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好一個寂滅刀意,甚好!」陸道銘撫掌大笑,狀極暢快,看著唐玄的眼神更加滿意。

到了他這個年紀,基本上潛力已經用盡,除非真遇到什麼驚天奇遇,否則不可能再有什麼突破,而陸道銘自小加入雲霄派,一直到他成為太上長老,上百年的風風雨雨,對雲霄派的感情深厚無比,能夠在有生之年,為雲霄派培養出一名絕世天才,比他自己獲得什麼大機緣還要高興。

「先回宗門吧!」

陸道銘沒有再廢話,一把抓起唐玄,凌空虛渡,直射高空,到了萬米高空雲層之上,一隻渾身火羽的朱雀早就等在那裡,陸道銘帶著唐玄落到朱雀背上,朱雀長嘯一聲,振翅離去。

半日後。

雲霄山脈遙遙在望。

經歷了三個月的北境之行,唐玄終於回到了宗門。

盛世嫡女:王妃難逑 ,朱雀赤炎落下,陸道銘和唐玄跳下朱雀背。

「這段時間你就留在太霄峰上,天風老鬼大概十天半月內應該回來了,我剛好也可以在這段時間內將一些我的刀道心得傳授給你,至於刀意,依然還要靠你自己,不過你已經領悟半步刀意,想必離真正領悟刀意也不會遠了。」陸道銘說道。

「是,師祖!」唐玄拱手道,緊接著他就先告辭回到洞府。

三個月內,洞府內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灰塵也極少,太霄峰上靈氣逼人,穢物極少,唐玄去山澗取水洗漱了一番,剛換上一套衣服,一道細小的黑影從洞府的一個角落裡竄出來,掠到唐玄腳邊,吱吱叫喚。

「小狐狸!你怎麼在這裡。」唐玄伸手抓起這隻黑影,正是夢魘狐。

他在去惡龍大草原前將夢魘狐放生了,沒想到它還又回來了。

「吱吱!」夢魘狐趴在唐玄肩膀上,腦袋摩擦著唐玄,非常親昵。

「你這小傢伙!」唐玄彈了彈夢魘狐的額頭,既然這小傢伙不願意走,他也無所謂,就當養個寵物,而且小狐狸血脈不錯,如果成年後就是一隻靈幻類的妖獸。


從空冥戒里取出一塊雷蛟肉,唐玄放到地上。

他知道夢魘狐可以吞噬其他妖獸的精華進化,果然在看到地上的蛟龍肉后,夢魘狐眼睛放大,跳到地上,圍著那塊蛟龍肉轉了幾圈,才用力的一口咬在上面。



夢魘狐一臉用力過度的扭曲表情,撕扯著那塊蛟龍肉,蛟龍肉實在太堅韌了,夢魘狐腦袋後仰,撕扯了半天,終於咬下一小塊,結果用力過猛的往後滾出好幾圈,撞在石壁上。

&nbs

p;唐玄哈哈一笑,放任夢魘狐和那塊蛟龍肉「糾纏」,自己走到一旁打坐起來。

一夜過去,唐玄來到閑雲崖上,陸道銘已經等在那裡。

兩人和以前一樣,陸道銘壓制自己的實力和唐玄對打,一天下來,唐玄依然是有敗無勝,不過和以前相比,陸道銘明顯拿出了更多的實力。

一天結束后, 逆天大小姐:妖孽邪尊,別亂來 ,遞給唐玄:「這是我修行百年積累的武學經驗,你拿去觀摩參悟,記住不要外傳。」

「是,師祖!」

唐玄拿過一看,小冊子表皮上寫著兩個蒼勁小子刀經!

唐玄有些愕然抬頭,陸道銘揮揮手,轉身回屋了。

……

回到洞府後,一股肉香味瀰漫著,唐玄來到洞府左側,那裡架著一口小鍋,裡面熬煮著一些紅色的肉塊,這些肉塊正是蛟龍肉,唐玄又不是妖獸,當然不可能生吃蛟龍肉,而且蛟龍肉異常堅韌,唐玄昨晚就開始烹煮,熬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天了。

蛟龍肉就是蛟龍肉,熬煮到現在還是沒有任何糜爛的跡象,不過肉香味已經散發出來,唐玄挑起一塊放到嘴裡,廢了好大力氣才咀嚼下去。

一股暖流從胃部沿著四肢百骸瀰漫,唐玄精神一振,身上的疲憊在快速的消退,龍肉就是龍肉,對彌補精力有著驚人的效果,堪比入品丹藥,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吱吱!」小狐狸聞著肉香跑過來。

