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季成心中一驚,不知道小白馬到底怎麼樣了,立刻飛奔上前,可他還沒靠近,就感覺到黑暗中閃過了一絲電光。

緊接著,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的向季成竄來。

「小白,你沒事了?」


季成驚喜交加的看著小白馬,此時的小白馬已經模樣大變了,身軀變的更加的魁梧強壯,幾乎快比季成都還要高大了。

而且,全身沒有一絲雜色,白毛如雪,模樣非常神駿,不過,更神奇的是之前小白馬頭頂上的那顆猙獰醜陋的肉瘤,此時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截銀白色,尖尖的短角。

而且在短角的上方,偶爾還會出現一絲電光閃爍,十分的神奇。

「呃……小白,你變成獨角馬了?」

奸臣寵妻 ,小白馬會變成這副樣子,不過看樣子,小白馬似乎更加強大了,甚至連季成都有種隱隱的危險感覺。

這次的蛻變,對小白馬肯定有著很大的好處。

「走走,小白,去看看你新的能力。」

季成也對小白馬蛻變后的能力,尤其是頭上的那截短角感到很好奇,於是催促著小白馬,和他一起離開了山洞。

剛一出山洞,便出現了一股大風,讓季成更加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是震驚的事發生了,只見小白馬仰天嘶吼了一聲,隨後,渾身不住的顫動著。

「嘩啦」。

從小白馬的兩肋下,居然猛的伸展開了一對巨大巨大的雪白翅膀,不住的輕輕晃動著,襯托著小白馬更加的不凡。

「翅膀?」

季成驚訝的合不攏嘴,什麼時候,小白馬居然又變成了飛馬了?雖然他知道小白馬有些不凡,但也僅僅只是速度快些,非常有靈性罷了,沒想到這次蛻變過後,居然有這麼大的變化。


「呼……」

小白馬輕輕一煽翅膀,一陣狂風呼嘯而去,將山洞外密密麻麻的參天巨樹直接絞得粉碎,形成了一大片空曠的地帶。

「轟隆」。

小白馬又仰天一陣怒吼,頓時,它頭上的那支短角閃過一絲電光,天空中也同時落下了一道電光,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將一棵大樹劈的粉碎。

「這……小白,你能操控風雷之力?」

看著小白展現出的能力,季成心中非常的震驚,這可是風雷之力,雖然小白操縱的狂風,範圍有限,威力似乎也稍微差些,雷霆也太細了一些,但這或許只是小白馬現在沒有完全掌握這種能力,或者是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

一旦等待徹底的掌握了這種能力,小白的實力將強的可怕!

「操縱風雷之力,小白,以後你可就是風雷獸了!」

季成也不知道小白屬於哪種凶獸,但它在蛻變后,能夠操縱風雷之力,便乾脆叫做風雷獸,而小白也一揚蹄,顯然很喜歡它的新名字。

季成輕輕撫摸著小白的腦袋,柔順的皮毛,讓季成心裡也徹底的放了下來,之前小白馬奄奄一息的模樣,讓季成為之提心弔膽,就好像是親人的那種感覺。

小白馬也彷彿感受到了季成的內心,用頭輕輕的蹭著季成的臉上,隨後更是四肢半跪了下來,目光靈動的看著季成。

季成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明白了小白的意思,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小白,你是要我騎在你的背上?」

小白馬靈性十足,立刻就點了點頭。

季成心裡也很興奮,看著小白馬肋下的那對巨大翅膀,他知道,小白馬是能飛的,能夠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中,是每個人的夢想,季成也不例外。

現在就有這樣的機會,季成自然很激動。

於是,季成便放好了大刀,也不再猶豫,直接便騎上了小白馬的背上,雙手牢牢的抓住了小白馬的鬢毛,隨後,小白馬站了起來,展開了巨大的翅膀,輕鳴一聲,猛的一煽翅膀。

「嗖」。

勁風撲面,季成忍不住閉上了眼睛,死死的抓住小白的鬃毛,他能夠感覺到耳朵邊的呼嘯聲,以及越來越大的風聲。

等到稍微平穩了一些,季成才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他現在已經在高空了,下面的山林越來越小,而小白馬的速度也非常快,一煽之間,就幾乎是數十上百米遠。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激蕩著,季成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心靈完全的放鬆,在看到下面越來越小的山林、河流時,有一種似乎連大山、河流也不過如此,有一種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感覺。

