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問題得看一下才知道,我就是覺得另外一條裙子破得也太湊巧了。」徐明菲輕聲道。

范府如今是周氏主持中饋,周氏御下頗嚴,范玥兒又是她的掌上明珠,在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婆子哪一個不是被周氏敲打過的?

更何況范玥兒本身的脾氣也不算太和善,在這般情況下,徐明菲可不覺得對方的丫鬟會出現沒能檢查出裙子破了這種疏忽來。 無盡沼澤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心臟,金光蕩漾,橫空出世,霞光萬道瑞彩千條。

因為之前做好了鋪墊,所以海神大祭司和八岐大蛇想當然地認為這要出現的是海神的心臟,而海神因為在羽化之前親自封印了八岐大蛇,所以當海神的心臟一出現,八岐大蛇的第一反應就是有多遠跑多遠,一定不能和海神的心臟沾邊,結果生生地錯過了一個阻攔的機會。

這根本就不是海神的心臟,而是至尊武帝的心臟,至尊武帝的心臟被封印在了無盡沼澤這海神的埋骨之地之中,利用海神的屍骸來溫養至尊武帝的心臟,所以二十多年過去了,至尊武帝的心臟依舊在有力的跳動。

假如說如果之前八岐大蛇阻攔的話,至尊武帝未必能幸運地融合自己的心臟,至少不會這麼容易,這麼簡單,這麼不費力氣。

海神大祭司氣的牙痒痒,八岐大蛇氣的直冒青煙,兩人都被天後葉落雪給耍了,天後葉落雪真真假假地利用海神的埋骨之地給兩人挖下了一個大坑,結果無聲無息地將兩個人給坑了。

這個時候海神大祭司才意識到,那個人可是冰雪聰明的天後葉落雪啊,能成為天後的主,豈能是簡單的人物?就連二十年的那場兩族大戰之中,天後葉落雪也是一個無比難纏的角色。

融合了心臟之後,巨人的身軀身上的裂痕逐漸的彌補,很快便金光閃閃,看不出傷勢,而後至尊武帝的身軀逐步的縮小,從上百米很快變成了十幾米,再然後成為一個一米九左右的漢子,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雙眸之中炯炯有神。

至尊武帝。這才是至尊武帝的真正狀態,海神大祭司感覺時間倒流了二十年,當年那個叱吒風雲,統治了一個時代的巔峰武者再次回歸了。

八岐大蛇五個腦袋交頭接耳,五對眼珠子更是充斥著不可思議、驚慌失措、不安恐懼等等因素。

高手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至尊武帝僅僅是站在這裡,身體不算高,體型不算魁梧,至少和八岐大蛇相比像是黃河象身邊站了一個人畜無害的小兔子,但是誰敢把至尊武帝當成小兔子看待?八岐大蛇之前沒有遭遇過巔峰的至尊王武帝。但是它從至尊武帝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令天下臣服的氣息,除非自己恢復到巔峰狀態,否則自己不可能從他身上找到便宜。

至尊武帝上前一步,一拳轟出,八方雲動,一出手赫然就是其成名的巔峰之作碎體拳!

虛空之中金光蕩漾,無盡的大沼澤之中似乎升起了一輪新的太陽,令人睜不開眼睛,澎湃激昂的鼓點之聲讓人彷彿回歸到熱血沸騰的戰場之上。只見至尊武帝的一對拳頭像是兩條出海的霸龍一般,雖然體積不大,但是氣勢卻是驚天地泣鬼神。

八岐大蛇一聲怒吼,龐大的身軀砸向了至尊武帝。最中間最堅硬的腦袋更像是一根鞭子一樣抽向了至尊武帝的身軀,至尊武帝怡然不懼,雙拳依舊是有力的轟出,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讓人耳膜一陣顫抖,然後就看到至尊武帝的雙拳像是兩條出海的霸龍一般砸到了八岐大蛇的身上,八岐大蛇一聲吃痛的絲毫。身上出現了兩個巨大的空洞,腥臭的鮮血不要錢一般的流淌下來。

