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公子,你等等,你還沒有看到我的相貌呢!」范冰心道。

「呵呵,不用看了,范姑娘在我心裡比呂宇春還要美!」江帆笑道。

「江公子,你過獎了,我可沒有呂宇春美麗,她是神界公認的第一美女。」范冰心搖頭道,她迅速摘下紗巾。

出現在江帆眼前的是一張俏麗的臉蛋,彎彎眉毛,杏核眼,小巧的嘴唇,如同草莓一般誘人,她的美貌完全可以和梁艷、妙妙仙子媲美。

「我美嗎?」范冰心微笑道。

「嗯,還不錯!」江帆點頭道。


范冰心十分失望,因為她沒有看到江帆眼中的渴望還有驚訝,其他公子哥只要看到自己的容貌,無不驚嘆不已,而江帆只是說了句還不錯。

「江公子,你什麼時候再來?」范冰心渴望地望著江帆道。

江帆微笑道:「有緣我們自然會相見!我走了,再見!」

江帆轉身走出門口,朝著樓下走去,范冰心望著江帆背影,喃喃道:「這個男人真是太奇特了!」

江帆回到神女閣大廳之中,楊雲立即奔跑過來,「江藥師,你看到了范冰心的芳容了嗎?」楊雲興奮道。 江帆點頭道:「看到了。」

「她是很美吧!看了她的芳容之後,你今晚肯定睡不著的!」楊雲笑道。

「范冰心算是一個美女,她的美貌還不至於讓我睡不著。」江帆笑道。

兩人出了神女閣,楊府護衛牽來了神獸草泥魅,江帆和楊雲坐上車棚之中。江帆上車之後一直思索范冰心的身份,一旁的楊雲看出來了,「江藥師,你怎麼了?捨不得范冰心姑娘?」楊雲笑道。

江帆扭頭望著楊雲道:「范冰心可不簡單呢,她竟然可以空間禁錮!」

「什麼!范冰心可以空間禁錮!不會吧?」楊雲震驚道。

「絕對不會有錯,我在她屋裡的時候,她就使出了空間禁錮,我當時就被禁錮了!」江帆神色嚴肅道,接著他詳細說了范冰心使出空間禁錮的過程。

「哦,真是看走了眼,范冰心姑娘竟然是神聖境界以上的高手!」楊雲驚呼道。

江帆驚訝道:「楊雲,你為何確定范冰心是神聖以上的高手呢?」

「因為在神界只有神聖境界以上的高手才可以施展空間禁錮,神聖境界以下的,根本無法使出空間禁錮。」楊雲嚴肅道。

「呃,就連你父親也無法使出空間禁錮?」江帆驚訝道。

「是的,我父親只是神師境界,當然無法使出空間禁錮,他只能使出空間隔離、空間逃逸以及時間的法術而已。」楊雲道。

「空間隔離?空間逃逸?那是什麼法術?」江帆驚訝道。

他到神界以來,只是和神人境界的交過手,神者境界的根本沒有交過手,對於神界神人的法術一點也不了解,也沒有與厲害神人交手過。

他只知道,原來在仙界的使用的法術在這裡無法使用了,因為這裡的空間與時間與神界完全不同,原來仙界的瞬移,飛行,還有那些符咒都無法使用了。

還有讓江帆更加困惑的就是自己青龍族的青龍九變也無法施展了,這幾天他十分困惑,青龍九變在自己的符咒世界之中可以施展,可是在神界就無法施展了,這是為何呢?

「空間隔離有點像空間禁錮,就是把你和我隔離開來,讓你無法攻擊到我。空間逃逸就是空間轉移,也就是從空間隧道中逃逸,速度很快,瞬間就逃出幾百里之外。」楊雲解釋道。

江帆頓時傻了眼,這些術語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段時間忙著煉丹,就連自己無相不滅神火分身也是在協助煉丹,鬆懈了符咒修鍊,符咒境界一直沒有突破。