這是心靈變的寬廣了,季成還記得當初姬長空說過,修行,其實就是心靈,心靈變得更加寬廣,對於修行是有好處的。

「嗡嗡」。

現在季成額頭上的神紋,略微的施展出來,就可以瘋狂的吸收著天空中的天地元氣,只不過高空中的天地元氣,並不見得有多麼的濃厚,因此,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好了小白,我們下去吧。」

小白馬帶著季成大約飛了一個時辰,時間也差不多了,季成便催促著小白馬降到山林中。

小白馬也點了點頭,雖然它不是季成的寵獸,但似乎比寵獸還要聽話一般,沖著後山的那處水潭降落下去。

「撲哧」。


小白馬降落到了水潭邊上后,季成卻發現在下面的草地上,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易叔?」

季成仔細一看,發現是寨子里的易叔,通常都跟在父親的身邊,現在一臉的焦急,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聽到季成的聲音后,易叔立刻轉過身來,看到季成,便急忙喊道:「季成少爺,可算是找到你了。」

「怎麼了易叔?」

「少爺,是寨主讓我來找你的,我已經在後山找了很久卻不見你的身影。你不知道,之前寨子里的探子,發現了昊家寨分出了兩隊人馬,分別向程家寨以及我們季家寨進發了,現在這麼長時間過去,恐怕已經到了寨子里了。」

易叔的話,讓季成臉色大變,他沒想到在他守護小白馬的這段時間裡,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昊家寨已經按捺不住,終於動手了。

「事不宜遲,易叔,我先走一步,趕回寨子里支援父親!」

說罷,季成也來不及想易叔解釋,立刻騎上小白馬的背上。

「嗖」。

小白馬伸開了翅膀,立刻如同離弦的箭一般,猛的衝上了雲霄,迅速的向季家寨飛去。

而易叔看到飛上天空的小白馬後,眼睛更是睜得如銅鈴般大,滿臉的不可思議。

「能夠飛行的寵獸,這是能飛行的寵獸啊,少爺居然能夠馴服這等寵獸,是我季家寨之福……」

易叔聲音哆哆嗦嗦,在顫抖著,這是因為激動,飛行類的寵獸,在大山裡的所有寨子中,幾乎就是一個傳說,沒有人能夠馴服這樣的寵獸。

但季成卻擁有了這樣一頭飛行寵獸,這簡直就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迹!

ps:小馬多了個獨角,還多了對翅膀,嘿嘿,季成終於騎上了小白馬,成了白馬王子……當然,不是誰騎上白馬都是王子的……求推薦票! 季家寨,此時一股肅殺之氣,偌大的寨子,卻是無比的安靜,目光都緊緊的盯著前方。

很快,地面上塵土飛揚,出現了陣陣的腳步聲。

「不好,是狼群!」

季威臉色一變,他看到前面塵土飛揚,赫然是黑壓壓的一片狼群,昊家寨的人居然先驅趕野獸攻寨,的確要省事很多。

「放箭!」

季威也一聲令下,頓時,利箭如雨點一般,迅速的向那些狼群射去,這些野狼也並不強大,只是依仗著數量,偶爾有幾隻,越過了防線,直接鑽進了寨子里,引起了一些混亂。

狼群過後,便是昊家寨的人了,為首的是昊凌,他依舊舉著巨大的雙錘,身上穿了一件厚重的鎧甲,恐怕再鋒利的利箭,都無法射穿他那沉重的鎧甲。

「終於來了!」

季威其實也很震撼,在昊凌的身後,居然有足足十八位刻下了神印的強者,這幾乎是昊家寨內,刻下神印強者的大半了,而且還是由昊凌這個目前昊家寨的第一強者所率領,足見昊家寨對季家寨的重視。

