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十歲。」

「你這傢伙,我又不是在問你年齡,而且我也知道你今年十歲了啊。」

寧次嘴裏暗自嘀咕一句,宇智波鼬似乎沒有聽清楚寧次在說什麼,稍微靠近了寧次一些。

「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我靠,你別突然靠過來行不行?我很怕啊。」

宇智波鼬歪著頭疑惑地看着寧次。

「為什麼?怕我?一開始不是你說要挑戰我的嗎?」

宇智波鼬不說還好,一說寧次直接炸毛。

「你還好意思說,我一開始都說了想和你交個朋友,結果你這傢伙冷冰冰的,好像我欠你多少錢似得,我要是不說決鬥,你這傢伙現在估計都已經到家了!」。 這貴婦人模樣的顧客說,「上班你以為不正經場合呢?還洋氣。」

那就是要低調一點咯。

雲珊給她拿了套藍色襯衣加長褲,不會很高調,但又很顯質感,款式還有些小心機,看著跟常規款的襯衣一樣,但又有些不一樣,會顯得人很大氣。

那顧客拿起來看了看,也沒有說去試,神色還是不滿意的,「這衣服是什麼面料?怎麼看著這麼透,你是存心想害我吶?」

在不遠處的葛玲忍不住要翻白眼,這個人是故意過來找茬的吧?

雲珊笑了笑,只好讓她自己看了,跟她說看中哪件就拿哪件,看不中,也沒關係,下次進新款時候再來看好了。

貴婦人顧客看她沒再圍著自己轉,臉色有些黑,「我聽同事說,你這家店的衣服挺好,服務不錯,沒想到是這個樣子的,算了,不看了。」

雲珊走過來,微笑道,「很抱歉,這次的貨品沒有讓您滿意。」

貴婦人從鼻子里哼了聲,掃了眼店裡的情況,這會兒是下午四五點的時間,還沒到下班時間呢,竟然就有四五個顧客在看衣服,這家店的生意真是好得出奇。

正好有一個顧客試了條裙子出來,她整個臉龐都亮了,顯然是很喜歡,但看到價格眉間就有些糾結,換回衣服,然後到前台問,這裙子能不能再便宜一點。

你說這裙子的面料這麼薄,這麼少,不像冬天的衣服,又是棉花又是加層的,成本應該沒那麼高才對。

葛玲跟這顧客說,「您好同志,您拿的這條裙子是我們新進的款,也是店裡的主推款,面料跟做工都是優等的,不能拿面料薄厚來比對。您看,這裙子您穿上很滿意對不對?別的普通裙子穿不出這種效果對不對?這就是這裙子的獨特之處,設計好,做工好,穿上又洋氣又顯氣質。是絕對對得起這個價格的。」

