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現在!」林風眼眸頓時璨亮,彷如星辰般綻放無垠光芒。

盤古瞳的可怕在這一刻盡現無疑,魂力的凝聚僅僅只是那一剎之間便至頂峰。霎時彷如萬千條溪流匯聚,火紅的雀鳥高亢啼鳴,從眼中疾速飛出。

快到了極致!

「朱雀襲!」

林風唯一的天魂師攻擊技巧,也是最可怕的天賦攻擊能力!

一招出,天地為之失色。

以盤古瞳施展而出的『朱雀襲』和之前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威力,朱雀彷彿被賦予了生命力,火焰更是真實無比,原本似虛似幻的身形清晰可見,同實體沒有半點分別。連雀毛微小之處都能看得見。當然,這只是林風所見。

其它人,包括近在咫尺間的厲敖在內,根本什麼都看不見,這個速度已是遠遠超出視力負荷,加上厲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方天畫戟,集中在這霸氣盎然的一招中,根本未注意林風瞬息爆發的攻擊。

除了一個人。

準確來說。是一個『妖』,對人類並無太大敵意的妖。

大聖。

凌空懸立。大聖與灰色大聖比拼后並未離去,而是目睹著戰局變化。他自不會幫助人類,事實上就算想幫也是有心無力,實力消耗巨大,能拖住灰色大聖直到妖族敗北,其實他所做的一切對人類而言已經是天大的恩澤。

「嘩!~」大聖雙瞳晶亮。為林風的攻擊震驚無比。

林風的實力,比他想像中還要強的多!

「他完了。」大聖輕念。



砰!砰!砰!

心跳狂然,厲敖的面色瞬息巨變,彷彿感覺到了什麼可怕的存在,原本在他戟下彷如螻蟻般的人類。卻是在瞬間爆發出了無比恐怖的力量,僅僅只是剎那間,卻堪比大爆炸一般。

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眼前一片火紅。

「啊!!!」張開嘴彷彿要嘶吼什麼,彷彿想要說什麼,卻已是完全來不及。近在咫尺的攻擊本就不容易避開,更不用說厲敖的分心疏忽,更是讓他連最後的一絲活命機會都丟棄。

未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結果如何。

嚨!低沉的聲音,彷如巨石砸進土地之中。

厲敖的魂尚未來得及反應,便已被那片火紅所包裹,極烈的朱雀吞噬一切,魂與魂之間清晰的碰撞將厲敖的意識霎時間泯滅,魂飛魄散,巨大的身體轟的爆發出璀璨煙花,血肉橫飛炸裂開來。

「蓬!~~~」光芒萬丈。

整片天空,都被那劇烈的火焰和鮮血所覆蓋。

什麼都看不清,只有那璨亮的光芒和湮滅的聲音,深深落入戰場中每一個強者心中。



面色巨變。

人類古族,極之強者表情各異。

不同的是人類及古族強者儘是駭然之色,蒼白無比,因為…他們只見到厲敖那足以毀滅天地,劈開海洋的一擊,瞬間被無盡光芒所包裹,鮮血化作滿天煙花,就再也看不見其它,這一幕一幕的連續……

似乎意味著林風……就這樣被擊殺。

他們的林帝,死了?


反之,極之強者此時卻興奮無比,左極使厲敖親手擊殺人類及古族同盟最強的人皇林風,何等漲士氣!霎時間歡呼聲四起,戰意高亢,每一個極之強者臉上都帶著激動色彩,望著那片血色煙花心中大爽。

林風一死,人類及古族剩下不過一些蝦兵蟹將,不足為患。

這場戰爭他們必勝無疑!

抬頭望著虛空,極之強者們想要一睹左極使『厲敖』威猛屹然的身影,然…隨著光芒的漸漸減弱,血花消散,他們並沒有見到那如高塔般巨大身影,反而在血花和光芒映忖下,卻有著一道微不可及的身影,依然屹立著。

這!?

每一個極之強者都是瞪大著眼睛,駭然不知方物。

他們,沒看錯吧?

「是林帝!」

「哈哈,真的是林帝。林帝沒死!」

「當然沒死,死的是那耍大戟的,還以為有多厲害,哈哈,被林帝直接秒殺了,真弱!」

……

風雲突變。

原本臉上充滿著哀然。呆懵的人類強者霎時笑容密布,見到那熟悉的身影彷如擎天柱般屹立,每個人類強者的心就好似在剎那間湧出無盡的興奮,激動無比。

這就是他們的皇!

人皇林風!

不敗的帝王!!!

極,算什麼?只要有林帝在,人類就是不敗的!

「殺!」

「我們殺過去!」

「殺的他們屁滾尿流,這些賤種還想坐收漁翁之利,讓他們後悔去吧!」

……

咆哮聲,大喝聲四起。

人類眾強者一片士氣如虹。雖然他們不知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林風的大發神威他們卻看在眼裡,一招直接讓的極的那個『首領』死的連渣都不剩,他們還有什麼還擔心。

有林風在,這場戰爭他們必勝無疑!

