架勢,要是這一擊被打到了,那春海洋也只有去見閻王的份了。


ps:

第一更,今天有些晚了,我盡量上傳三更。 春海洋當然不會就這麼一點的本事了。龍夢辰的攻擊雖然兇猛,但還是不能夠要了春海洋的性命。龍夢辰的攻擊還未得到,春海洋直接的就消失了。是,消失了。龍夢辰的落地之後,直接的就將春海洋的原來所在的地方打出了一個大坑。

大坑當中的泥土都被仙元力掀了起來。煙塵掩蓋了龍夢辰的身影。當煙塵消散了之後,龍夢辰一手提槍,站立在大坑的中央。而春海洋這個時候站在了大坑的上方,俯視著龍夢辰。龍夢辰沒有再煙塵消散的那一刻進攻,春海洋也沒有發動進攻。現在得春海洋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那傷勢明顯的已經好了。

「沒有想到我竟然在你的手中受傷了」春海洋說。

「你不但會受傷,要是單單就是這些,那也不值得我出手了」龍夢辰說。

「怎麼,你還想殺了我?不要忘記了,你也只是個金仙,能夠讓我受傷你足可以笑傲群雄了」春海洋說。


「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並不能夠衡量我的實力」龍夢辰說。

「你很像一個人,這說話的語氣也像。而且你也姓龍,雖然你所使用的是一桿長槍,但我能夠看出來,你這槍法是出自劍法的,看來你是他的後人啊」春海洋說。

聽了春海洋的話,不像是在騙自己。能夠看出來自己所用的是出自劍法的,那就一定是見過玄都三十六劍,「不管你認識的是誰,現在只是我們的恩怨,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龍夢辰說。

「哈哈…哈哈,真是笑話。你認為我是在跟你套近乎嗎?不要以為得了一點的勢就能夠對我造成威脅。他。現在已經與我差距甚大了,不能夠手刃他,那麼就讓我了結了的他的後代吧,讓他將來得知一個如此天才的子孫被我殺了。想來也是定是後悔的很啊」春海洋說。

「原來不是我家老祖的好友啊。那我就可以放心的殺了你了」龍夢辰說。

「哼,信口雌黃的小兒。不知道這九天玄仙的厲害。我能夠親手的殺了你,你也該知足了」春海洋說。

「少廢話了,你拖了這麼久,想必已經恢復了。那就讓你死的安心吧」龍夢辰說。

玄都三十六劍倒也厲害,但不足以殺了春海洋。能夠讓春海洋受傷,那是因為春海洋一直的都沒有將龍夢辰放在眼裡。龍夢辰所使用的槍法,是改自玄都三十六劍的,只是五招就讓春海洋看出來了,這說明春海洋對著玄都三十六劍是非常的了解的。而了解這玄都三十六劍的人,那就只有兩種人了。這第一就是至親好友,明顯這春海洋不是。這第二嘛,就是刻骨的仇家,既然是仇家。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龍夢辰自然的就不必留情了。

這一次再出手就是九龍破天劍訣了,九龍破天劍訣那是與法則之力最為契合的,龍夢辰一出手,那就是帶著金行三成的法則之力的第一式。三成的法則之力,春海洋還真就沒有放在眼中。龍夢辰所使用的是金行的法則之力,而春海洋出手的直接的就是火行的法則之力,火行的法則之力天生的就對金行之力剋制。所以能夠輕鬆的化解。

龍夢辰當然不能夠這麼輕易的就被打敗了,對方居然使用了五成的法則之力。一個擁有雙屬性的九天玄仙,掌握了五成的法則之力,龍夢辰的心中有數了。龍夢辰直接的就開啟了五行全屬性,直接的就是五行全屬性的四成的法則之力。這當中有被克制的,有克制他的能量。這樣就能夠發揮出巨大的能量,龍夢辰的跳躍實在是太大了,春海洋可是一點都餓心理準備都沒有。