「楊雲,你是神者境界吧,那你會什麼攻擊法術呢?」江帆道。

「呵呵,我的可都是低級的東西,加上我平日一懶得修鍊,只會簡單的空間防禦,還有簡單的時間攻擊法術。」楊雲有點不好意思道。

「哦,你會空間防禦,你表演給我看看。」江帆好奇道。

楊雲點頭道:「好吧。」

他伸出手掌,掌心泛起白色光芒,接著手掌輕輕地對著腳下劃了一下,楊雲腳下出現一道空間屏障,擋在楊雲面前。

「我這個就是畫地為牢,空間防禦最低級的一種,如果你攻擊我,就被空間屏障阻擋了。只是我這種空間屏障十分脆弱,只能阻擋神者境界一下神人攻擊,超過神者境界的,就無法阻擋了。」楊雲道。

江帆十分好奇,「楊雲,我試試攻擊你的空間屏障。」江帆道。

「好的。」楊雲點頭道。


於是江帆對著楊雲面前的空間屏障就是狠狠一拳,砰的一聲,拳頭砸在空間屏障上,江帆感覺如同打在棉花上一般,根本無法傷到楊雲。

「咦,這空間屏障和仙界的空間屏障完全不同,我試試看能否用符咒破解。」江帆驚訝道。

一串金色符球飛了出來,符球砰到楊雲的空間屏障,立即被反彈回來,試了幾次金色符球都被反彈回來,「呃,無法破解呢!」江帆驚訝道。

他略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自己的符咒境界還停留在天符境界後期,這裡是神界,必須要虛明境界的符球可以破解空間屏障。

「呵呵,江藥師,你現在也就是神人境界初期,怎麼可能破解我的畫地為牢呢!」楊雲笑道,接著又道:「不過我有點不明白,我們上次去殺杜得世的人,你是用什麼方式殺死那些境界比你高的人的?」

「呵呵,我上次沒有法術,是用力量殺死他們的。」江帆笑道。

「用力量?力量攻擊的威力太小了,我們神人早就放棄了力量攻擊。」楊雲驚訝道。

「嗯,力量攻擊的威力相對於法術來講是威力小多了,但是力量攻擊在近距離是十分迅速的,在對手還沒有施展法術的時候,我就可以結束對手的生命!」江帆點頭道。

楊雲點頭道:「是的, 先婚試愛:千億愛人的寵妻 ,對於高級境界對手,他們施展空間與時間法術只要一個意念就可以了!意念的速度比力量快多了!」

江帆點頭道:「是的,力量攻擊僅僅適合對付低級境界對手或者相同境界對手,對於高出自己境界很多的對手,力量攻擊就顯得蒼白無力了!」

「是的,這就是我們神人放棄力量攻擊的原因。」楊雲點頭道。

「對了,楊雲,你剛才說還有時間攻擊,能展示給我看看嗎?」江帆好奇道,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時間攻擊術,時間入如何攻擊的呢?

楊雲點頭道:「好的,時間攻擊和時間防禦都被空間攻擊和空間防禦難度大,因為時間只能感覺得到,我們無法看到也摸不到。簡單的時間攻擊是時間之刃,用時間化成刀來攻擊對方,只要攻擊對方,就可以殺死或者重創對手。」

「噢,時間之刃是什麼樣子的,讓我看看?」江帆驚喜道,這是第一次知道還有個時間之刃。

楊雲點頭道:「好的,我馬上給你顯示時間之刃。」

楊雲伸出手,掌心朝上,他輕輕地一晃手中,手中出現一柄白色透明的刀,那刀薄如翼,「這就是時間之刃?」江帆驚訝道,他伸手去摸時間之刃。

求月票,來幾張月票爆掉上面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卻發現手摸空了,那時間之刃就像一束光組合成的刀,「咦,難道這刀是光組成的?」江帆驚訝道。

