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了,一夜之間這麼多人口失蹤。」

豬油仔寫筆錄寫到頭疼手也疼,將一升冰檸茶大口灌下,拍著圓滾滾的肚皮打出一個飽嗝兒。斜對座的雷洛愁眉不展,負責的轄區連日來失蹤案暴增,也曾懷疑過是顏同搞小動作,讓豬油仔出去收風,得回消息卻不是想要的。

不過顏同倒是很會利用時機,逮住這個時機在英國人面前添油加醋,明裡暗裡的打壓。但說到底只是十幾個人失蹤,不是什麼捅天的大案。英國人沒怎麼理會,一門心思放在怎麼往兜里摟錢。顏同小算盤落空,攛掇其他人聯手逼雷洛立軍令狀儘速破案。

雷洛翻看筆錄,那些前來報案的都不是什麼好來路,說話誇大其詞又顛三倒四,有用的線索一條沒有,猴年馬月才能破案。

「最早失蹤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十幾天前吧。」

「能不能精確點?」

雷洛看著豬油仔,兩人對視很久,後者嘆口氣認命整理,將案件由遠及近的依次排列好,再從近推遠的講述失蹤者的大致資料。

「每晚一個,一共十四個人…」

雷洛單手彈拉一側西裝背帶,忽然福至心靈想到什麼,猛的站起來。

「最先失蹤那個叫雷彪的,你把他的資料再複述一遍。」

豬油仔對雷洛這一驚一乍的樣子很是無語,肉肉眼中盛滿無奈與包容,拿起筆錄他大聲朗讀,念完滿辦公室找茶水。

咕嘟咕嘟又是一通猛灌,豬油仔歇了幾歇,再看看快到午飯時間但某人還沉迷在工作中,看樣子又得他跑腿買午餐回來。

「還是老樣子火腿三明治加咖啡?」

雷洛沒任何回應,手指在文件上點點圈圈,豬油仔邊搖頭邊嘆氣的走出門。

亂世中有三種人不能惹,獨行的老人、小孩和女人,其中以第三種人的破壞力最強,越年輕的造成得危害會越大。

小威抱著斷手哭唧唧的跑回家,大威問清情況怒沖沖的拉著弟弟要報仇去,兩人走到大門,本把手轉動自外進來一個男人。

個頭不高,身板魁梧,窄臉濃眉和滿大街的打工仔一樣留著厚劉海。一進門他見大小威的模樣立即一愣。

「小威被一個婆娘折傷手,我正準備去找那婆娘算賬。」

來不及多做解釋大威怒沖沖的要往外闖,男人一猛子把人拉回,砰的關上門勒令兄弟倆誰都不能出去。這裡的房東夫婦最不喜歡惹是生非的住客,讓他們知道必定不肯再租。

「小威的毛病我還不知道,他一定去調戲人家才會被人打,活該。你們兩個記住我們到香港是來賺錢的,家裡人還盼著我們寄錢回去。」

「豪哥,這次真不能怨我,那女人,她先招的我。」

小威胳膊疼又憋屈,迫於淫威辯駁之語梗在喉中,半大不小的青年雙眼霧蒙蒙的一片。這慫包樣兒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男人在小威頭頂揉了一把,「我帶你去街口跌打館把胳膊接上。」

半個小時后小威的胳膊歸位了,他斷斷續續的訴說下午的遭遇。

小威放工后本打算買些素包子回家,好幾天兄弟們為省出房錢都只吃菜粥,肚子沒有油水鐵打的漢子都扛不住。就在回去的路上,小威遇見了女魔頭。

女魔頭長相不算太漂亮,眼神能勾人,身材沒辣到噴火的程度,走路姿勢特別婀娜,妖里妖氣的一看就不是良家。

小威多看兩眼就讓女魔頭留意到了,人家一勾手指他屁顛顛兒的迎上前。結果人家上下那麼一打量,面露嫌棄之色趕蒼蠅似的擺擺手讓小威速速滾蛋。小威的自尊心不允許被這種女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嘴裡不乾不淨罵一句就悲劇了,最慘的素包子也讓女魔頭拿走。