突然的面對如此磅礴的力量,春海洋有些應接不暇了。感受到龍夢辰的五行之力,而且還都能夠發揮出四成的力量,春海洋的眼中閃現著複雜神色。有吃驚,有遺憾,有怨恨,有後悔。龍夢辰也不去理會,現在都已經暴露了當然的要全力的解決這春海洋了。最後春海洋將所有的一切情緒都化成了決絕。早已經被隱藏起來的第二元神直接的爆發了,與本尊合體之後,所有的戰鬥力都會提高。一般不到生死存亡的時刻那是不會將第二元神與本尊合體的。合體了之後固然實力強大,但也沒有了退路了。

春海洋這是要拚命了,想要直接的將龍夢辰灰飛煙滅啊。龍夢辰也使用了很少在人前使用的戰爭之軀。戰爭之軀,分為九個層次,現在得龍夢辰只能使用前兩兩層次,這第一層就是能夠化為九丈高的巨人,體積的增高,附帶著其他的也會增高,比如力量,**的強悍程度,速度,等等。但同時消耗也會增加。春海洋是將第二元神合體了,要是不合體,本尊被殺了,第二元神還能夠獨自的存活,但實力永遠的不能夠增加了。現在合體了,實力雖然增加了,但一旦死亡將永遠的沒有了復活的希望了。


春海洋實力暴增,而龍夢辰直接的就變成了一尊九丈高的魔神。使用了戰爭之軀之後,龍夢辰的的周身會自動的出現護甲,現在一身的護甲,龍夢辰就彷彿是一尊魔神一般。看到龍夢辰竟然能夠變化成這般,春海洋對天狂吼「天要亡我春家啊」

「沒有想到你竟然修鍊了金身法相,法像固然厲害,但金身就更加的出色了。當初春泉浮那小子想要殺你,我是應該阻止的,沒有想到,就是因為當初的選擇,導致今天我春家的滅亡,但你也要付出代價」春海洋直接的使用了最強的武力。


已經亮出了底牌的龍夢辰,當然將春海洋置於死地了。直接的就調動了七成的五行法則之力,將春海洋碾壓。硬生生的承受了龍夢辰的全力一擊之後,春海洋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巨大的破壞力將兩人方圓十公里之人全部夷為平地。而看到龍夢辰變身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沒有死去的,那都是在遠方的,那些人也都沒有看到龍夢辰變身。而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春海洋。倒在地上,口中喃喃的說「你是一個天才,希望你能夠成長起來。真仙大陸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希望你見到龍玄都的時候,給他帶去的不是災難而是助力。好自為之吧」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春海洋在臨死之前的這番話倒也是真心的。龍夢辰也記在了心裡。來到這湘南鎮之後,龍夢辰就一直的心存疑問。難道真仙大陸的真仙就這麼點的實力?這鎮級的城池。就是那麼好掌控的嗎?一般的人可能認為能夠掌控一個鎮級的城池那就是非常的了不起了,但這鎮級的城池,最高的掌權者也就是九天玄仙的修為。那仙將、仙君都哪裡去了呢?難道鎮級的城池那些人就真的看不上眼嗎?

現在聽到了春海洋的話,龍夢辰也想到了。真仙大陸看來還有很多的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看來未來要有更多的打算才是。雖然自己手刃了一位九天玄仙,但龍夢辰總感覺自己忽略了什麼。這九天玄仙的實力也太差了,竟然沒有讓自己受傷,反而是非常的輕鬆的級解決了。要知道自己也才是金仙的修為啊。

這些想不通的事情多加留意就可以了,現在還沒有必要去專研。春家的老祖宗都被殺死了,那些還心存希望的人。直接的就崩潰了。龍夢辰所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一位金仙竟然直接的正面應戰九天玄仙,而且還在自己毫髮無損的情況下就解決了對方了。這樣的實力簡直就是傳說啊。春家原本就沒有時期的子弟,現在就更是膽戰心驚的。而龍夢辰沒有絲毫的想要放過春家的意思。直接的就下了屠殺的命令。春家無論是男女老幼全部的擊殺。並且春明堡的事情龍夢辰也下達了封口令。這裡的事情嚴禁外傳。