一拳將八岐大蛇的身軀轟出兩個對穿的空洞,至尊武帝的強大可見一斑。

海神大祭司嘴巴張開,簡直可以塞下一個鴕鳥蛋,好吧,至尊武帝的強大他是知道的,比自己強的太多了,可是這八岐大蛇可是當年海神的神寵啊,怎麼在至尊武帝面前和小雞子似地,連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武浩也是感嘆連連,倒吸一口涼氣,自己這個老爹的確是夠生猛的,生猛的邪乎啊,而凝珠更是對自己未來的公公佩服的五體投地,凝珠原本還擔心自己老媽因為武浩的身份過於平凡而阻攔兩者的結合,現在看來,自己要擔心的不是自己的母后,而是自己這未來的公婆,海族公主又能如何?在武浩的家庭之中也就是那麼回事。

而天後葉落雪則依舊是一動不動地看著至尊武帝和八岐大蛇的戰鬥,清淚一滴滴流淌下來,化成世界最美的珍珠。

海神大祭司縮了縮自己的腦袋,估算了一下勝算,從目前來看,八岐大蛇的勝算真的不大啊,除非他的九個腦袋都解開封印,可是要解開這所有腦袋的封印,估計需要把自己的小命獻出來還差不多,而這無疑是海神大祭司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海神大祭司悄悄地溜走了,趁著武浩等人就將目光和精力定格在至尊武帝和八岐大蛇的戰鬥的同時,海神大祭司悄悄的溜走了。

而此時至尊武帝和八岐大蛇的戰鬥越發的生猛起來,確切地說,是至尊武帝越發的生猛起來,他幻化出一個巨大的手掌抓住了八岐大蛇的尾巴,而後像是背口袋一般一連摔了八岐大蛇十幾下,將軟泥爛塘一般的無盡沼澤摔成了混凝土的平地,八岐大蛇更是被至尊武帝摔得七葷八素,頭暈眼花。

至尊武帝上前一步,站到了八岐大蛇最中間的腦袋之上,雙手如劍,徑直向著八岐大蛇最中間的腦袋插過去,看樣子居然是要取出八岐大蛇的晶核。

八岐大蛇一聲吃痛嘶鳴,所有的妖獸都是相似的,晶核都是力量源泉,如果至尊武帝將八岐大蛇的晶核取出來,那麼這八岐大蛇也就是廢了,所以八岐大蛇一陣劇烈掙扎,身上一道道黑色的光芒蕩漾,而後八岐大蛇的五個腦袋之中各自發出龍吟一樣的長吟之聲。

至尊武帝眉頭一皺,這八岐大蛇居然要化龍?不可能吧,這八岐大蛇身上沒有絲毫的龍族血脈,怎麼化龍?況且這八岐大蛇的實力非常之強大,就算是比龍族的黃金龍王都強大,那還化龍做什麼?這八岐大蛇的血統乃是洪荒猛獸,可是絲毫不比龍族的差!

「我管你是不是化龍,對我來說一樣。」至尊武帝淡然一笑,伸出一隻手掌,直接抓向了八岐大蛇中間的腦袋,擁有了心臟這力量之源之後,至尊武帝面對八岐大蛇一副從容淡定的狀態。

八岐大蛇的龍吟之聲越發的高亢起來,彷彿整個無盡沼澤都被籠罩在這龍吟之聲之中,不過武浩倒也是因此看出來這無盡沼澤的不同尋常之處,要是一般的地方,經歷了八岐大蛇和至尊武帝的折騰,恐怕早就天塌地陷了,但是你看這處沼澤之地,似乎沒有什麼變化,淤泥依舊是淤泥,雜草依舊是雜草。

此時至尊武帝幻化出的大手已經抓住了八岐大蛇的咽喉,而八岐大蛇掙扎的越發離開了,一道道金光從八岐大蛇的身體透出來,伴隨的還有一股慘烈的氣息,至尊武帝幻化出的大手一陣動蕩不安,看八岐大蛇的樣子居然是要掙脫出來。

哼!