然……

眾人的聲音尚未落,卻驚愕的發現有人比他們動作更快——是他們的皇,林風,好似一道利箭射出。身著再普通不過的黑色武服,卻孤身直入極之大軍所在。面無表情。

林風,要做什麼?


這不止是每一個人類強者心中的疑問,更是極之強者的疑問。

瞬間——

「擋住!」

「擋住他,殺了他!」

「決不能讓他越過雷池,保護極皇!」

怒喝聲轟然,右極使滸倫憤怒的咆哮著。他雖然實力不如厲敖,但智力卻勝過厲敖許多,在極中他所負責的也是對外事務,管理極大範圍業務,賺取金錢。反應相當靈敏。

一眼,便看穿林風目的所在。

擒賊先擒王,若是皇極甫在大軍中被林風擊殺,這對極來說將會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意味著只要林風想要殺人,那麼極都沒有一個強者能逃得過他的殺戮。

何等恐懼!

嘩!~極之大軍一片亂鬨哄。

雖然亂,但卻亂的很有條理,原本分散的陣形變的密集許多,一部分強者殺上前阻攔林風,另一部分強者保護極皇,大軍更是向中央處靠攏。而最顯著的一個部分是……原本進攻人類防線的眾多精銳強者連是回頭保護極皇。

皇極甫對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人類及古族原本岌岌可危的境地,霎時間彷如雷雨過後的晴朗,陡然反轉,彩虹划空。

危機自除。

「厲害!」舜驚聲道。

「好一招聲東擊西。」方寧亦是贊道。

千戀皇,釋芷心四目對望,露出虛弱笑容,林風一出現直接便是力挽狂瀾,將整個戰事局面改變。而對他來說彷彿只是拾草芥般容易,這一招聲東擊西直接讓的人類及古族化危為安,僅僅只因為林風那簡簡單單的一個行動。

以他的速度,想要退回來不過是剎那間的事情。

但極之大軍要再組攻勢,卻又要費巨大力氣,之前的損失可以說損失大半。

讚美聲,佩服聲,在人類及古族陣營中絡繹不絕的響起,眾人的眼瞳都充滿著希望之色,從林風一出現到眼下整個局面都已是不同,戰爭的走勢此刻完全偏向人類古族這一方,極的敗北已然可以預見。

人類及古族,這一次可以說是絕地反擊!

然……

眾人卻未見到林風折返,而是一往無前長驅直入,霎那間眼睛都是瞪大。


林風要做什麼?

不會吧?

敢請他不是聲東擊西,而是真的…要擊殺被極之強者重重包圍的極皇?

… 郝仁從很多武俠小說中都看過關於龍象般若功的橋段,雖然作者不同,描述各異,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這龍象般若功是一門剛猛至極的武功。

一直以來,郝仁都以為小說里的描寫是虛構的,今天竟然真的有人用,就連譯名都和葉尼說的差不多。原來真的有啊!

而且,看葉尼雙掌平推,剛猛之氣呼之欲出。

郝仁嘴角綻出一抹冷笑,心中說道:「你能跟我硬拼,那是最好不過!」

剛才那幾招,使他對武功一道有了新的認識,這個世界的武技,技巧的實用性並不亞於力量。這老傢伙如果一味的跟他玩技巧,最後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想到這裡,郝仁雙臂一圈,如抱如撐,如迎如拒,瞬間便在胸前團出一個太極球來。

「砰」,葉尼雙掌推出的氣流正好與郝仁的太極球相撞。一場氣爆在兩人中間炸開。

只見牆晃梁搖,煙塵四起。直嚇得吳雙花容失色,一個勁地大叫:「哎,你沒事吧!」

可能她感覺老是「哎」著不合適,只好又改口:「姓郝的,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郝仁仍然只是後退一步。

但是葉尼就不一樣了。他慘叫一聲,連退三步,手捂胸口,歪倒在牆角的一把椅子上。鮮血從他的嘴角溢出。

塵埃落定之後,葉尼才稍稍恢復。這時,外面已經人聲鼎沸,他的弟子哈紐曼率先跑了進來:「門主,你怎麼了!」

其實,從郝仁剛才一掌擊破房頂,葉尼的弟子們就聽到動靜了,大家紛紛出來看個究竟。

但是,哈紐曼恰好在台階前值勤,房間里發生的什麼事他可是「心知肚明」。於是,他攔住身邊的師兄弟們,將剛才馬修送來一個美女的事說給大家聽。

大家一聽,原來是門主在風流啊,這事他們管不了,也不敢管。大家都在心中暗笑,門主禁慾三十年,今天終於開禁了,可是這動靜也太大了,那嬌滴滴的小娘子能受得了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