但春明堡的掌權家族之一的春家被消滅,這樣大的事情怎麼會不被知道。更何況還有射月門,射月門在春明堡損失慘重,怎麼會不留心春明堡的事情呢?龍夢辰的本尊一直的就在春明堡,並沒有回到湘南鎮。大量的九天大陸飛升上來的人就被找到,聚集到了龍夢辰的身邊。

南宮雲等人也都飛升了,而且非常巧合的是,南宮雲等人飛升到仙界的地域都相差的不遠。龍夢辰見到南宮雲等人的時候,所有的兄弟就都在了。而自己的兩個徒弟,木丹塵與火烈竟然也在。兄弟相見,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雖然金仙期的修為不多,只有幾個九天大陸的九劫散仙成為了金仙,也正是憑藉著這幾位金仙的保護,才安全的到達龍夢辰這裡。要說南宮雲等人的到來,並不是龍夢辰派出去的人尋找到的,而是因為諸葛流雲在來到真仙大陸之後,就開始著手建立情報組織了。作為九天盟的眼睛,情報非常的重要。

雖然現在人員的實力還都不強,但是架構倒是都搭建成功了。既然自己的哥哥都到了,那麼原來歸屬於那個部門的人員,就回歸自己的部門報道。有了上官飛的到來,龍夢辰終於可以組建丹器元閣,第一家丹器元閣就是在落雁廳建立起來的。然後就是古風堂。雖然現在丹器元閣的人修為低,煉製出來的丹藥,武器什麼的等級都低,但架不住量大,很快的龍夢辰就聚集了大量的財富。

木丹塵與火烈分別的掌管丹器元閣當中的丹閣與器閣,而符閣與其他的產業那就是有上官飛掌控了。丹器元閣那就是一個龐大的商業組織,只有有這樣的一個組織在,龍夢辰就不用去發愁錢財。慢慢的龍夢辰就安定了下來,春家得到的財產也都全部的歸丹器閣的管理了。一轉眼就在春明堡停留了十年的時間。 在仙界,十年的時間也只是轉眼而過。一些真仙的閉關時間恐怕也不止十年的時間。但這十年的時間,卻讓龍夢辰在春明堡站穩了腳步。這十年間,龍夢辰未曾停止攻伐的腳步,不斷的對周邊的城池聚集地進行攻擊。

現在已經佔領了這周圍所有的堡級城池一下的所有的地域。現在春明堡也是在龍夢辰的掌控當中的。現在龍夢辰能夠調動的金仙的數量,就是湘南仙門也不能夠比擬。而這些年以來,龍夢辰的幾位哥哥利用時間加速陣法,已經將修為提升了上來。現在已經都是天仙的修為了。雖然這樣的修為還是屬於低端的真仙,但卻已經可是在真仙大陸立足了。

而在湘南鎮,龍夢辰的那個分身一直的都在經營著鎮守軍。現在得鎮守軍已經不再是一支擺設的軍隊,而是一支訓練有素的擁有超強戰鬥力的軍隊了。龍夢辰不斷的組織鎮守軍到湘南山脈中狩獵,這樣不但擁有大量的收入,還能夠提高軍隊的協作能力,更為主要的這樣能夠排除異己,逐漸的將那些不聽話的士兵淘汰掉。特別是射月門的人,那些頑固分子被大量的淘汰。

十年的時間,射月門的弟子完全的加入到了鎮守軍。現在鎮守軍的一萬弓箭手那都是射月門的。從金仙到地仙都有,甚至射月門還派駐了玄仙的加入。可以說現在的鎮守軍可是名副其實的軍隊了。而射月門月完全的被綁定在了鎮守軍當中。雖然射月門的大羅金仙、九天玄仙都沒有加入到軍隊當中,但這麼多年以來。龍夢辰跟他們的接觸已經足夠的讓這些人為龍夢辰賣命了。