至尊武帝一聲冷哼,聲音如同利箭一般刺過去,武浩是玩聲波力量的行家,但是和人家至尊武帝相比差的太遠了,至尊武帝的這一聲冷哼居然隱隱有封印的力量在裡面,八岐大蛇五個腦袋幾乎是同時眩暈了,而至尊武帝抓住這個機會,進一步用力,八岐大蛇的肌膚居然爆裂開來。

一道金光從八岐大蛇的腦袋上冒出來,而後一個迷你版的小蛇鬼鬼祟祟冒出來,看了一眼神威凜凜的至尊武帝,居然倉皇而逃。

隨著迷你小蛇的逃走,至尊武帝手中八岐大蛇那山嶽一般的身軀居然像是放氣的氣球一樣,逐漸的萎靡下來,從一百米變成了十幾米,最後更是變成了不到三米,成為了一個小巧的蛇皮。

武浩目瞪口呆,剛才那一道金光的消失,似乎整個八岐大蛇的靈氣都被抽走了,很難想象,一座比山嶽更高大的八岐大蛇居然很快成為了一條不到三米的蛇皮,這怎麼可能?武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都懷疑自己看錯了,這事也太不靠譜了。

「我靠,我還以為有什麼逆天的手段,居然是蛇類的蛻皮。」至尊武帝看著手中的蛇皮撇了撇嘴,剛才看到八岐大蛇那神威凜凜的一幕,他還以為八岐大蛇能玩出什麼花來,原來是最簡單的金蟬脫殼的辦法,能蛻皮的可不僅僅是禪類,蛇類也是裡面的翹楚和行家。

「這就是八岐大蛇的蛇皮?」武浩走到近前,仔細地觀察八岐大蛇留下的蛇皮,因為這頭怪蛇有九個腦袋,所以這蛇皮也與眾不同,若是分割下來做成鎧甲,應該也是難得的好東西。

至尊武帝這個時候已經把蛇皮的事情拋在了九霄雲外,他僅僅是愣愣地看著天後葉落雪,而這個時候的葉落雪也是一眼不發地看著至尊武帝,這個時候,在兩人眼中,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包括武浩這兒子和凝珠這準兒媳,也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未完待續。。) 既然已經在范玥兒面前誇下了海口,徐明菲自然不會是不會食言。

在范玥兒與尹薇的雙重注視下,徐明菲微微彎身,湊近那套鵝黃色裙子片刻之後,便伸出了自己的手。

「小心!」

還不待徐明菲的手指碰到那套裙子,一直緊張地注視著徐明菲的范玥兒突然發出一聲驚呼,霍地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伺候她的丫鬟剛拆完了髮飾,正拿著梳子準備給她重新梳個髮髻,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一弄,嚇得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面上露出幾分無措來。

尹薇的注意力原本全都放在徐明菲的身上,這會兒也被范玥兒的驚呼給嚇得個夠嗆,不禁深吸一口氣,捂著胸口道:「玥兒,你幹什麼呢?真是嚇死人了!」

「哎呀,那、那什麼明菲不是說了裙子上可能有問題嗎,我怕……」范玥兒絞著手指頭,有些不太自然地支吾道。

「怕有毒?」徐明菲輕笑。

「你還有心情笑!」范玥兒見徐明菲一派神色輕鬆的模樣,忍不住小嘴一嘟,帶著幾分說教意味兒地道,「誰知道陳秀珠會不會在這裙子上弄出什麼名堂來?萬一她心黑地在裙子上下毒了,你這麼貿貿然地碰了,那可怎麼得了!」

