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想,3年不見了,弟妹還是和我離開時一樣年輕漂亮。」喬汐莞決定先順著這個女人,嘴角笑得還很甜,「看出神了,所以一時沒有聽到你說什麼?」

言欣瞳一聽喬汐莞這麼說,整個人不禁有些得意的笑了。

都說她言欣瞳沒有喬汐莞漂亮,她就不信這個坐過牢的女人,還能翻什麼浪?!再漂亮,也還不是廢材一個,早晚會被踢出顧家。

只是,喬汐莞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

------題外話------

宅需要你的支持!

閱讀,收藏,評論。

宅愛你。 喬汐莞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

坐牢后,腦袋開竅了?

想當初在顧家的日子,喬汐莞這個女人膽小怕事,不愛說話,不能出眾,家裡面但凡有什麼宴會聚餐,都是她二少奶奶頂著,喬汐莞根本就是擺設,壓根擔當不起長媳的地位。

「奶奶,媽媽。」突然,身後傳來小孩幼嫩而有些激動的聲音。

幾個人轉頭,看著門外回來三個小毛孩,背著小書包,都在5歲左右。

「我們回來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小男孩,白嫩嫩的,有些嬰兒肥,頭髮有些長,挺時髦的髮型,臉蛋紅撲撲的甚是可愛。

身後跟著一個小女孩,長得和這個小男孩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多留了兩個小辮子,明顯是一堆雙胞胎。

最後還有一個小男孩,小男孩皮膚明顯黝黑了些,瘦了些,像個小猴子一般,臉上沒有前面兩個小孩的笑容,不像一般小孩子該有的活力。


前面那對雙胞胎分別已經膩在言欣瞳和齊慧芬的懷抱里,別提多親熱了。而那兩個人似乎也忘了最後面這個小猴子的存在,寵溺的對那對雙胞胎噓寒問暖。

喬汐莞皺著眉頭看著那些,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小聲的童音。

「媽媽。」小猴子在叫她,明顯很是生疏。

小猴子顧明路,今年5歲,喬汐莞的兒子,喬汐莞和顧子臣的兒子。

顧子臣下身殘疾下體不遂,他們這個兒子,從石頭裡面蹦出來的?

她皺著眉頭,「你還認識我?」

小猴子咬著唇。

本應該不認識的,因為喬汐莞去監獄的時候,顧明路才2歲,2歲能夠記住什麼?!


「聽說今天你出獄,家裡陌生人就只有你一個。」小猴子小聲解釋。

邏輯還行。

喬汐莞點了點頭。

「媽媽,我還有作業,先上樓做作業了。」顧明路說道。

「哦,好。」喬汐莞看著顧明路上樓,小小的個頭看上去那麼孤獨,反觀客廳中其他兩個小孩,男孩顧明理,女孩顧明月,完全就是天翻地覆的待遇。

喬汐莞。皺了皺眉頭。

她只想說,儘管對這個小猴子沒什麼感情,但這種感覺,分明很、不、爽!

不爽,也只能暫時……不爽。

晚上,一大家子人在一個飯桌上吃飯。

她的回來並不會讓這個家有任何改變,甚至顧家的當家老頭子顧耀其連問都沒有問她一句。

吃過晚飯之後,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

當然,一向古怪而孤僻的顧大少是不會在樓下待多久的,吃完飯就坐上他在家的專用電梯回房。

顧二少據說在國外談生意,過幾天才會回來,顧三少貪玩,晚上就沒有回家吃飯,顧家還有兩個未出嫁的女兒,都還在讀大學,不在家裡。

財經頻道。

霍氏企業分析。

齊凌楓已經掌管了一切。

霍氏一家人的死亡案最終被判定為普通交通案件。

喬汐莞拳頭捏得很緊,眼眸越來越深。


齊凌楓現在的笑容有多深,她的恨意就有多強烈。

「可惜了霍小溪。」言欣瞳看著新聞,突然感嘆。

「你懂什麼。」齊慧芬突然說著,口吻嚴厲。

言欣瞳一怔,她茫然的看著齊慧芬。

她只是隨便感嘆一句而已。

「霍氏企業你以為真的是霍小溪創下來?不是我侄兒齊凌楓,一個黃毛丫頭,哪裡來的能耐……」

齊凌楓是你的侄兒?!