當一切都穩定了之後,龍夢辰就想著要回湘南鎮了。根據天機閣的消息顯示,湘南仙門對鎮守軍已經多有不滿了,現在已經開始暗地裡使絆子了。雖然還沒有構成實質性的傷害,但虎有傷人意時就不能夠不防了。經過十年的調查,龍夢辰的確發現了一些事情,當初的時候自己的確是把事情想的簡單了。

湘南仙門能夠佔領湘南鎮,雖然背後有大勢力支持,但本身的實力也是過硬的。要說堡級的城池是最小的行政單位,沒有太大的實力也是正常的。但這鎮級的城池就不一樣了。擔任鎮長的職務的人。那修為就至少是九天玄仙的修為。而一般這個鎮長就是掌管這個門派的掌門人。湘南仙門可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的。首先說,湘南仙門擁有自己的仙門軍隊,這就是獨立在鎮的之外。而且這支軍隊還非常的強大。現在表面上能夠看到的就是五萬的金仙。這樣巨大數量的軍隊,根本就不是射月門能夠比擬的。這一千多年的發展可是讓湘南仙門不斷的壯大的。

這五萬的金仙士兵的小隊長那都是玄仙。而湘南仙門內還有大量的弟子。精英弟子現在也有兩萬之數。能成為精英弟子的那都是玄仙的修為。而一些長老都是大羅金仙。一些執事長老更是九天玄仙。這些人的數量更是不在少數啊。傳說湘南仙門當中還有仙將的存在。越是深入的了解。就越是感到無力。龍夢辰現在才知道,自己做事還是太魯莽了,湘南仙門可不是紙老虎。而是一隻武裝到牙齒的真老虎。

現在湘南仙門已經注意到自己了,幸好這些年龍夢辰發展出去得勢力都不是用的九天盟的名號,雖然湘南仙門覺察到了一絲的不妥,但還未真正的拿到龍夢辰的證據。龍夢辰將所有的人員都開始隱藏起來,以備不時之患。而就在龍夢辰的本尊回到湘南鎮的一個月的時間之後,湘南仙門對龍夢辰開始下手了。

射月門雖然未曾與湘南仙門決裂,但湘南仙門已經無法調動了。而這些人龍夢辰從中作梗,媧雨宗也與湘南仙門貌似神離了。湘南仙門也是知道的。所以這一次湘南仙門就派出了門派當中弟子,到鎮守軍當中去鬧。因為那些弟子實在是太卑鄙了,最終鎮守軍當中有些士兵受不了而出手傷人了。湘南仙門就藉助著這個機會開始不依不饒的。

雙方的的矛盾不斷的激化,逐漸的士兵之間的矛盾發展到了將領之間的,最後發展到了小規模的流血事件。雙方各有損失,而湘南仙門就藉助著這個事件,要求龍夢辰裁軍。經過多次的磋商之後,龍夢辰不同意裁軍,而湘南仙門也一改往日的面孔,展現了霸道的一面。對龍夢辰下達了最後裁軍的日期,要是時限到了,還不頒發裁軍令的話,那麼就視為造反,所有的鎮守軍一律格殺。而執行命令的卻是媧雨宗。

湘南仙門這是想一箭三雕啊,明顯的要龍夢辰射月門與媧雨宗互相殘殺。這樣也好同時的消除三方的隱患的。這樣的明顯的事情龍夢辰怎麼會不知道呢。同樣的射月門的人也是知道的。剩下的就要看媧雨宗師怎麼決定的了。而龍夢辰也將事情的利弊說與射月門的掌門人聽了,龐君側準備親自的去一趟媧雨門,這樣也好爭取一下。