說罷,范玥兒頓了一下,又好似描補一般道:「你可是跟著我一起出門做客的,萬一你在這裡有個什麼閃失,我這個做表姐的回去可沒法交差……」

徐明菲看著范玥兒嘴硬強撐的模樣,心頭不由一陣發笑。

這個范玥兒,討厭的時候是真的讓人討厭,可到底也不是有太多壞心的小姑娘,也不枉她答應出面幫忙對付陳秀珠了。

不過為了顧及范玥兒的面子,就算心裡再怎麼想,徐明菲也不太好表現出來,只得強忍笑意地解釋道:「我知道玥表姐是關心我,不過你放心,剛才我已經聞過了,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應該沒有毒的。」

「萬一她放的是沒有味道的毒呢?」范玥兒反駁,同時腦補了不少以前看過的話本子裡面的情節。

她記得以前就看過一個話本子,裡面有個壞人設計害人,就是用了無色無味的毒藥,讓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地就中毒了。

「這外頭哪來那麼多沒有味道的毒藥?」徐明菲抿嘴一笑,不等范玥兒再次出聲反駁,又道,「再說了,今天的事情也算是個意外,陳秀珠又不是什麼闖江湖的江洋大盜,怎麼可能隨身攜帶毒藥之類的東西?還有一點,玥表姐你說的那種無色無味的毒藥,只怕陳秀珠一個閨閣小姐也是弄不來的。」

不是徐明菲吹,而是事實就是這樣。

無色無味的這種毒藥,在她上輩子的那個年代就很難得,更別說在大熙朝這個提煉技術遠遠落後的朝代了。

正所謂醫毒不分家,毒藥這種東西,徐明菲自己搗鼓一下也是能弄出來的,可若要做到無色無味,以目前的條件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若是大熙朝中其他人手中真有那種無色無味的毒藥,多半也都在極少數的權貴之家手中,壓根就不可能落到陳家一個小女兒的手裡。

如果隨便哪個人都能弄到這種殺人於無形的毒藥,還不天下大亂?

旁的不說,就京城中的聖上,只怕就第一個要坐不穩了。

「是、是嗎?」范玥兒對這些也是一知半解的,聽到徐明菲這麼一說,頓時覺得自己剛才有些小題大做了,面上不禁有些訕訕的。

「是的。不過……」徐明菲點點頭,眼眸一轉,看著范玥兒那有些不自在的模樣,還是好心地給對方遞了個台階,輕聲道,「小心駛得萬年船,既然玥表姐都這麼說了,我小心一點就是。」

語畢,徐明菲縮回了自己的手,朝著暖閣中打量了一遍,發現暖閣中的博物架中放著一隻插著竹枝的大肚長頸梅瓶,便乾脆地將瓶中的竹枝抽出來,轉手用竹枝挑起了擺在桌上的裙子。

夏天的裙子都比較輕薄,徐明菲用竹枝挑著也不算費勁兒,著重在領口衣袖等容易與皮膚接觸到的地方仔細檢查了一遍。

「怎麼樣,看出什麼來了嗎?」一旁的尹薇好奇地探頭道。

站在另一邊的范玥兒聞言也不禁豎起了耳朵。

「沒有。」徐明菲搖頭,放下竹枝,對著尹薇和范玥兒道,「裙子一切正常,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問題?」范玥兒略顯詫異地看了桌上的裙子一眼,自語道,「難不成是我們想多了?」

