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不得放肆!」

就在宇文坤被甩出去的同時,宇文天也是快速飛到了主台上。

幾位長老見此,大聲呵斥,上前欲出手拿下,不過被宇文建擋著。

「幾位稍安勿躁,先看看情況再說!」

強硬的語氣,令的幾位長老心裡一驚,代理家主何時如此威嚴了?

「宇文坤,這件東西你可認識?」


宇文天才空間戒指了拿出了雷靈弒魔刀,舉在半空。

「雷靈弒魔刀!」

一位長老驚呼,臉色大變,校場上的眾人一聽,嘩聲四起!

「不錯,這就是葉家祖傳的低階寶刀——雷靈弒魔刀!」

宇文天的目光一直盯著宇文坤,看到對方已經雙腿打戰,臉色難看之極。

「三個月前,我在往城東的僻靜小道遇到了一次截殺,對方是葉家的餘孽葉明山和你兒子的死黨宇文剛!」宇文天淡淡地說道,聲音卻還是洪亮至極,場上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到。

尤其是聽到宇文剛的時候,眾人都屏氣凝神,似乎有些疑惑。

「幸虧當時我有些實力,才將敵人殺死,免除了劫難!」

「不過,我卻知道了一個陰謀!」

人群都安靜無比,生怕錯過了什麼一樣。

「宇文剛居然是某人派去接應殺我的葉家餘孽的!而這個人,就是你!」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這是真的嗎?

宇文坤父子為何會如此做?

「你血口噴人!」宇文坤大驚,冷汗連連,不過,他畢竟是老油條了,還能保持一絲鎮定,怒喝道。

「宇文剛臨死時說出了一個秘密,你知道是什麼嗎?」宇文天知道對方會否認,他也不與對方辯論,走近了宇文坤,對方已經受了重傷,掙扎著向後移去。

「我怎麼知道,管我什麼事!」宇文坤眼珠轉了一下,義正言辭的否定道。

「哼!」宇文天冷哼一聲,「宇文剛說,我父親是中了你下的奇毒,才會昏迷不醒的,你敢否認?」

「胡說八道,你這是誣陷!」

宇文天自知對方的狡詐,也不與其爭辯,直接把躺在遠處的宇文風抓了過來。

然後在其身上的幾個穴位安了一下,頓時,一聲慘叫,宇文風立即醒了過來,捂著廢掉的右臂,驚叫連連。

「宇文風,我問你話,你如實回答,我可放你一馬,否則,我會將你碎屍萬段!」

宇文風被嚇得瑟瑟發抖,臊臭的黃色液體從腿腳流了出來。

「宇文天,你放開我兒子!」宇文坤大驚,立刻喝止道,不停地向宇文風傳音道:不要亂說!

可是,他的這些小把戲怎麼能糊弄得了宇文天。

宇文天的神識強大無比,早就屏蔽了宇文坤的傳音。

而觀此時的宇文風,腦袋像小雞啄米一般,不停地點著。

「宇文坤是不是下毒謀害我父親?」

宇文風似有猶豫,不過,宇文天在其一個穴位按了一下,宇文風頓時鬼哭狼嚎一般。

「我說,我說,是我父親下毒的!你饒了我!」

此言一出,整個校場都炸翻了天,議論不斷。

「什麼?不會吧!宇文坤竟敢毒害族長!」

「天哪!這怎麼可能,四長老竟敢如此大逆不道!」

……

那些長老都是眼睛瞪得老大,目光齊齊看向宇文坤,殺氣逼人!

宇文坤此時驚懼萬分,立即大聲否認:「逆子,你亂說什麼!小子,你不要血口噴人!你這是嚴刑逼供!我請求執法隊將此子抓起來!」

不過,眾人似乎都懷疑起了,悉悉索索的討論起來。

「大家若是不信,可以用神識讀取此人的記憶!」宇文天指著這兩父子,大聲道。

「我來試試!」以為鬚髮皆白的老者走了過來,此人是一位太上長老,蛻凡八重天之境,實力在葉家已是三甲之列。排名第一的自然是宇文鵬,其後便是邋遢老人宇文長空。這兩位已經都是化真境的強者了。

當然,這是宇文天心裡的排名,宇文鵬跟宇文長空到底誰強,他也不清楚。

老人直接走到宇文天面前,微笑著點點頭,隨即神念侵入到宇文風的識海了,讀取了對方的記憶。半晌之後,老人睜開了眼睛,面色變冷,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宇文坤,怒聲道:「你們父子實在該死,不但還是害死了幾個家族有天賦的弟子,還勾結仇家,毒害族長,真是死不足惜!」

老人一說完,將場上的人大聲地嚷道起來,要殺死宇文坤父子。

「哈哈哈!」宇文坤掙扎著站了起來,衣發凌亂,滿身血跡,狂笑著道:「不錯,宇文鵬是我下的毒,嗨嗨,那可是上古奇毒——**散,可以讓武者陷入永久昏迷,如活死人一樣!」