就在湘南仙門下達裁軍的鎮令之後的第二天,龐君側就來到了媧雨宗。媧雨宗坐落在湘南鎮的西邊,這裡是媧雨宗的所在之地,同時也是決鬥場的總部所在之地。龐君側不是第一次的來這裡,曾經與媧雨宗較好的時候,倒也經常的來,最近幾年實在是沒有顧慮到。在龐君側的印象當中,媧雨宗可是恢宏磅礴的,自己的射月門可是沒法比的。但現在來到這媧雨宗的駐地,媧雨宗竟然大不如前了。曾經的豪華的建築已經不在了,所有的擺設掛件那都是及其普通的。

看到媧雨宗竟然如此的落魄,龐君側心中也是無限的感嘆啊,真是滄海桑田啊。幾十年間媧雨宗竟然落魄到了這般的地步。這些年雖然一直的不與媧雨宗走動,但也沒有到了陌路的程度。龐君側的到來,媧雨宗的宗主自然要親自的迎接。

媧雨宗宗主戴龍城,九天玄仙後期的修為,戴龍城雖然不是一個復興宗門的好掌門,但也算是一個識時務之人。這些年在湘南仙門的不斷的打壓下,雖然媧雨宗沒有發展,但總算還是保住了媧雨宗的實力。媧雨宗現在雖然表面上落魄,但根本的力量沒有絲毫的損失,這也是湘南仙門想要除之而後快的原因之一。

「老龐,這些年你也不來了,我們兄弟之間應該多走動啊」一見面,戴龍城就熱情的說。

「是小弟的不是,這些年一直的沒有前來拜訪,還望老哥海涵啊」龐君側說。

「我們兄弟的,沒有那些說道,現在這不是來了,快快進來坐」說著戴龍城就帶著龐君側向內走。

進到了廳堂之內,兩個人也都沒有掩飾,倒是直接的說了現在形勢。「老哥,這一次來,我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我們之間也都了解,也就沒有必要藏著掖著了,我就直說了。」龐君側說。

「想來老弟你是為了鎮守軍的事情而來的吧?」帶龍城說。

「對,湘南仙門這一次這麼做,那是想要跟我們撕破臉啊。通知了鎮守軍裁軍,然後就直接的通知了你,並沒有通知我啊。要說是針對龍軍長,還不如說是就是針對我們的」龐君側說。

「當初賠償那龍夢辰錢財的時候,那李伏行就已經開始算計我媧雨宗了。在我宗最困難的時候,那李伏行不但沒有出手相幫,反而還狠狠的推了一把。現在決鬥場明面上還是我媧雨宗掌控的,但其實大部分的利益已經讓那湘南仙門拿走了,現在又要我監軍,這是想要逼死我啊」戴龍城說。

「老哥,我們不能夠隱忍了。要是繼續的隱忍下去,那麼我們必然會被滅門啊。倒不如為自己爭取一番啊」龐君側說。

「你說的我到也想,那龍夢辰是外來的不明白,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戴龍城說。

「湘南仙門的實力的確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但我們就這讓的坐以待斃嗎?」龐君側說。

「換一個主子而已,也許還不如現在得主子呢」戴龍城。

「大哥你糊塗啊,現在可不是換不換主子的時候了,而是能不能夠活下去的問題了。要是我們就眼看著龍軍長受到那湘南仙門的排擠,當真的沒有人能夠抗衡了,那我們的死期恐怕也到了」龐君側說。

「可是實力相差的實在是太大了」戴龍城說。

「龍軍長的運籌帷幄怎麼會做那沒有把握的事情呢。你是沒有見到龍軍長訓練的那些士兵啊,個個的都能夠一敵十啊。而且據我了解,龍夢辰還有大量的隱藏力量,至少龍夢辰不倒,我們還能夠保住性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龐君側說。