「有可能。」尹薇附和地點了點頭。

唯有徐明菲沒有就此表態。

如果真想做手腳,其實並不一定會在裙子上動手,畢竟裙子是個大件,也最容易被人檢查。

她看著攤在桌上的包袱,默默的地琢磨了一下陳秀珠的性子,視線忽地就就落到了的被裙子遮住了一角的紅酸枝木盒子。

被遮住的紅酸枝木盒子徐明菲認識,裡面裝的應該都是范玥兒平日喜歡用的各種胭脂水粉,她每次出門做客,基本上都會讓丫鬟帶著,好方便她隨時補妝。

就在徐明菲沉默不語之時,范玥兒見裙子沒有被做手腳,心頭一松,便重新做回了椅子上,由著丫鬟繼續伺候她梳妝。

「小姐,待會兒您想用什麼粉?」丫鬟順利地重新給范玥兒梳了一個新的髮髻,小心翼翼地問道。

拿著鏡子的范玥兒猶豫了片刻,而後決定道:「就繼續用今兒早上用的那種茉莉香粉好了,不然另外再用一種,沖了味兒可不好聞。」

「是。」丫鬟乖乖地應了一聲,放下梳子便往旁邊走了兩步,將被裙子遮住的紅酸枝木盒子給拿了出來。

丫鬟熟練地打開紅酸枝木,從裡頭拿出了一盒明顯已經用了不少的茉莉香粉,拿起小粉撲后就準備往范玥兒臉上撲。

「等一下。」徐明菲忽地上前一步,伸手攔住了丫鬟的動作。

「怎麼了?」范玥兒正在往頭上比劃一根紅寶石金釵,聽到徐明菲的動響,不禁停下手上的動作,好奇地轉過了頭。 「我看我們還是迴避一下吧!」武浩對凝珠使了一個眼神,凝珠妹妹會意,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找了一個犄角旮旯躲起來了。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對至尊武帝和葉落雪來說是這樣,對武浩和凝珠來說何嘗不是如此,不過是一對老夫妻的久別重逢,和一對小夫妻的重聚而已。

武浩和凝珠,以及至尊武帝和葉落雪這兩對暫且不說,先說海神大祭司,他因為看到八岐大蛇的勝算不大,已經完全恢復的至尊武帝戰鬥指數幾乎是無敵級別的,除非八岐大蛇能恢復到巔峰狀態,否則必死無疑,可是要想讓八岐大蛇恢復到巔峰狀態,只有三個人可以,分別是海皇,凝珠和他,海皇有控蛇鈴,沒有了八岐大蛇的幫忙,單論彼此的實力,海神大祭司可搞不定海皇,而凝珠公主則是和武浩在一起,武浩倒是不用擔心,但是至尊武帝已經重組完成了,同樣是不可戰勝的存在,剩下的就是他自己了,可是海神大祭司的腦袋就算是被驢踢了,也不可能犧牲自己不是?

一溜煙的跑出去半個時辰,估算了一下距離,距離之前的無盡沼澤已經差不多有上千公里了,海神大祭司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來至尊武帝沒有追過來,不過不知道八岐大蛇怎麼樣了,此蛇乃是海神的神寵,想必也應該有自己的報名手段吧,就算不是至尊武帝的對手,想必也能僥倖逃的一命。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紫光從遠處臨近,海神大祭司一陣緊張,總是擔心來的將是至尊武帝,不過想到至尊武帝一出手便是金光燦爛,這次出現的則是紫光。所以才略微鬆了一口氣。

來的的確不是至尊武帝,而是八岐大蛇,看清了來者的模樣之後,海神大祭司鬆了一口氣,不過他有點奇怪,山嶽一般的八岐大蛇這一刻怎麼會變得這麼小?之前的時候可是沒見他用這樣的手段。

「你回來了!」海神大祭司看著飛到自己面前的八岐大蛇開口說道,說這話的時候,海神大祭司有點尷尬,畢竟剛才的時候是海神大祭司先丟下八岐大蛇肚子一個人逃命的,現在見面。自然是有點尷尬。