「解藥呢?」宇文天雙目微紅,殺氣衝天,大聲怒喝道。

「嗨嗨嗨!解藥?**散從來就沒有解藥!」宇文坤瘋狂地住著頭髮,搖晃著身子,陰笑道。

「你該死!」宇文天怒不可遏,雖然他早有準備,可是親耳聽到的時候,心裡卻是沉痛不已。

「嗨嗨!宇文鵬徹底完了!只是沒想到,你這個廢物,竟然隱藏得如此之深!天亡我也!」宇文坤長嘯一聲。

宇文天恢復鎮定,將宇文風扔在地上,慢慢地走向宇文坤。

宇文坤發瘋似的吼罵著,待到宇文天靠近他散步的時候,他忽然動了,右手一揮,灑出了一把白色粉末。

宇文天沒有躲避,也沒有用真氣阻擋,任憑那些白色粉末落到自己的身上。他知道,這是宇文坤的毒招,這些粉末都含有劇毒!

可他不怕,他是百毒不侵之體,沒必要懼怕這些毒粉。

他要摧毀對方最後的一絲希望,讓他在絕望中死去!

「哈哈哈!中了我的五毒噬心散,就等死吧!」宇文坤大叫著,「五息之後,你會成為一堆爛肉!」

宇文天淡漠地盯著宇文坤,看著對方噁心的神態,氣定神閑。

他稍稍運轉真氣,將身上的毒粉震落。至於進入身體的那一點毒粉,已經被他丹田中的九幽紫炎蓮給吸收了。


五息之後,宇文天依舊站在那裡,絲毫未損,宇文坤發現了不對勁,臉色驚懼,顫抖著道:「怎麼回事?你怎麼還沒死?」

「忘了告訴你,我是百毒不侵之體!」

「什麼?」宇文坤驚叫一聲,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然後跪向宇文天,乞求道:「看在我為宇文家勞累了這麼多年,就放了我吧!」

「你所犯之罪,天理難容,豈能留你!」

「不行,你不能殺我,我是家族的重要煉丹師,你殺了我,家族裡的的丹藥誰來供給!」

「不好意思,我已經是高級煉丹師了,玄階極品的丹藥信手拈來,有我在,家族不會缺少丹藥!」

宇文天一語既出,不僅眾弟子驚呆了,連那些長老都動容了。

高級煉丹師!

玄階極品丹,信手拈來!

這是什麼概念?

亂起鬨嗎?

「你胡說!不可能!你才多大年齡,就算天賦再好,也不會有那樣的煉丹水平!」宇文坤顯然不信。

畢竟宇文天所說的已不是一個天才所能做到的。

「天兒說的是真的!」宇文建此時站了出來,大聲說道。

他是族長,所言非虛,眾人不會不信。

聽到此話,場上的眾人表情各異,羨慕,仰慕,興奮,嫉妒,激動,……

宇文坤此時已經徹底絕望了,他眼神渙散,看了一眼宇文風,無奈的慘笑一聲。

然後就看到他站直了身子,宇文天此時警覺,這讓他想到了貪狼,對方要自爆!

宇文天毫不遲疑,運轉全身真氣,集聚全身力量,包括龍力,金剛不壞體神功運轉的同時,長嘯一聲,一招大力金剛掌,瞬間擊向宇文坤的丹田。


轟!

一聲巨響,連周圍一丈之內的空氣都打穿了,宇文坤還沒來得及自爆,就直接被打成了碎塊,四處飛濺。

而宇文天的這一擊,是他在金剛獅子吼之下的最強一擊,蘊含著這麼多年來到悲憤和仇恨,恍若開天闢地一般,將主台的邊沿都打碎了。

而強勁的真氣餘威,將三丈之外的人都掀翻,有些被震傷了。

幸虧幾個長老眼尖,護住了眾弟子,才沒有出現大的事故。



不過,宇文天的這一擊,已經讓眾人無法忘懷!

這還是什麼境界?

這是什麼功法?

他身後的那些影像是怎麼回事?

眾弟子目瞪口呆!

大家在這裡比試,爭奪家族第一,可是眼前這青年隨便就可以將先天八重天之境的武者滅殺。

!! 這是什麼境界!

眾弟子不懂!

各位長老也都不懂!

即便是見識過宇文天實力的宇文建也不懂!

所有人都石化了!

宇文天此時半跪在地,神色默然,宇文坤已死,他心裡的一塊大石也放下了,以後的路更加艱難。

此刻,他不想留在這裡,他看了宇文建一眼,點頭示意了一下,便施展了風捲殘雲,瞬間消失了蹤影。

他沒有理睬宇文風,他知道,沒有了宇文坤,宇文風必死無疑。

宇文風得罪的人不少,以前有宇文坤庇護,沒人敢招惹,可是此時就不一樣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