「你這個款式類似的衣服我在百貨商店那兒也看到有,人家才賣二十塊,你們這裡賣三十塊也太貴了。」

葛玲面露微笑,「很抱歉,這個價格真的是我們店實價了。」

其實心裡已經瘋狂吐槽開了,別家便宜怎麼不去別家買,非要在這裡湊熱鬧。

但想著顧客是上帝,臉上一點兒也沒有表現出來。

貴婦人顧客適時走了過來,跟那試圖講價的顧客說,「我說啊,咱們還是去百貨大樓買好了,那兒的貨都是在滬市進的,便宜又好看,質量還有保證。」

但那顧客還是很猶豫,那條裙子是真的好看,可是買吧,好像臉又有些掛不住。

雲珊看葛玲能應付得過來,也就沒有過去,她給另一位客人搭了身衣服,給她揚長避短了,這客人特開心,很爽快地付了錢,一共六十二塊,雲珊看著心情好,送了她一條節約領。

葛玲那邊的客人最後還是把裙子買了,貴婦人氣得臉都黑了,也終於走了。

貴婦人出了紅霞服裝店,就去了百貨商店,在百貨商店這兒的服裝區逛了逛,沒一件看得上眼的。

其實她也不是非要買衣服,不過是,前些天回娘家,看她那侄媳婦又添了新衣服,打扮得像只孔雀似的,太張揚,她不喜歡年輕女孩太張揚,不由就多說了兩句。

「姑姑,其實我也是不想買的,但我那些夏天的衣服都是在娘家做姑娘時候買的,我前些天穿著出去,別人問孔濤,我是不是他家裡的保姆。」

「孔濤就說我,家裡沒有短我吃短我穿,為什麼要穿人破舊衣服出去丟他臉,我只好去服裝店挑了兩件,這店是孔濤同學開的,我買的時候給我打了折呢,她那兒的衣服質量好,買一件穿個幾年一點兒問題都沒有。」

「姑姑,你要是買衣服的話,我下次陪你過去逛逛,那兒也有適合您這樣年齡的衣服。」

貴婦人孔淑慧就冷著一張臉,「不用了,我不去那些街邊小店。還有,孔濤的單位不是可以拿到內部便宜衣服嗎?還得另外買,你還真是有錢。」

「姑姑真不是,孔濤單位里的衣服您也不是不知道,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呢,最多能優先給你,但價錢是跟外面賣的一樣的。」

孔淑慧從鼻子里哼了聲,沒有回她,但心裡打算跟侄子好好說說才行。

等回到自己家,孔淑慧不由就打開了自己的衣櫃看了看,她其實每年都有添置衣服,衣櫃里有一半是她的衣服,買的時候也不算便宜,但款式就是怎麼看怎麼土,過時了,有些洗得也比較舊,能穿得出去的也就那麼幾件。

連那個小門小戶嫁過來的肖琴,也懂得給自己裝門面,她這個主任卻是穿舊衣服。

孔淑慧家境跟工作都還不錯,比絕大多數的普通人都要好,自是看不上小門小戶出身的肖琴。

可現在小門小戶出身的肖琴都因為嫁進孔家,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穿著都比她光鮮了。

孔淑慧自是有些不太得意的。

於是想著今天休息就出來逛一逛,給自己買兩套夏裝。

她想起同事提起紅星廣場這邊新開了家服裝店,就過來看看。

剛開始看到這裝修時候是感覺眼前一亮的,沒想到一個賣衣服的店也裝修得這麼豪華,她挺直腰杆子走了進去。

這家店的店員都是年輕女孩子,打扮得光鮮靚麗,花枝招展,本來對這家店還算滿意的,看到這幾個店員的打扮就不太喜歡,然後再看了看衣服吊牌上的價格,她臉色變了下,竟然賣得比百貨大樓還要貴,她如果買兩件的話,一個月的工資就沒了。

雖然她家裡情況還過得去,但好幾個孩子讀書花費大,還有個要吃藥,拿一個月工資出來買衣服,她有些捨不得。

她本來是想挑一挑,挑些毛病出來,為難為難這些店員,然後殺殺價,沒想到她們都不為所動。

孔淑慧有些憋氣,從服裝區出來碰到了侄子孔濤,孔濤道,「姑姑是過來買東西,還是來找我?」

。 虎爺拿着紙看了看覺得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啊,可是韓風都這樣子說了那這張紙肯定就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虎爺覺得韓風的思維是不是跟他不在一個頻道,但是他也只敢在心裏這樣子想。

韓風此時感覺自己有些疲憊也是十分無奈,看着有些事情是不能懈怠的,不然就像現在這樣了,以前的他寫這種東西可不會這麼疲憊。「你們先回去自己研究吧,要是實在看不明白再來找我。」

虎爺聽到韓風的話轉頭看着他,看到韓風有些疲憊的樣子更加疑惑了。不就是寫了幾個字嗎為什麼韓風變成了這個樣子。「那我就先回去了,韓先生有事情打電話給我就成。」

虎爺說完見韓風點了點頭便拿着紙離開了韓風家,坐在車上的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手裏的紙。這玩意真的對他和阿信有用嗎?虎爺並不是覺得韓風騙自己,他只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自己和韓風說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困難的很,可是韓風就給他們寫了兩個字就完事了。虎爺看着手裏的紙面色有些古怪,但是也並沒有將它給扔了。