「成兒還沒有來,看來,只能先靠我們了!」

季威看了看遠方,依舊沒有看到季成的蹤影,他一咬牙,猛的站起身來,目光盯著昊凌。

「昊凌,你率領昊家寨的眾人前來,有何用意?」

季威大聲的喝問道。

昊凌目光凌厲,在季家寨的人群中掃了一眼,冷冷的說道:「季成呢?他怎麼沒有出現?他若出現的話,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單獨打敗我,否則的話,今日你們季家寨必定寨破人亡。」

「狂妄,昊凌,你是成兒的手下敗將,有什麼底氣在這裡說大話?要想攻破我季家寨,也沒那麼容易,恐怕你們這些人,都回不去了。」

季威也毫不示弱的說道。

昊凌臉色鐵青,猛的一揮手中的大鎚道:「衝進去,敢於反抗者,殺!」

「轟」。

昊家寨的眾人,早就已經按捺不住了,他們與季家寨之間的矛盾、衝突,也已經不是一日兩日,平日積累下來的仇恨,在這一刻,全都爆發了出來。

沖在最前面的,都是刻下神印的強者,他們施展出神印,簡直是所向披靡,沒有任何人都能夠阻擋,只有季威與季石兩人,才能稍稍的牽制住幾人。

尤其是季威一人,便牽制住了三名刻下了神印的強者,並且還稍微佔上風,但其他人可就不行了,比起刻下神印的強者數量,季家寨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季威,你以前與我父親爭鋒,還從來沒有敗過,今天,我就替我父親擊敗你,讓你心服口服!」

昊凌揮舞著雙錘,體表卻出現了一層金黃色的光輝,籠罩住了他的身軀。

「混亂雙錘!」

昊凌一錘砸下,呼嘯的風聲幾乎都發出了刺耳的聲音,足見這一錘的力量有多麼的恐怖,季威臉色大變,頭頂出現了磐石的虛影,身體更是疾速的往後暴退,手中的大刀也奮力往前一擋。

「砰」。

一錘,宛如流星般,頃刻便將季威手中的大刀砸的粉碎,而季威頭頂的磐石虛影,甚至也抵擋不住昊凌一錘的餘威,被砸的粉碎,恐怖的力道更是將季威砸飛,重重的摔在地上,噴出了一口鮮血。

一招,僅僅一招,季威便被昊凌打成了重傷。

「哈哈,季威,如何?我才是真正的第一強者!」

昊凌大笑了起來,他刻下了永久性神印大力印,又有金鐘印,再加上天生神力,實力自然就凌駕在了一般的神印強者之上,擊敗季威,並不困難。

看到連季威都被擊敗,季家寨眾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絕望之色,他們與昊家寨摩擦了那麼多年,自然清楚昊家寨的強大。

「季成呢?季威,你以為你把季成藏起來了,就能保住他了嗎?他若不出來,我就殺掉你們季家寨的所有人,把季成給我交出來!」

昊凌臉色變的猙獰了起來,他之所以堅持帶隊攻打季家寨,其實就是為了親自打敗季成,一雪前恥,對於驕傲的昊凌來說,曾經被季成擊敗的經歷,就宛如噩夢一般,時刻都糾纏著昊凌,讓他無法得到解脫。

只有真正擊敗了季成,昊凌才能夠得到解脫,甚至有可能在錘法上更進一步。

「成兒?若成兒真的回來了,你會後悔見到他的。」

季威反倒笑了起來,季家寨並沒有敗,還有季成,這是季家寨最後的希望。

「是嗎?殺了你,不知道季成會不會後悔?」

昊凌臉上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隨後,緩緩的舉起了大鎚,只要大鎚砸下,季威就會瞬間身死。

「寨主!」

季石此時也被兩名昊家寨的神印強者控制住了,看著季威被昊凌威脅,臉上露出了悲憤之色,但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