她和齊凌楓至少認識了10年了,她從來都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姑姑。

「你們住嘴行不行,看個新聞都不得清凈。」顧耀其臉色一冷。

兩個人都閉上了嘴。

喬汐莞抿著唇,沉默的離開的客廳。

齊凌楓,從頭到尾,你都是在騙我……

果然,知道得越多,越心寒。

她走上樓,心裡想著事情,條件發射的走到了顧子臣的房門口,推開房門。

一記凌厲的視線飄過。

喬汐莞整個人猛地回神,抬頭看著顧子臣躺在床上,床上的位置,還有另外一個女人跪在他的身邊,顧子臣的的下身沒穿嗎?

沒穿嗎?

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裸露的大腿,關鍵部位被棉絮擋住了。

「看夠了沒?」顧子臣臉色一冷。

「看夠了。」喬汐莞本能的回答。

「出去!」顧子臣厲吼。

喬汐莞關上房門。

那個跪在顧子臣身邊的女人如果沒有記住叫小玲,20多歲,家裡的傭人。

是在做下體按摩吧。

為了防止肌肉衰竭,所以會做一些相應的穴位按摩。

喬汐莞抿著唇,回到房間。

殘疾大少的脾氣這麼壞,難怪膽小怕事的喬汐莞,這麼怕他。

她躺在床上,翻身睡覺。

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別想。

她迷迷糊糊睡著。

腦海裡面出現了很多畫面,一些甜蜜的,快樂的,一些殘忍的,恐怖的,那些紅顏的血液順著頭部,染紅了整個街道……

不……

不要!

我不要死!

喬汐莞猛地睜開眼睛。

從噩夢中驚醒,汗水從額頭上一直不停的往下掉。

這種夢,總是持續反覆的出現在她腦海里,揮灑不去。

「醒了?」冷靜的夜晚,突然出現一個男人冷漠無比的聲音。

喬汐莞一怔,轉頭,看著冷眼看著自己的顧子臣。

這個男人,怎麼會在這裡!

------題外話------

跪求,閱讀,收藏,評論。

小宅愛你們。 「醒了?」冷靜的夜晚,顧子臣一字一句,狠狠的問道。

喬汐莞看著顧子臣,整個人有些莫名其妙,「你怎麼在這裡?」

「那要問問你自己。」

「我?」喬汐莞更加茫然了。

「你深更半夜叫什麼叫!」

「我叫什麼了?」喬汐莞依然不明白。

顧子臣瞪了一眼喬汐莞,什麼都不說,坐著輪椅,轉身就走。

喬汐莞看著顧子臣的背影,這人真心有問題吧。

腦袋有問題吧。

真是糟蹋了這麼帥的一張臉蛋。

喬汐莞心裡碎碎念著,突然耳邊聽到一聲強烈的響聲。

響聲從隔壁房間傳過來的,本來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不過剛剛那個傲嬌的殘疾大少回房的時候,沒有關上他們連接的那扇門,導致傳過來的聲音,異常的響亮。

她本來不是一個很喜歡看熱鬧很喜歡插入別人生活的人,只是剛從噩夢中驚醒一時半會兒也睡不著了,就一副看笑話的表情通過那扇門走向隔壁。

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真的嚇一跳。

殘疾大少到底是哪裡來的能耐,可以讓自己摔成這樣,4腳朝天不說,輪椅還能往自己身上壓,這真是智商堪憂的節奏?!

似乎感覺到房間多了一個人,殘疾大少即使還躺在地上,凌厲的眼神就射了過來,「誰讓你進來的!」


喬汐莞抿著唇,這個時候了,脾氣還這麼大。

「滾出去。」殘疾大少怒吼。

喬汐莞翻白眼,誰想看似的。

也沒什麼好看。

她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殘疾大少又發話了。

喬汐莞站在門口,一副你到底要怎麼樣的表情。

「把我扶起來。」

喬汐莞看著殘疾大少。

話說你剛剛攆我走,現在又讓我幫忙,你不會用請姐也不計較了,你丫的到底怎麼還可以如此坦然?!

「快點。」殘疾大少催促。

喬汐莞抿著唇走過去,先把他的輪椅費力的從他搬下去,她發誓她真的不是故意手滑了一次又一次,導致輪椅一次又一次的往殘疾大少的身上碾。

殘疾大少什麼表情?

喬汐莞說,她沒看。

搬走了輪椅,喬汐莞蹲下身扶殘疾大少,很費力的把他挪到床上。

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他那毫無力氣的雙腿。

「看夠了?」殘疾大少眼眸一緊。

「你這個人,連句謝謝都不會說嗎?!」喬汐莞怒了。

老娘是吃素的,老娘是軟柿子了,你想要怎麼捏就怎麼捏?!

殘疾大少似乎是怔住了。

「不說謝謝是不是,老娘今晚就賴你床上不走了!」說著,喬汐莞直接躺在了顧子臣的旁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