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頭來。」

他這樣玩味的說着,語氣中有着說不出的嘲笑與快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猛然感到了一股危機,沒有多想,直接拔起地上的劍向前刺了出去,同時全力躲開張嵐的拳頭。

發生的太快,一切都只在電光火石的一瞬之間,他剛剛的一切都是下意識的動作,這是他經歷了上百次的廝殺而有的經驗。

他的內心有着說不出的惱怒,他竟然被騙了,要不是這個傢伙只是一個大魂師,而是魂尊的話,他甚至連魂技都放不出來,就要被人殺死了?

但是更讓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傢伙竟然不躲不閃,一副拚命的樣子,拼着自己的胸膛被一劍刺穿,也要打出一拳。

奇青溪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沒想到這個小子還是個狠辣果斷的梟雄人物,但那又怎樣?他們中間差了兩個大階段,中間差距的實力是絕對的!即使這個傢伙靠着他的大意以及偷襲,也依然不過是死亡的結局。

就在他閃過了張嵐拳頭的腦袋的一剎那,他看到了那個傢伙的拳頭下突然一道寒光閃過。

一支袖箭從他的右眼刺入,從他的腦殼后漏出來了半截。

張嵐的右胸上也被一把利劍刺穿,隨着魂師主人的死亡,作為器武魂的利劍也隨即消失。

鮮血猛然從張嵐的胸口噴濺了出來。

張嵐皺着眉頭,對自己使用了第二魂技。

綠寶石治癒。

他胸口的傷口慢慢癒合,但也只是初步癒合而已,如果用力過猛,他的傷口還會崩開。

不過不重要,頂多再來兩下。

這些都在一秒不到的時間發生,直到魂宗的屍體倒下,周圍那些臉上還洋溢着笑容的村民猛然尖叫着散開逃跑,與他們之前那幅高興的樣子形成了顯明的反比。

張嵐看了看地上的那具魂宗屍體,心中告誡自己以後一定要謹慎小心,不然像是這個傢伙一樣,連魂技都來不及放就死了,也太傻了。

「生與死,就在一瞬之間。」

張嵐喃呢著轉頭看向那個魂尊。

這個男人沒有了之前囂張的樣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張嵐,手指著張嵐,結結巴巴驚恐的說道:「你,你,你。。「

張嵐沒有等他說完,直接沖了上去,在他驚恐卻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眼神之中,直接卸掉了他的四肢。

他之前就看出來了,武魂是口琴,四肢瘦弱,一看就是一個輔助系的魂尊。

這樣的傢伙,連普通的大魂師都打不過。

所以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那個奇青溪,在場所有人里唯一對他有着巨大威脅的傢伙。

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魂宗的話,哪怕是實力全開,也不過是三成的勝率,而且那個魂宗還得是剛剛晉級不就的魂宗。

所以張嵐迫不得已,用起了戰術,至於在此間受到的侮辱,活着才配尊嚴,敗者什麼也不配擁有。

尤其是對於張嵐來說,屈辱?只要能讓那些邪魂師乾淨利落的死去,受再大的屈辱他也無所謂!

張嵐隨後身體猛然衝刺出去,用時不到一分鐘,輕鬆的幹掉了剩下的那兩個驚恐的大魂師,隨後走到了那個魂尊憨厚男子面前,對着哀嚎不已的他淡淡道:「安靜。」

隨後那個長相憨厚男人猛然一顫,閉着嘴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張嵐伸手從這個男人身上撕下一塊衣服,在自己臉上擦了擦,把臉上的口水擦掉。

張嵐這樣的動作讓這個男人眼神驚恐的放大,一片水漬出現在這個男人的胯下。

張嵐慢慢轉身走向了之前那具魂宗的屍體。

「裏面還有你們的人嗎?」

「沒有了!沒有了!」

張嵐小心的用布包着魂宗腦袋是露出的袖箭箭頭,這上面有着劇毒,是唐三做的,不過張嵐的身上也有着解藥,不用擔心哪天一不小心,將自己害死了。

隨後張嵐抓着箭頭,將箭矢拔了出來。

「你們是幹什麼的?」

「我們就是人販子,就是抓一些小孩和女人買到地下拍賣場。」

張嵐的動作一頓,隨後壓抑著怒火,繼續用布條將箭矢仔細的擦拭著。

張嵐的樣子異常的平淡,語氣也平淡像是敘說什麼一樣,但越是這樣,卻越是讓那個長相憨厚的男人越加的恐懼。

「地下拍賣場?」

「啊對!地下拍賣場里什麼都有,也什麼都要,寶物!魂骨!人!魂師!魂獸!貴族!甚至連公主都有!