虎爺才沒有那個膽子把韓風給他的東西扔了,要是哪天韓風問起他們,而自己沒有就尷尬了。「虎爺,虎爺?」開車的司機透過鏡子看到虎爺盯着手裏的紙發獃也是有些疑惑便喊了兩聲。

虎爺聽到司機的聲音也是回過神來了,看着司機有些擔心的神色虎爺擺了擺手。「我沒事,好好開車。」虎爺此時也不想那麼多了,等回去他和阿信好好研究一下就知道了。

反正剛剛韓風也說了要是還調皮不了的話再找他,有韓風的擔保那他怕這些做什麼。虎爺才是也是想通了,對於自己剛剛的那些想法他也是覺得好笑。

司機聽到忽虎爺的回答之後便安心的開車了,沒一會虎爺就回到了自己家裏。阿信此時也是在客廳里吩咐著人做事,見虎爺回來了他也是十分高興。

「虎爺回來了?你們先下去吧,事情按照我吩咐的那樣做就行,一旦有什麼問題立馬告訴我。」阿信轉頭看着手下的那些人說着,這些人聽到這話也知道虎爺和阿信要單獨說事情便離開了。

虎爺拿着手裏的紙給了阿信一個眼神便往他們平常談事情的書房走去了,阿信也是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了虎爺手裏的這張宣紙,心裏面也是有些疑惑虎爺幹嘛要拿着這玩意。

兩人來到房間之後便把門關了起來,阿信看着虎爺將這種紙擺在了桌子上便走了過去。「這是什麼?就兩個字?心境?」阿信看着十分疑惑的說着。

虎爺看着阿信一副疑惑的樣子抿了抿嘴,「我把我們的事情跟韓先生說了,然後他就寫了這兩個字給我,讓我們研究這兩個字。」虎爺此時也搞不懂韓風是什麼意思,只能這樣子說着。

阿信本來有些疑惑的表情在聽到虎爺的話之後頓時就換成了一臉不可思議。「韓先生的意思是我們能不能突破就取決於這張紙了?」阿信語氣略微有些上升的說着。

虎爺見他這樣子跟自己說話也沒有生氣,因為他在回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到過阿信知道后的反應了。「也可以這樣說,其實我也不太懂韓先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虎爺撓了撓頭頗為無奈的說着,「你說,韓先生要是覺得我們心浮氣躁了直接告訴我們不就得了,這樣我們直接找辦法靜下來不好了嗎,可韓先生偏偏給我們寫了這兩個字,這一下子讓我有些想不通了。」

虎爺看着韓風在宣紙上寫的兩個大字說着,阿信聽到虎爺這樣子說也相信了虎爺不是在和他開玩笑。「會不會韓先生在上面動了什麼玄機?」

阿信盯着紙上的說着,「韓先生這樣子說肯定有他的用意,我們先試着研究一下吧。」阿信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的說着,其實他也不確定韓風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

虎爺聽到阿信的話點了點頭,「韓先生寫的時候我就在旁邊看着呢,並沒有感覺有靈力的波動。但是韓先生寫完這兩個字之後好像有些疲憊,應該是有什麼玄機的地方的。」

虎爺此時也聯想起來了韓風寫完之後有些疲憊的樣子,阿信聽到虎爺這樣子說越發覺得韓風是在上面弄了什麼,所以便一個勁的盯着紙上的字看着。

虎爺也是和阿信一樣盯着紙上的字看着,盯的越久虎爺越覺得這兩個字好像和他們平日裏見的字有些不一樣,剛開始他還以為是自己多想了,但是現在又是這種感覺他覺得肯定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阿信看着紙上的紙一會皺着眉毛一會又一副十分輕鬆的樣子也是着實奇妙,阿信看着字覺得好像字上面有着一點奇妙的東西,好像他那個體會韓風在寫這些字是的感受。