楊雲點頭道:「是的,時間其實就是時光,這把時間之刃就是時光組成的。」

「時光組成到可以傷人嗎?」江帆驚訝道,他無法想象這種軟刀子是否有殺傷力。

此時神獸草泥魅車已經到達了神雲城的郊區,楊雲對著不遠處的一棵碗口粗的小樹道:「我就用時間之刃攻擊前面的那棵小樹。」

楊雲手掌外翻,手中的時間之刃飛了出去,擊中那棵碗口粗小樹,只聽到咔的一聲,小樹隨即倒下。

江帆吃了一驚,雖然那棵樹不粗,但是楊雲是坐在車中,隨手翻掌就把路邊的樹斬斷了,是那軟綿綿的時間之刃斬斬斷的,要不是親眼所見,還真不敢相信。

「江藥師,我的境界低,時間之刃的威力太小了,如果是我父親施展這時間之刃的話,足可以削掉一塊幾十米高的大岩石呢!」楊雲道。

「呃,時間之刃竟然這麼大的威力啊!」江帆震驚道。

一路上江帆和楊雲聊著,使得江帆知道不少關於時間與空間的問題,回到楊府中后,江帆回到屋裡,他坐在椅子上想著時間與空間的事情。

現在他終於明白自己的青龍九變為何無法施展了,因為青龍九變是青龍族祖先在仙界創造的絕學,是在仙界使用的,而不是神界的絕學,青龍族祖先是從神界下去的,當時在仙界是無敵存在的。

當時青龍族祖先在神界也只是神師境界左右,對空間和時間的領悟是一般的,創出的青龍九變是完全適合仙界的時間與空間攻擊的。

要想在神界施展法術攻擊,那就必須符咒境界突破,到達虛明境界,了解神界的時間與空間,才能施展時間與空間的防禦和攻擊。


突破符咒境界之後,自己就可以創造出新的攻擊方式,還可以使用符咒攻擊。畢竟符咒就是通過時間和空間作用的,當然可以用符咒攻擊,那自己的符飛刀應該就可以使用了,但前期是要達到虛明境界。

江帆意識到必須要突破了,否則在神界是寸步難行了,他是體驗了范冰心使用空間禁錮的威力,自己根本無法動彈,只能任其宰割。

記得兩條長眉毛老頭說的,要想領悟虛明境界就必須在神界領悟,江帆立即一揮手,蓮花台出現在屋裡,他坐在蓮花台上開始領悟什麼是「明」。

什麼是明呢?江帆腦海里首先笑道一輪太陽,因為「明」字左邊就是太陽,右邊是月亮。蓮花台上三百年就過去了,江帆還坐在蓮花台上,沒有領悟出「明」子的意思。

蓮花台上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江帆腦海里的天書突然閃光了,天書上出現了「明」字,「明」字突然分開了,接著又合攏,一明一暗。

江帆望著「明」字如此反覆變化,突然間,他明白了「明」字的意思了, 佛系太子妃(重生)

霎那間江帆頓悟了,他達到虛明境界初期,現在他相當於神界神者境界後期了,一下就超越了楊雲的境界。他腦海深處元神空間的金色元神變成了橙色,他的感知了延伸到了楊府之外,一直延伸到青岩鎮上。

隨即收回感知,江帆開明白了神界的空間與時間是怎麼回事了,也知道為何在仙界可以施展的法力,在神界無法施展的原因了。

原來神界的空間與時間和仙界的空間與時間是完全不同的,就拿神界的時間來說,在神界一年,就等於仙界十年。

而神界的空間竟然是仙界空間的三倍,如果仙界是四維的空間,那神界就是十二維的空間,這就是為何神界的神人最喜歡用空間防禦和空間攻擊了,因為這裡空間變化太多了。

神界與仙界的差別,與仙界和人界差別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仙界和人界是在一個大的界之中,也就是六界之內,而神界不在六界之內,是六界之外的空間。

因此仙界的天族飛升到仙界之後,他原本是不滅之軀,但是在神界就不在是不滅之軀了,因為神界的空間和時間攻擊更加強大,完全可以把不滅的魂魄給徹底毀掉。

江帆意識到,自己的無相不滅神火分身仍然是不滅的,因為主要本尊不滅,分身永遠是不滅的。而自己的本尊現在已經不再是不滅之軀了,但是本尊中有保命燈芯,只要燈芯不滅,仍然可以復活,如果燈芯被滅了,那就無法復活了!