「你是說那龍夢辰能夠與湘南相抗衡?」戴龍城說。

「至少能夠保住我們的性命」龐君側說。

「好,這湘南鎮是該有些風雨了,要不然我們這些人都要腐朽了」戴龍城說。

龐君側離開了媧雨宗之後,就將談妥的事情告知了龍夢辰,龍夢辰得知媧雨宗願意幫助自己的消息之後,立刻的開始安排與湘南仙門正面作戰的準備。 湘南鎮下達的鎮令是一個月的時間裁軍兩萬。現在的鎮守軍共有三萬軍士,其中射月門就佔了三分之一。這一次性就要裁軍三分之二,聽都沒有聽說過啊,很明顯就是湘南仙門在迫使龍夢辰反抗啊,這樣也好有一個由頭,能夠直接的消滅龍夢辰。

所以龍夢辰才做了戰鬥的準備,而不是想方設法的去保住鎮守軍。現在龍夢辰所能掌控的勢力要是與湘南仙門一戰必然損失慘重,很有可能所有在修真界辛苦建立起來的都白費了。雖然在金仙上龍夢辰有很大的優勢,但玄仙、大羅金仙、九天玄仙上就沒有什麼優勢了,甚至都沒有絲毫的抵抗的能力。

射月門與媧雨宗倒是有些玄仙、大羅金仙、九天玄仙。但這這一切都還不夠啊。一個月的時間,倒是可以好好的準備一番,既然人員的修為上有差距,那麼就在其他的事情進行縮減好了。整個九天盟最為擅長的,當然是煉丹煉器,符籙陣法了。既然想要大戰那麼就一定要準備好。一個月的時間倒也不多的時間,龍夢辰組織所有的煉器師開始煉製下品的仙器。仙器只煉製三種,分別為五行連環劍、八卦天雷戟、九龍離火罩。

而這些仙器都給了那些陣法師,陣法師利用這些仙器在龍夢辰的指揮下開始布置大量的陣法。而符籙師也按照龍夢辰的要求,煉製五行連環劍符、八卦天雷符、九龍離火符。這樣仙器配合著陣法,陣法當中又有符籙的加成,原本威力並不高的陣法,就被龍夢辰硬生生的提高了一個等級。

三個大陣分別布置在湘南鎮龍夢辰的宅院,鎮守軍的軍部。鎮守軍的軍部是必然要保住的,所以那裡龍夢辰布置下了兩個大陣。絕殺的成員。這十年的時間已將都全部的召回了,共計兩萬七千二百人。絕殺的成員,現在可都是金仙的修為。剩下的就是天戰的成員了。天戰現在的成員龍夢辰召集了近五萬人。但現在天戰的成員都是天仙的修為。倒是玄天鐵騎飛升上來兩萬多人,這些人可都是金仙的修為。其他的加在一起也有五千的金仙。也就是說能夠控制的金仙絕對忠誠的五萬多人。而在真仙大路上又招募的。還有不少的人。差不多也有五萬人。

也就是現在龍夢辰能夠調動的金仙大概十萬左右,天仙與地仙就更加的多了。可是這種級別的對戰。天仙與地仙恐怕沒有多大的幫助啊。未來地仙與天仙也是潛力啊,但這個時候了,龍夢辰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這一次是生死存亡的時候了,龍夢辰不得不投入全部一搏。很快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射月門與媧雨宗共出動了金仙三萬。玄仙五千,大羅金仙一千,九天玄仙四百。這已經是兩個門派能夠調動的最強大的力量了。

天仙兩個門派倒是出動了不少,天仙八萬。地仙二十萬。龍夢辰調動了天仙十五萬,地仙三十萬。這些就是全部的力量了。而湘南仙門也展現了自己的強大。地仙五十萬,天仙三十萬,金仙十萬。玄仙三萬。大羅金仙一萬,最為可怕的是九天玄仙竟然多達兩千人。

高端戰鬥力這樣的差距,基本上就奠定了失敗的基石。看到湘南仙門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戴龍城嘆了口氣說「龍夢辰雖然厲害。但終歸發展的時間太短了。更何況這湘南仙門早就有了除掉我們的準備了,準備了這麼多年,這一戰我們的勝算幾乎為零啊,除非有奇迹的出現」