越感覺阿信越是驚訝,字中的世界十分的宏大。甚至在他看到十分入迷的時候他腦海裏面會出現一些從來沒有見過的場景,其實這些都是韓風腦海里他曾經生活的地方。

韓風寫着這兩個字的時候加入了道韻也施加了一些精神力在上面,虎爺和阿信兩個人現在十分浮躁,想要讓他們快速靜下來的辦法就只能這樣。而且他們兩個要是能夠感悟出韓風留在這裏面的那一點點的道韻他們的修為為更進一大步。

此時的韓風早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和韓千山和陸涵說自己再休息一會他們也沒有懷疑。但是韓風回家房間並沒有休息而是開始了打坐,就在他剛剛寫字的時候他的道韻又有了別的感悟,所以他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便回了房間打坐。

在他原本生活的世界裏他的道韻已經很久沒有突破了,道韻這個東西十分的奇妙,他會影響你以後走的道和你修鍊之路能走多遠。。 教皇,也曾和他說過,楊威另一些事。

比如第一魂環,比如百年魂獸暴魂骨。

現在他看了看已經暈到的光月之狼,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光暉女妖。

嘛泥!

他不由在心中暴了一些粗口,進落日森林才多長時間?

有沒有一個小時?

別人能在一天之後找到合適的,就已經是運氣好到暴了。

有些倒霉的,十天半月都沒找到。

可以想像一下,尋找一隻合適的魂獸,有多麼難了。

他活了這麼多年,像這種進來就遇到合適的,也不是沒有見到過。

可是,一遇就二隻,而且一隻比一隻好,一隻比一隻頂級的。

還真是人生頭一遭,也算是漲見識了。

他看楊威的眼神都變的怪怪的。

「這是什麼鬼運氣?」

他覺得教皇有一個猜測極有可能,眼前這傢伙,就是神界哪個神的兒子。

否則哪裏有這麼好的運氣,早就安排好的吧!

想到這裏,金鱷斗羅不由抬頭看了看天,暗道:「那是不是,以後對他再好一點?萬一,他那個神爹是個護崽的傢伙,我豈不是要倒霉?」

「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光暉女妖尖叫了一聲,之後轉身便跑。

做為頂級的魂獸,有着超強的直覺。

在它看到金鱷斗羅的一瞬間,它就能從金鱷斗羅身上感覺到危機。

那種遠比萬年魂獸,帶給它的危機感還要強。

所以,它毫不猶豫的逃了,連它的獵物光月之狼都不管了。

「呃?」

楊威與金鱷斗羅齊齊愣了一下。

之後,兩人齊齊追了上去,這送到手上的極品魂獸,都要讓它跑了。

兩人就可以一頭撞死了。

金鱷斗羅實力擺在那裏,幾乎是一個閃身就追上了,並且擋在了光暉女妖的身前。

「啊…」

驚的光暉女妖,再度發出了一聲尖叫。

之後,轉身想逃離金鱷斗羅。

可是,楊威的速度雖然不能和金鱷斗羅比,可是在這個階段也是相當不俗的。

一個呼吸間,就追了上來。

將光暉女妖的後路擋住。

「姨…」

金鱷斗羅不由發出一聲驚疑的之聲,因為他震驚於楊威的速度。

不過光暉女妖可不管金鱷斗羅此刻是怎麼想的。

在看到楊威擋住去路之後,只見它身體一顫,瞬間化為三個身影,之後以三個角度三個方向。

從楊威身邊穿過。

急速逃離!

「分身?」

楊威真是被震到了,不過他的反應也極快。

左手一抬,光明聖劍武魂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之後猛的一揮。

劍氣縱橫!

「刷刷…刷!」

三道強勁的劍氣,直接向三道分身追了過去!

「崩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