唐玄從鍋里挑出一塊小的肉扔給他。

接著他又舀了一碗龍肉湯,邊吃龍肉邊喝湯,吃得渾身冒汗,直叫爽快,吃飽喝足,整個人精神奕奕,有著使不完的力氣。

鍋里的肉還剩下至少一半,唐玄又扔進去幾塊生肉,和剩下的肉一起熬煮。

夜色漸漸昏暗下來,山間寂靜一片,只有風吹過山林的沙沙聲和不知道哪裡傳來的不知名獸吼。

就著一顆夜明珠的光芒。

唐玄取出陸道銘給他的那本刀經,翻看起來。

夜明珠的毫光下,唐玄的表情漸漸的產生細微變化,時而蹙眉,時而釋然,時而沉思,這本刀經並非是一本秘籍,不牽涉具體的功法和武技,而是陸道銘修鍊百年對刀道的理解,有粗淺的,有高深的,有宏觀的,也有微觀的,甚至還有臨戰的心態,刀勢,刀意的積累和運用。

這是一本理論,不能直接提升你的戰鬥力,但卻能給你奠定堅實的基礎,甚至從中衍生出無數的可能。

就好像足以毀滅世界的原子彈,不過是一個質能方程演變而來。

理論絕對不僅僅是理論,這本刀經的價值非常大,遠比唐玄獲得一本藍階秘籍來得有價值,因為秘籍只能代表一時,隨著實力的提升會漸漸落伍,而這些理論卻足以讓唐玄未來受益匪淺,助他進入更高深的境界。

一夜過去。

唐玄依然沉浸在刀經的理論中,書雖然僅僅是薄薄的一小冊,看的話一炷香時間就夠了,但深入體悟的話,幾年時間都不夠。

很多東西只有到了那個層次才能理解。

當然,唐玄的悟性非凡,他的靈魂力經過兩次蛻變,在靈魂強度上已是媲美蛻凡境武者,領悟起來事半功倍。

募然,彷彿一陣強風吹過,唐玄洞府外的草木瑟瑟顫動,頻率非常快。

離唐玄所在洞府五百米外的閑雲崖上。

坐在一張蒲團上打坐的陸道銘眼睛微微張開,略顯驚訝的望著唐玄洞府的方向,剛才那一瞬間,一股若隱若現的鋒芒之意一閃而逝,雖然僅僅是一瞬間,卻逃不過他的感知。

嘴角微微撇起一個弧度,陸道銘繼續閉上眼睛,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未完待續……) 唐玄從感悟中清醒回來,咦了一聲,洞府地面上落滿石灰,洞府外方圓三十米內生長的那些草木也盡皆切割粉碎。

「這是刀意實質化,我的刀意竟然突破了!」

唐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刀意的一個標誌性突破就是刀意實質化,刀意雛形和半步刀意都只是虛無的意境,只能增幅刀法威力,不能真正殺敵,只有真正的刀意,才能轉化為實質殺敵。

唐玄只是憑藉刀經上一些宏觀的理論,就讓自己的刀意有了突破。

「我這是在頓悟中令半步刀意達到刀意的效果,還不算真正領悟刀意,但是距離真正領悟不會太遠了。」唐玄嘗試著運用一番,喃喃道。

接下來的十天。

唐玄有一半時間在閑雲崖上和陸道銘對練,另一半時間參悟刀經,時間過得非常快。

某日,閑雲崖上忽然傳來一聲獅吼,聲震百里,整個山峰都在這一聲吼叫中顫抖。

唐玄掠出洞府,數萬米高的雲層破開一個大洞,一顆黃點急速的靠近,迅速擴大,那分明是一隻金黃色皮毛的大型妖獸,撐開的翅膀足有二三十米,,此獸長著一顆獅子狀的腦袋,爪如金鉤,眼如銅鈴,渾身金毛披掛下來,威武異常。

「哈哈哈,陸老鬼,我回來了……」

如洪鐘大呂般的笑聲從獅形妖獸上傳來。

「天風老鬼!你到了我閑雲崖上還敢這麼橫衝直撞!看來這十年你肯定收穫不小了,就讓我看看你的能耐有多大長進。」一股慘烈的白色刀芒直衝天際。將青蒼色的天空一分為二。

「哈哈哈哈,怕你不成!」


一個金黃色的巨大拳頭從萬丈高空俯衝而下,金光如同漩渦,不斷吞噬著四周的雲霧空氣,形成一根筆直的真空管道,縱貫天地,刀芒和金黃色拳頭在萬米高空碰撞,轟!金光和白光扭曲爆裂,彷彿巨浪一樣,驚人的氣勁漣漪以圓環狀往外輻射。雲層被撕裂開一個直徑千里的大洞。邊緣沸騰不已。

「果然有一手!再接我一刀!」

又一道刀光裂空而去,半空中,一分為二,二分為四。足足六十四道刀光分化出來。每一道都有撕天裂地的威能。不下於先前單獨一刀。

面對此刀,那頭兇悍無比的獅頭妖獸目中露出惶恐之意,振翅後退。

「陸老鬼。你的無生刀竟然又突破了!也好,看我破你,獅煞拳!」

天空中傳來一個驚疑的聲音,一道身影從獅頭妖獸上掠出,其渾身金光迸發,猶如一尊黃金神祗,滔天的金光在其身後凝結成一頭百米高的黃金獅子虛影,仰天嘶吼,黃金獅子俯衝下來。

一道道刀光斬殺在黃金獅子上,刀光不斷崩碎,黃金獅子也被斬得不斷虛化,身上傷痕纍纍。

轟!

