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不管能不能把你救好,我都會照顧你一輩子,不離不棄!」古晨看著靜靜熟睡一般的雲香瑤,咬了咬嘴唇。

這是不平凡的一個夜晚,因為有個人,對著另一個聽不見的人,說出了一生的承諾。

這是一個平凡的夜晚,因為星星照常滑過天際,因為月亮依舊懸在斜空。

這是謎一樣的一個夜,因為沒人知道屋內的倆人究竟發生了什麼,究竟沒發生什麼。

苗老怪出去后,見到門外眼睛紅紅的孫女,忍不住哽咽道:「爺爺以後會給你找個更好的,咱不哭,不哭啊。」

兩個人站在門外遠處,儘管心中難受,但都不敢馬虎,在暗暗保護著房間內兩個人的安全。

忽然,苗老怪就感覺周圍的空氣開始涌動起來。他詫異地抬頭仔細觀看,就看見以他身後古晨所在的房間為中心,四周的空氣開始微微湧入,繼而旋轉成風,似乎將那房屋陷在了龍捲風的中心!

單憑古晨現在的修為還遠遠不可能將天地靈氣引出這麼大動靜。或許,或許,唉——。苗老怪嘆息著,心中矛盾萬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憐。

「爺爺,發生什麼了?」苗若嫣也驚愕地感覺到周圍天地靈氣的變化了。

「沒事,我想雲香瑤大概、可能、也許、或者有救了。」苗老怪凄然道。

「太好了,太好了!瑤兒姐姐有救啦!」不明真相的苗若嫣,興奮地看向不斷涌動的空氣,反覆念叨著。並沒有發現苗老怪看她時候躲閃的眼神。

「我說小子,關於今晚發生的這些你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講起,別怪我沒提醒你。」王聖手的聲音從影子處幽幽傳來。

古晨大汗淋漓地赤裸著上半身,微微喘著粗氣。剛剛的勞累、驚疑和錯愕讓他現在都還沒完全鎮定下來。

雲香瑤額頭中央那個紅點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見。古晨心中一喜,但一看自己赤裸的上半身,他有些尷尬,苦笑一聲:「還是趕緊穿上衣服吧,不然雲香瑤一醒來,兩個人多尷尬!」

想到這裡,古晨給雲香瑤又遮掩了幾下被子。穿上衣服,便要翻身下床,就聽見外邊有打鬥的聲音,聲音不大,但古晨聽得清清楚楚。

「發生什麼了?我好像聽力突然也跟著變強了。」古晨一邊加快穿衣服,一邊自言自語。

「你們倆後邊,你倆左邊,你倆右邊,千萬不要讓那丫頭跑了,記住一定抓活的。」門外有人喊了一聲,古晨就聽見房間的四周被幾個人圍上了。

「這又是什麼人?」古晨想不明白。

嗖——

一道暗光從窗戶打入,古晨居然震驚地發現,那一把小飛刀緩緩穿過薄薄的窗戶紙,進了屋,直直奔床上躺著的雲香瑤而去。

「這麼慢?」這一現象完全顛覆了古晨以往的經驗認知,他有些呆傻地看向那緩緩而前行的小飛刀,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去阻攔!

而事實上,小飛刀依舊是按照正常的超級速度打進來的,只是在古晨的眼中呈現出來卻是慢了幾十倍。

由於驚詫萬分,古晨便忘記了第一時間去打掉那把飛刀,等到意識到飛刀對雲香瑤構成威脅的時候,已經晚了。

小飛刀眼看就要刺入雲香瑤的胸口處,古晨焦急萬分,正欲拚命去救,突然,原本躺著的雲香瑤好似潛意識用手一甩,一道亮光閃過,將那把逼近她的小飛刀給打飛了出去,小飛刀斜著飛出去打在了牆壁之上,鏗鏘一聲入了牆壁,幾乎看不見飛刀的尾了。

