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那明天見。」

「嗯……」

慕安急匆匆的跑出了顧玄燁的別墅,心跳的飛快,天吶,所以她就這樣和顧玄燁睡了一夜。

不過他還是沒有放下,期待他自己主動和我坦白的那一天。

慕安一路上都特別悠閑的開著車,回到家以後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此時此刻,只有蘇葉一個人坐在客廳上。

「喲,捨得回來了?昨晚去哪裡鬼混了?」

「呵呵……」

慕安對著她冷笑了一聲,「所以你就是刻意在等我回來?」

「也不全是。」

蘇葉抿著嘴巴悠閑的打理著自己手上的康乃馨,「慕安,你說我這些年對你好嗎?」

「我說蘇葉,你今天很奇怪誒。」

慕安冷冷的看著她,看來這是要裝不下去了,準備徹底撕破臉了?

「哪裡奇怪了,我平時不都是這樣。」

「也是,說吧,你想幹什麼?我想,現在沒有任何人,我們也沒必要再裝了對吧?」

「呵呵……也是。」

果然,蘇葉她已經安耐不住了,在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估計所有人都會覺得慕安會繼承慕氏,我倒要看看她又想幹什麼。

蘇葉突然站了起來,挺著個大肚子,慢慢走到了慕安的身旁。

慕安低下頭看了她的肚子一眼,忍不住笑了起來,「蘇葉,你這是懷孕七月有餘,都快八個月了吧。」

一聽這話,蘇葉嚇得後退了好幾步,幸好扶住了身旁的桌子這才沒有摔倒。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我明明才懷孕六個月。」

「是嗎?但願如此。」

慕安說完冷哼一聲,朝著前方的樓梯走去。

只留下蘇葉一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慕安肯定是發現什麼了,要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問自己。

看來,她要提上日程了。

蘇葉心疼的摸著自己的肚子,口中念念有詞:「對不起我的孩子……媽媽要利用你了,接下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有沒有這命了……」

蘇葉轉過身看著慕安的背影,大聲叫住了她。

看看時間,蘇錦藝估計也快來回來了。

慕安有些無語的轉過身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蘇葉,你又想幹什麼?」

只見蘇葉沒有說話,而是緩緩的靠近了她,也走到了樓梯上。

這時,別墅大門的聲音響起,蘇葉一猜就知道是慕凱恩回來了。

「慕安,你別怪我,都是因為你!你說你好好的做一個囂張跋扈的公爵小姐就這樣過一輩子不行嗎?偏偏要去爭什麼財產呢?」

慕安還沒有反應過來,蘇葉就直接從樓梯上自己摔了下去。

「蘇葉!」

這時,打開大門的慕凱恩看見這一幕氣憤的衝上前打了慕安一個耳光,「你個孽女,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狠心,連小孩子都不放過!你居然推蘇葉,你不知道她肚子里懷著孩子嘛?!」

嘖……這個女人還真是狠,為了陷害她居然賠上孩子的命運。

「不是我推的。」

「不是你推的難不成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你說的沒錯。」

「血……好多血……我好痛……」

蘇葉滾到地上難受的捂著自己的肚子,「凱恩,快……快救我們的孩子。」

這時,聞聲趕來的女僕們已經呼叫了救護車。

當救護車來時,他們都急匆匆的上了醫院。

要不是醫院不能大聲吵鬧,慕凱恩恨不得將慕安給大卸八塊,這可是他唯一的一個兒子啊!

趕到醫院時,蘇葉被推進了急救室。

大家都很著急的在外等候,這時蘇錦藝也從學校趕過來了。

看見慕安的第一眼她就恨不得上去扒了她的皮。

「慕安,我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狠毒,居然推我的媽媽,你財產想瘋了吧!」

蘇錦藝氣憤的走上前去想給慕安一個耳光可是卻被她給抓住了手。

慕安用力的推開了她,冷聲道:「我都說了,不是我推的,本來就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不可能,媽媽她多麼期盼這個孩子的到來,根本不可能這麼做!」

「呵,你怕是低估你的媽媽了。」

「夠了,這裡是醫院重地,不準吵鬧。」

一個醫生從手術室走了出來,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誰是大人的家屬。」

「我是,我是她的丈夫,我的孩子怎麼樣了?」

「我是她的女兒。」

「病人現在出血情況很嚴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們要保大還是保小的?」

「保小的!」

慕凱恩率先開口說道,畢竟這可是他第一個兒子吶!

反正他有錢有勢,妻子可以再有,那些年輕漂亮的姑娘,可比已經老了的蘇葉好多了。

「爸爸,你這是在幹什麼?肯定要保大啊,孩子沒了可以再有。」

「你懂什麼,這可是我唯一的兒子,你的弟弟吶!」慕凱恩著急的將蘇錦藝給推到了自己身後,迅速握住了醫生的手,「求求你了,這可是唯一的兒子,你一定要保護他啊!」

蘇錦藝的心已經涼了,這就是媽媽愛的那個男人么?關鍵時刻居然要保兒子!