「老戴,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再說這些就沒有意義了。現在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如何的度過難關啊」龐君側說。

「你們兩家的總部陣法全部開啟,我想那湘南仙門一定會分兵而攻的,只要他們分兵了,那麼我們就利用陣法拖住他們,然後個個擊破。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龍夢辰說。

「那我們放棄哪裡?」戴龍城說。

「鎮守軍軍部」龍夢辰說。

「軍部?那裡不是布置了最厲害的陣法嗎?」龐君側說。


「難道要你們放棄自己的總部嗎?」龍夢辰說。

「這…」龐君側猶豫著看著戴龍城。

「行了,不用為難了,我會將所有的軍隊布置在你們兩家的附近,當然也會留下一部分,好吸引湘南仙門的主力,只要在你們的方向的敵軍的數量足可以消滅了,你們就出動消滅他們。我也會在後方策應的」龍夢辰說。

「那就幸苦龍老弟了」戴龍城說。

「好那就這麼定了,現在都各自的回去防守吧」龍夢辰說。

龐、戴二人離開之後,龍夢辰就開始了著手的安排。所有的金仙全部的集中到了軍部,那些天仙與地仙都被隱藏到了城中的各處了。最開始龍夢辰就沒有打算要自己吸引湘南仙門。不說龍夢辰還有任務,要消滅媧雨宗與射月門這就更不能放過了。

龍夢辰這邊一切都已經安排穩妥了之後,湘南仙門果然的開始行動了。而且真的按照龍夢辰所說的那樣,兵分了三路。攻擊射月門與媧雨宗的兵力都非常的多,恰恰攻擊龍夢辰的兵力非常的少。攻擊龍夢辰的兵力地仙十萬,天仙五萬,金仙也才三萬人,玄仙五千,大羅金仙一千,九天玄仙兩百人。就這麼少的兵力,龍夢辰完全的可以輕鬆的就搞定了。這也正是龍夢辰算計到的。雖然龍夢辰的發展讓湘南仙門非常的厭煩,但現在還沒有非除不可的地步。畢竟現在得龍夢辰還沒有什麼高端的真仙,龍夢辰所做的那些事情並不被大家知道,所以湘南仙門的第一攻擊目標那一定是媧雨宗,第二的攻擊目標就一定是射月門了。說是自己吸引主力,其實就是想要他們安心的吸引湘南仙門的注意力。

大陣開啟,想要攻擊到大陣當中的人,那麼就只有破開大陣。龍夢辰靜悄悄的等在大陣當中,一個人守著最外層的八卦天雷陣。這陣法非常的霸道,入陣的人都會遭受到天雷的轟擊。龍夢辰因為經受過天雷粹體,所以並不會懼怕天雷。而且龍夢辰還擁有戰爭之軀這樣的神技,在這大陣當中收陣最是合適了。

龍夢辰第一次的開啟戰爭之軀的第二層,開啟戰爭之軀之後,龍夢辰立刻的就變成為了九百丈身高的魔神。第二元神同時也全力的催動了九幽血海噬魂絕滅陣。召喚第二元神的血海分身,現在龍夢辰能夠同時的召喚三十六個。所有的的分身也都開啟戰爭之軀,九幽血鬼也全部的被召喚了出來。第一次,龍夢辰戰力全開。那些攻擊大陣的人,會從八個方向進入,這些進入的人都會遭受到龍夢辰的攻擊。龍夢辰全力的碾壓,再加上大陣的加持,湘南仙門的人被快速的收割性命。