在神界只有神尊境界以上的神人才是不滅的,這點和仙界一樣,仙界是天尊境界以上不滅,至於神祖是什麼,江帆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江帆明白納甲土屍為何使用暴雨狂瀾攻擊了,因為納甲土屍的暴雨狂瀾是以力量攻擊為主的,法力為輔,他用的是神器裂空奪魄槍,填補了他法力的不足。

這就是自己為何用誅妖劍可以輕易地殺死了那些神人境界人了,因為誅妖劍本身就是神器之類的劍,他記得那個神翼族的幻影分身說自己手裡的是誅神劍,可見這誅妖劍來歷非同一般。

江帆也明白了音波裂為何可以攻擊神人了,這個音波裂十分奇特,攻擊竟然不受空間的限制,直接穿越空間攻擊。江帆十分興奮,這個音波裂可以作為神界的主要攻擊手段之一,而且讓人防不勝防。

接下來江帆研究符咒在神界的使用,第一件事就是研究府飛刀,這可是殺人的利器,在人界的時候,江帆符飛刀那可是一擊必殺的。

伸出手掌,江帆掌心出現橙色的氣旋,很快氣旋變成看一把橙色的飛刀,江帆望著桌子上的茶杯,目標是用符飛刀擊碎茶杯。

他一抖手,橙色的符飛刀飛了出去,在一米遠地方掉落了,「我靠,怎麼回事,符飛刀發不出了呢?」江帆驚訝道。

江帆試了幾十次,每次符飛刀飛出一米多遠就掉落了,就像無力扔出的紙片一樣。江帆頓時發毛了,他緊皺眉頭苦苦思索,這是怎麼回事,符飛刀沒有力道。

在人界的時候,發射飛刀是靠力量,學會法術的時候,發射飛刀用的是法力。在仙界的時候,使用符飛刀是符咒的念力,為何在神界就不管用了呢?

江帆閉目思索,他的眉心之中飛出一串串橙色的符球,江帆猜測到肯定是神界空間的問題,自己的符飛刀才無發射出去。就像破解那些法寶一樣,江帆的符球進入神界的多維空間之中。

時間過去了大約兩個多小時,江帆睜開了眼睛,他露出喜悅之色,「我靠,原來是這麼回事,神界的空間竟然是曲折的,發射符飛刀不能用直線,要用弧形軌跡發射!」江帆恍然大悟道。

江帆伸出手掌,掌心橙色氣旋變成了一把符飛刀,接著輕輕一抖手,符飛刀劃過一個圓弧飛了出去,噗的一聲,符飛刀刺穿了桌上的茶杯。

「我靠,不錯,竟然可以刺穿茶杯!如果用符飛到攻擊神人境界的神人,那完全可以秒殺了!」江帆喜悅道,符飛刀只要沒入神人的眉心,就可以碎裂他的元神。

「青龍九變不能用了,誅妖劍那招『龍門破甲』是不是可以使用呢?」江帆自言自語道。

江帆站了起來,他悄悄打開門,此時已經夜深,院子里靜悄悄的,隨即江帆悄悄出門,他從後花園溜出楊府。

片刻之後江帆到了銀貿鎮的郊區,江帆感知四周無人,他拿出誅妖劍,使出龍門破甲,一道橙色的氣流飛射而出,砰的一聲,前面一棵直徑一米多的大樹,被斬斷了。

「呃,龍門破甲竟然可以使用!」江帆震驚道。

江帆細想一下就明白了,因為龍門破甲是誅妖劍本身攜帶的絕學,而且誅妖劍十有八九是來自神界,那龍門破甲,當然就可以使用了,只是威力沒有仙界使用那麼大而已,那應該是自己符咒境界低的原因。

都市假好人 ,那就惹禍上身了,不要萬不得已,不能使用誅妖劍。

「呃,以前仙界的絕學都無法使用了,難道對敵只用符飛刀和音波裂?」江帆皺眉道。

突然江帆想到了黃藥師陳明留下的那本《太虛訣》,腦海里找到了那本《太虛訣》,江帆仔細閱讀,他目的是根據《太虛訣》自己創出新的絕學。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