你想要什麼東西地下拍賣場都有!」

張嵐專註的擦拭著箭矢,低聲喃呢著:」什麼都有?「

「對對!大人你想要什麼都有!我這裏還有一千六百的金魂幣!我還知道剛剛那個魂宗的錢放在那裏,大人您不要殺我!我有用!我有用!」

「那有沒有正義?」

「正義?」

男人傻在了哪裏。

張嵐隨後將箭矢擦拭完畢之後,將箭矢又小心的放入了手腕下的袖箭中。

隨後又彎下身,將魂宗的戒指取了下來,用魂力一感知。

「果然。」

裏面是兩立方米的空間,這個戒指是一個空間系魂導器,裏面大部分是金魂幣,還有一些食物和療傷的藥物。

張臉慢慢走到男人的身前,淡淡的問道:「你的錢呢?」

「大人不要殺我,我都給你,錢我都給你!」

男人顫抖不已的說着,但是他卻沒有說出他的錢在哪裏。

張嵐踩在男人的右手上,隨後慢慢的用力。

「啊啊啊啊!!!!」

男人發出了劇烈無比的慘叫聲。

直到男人的手被徹底踩碎,張嵐才慢慢道:「錢呢?」

「大人,大人只要您放過我,我就告訴您大人!!」

張嵐沒有廢話,踩在了男人的左手上,慢慢用力。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痛苦的哀嚎著,身體不斷的扭動着,但是他的四肢被張嵐之前卸掉了,只能像是一個可憐的蛆蟲,在地上掙扎扭動。

「錢。」

「大人!!!只要您放過我!我什麼都給你!我還有一個妹妹!她很漂亮!真的大人!我還能當你的狗!奴隸!我發誓絕對不會背叛你!我是一個三十級的輔助系魂尊,我很有用的大人!!!!」

那個男人撕心裂肺的吼叫着,痛哭流涕,他很純粹,純粹的怕死,他還有那麼多沒有享受過的事物,他還想活下去!

張嵐沒有再理會,轉身看着背後,剛剛聚集起來的村民。

他們驚恐的看着他,但是卻奇怪的又聚集在了一起在他背後,沒有逃跑。

其實這兩章的打鬥和謀划算計我在腦海之中想像了好多遍,同時稿子也是改了好幾遍,或許大家看上去不是很爽,有些壓抑,但是我不想將主角寫的太過厲害了,他要有挫折,不會一帆風順不斷狂傲的將所有的敵人踩在腳下。

不過我也不會去虐主,主角會一步步的成長,而且基本就是生死搏殺,同階無敵。

額~~唐三不算。

。 「殺!」

趙高依舊堅持下令。

與此同時,趙高也已經做好出手的準備。

即便不敵,他也沒有辦法。

他要儘力保護陛下的安危!

「好了,趙高你的忠誠朕看到了,下去吧。」

李天之淡淡道,隨之李天之看向了剩下兩位劍奴又道:「轉魄,滅魂也退回來,這裡交給朕。」

「嗤!」

「哈哈哈哈…….」

「兄弟們我沒有聽錯吧,秦皇說交給他……這個丹田破碎的廢物?」

「沒有聽錯,估計秦皇被我嚇傻了吧。」

「別廢話,立即擊殺秦皇避免夜長夢多!」

「殺!」

四個齊國的入道境強者一臉輕蔑的沖向了李天之。

「昂!」

一道龍嘯聲響起。

只見一道水晶龍魂從李天之的後背中衝出。

瞬間,李天之身上的氣息暴漲到了入道境二重!

其實李天之還能夠藉助水晶龍魂繼續提升修為的。

但是,李天之多次使用水晶龍魂之後發現了一個規律。

那就是,藉助水晶龍魂提升的修為越高,修為停留在提升后的境界時間就會越短。

李天之不想修為消失得太快。

他想要持久一點,所以只提升到入道境二重。

如果繼續提升到入道境三重,李天之估算了一下他只有十個呼吸的時間。

提升到入道境四重他有八個呼吸的時間。

提升到入道境五重只剩下六個呼吸的時間。

以此類推,他提升到入道境七重就只剩下兩個呼吸的時間了。

想要提升到入道境八重,估計瞬間就跌回原本的修為境界。

現在皇宮中的戰況還不太明朗。

羅剎神女皇雖然在皇宮上空的戰場上穩佔上風,但對付她的人很多

估計就連羅剎神女皇都不能確定,會不會有人脫戰出去繼續來對付李天之。

李天之覺得穩妥一點提升到入道境二重,至少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入道境二重的實力,李天之能夠保持半個時辰左右。

這半個時辰,足夠李天之做很多事情了。

李天之之所以有信心在入道境二重的修為應對四個入道境四重修士。

那是因為李天之還有底牌,兩件神器!

滅神槍與射日弓這兩件神器!

「不好!秦皇丹田破碎的消息是假的!」

看到李天之瞬間爆發出入道境二重的氣息,差點就將齊國的四個入道境四重修士給嚇死了。

秦皇可是大秦帝國十大高手之一!

他們衝上去豈不是會被李天之一巴掌給拍成肉泥?

「不對!秦皇怎麼可能只是入道境二重,他可是大秦帝國十大高手之一!」

「肯定是秦皇藉助寶物強行提升了修為,兄弟們不要怕,殺!殺了秦皇我們各國才有活路!」

……

刷!

看著四個傢伙沖了過來,李天之手中瞬間多出了一柄長槍。

正是神級兵器,滅神槍!

滅神槍一出。

皇宮中所有人都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危機感。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