龍夢辰就如同一個絞肉機一樣,不斷的粉碎著進來的肉。剛開始是天仙闖陣,天仙也只是試探,五千天仙進入到大陣當中,就如同石沉大海了一樣,竟然沒有引起陣法的絲毫的波動。之後就是金仙,第一次只有兩千四百的金仙進入。金仙倒也引起了陣法的變化,但陣法也只是波動了一下,然後就平靜了下去。湘南仙門怎麼也沒有想到,龍夢辰的陣法竟然如此的了得,兩千四百的金仙竟然也能夠全部的殲滅了。

最後指揮者一狠心,就派出了四千八百的金仙與四百八十人的玄仙。這一次陣法倒是起了巨大的波動。彷彿隨時都能夠被攻破了一樣。但一番猛烈的波動之後,陣法又恢復了平靜。很顯然這是再一次的全殲了入陣之人啊。

「五長老,這樣下去我們的損耗有點大啊。」九長老說。

「嗯,這樣下去,我們會被耗損的輸掉的。看來這大陣當中還藏有不少的人啊。倒不如我們一鼓作氣,直接的攻陷了。傳令,全體人員進攻」五長老說。

這一次全部的人員的開始了進攻,剛一進入到大陣的範圍,立刻的傳來濃重的血腥之氣。八卦天雷陣應該是漫天霹靂的,但現在漫天的烏雲,整個世界都充滿了濃重的血氣,而在烏雲的下面還飄著一條血河。五長老還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陣法呢。但就在五長老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巨人。這巨人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威能就來了。

巨大的腳掌直接的就拍了下來。那些躲閃不及的天仙、地仙直接的就被拍死在地上。落得個灰飛煙滅的下場。而那巨人雙手一拍,竟然有火花迸濺,然後就是轟轟的雷聲想起,緊接著就是漫天的天雷落下。這一次不但是天仙與地仙了,就是那些金仙也紛紛的都被炸死。這個巨人不是被人,正是使用了戰爭之軀的龍夢辰。這樣巨大的人,直接的就將湘南仙門的人嚇得魂飛魄散了。

天空中的血河不斷的下降,天雷也不時的落下,湘南仙門的這些人簡直就像是在經歷世界末日一樣。 龍夢辰擺下的殺陣,全力的施展開來,那就是想要全殲湘南仙門的這些人的。九幽血海已經召喚了出來,那就是想要全部屠殺的。能夠煉化了九幽血海,這也是龍夢辰的最大的倚仗。當天空中的那道血河落下,血河鋪滿了整個陣法的空間,空間當中變成血海的時候,進入到這個大陣當中的人才知道這血海的可怕。

血海可不單單的是翻騰的血水,那血水不但能夠腐蝕軀體,就連靈魂都不能夠逃脫。慘叫的聲音不斷的升起。五長老憑藉著最後的力量苦苦支撐著,這血海之威已經讓五長老膽寒了。「沒有想到我湘南仙門竟然得罪了這樣的人,看來是天要亡我仙門啊」

龍夢辰當然的不會理會這些人,而是加大了威力,不斷的吞噬湘南仙門的的弟子。這一次性的就吞噬幾十萬人的生魂鮮血,讓龍夢辰有些吃不消。這樣龐大的一個群體,龍夢辰要是全部的吸收了,恐怕都能夠晉陞成為大羅金仙了。但龍夢辰不敢晉陞,也不能晉陞。藉助這這股力量雖然晉陞的快,但副作用也更加的巨大。未來的某一天,那一定會心魔爆發,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天神恐怕也是沒救了。

所以龍夢辰現在就要強制性的壓制自己的修為,但就是這樣,龍夢辰的修為也在緩慢的增長著。恐怕這些湘南仙門的真仙們都煉化了之後,龍夢辰也將成為玄仙的存在了。來到仙界之後,龍夢辰的修為增長的速度簡直太快了。幾十年的時間,就已經成為了金仙了,要是現在就成為了玄仙,空拍就會遭受到強大勢力的窺探,那個時候的生死就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所以龍夢辰並不想過快的提高修為。而同時對於力量的渴望。那是修真者的天生的本能。這種本能還是超越所有的本能的存在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