「瑤兒,你好了!」古晨大喜,失聲喊了一句。

「誰欺負我晨哥哥,我就讓他死。」雲香瑤說出一句讓古晨有些不明白,又有些感動的話來。

… 「瑤兒,你真的沒事啦。」古晨再次追問了一句。

雲香瑤從床上起身,歪著頭看了古晨好一陣兒,忽然對著窗外喊道:「晨哥哥,晨哥哥,你要去哪裡,等等我,等等我啊。」


說完,居然飛身破窗出去了。

古晨才明白雲香瑤醒來是醒來了,但看樣子神智好像有些不清醒。眼見她出去,生怕出什麼事,也趕緊追了出去。

「四怪島島主的女兒出去啦,快追。」外邊不知誰喊了一聲,房屋四周好多人從黑暗中現身出來,奔一個方向急急追去。

古晨剛要追,就看見一棵樹背後苗若嫣正扶著受傷的爺爺。古晨再焦急也只得停下腳步:「師傅,你怎麼了?」

老頭見古晨過來,揮了揮手,道:「我沒事,就是救丫頭的時候耗費精力太多,才不小心被那幫小子算計了,不礙事的。你快去救雲香瑤,不然她會出大事,我們拚命救她的努力也都白費了,將來你也沒法向雲遮天交代。」

古晨確實著急雲香瑤,一個神智還不清醒的女孩子被一大幫壞人追殺,能好到哪裡去?但眼見師傅現在這樣,又有些不忍離開。

看出了古晨的猶豫,苗若嫣催道:「快去救瑤兒姐姐吧,這裡有我呢。」

古晨見師傅確實沒什麼大事,答應一聲,急奔前方追去。

前方喊殺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也不知道雲香瑤到底怎麼樣了,古晨記掛師傅,恨不得一步過去將那些惡人盡皆斬殺。

這一路追趕,古晨就發現,他的速度比原來快多了,但追了這麼久,竟然一點都沒感覺到累。

追著追著,古晨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雲香瑤剛剛醒來身體一定很虛弱,怎麼會一口氣跑這麼快這麼遠,而且還沒有被敵人抓住。敵人追了這麼久還沒被甩開,這些敵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看來幕後的人一定不簡單。

但不管幕後是什麼人,誰要傷害雲香瑤,古晨肯定跟他算賬到底。


「噗——」

「啊——」

古晨幾次提氣終於追到了跟前,隨著聲音就看見一個人被一掌打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口吐鮮血,一命嗚呼了。

再看時,就見雲香瑤紫色衣裙迎風飄揚,帶著一絲妖艷的詭異。

四周幾十個手持各種武器的人將之團團圍住,但似乎都有些懼怕,不敢向前。

古晨才知道為什麼追了這麼久雲香瑤還沒出事,看來汲取天地靈氣之後,她的功力倍增不少。想起自己身上剛剛發生的一切新變化,古晨更加驚疑屋內發生的一切了。

「各位,這丫頭今天突然變得厲害的邪乎,我們大家輪番上,耗盡她的真氣再抓她回去。跑了這麼久,她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大家快上,千萬不要給她喘息的時間。」其中一個端著一把大號的朴刀說道。

這些人一看就是經過嚴格訓練的,那人說完話后,幾十個人中有二十多人同時後退出來,圍成另一個大圈,裡面還有十幾個人緊緊圍著雲香瑤。

裡面圈裡一個人道:「雲香瑤,你還是乖乖跟我們回去,免得我們動手傷到了你。」

「不,我不跟你回去,我要跟我晨哥哥回去。」雲香瑤看向四周,說道。

暗處的古晨心中一暖,同時也有些奇怪,雲香瑤發現他在附近了?要不,怎麼會看向他藏身的地方呢?