果然,豪門中人就是如此薄情。 皇宮大殿內,此刻的氣氛可謂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沉悶時刻,前所未有的壓迫感籠罩著在場的所有人,所有人都是被壓抑得難以呼吸,為今天的亂局而感嘆。

董雙早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和理智,他雙眼血紅一般,一步一步向趙構走過去,而岳飛,正攔在他們二人之間。

直到,二人之間沒了什麼距離,一旦暴動,隨時都能血濺三尺。

岳飛,可別讓我失望了,趙構被楊再興跟武松,魯智深踩在地上剛清醒過來,一看眼前這個局勢,他頓時冷笑一聲,董雙,你再厲害又怎麼樣,今天不還是走不出這個屋子!

「兄長,你真的不願意放過他嗎?」岳飛的眼神痛苦而沉浮不定,看著眼前這個自己認識了六年多的同門師兄,他握著雙拳,心中已經漸漸沉重如鐵一般,很明顯,如今,岳飛他不得不做出抉擇。

「既然選擇了為你的帝王而戰,我也會尊重你的抉擇。」董雙眼中寒光閃爍,隨後只是語氣低沉:「但,我也絕不會手下留情!」

話音剛落,董雙右腿後撤一步,猛地一拳擊出,夾帶著破風的呼嘯聲響,轟向了攔在面前的岳飛。

眼神猛地一陣顫抖,岳飛倒也是身經百戰,早就預料到了董雙的攻擊套路,此刻也沒有太多吃驚,眼中的一抹失望轉瞬即逝的同時,只見他同樣右腿後撤,隨後一鞭腿踢出,目標正是董雙的凌厲拳風。

「砰!」

兩個人的身影同一時間倒飛而出,這強烈的純力量碰撞讓在場的文官早就看傻了,就連一旁的大宋四將,此刻早被盧俊義一人擋住,根本翻不起任何風浪。

「唔……」

站穩了身子咬著牙卸去了衝擊力,再一看向遠處站在地上毫髮無損的董雙,岳飛心中也只是沉重不已,以腿對拳,也只是平分秋色而已,他的近戰武功實在是高深莫測啊。

「繼續!」

還沒思索記下,董雙早就手持寒星隕鐵雙槍猛衝而來,岳飛一咬牙,只得拔出腰間劍鞘的寒星隕鐵劍,跟董雙戰成了一團,轉眼間,已經是三五十招過去,卻仍舊難分伯仲。

「那個董雙,果然是個怪物。」酆泰還在跟盧俊義對持,他遠遠看去卻是見到那一幕,也惱火不已,但同樣毫無對策,就是岳飛岳鵬舉,難道也擋不住董雙嗎?

而與此同時,岳飛跟董雙為了各自立場開始激烈交戰,雙方僵持不下時,變故再一次發生了。

「住手!」

「放下劍!」

隨著兩個人兩道漆黑的身影同時從房梁跳下來,只見他們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迅速擋住岳飛和董雙之間,然後分來了猛斗中的二人。

「董雙,別打了。」楚江樓拉開黑袍,手中劍收入劍鞘,隨後語氣低沉:「這也不是辦法,你先等等,我收拾了那個趙構手下黑衣人再說。」

「趙構手下?」董雙稍微沉下心,一看剛才是兩個人跳下來,這會一望過去,果然岳飛那邊也有一個黑衣人擋住了他的攻擊。

「你是什麼人。」岳飛眉頭一皺,正好他也不想跟董雙打,便收起寒星隕鐵劍,只是看著這個黑衣人一臉凝重。

黑衣人只是默然不語,只見他猛地撕下身上黑袍,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但是,皇宮內的數千人卻是瞬間震驚了。

虎衛軍,御林軍,神機營,甚至是董雙和盧俊義等人也都盡皆大吃一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會來到這裡。

「韓世忠,你如何在此!」

趙構先是一驚,隨後大喜,只見他趁盧俊義不防備,居然猛地掙脫了控制一躍而起,隨後衝到了那黑袍人身邊道:「韓世忠,趕緊殺了董雙,只要今天滅了他,就一切太平了。」

誰知道,韓世忠也只是冷笑一聲:「天下太平,真的么?」

趙構一愣,隨後勉強笑道:「韓將軍說笑了,董雙乃是天下第一反王,當初先帝愛才沒殺他才讓此賊坐大威脅大宋江山,如今居然要覬覦朕的皇位,只要殺了他,必然天下大定,到時候你韓世忠就是萬世大功啊!」

「是么,我看這個天下是你趙構一人的天下,為你一個人的榮譽吧。」韓世忠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你一個人去對付董雙不就好了嗎,何必來麻煩我韓世忠。」

趙構頓時大怒,走上前盯著韓世忠怒喝道:「韓世忠,你要造反!」

「什麼造反,爺早就跟著齊王了!」韓世忠大吼一聲,猛地一拳已經把措手不及的趙構打翻在地,隨後上前控制住了趙構,讓他根本動彈不得。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實在讓全場的人更加震驚,他們今天實在是已經見過了太多讓人難以置信的事,但現在,韓世忠的反叛,無疑讓他們再一次驚掉了下巴。

「不可能啊,韓將軍什麼時候成了董雙那邊的!」

「韓世忠不是貴為大宋上將軍,中原王嗎,董雙是如何讓他為之效命的?」

已經癱在地上的大宋文官們互相議論著,不管怎麼樣,這個韓世忠的突然背叛,不,應該說他早就潛伏於此作為董雙的內奸,這個驚天大事足夠讓他們徹底失去鬥志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