最後還是刀光更勝一籌。

還剩十多道刀光的時候,黃金獅子終於被斬得崩碎,化為虛無。

剩下的刀光直衝天際,那道金光身影連忙在天空中幻化出百道殘影,一連串的轟鳴過後,刀光消散,露出一個衣衫破爛的身影。

「好你個陸老鬼,老子的獅煞拳已經接近圓滿,竟然還不是你的對手。」身影化為金光,幾個閃爍,便落在了閑雲崖上,消失不見。

唐玄站在那裡,久久不語。

剛才的戰鬥時間很短暫,但是給他的衝擊力太大了,絲毫不下於雷蛟和雷靈之戰。

這就是蛻凡境強者的威能,隨手一擊,就足以撕裂蒼穹,粉碎大地,要不是雙方控制著力量在萬米高空宣洩,太霄峰已經在兩者的餘波中坍塌了。

「什麼時候我也有這種實力。」

唐玄負手而立,一臉嚮往,他絲毫不懷疑自己有一天能達到這種實力,只是需要時間。

剛才的戰鬥只是切磋,並不是真正的大戰,唐玄知道,應該是陸道銘說的另一個雲霄派的太上長老回來了,他站立了一會,就迴轉洞府中,剛才兩大蛻凡境強者的戰鬥稍縱即逝,卻也讓一旁觀望的他生出不少感悟,蛻凡境的戰鬥,能看到就是機緣,唐玄抓緊時間消化一下。

過了約莫數個時辰。

一個聲音直接從山頂傳來,打斷了唐玄的感悟:「唐玄,你上來!」

聽到陸道銘的召喚,唐玄連忙起身往閑雲崖上掠去,片刻之後,他來到閑雲崖上,兩個人正坐在閑雲崖邊的那個石桌棋盤邊上,落子下棋,唐玄沒有打擾他們,站在一邊。

趁此機會,他才看清楚剛才和陸道銘一戰的太上長老的面容,此人身材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十分強壯,看年齡不過四五十歲之間,淡金色的頭髮和鬍子十分長,蓬亂的散在肩膀上,簡直就像頭人形獅子。

棋並沒有下多久,這個長得像獅子般的太上長老下棋水平臭不可聞,片刻就被陸道銘殺得丟盔棄甲。

「不下了不下了,和你下棋真沒意思,還是和常老鬼下有意思!」一把將棋子都推亂,這名太上長老吹鬍子瞪眼的站起來,他一站起來,一片陰影籠罩下來,比唐玄足足高了兩個頭,唐玄已經不算矮了,可見此人體型之魁梧。

目光一撇,此人眼睛落在唐玄身上,唐玄後背汗毛倒豎,猶如被一隻猛獸盯上,唐玄這才發現,眼前這太上長老竟然生著和野獸一般的豎瞳,瞳孔呈現暗金色。

「陸老鬼,這就是你說的那

個小子,看不出什麼特別嘛。」此人嘿嘿笑道。

「唐玄,這是天風老鬼,也是本門的太上長老。」陸道銘介紹道。

「太上長老。」唐玄拱手敬禮。

「免了!」天風一揮手,淡淡道:「聽陸老鬼說你小子天賦異稟,小小年紀已經領悟半步刀意,還兼修練體,刀意我不在行,不過要說力量,整個雲霄派我認第二還沒人敢認第一,我看看你小子到底有沒有陸老鬼說的那麼厲害。」

天風毫無徵兆的一指點向唐玄眉心,他的指尖金光綻放,唐玄豪不懷疑這一指點中他,會在他腦袋上戳出一個洞來。

面對一個蛻凡境強者的試探,唐玄不敢絲毫保留。

身體后踏一步,渾身骨骼齊鳴,脊椎噼啪作響,猶如一條大龍,將他全身力量調動起來,凝於右臂之上,狠狠的一拳搗出,拳頭猶如炮彈,砸在了天風的手指上。

兩者純粹氣力碰撞,暗勁透體,震得唐玄手臂血管幾乎爆裂,他的臉色略顯青白的倒退出數步。


而天風也是眉頭微皺片刻,旋即舒展開來,沒有再出手,而是略顯驚愕的打量唐玄。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親身試探過,才知道陸老鬼絕對沒有誇大。

穿越種田:秀才老公太兇猛 ,而且暗勁已經大成,不可思議。」天風清楚自己在靈脈境的時候還沒有唐玄這麼強的力量,掌控上更是不如,要知道他不是普通人,他體內有部分遠古獅族血脈,使得他在力量上傲視同輩,除非也是一些特殊血脈,普通人在力量上怎麼練都趕不上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