「我知道你晨哥哥在什麼地方,你不是要找他嗎,我帶你去見他。」那個人說道。

雲香瑤看了看那人:「你真的知道我晨哥哥在什麼地方?」

「我當然知道,我跟他是朋友,走,我帶你去找他。」那人見雲香瑤如此回答,便明白她雖然功力大增,但神智卻是不清,順著說了下去,同時伸手去拉雲香瑤。

雲香瑤竟然沒躲避,只是道:「我要我晨哥哥,快帶我去找他。」

外邊圈裡一個人低聲對身邊人道:「只顧打殺半天,原來她中的血傀儡還沒徹底被治好,早知道這樣,直接騙回去就得了,幹嘛還費這麼大的勁。」

「雖然是沒徹底好,但你看她心中還是有那個古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完全清醒過來了。」另一個答話。

這裡兩個人說著話,就看見裡面圈裡那人一手去拉雲香瑤,另一隻手使出陰毒之術就要將雲香瑤先行昏迷過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都還沒來得及慶祝即將到來的勝利,突然一道白光閃過,那拉雲香瑤手的人連聲音都沒出一聲,已經人首異處。

眾人-大驚,再看時,雲香瑤的身邊多了一個人,那人一隻手中拿著一把木劍,一隻手將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的雲香瑤輕輕攬住,仰首斜視著他們。

「你是誰?」那些裡外圈的幾十個人眼見突發情況,一下子重新匯聚到一起,將古晨和雲香瑤再次死死圍住。

古晨沒有說話,雲香瑤抬頭左右搖晃著看了半天,還用手摸了摸他的臉:「你、呃、我好像見過、不對,好像沒你這麼丑,你、你是誰——」

就是在身邊同伴屍體還在汩汩流血這麼嚴肅的場合之下,那些人也忍不住都狂笑了起來。

「小子,聽見沒,該幹嘛幹嘛去,別來耍什麼英雄救美,人家美人嫌你丑,哈哈,醜八怪。」敵人中有人開始掀起了語言上的戰鬥。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家小姐?」古晨現在最想弄明白幕後到底是誰。

「原來是四怪島的僕人啊,我就說嘛,四怪島沒一個正常的,不是聾子就是瞎子,要不就是你這樣的醜八怪。」原來說話的那人道,「想知道我們是誰,一會帶你跟你家小姐一起回去,不就知道了?」

「別跟他們廢話了,大家快把他們一起抓起來。」另一個道。

幾十個人腳步移動開始轉動起來,尋求出手的機會。

「我就是四怪島的僕人,怎麼了?今天若不說出你們的來歷,以後你們就永遠沒有機會了。」古晨冷冷說道。

「丑哥哥,快殺了他們,他們是壞人。」雲香瑤突然對著古晨說了這麼一句。

「你叫我什麼?」古晨沒聽太清楚,不知道雲香瑤是不是又清醒過來,認識他了。

「丑哥哥啊。」雲香瑤重複了一句。


古晨一時無語:我大天官眉清目秀會被你看成丑,這次你醒來腦子不好使,眼神變得也太差勁了吧?

… 「人家叫你丑哥哥,一個伺候主子的下人,還想當人家心中的那個晨哥哥,也不照照鏡子。」敵人中有人說了一句,同時一劍刺來,直奔古晨的頭部。

「你話說的丑哥哥我不愛聽了,這輩子就說到這裡吧。」古晨依舊冷冷一句。單手一翻,手中木劍祭出,擋開對方攻勢之後,一路向前切割過去,粉碎對手的真氣屏障,生生將對方的頭直接平切了下來。

雲香瑤一見拍手稱讚:「好啊,好啊,丑哥哥你好棒。」

敵人的人頭如同皮球一樣,跌在地上,滾出去老遠,沾滿了土。

眾人皆驚,想不到古晨出手如此乾淨利落。

「你到底是什麼人?敢跟我們人頭城作對。」有人開始發現不對了。

古晨一聽又是人頭城,雲遮天那次沒滅了他們,後來救雲香瑤的時候大家差點被他們派來的人暗算。如今雲遮天受傷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人頭城不肯放過雲遮天,也不肯放過雲香瑤,看來事情是沒完了。