八岐大蛇身裹紫光越發的臨近,哪怕是到了海神大祭司的面前,依舊是沒有停下自己的速度,海神大祭司先是納悶,不過後來猛的色變,立刻將手抓向了自己的懷裡。

八岐大蛇嘿嘿一笑,五個腦袋之中吐出五股不同顏色的濃煙,海神大祭司立刻屏住自己的呼吸,但是他的身軀還是緩緩地摔倒。他的手中依舊是攥著古樸的控蛇鈴,但是這個時候卻是再也無力敲響這海神留下來的神器了,而八岐大蛇露出奸計得逞的樣子。


「為什麼?」海神大祭司用盡自己的力氣,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八岐大蛇居然向他出手了,太意外了。

「白痴!」八岐大蛇晃著自己的脖子,得意洋洋地說道,「知道為什麼海神要封印為嗎?因為我不願意成為他的寵物。連海神都不行?你算老幾?」

海神大祭司已經不能動了,八岐大蛇噴出的毒霧乃是要人命三千的東西,別說是海神大祭司這種小角色了。就算是當年的遠古眾神面對這毒霧也要小心謹慎,八岐大蛇要毒死海神大祭司有一萬種辦法,但是無疑,只有在海神大祭司活著的時候,其海皇血脈的效果才會更加強大。

海神大祭司把場子都悔青了,是啊,控蛇鈴的確是可以控制八岐大蛇,可是那是在鈴鐺敲響的時候,如果鈴鐺沒響呢?用屁股想也知道後果,那自然是沒有任何的效果了,而這個時間,以八岐大蛇和海神大祭司的實力等級差別,八岐大蛇足以秒殺海神大祭司一百遍。

「更何況你的鮮血可以解開我身上的封印,讓我重新恢復自己的實力,現在可是沒有上古眾神了,恢復實力的我才是聖武大陸星空下的第一強者,你說我該不該殺你!」八岐大蛇咬牙切齒地說道。

海神大祭司面如死灰,他自始至終都太輕視八岐大蛇了,他想當然地將八岐大蛇當成了畜生,但是有一點他忘記了,八岐大蛇就算是畜生,那也是活了幾萬年的畜生,這種老不死豈能簡單?就算是一個活了一萬年的白痴,也該被時間磨礪成為猴精了。

八岐大蛇最中間的腦袋伸出來,露出了一根尖鉤子的牙齒,海神大祭司第一次知道原來八岐大蛇是有毒牙的,別說海神大祭司了,就算在眾神時代,見過八岐大蛇壓制的也是少之又少,而八岐大蛇平時戰鬥都是直接將對手生吞的,很少會動用牙齒。

八岐大蛇中間的毒牙像是鉤子一樣插在了海神大祭司的手腕位置,一條紅色的血線立刻出現了海神大祭司的胳膊上面,海神大祭司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八岐大蛇的蛇毒,用屁股想也知道後果,而後海神大祭司感覺自己身上好像是著火了,從五臟六腑開始燃燒,那種感覺簡直是酸爽的不得了。

「放開我,你根本不知道如何用我的精血來解開你的封印!」海神大祭司不斷掙扎,這是他最後的希望了,「你放開我,我和你一起去找海皇,她的血脈也可以揭開你體內的封印力量!」

「白痴,你這點伎倆也打算欺騙本尊?」八岐大蛇撇了撇嘴,「就算是不知道如何揭開封印,本尊也會摸索出來的,況且本尊刑訊逼供的手段可是不少,強橫從你口中得到想要的東西也不是一件難事!」

海神大祭司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猴精似鬼,到頭來也是喝了這八岐大蛇的洗腳水,這上萬年的老不死的確不是簡單人物。


八岐大蛇摸索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通過海神大祭司精血破開封印的手段。

「放開我,我現在就帶你去海皇宮!」海神大祭司用最後的力氣說道。

「告訴本尊答案。」八岐大蛇冷冷地說,「不然本尊可要用刑了!」

「告訴你答案我就會死,你以為我會這麼白痴嗎?」海神大祭司強打精神說道。「我很怕死,所以我相信我會熬過很多慘烈的刑罰!」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