想到這裡,古晨心中恨意頓起。他沒回答他們,只冷冷看著他們,直看得他們渾身直冒涼氣。

又有一個不長眼的,大概為了表現表現,但剛從古晨背後舉起刀子,就被古晨後退一步,一腳將之踢斷了膝蓋骨,疼得在地上滾來滾去,不住嚎叫。引來雲香瑤大呼過癮。

帶頭的一見大怒,喝斥大家一起上,一部分重點圍攻古晨,一部分重點圍攻雲香瑤。而且圍攻雲香瑤的招式變得陰險無比,總是攻擊女孩子敏感的部位,再加上污言穢語,好幾次都逼得雲香瑤慌亂手腳,要不是古晨左右抵擋,雲香瑤差點就被他們羞辱到了。

眼見這些人實在無藥可救,古晨徹底動了殺氣,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眼皮底下被這幫混蛋羞辱,那不是在打他古晨的臉嗎。

如今的古晨再不是幾天前的古晨了,不但功力倍增到了他自己都還不知道的高度,而且心性也有了微妙的變化。通過人頭城的事件,他就發現,一次次給予惡人的忍讓,讓他明白有些惡人放他一馬,並不會感化他們,反而是在給自己後路不斷挖陷阱。

既然矛盾無法調和,既然與人頭城不共戴天,那必須有一方離開這個世界,徹底離開。

古晨運轉真氣,木劍祭起,發出耀眼的光芒,猶如一道立閃劈向那些人。一團紅霧在慘叫聲中騰起,地上下雨般落下諸多殘肢。

只這一招,那些人中便死傷一半還多。剩下的那些人發現不對勁了,畏畏縮縮放棄進攻,開始後退。見古晨一直沒動靜,突然轉身瘋了一般就要逃離這裡。

古晨嘴角揚起淡淡的冷笑:「你說這樣的人,能放走嗎?」

雲香瑤使勁搖頭:「壞人,他們敢羞辱我,我要親自殺了他們。」

古晨笑而不語,想起雲香瑤清醒時候的善良,再看看現在,一時竟也不知道哪個時候的雲香瑤才是對的了。他單手用力抱緊雲香瑤柔軟的腰肢:「走,我帶你好好陪他們玩玩!」

十幾個人正跑著,突然發現前方路中央站著剛才的男子和雲香瑤,知道不是對手,只求饒他們過去。

「折騰一夜,又餓又困,找個地方好好打掃一下,我家小姐需要休息休息,休息的高興了,你們就可以走了。」古晨對著他們說道。

那些人本不樂意,但又沒辦法,保住身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走了一段路,找到一處不錯的窯洞,那些人打掃了一番,古晨和雲香瑤坐在洞里休息,讓其中的倆人出去弄點野果、打個野獸什麼的,其餘幾個都被關在窯洞最裡面一個單獨的洞里。

出去的倆人深更半夜又想跑,又不敢跑,最後想了想還是決定跑。結果一個被老虎咬死,另一個慌不擇路,居然跑到了窯洞的附近,被古晨抓了回來綁在窯洞外邊拐角處的一棵樹上。

天氣快亮的時候,正在休息的古晨聽見窯洞里那些人開始有動靜了。

「想跑?正好我也不需要這麼多人,就先殺幾個給其他留下用的威懾一下。」古晨想著,悄悄拿著木劍來到外邊被綁的那人身邊,發現那人已經昏睡過去了。

「丑哥哥,我聽見有動靜,那些壞人是不是要跑啊?」雲香瑤來到古晨身邊輕輕說道。

看來瑤兒修為的確漲了不少,這麼細微的動靜都瞞不過她了。古晨想著,心中替雲香瑤高興。道:「你去藏在窯洞臨著深淵的那個出口上方,看見他們有人從下邊爬過去,你就一腳踢到旁邊的深淵摔死他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