「你是說那女人動手的時候,你根本連躲開的時間都沒有。」

「她拉著我的手就這麼一擰。」小威回憶女魔頭的動作努力還原出來。

「你遇到的是個練家子,幸好你沒罵的太難聽,她要是再狠些,你這條手臂就接不回去了。」

「沒…沒那麼厲害吧。」 升級中樞神經系統,目前集群意識有着兩條線路。

一條是提升中樞神經系統的神經細胞數量。

按照人類的話來說,就是提升腦容量。

就好像研究中樞一樣,就是增殖化、增大化的中樞神經系統。

只不過這天線路有個缺點,那就是生物控制核心的體積也會隨着中樞神經系統的增強而增加。

第二條線路,也是集群意識準備選擇的線路。

一般的中樞神經系統都是以生物電信號來傳遞信息的,在速度和方式上有着很大的限制。

所以只要改進了神經信號的傳遞方式,就能極大的提升中樞神經系統的各方面功能。

這方面的改進,就好像是將電子計算機換成了光子計算機和量子計算機一樣,是本質上的變化。

神經細胞的本質就是生物細胞,也就是使用化學反應來作為能量來源的,也就是生物電。

如果要想改變神經信號的傳遞方式,就要改變神經細胞的工作原理。

這樣的改變不只是非常的困難,還有着在改變之後會發生不受控制的可能。

因此,集群意識決定一步步的進行改變。

而第一步,就是除了大腦、小腦、腦幹……這些最為核心的中樞神經系統外,先將神經末梢和神經傳遞的部位給光子信息化。

光子信息化,就是讓這些部位的信號傳遞以光子的形式進行,而不再是神經電流。

為此,在中樞神經系統的核心部位還安裝了一個機械化的信號編譯器。

也就是說,相當於將整個中樞神經系統進行了精簡話,去掉了除去核心部位之外的所有部分,轉而以機械來代替。

這第一步完成後,各級生物控制核心的體型將會進一步的縮小,變為之前的三分之一大小。

為了彌補、或者說增強中樞神經系統的計算力,集群意識直接將光子計算機給整合進了生物控制核心之中。

也就相當於給每個「大腦」都安裝了一台光子計算機。

如此一來,雖然生物控制核心的體積有所增大,變成了之前的二分之一,但是在性能上有了很大的提升,特別是計算力上直接倍增。

新一代的生物控制核心在加上「身體」的計算主機,就可以將所有的單位直接進行了一次全面的升級。

也就是說,之後的各個單位,初級核心的能力就變成了之前的中級核心,中級核心也變成了高級核心……

這方面的提升,在初級核心單位的表現雖然沒有那麼明顯,但是用在空間站點和戰艦上,改變的卻是非常大的。

就好比之前的衛星級太空戰艦的控制核心,是由三個超級核心所組成的指揮陣列,和六個高級核心所組成的控制陣列,外加輔助光子計算主機。

而現在如果新建一艘衛星級的太空戰艦,那麼控制核心之中的超級核心將會只剩下一個,高級核心的數量也會變成三個,以及最新研製出來的艦載光子智能主機。

在性能有所提升的請況下,佔用的空間反而減少了一點八倍!

雖然所需的生物質營養沒有絲毫減少,但是這節省下來的空間卻是能夠裝載更多的物質。

第一步改進完成之後,集群意識就要進行第二步,也是最為艱難的一步。

那就是將所有的神經細胞的本質進行升級,也就是進化中樞升級系統。

如果想要完成這第二步,集群意識估算了一下,只有在生物科技上再次提升才行——也就是沒有期限!

最好的方式是在宇宙中發現有什麼生物的神經系統就是以光子來作為信號傳遞的,那麼這樣它就可以立即完成這一步。

如果有幸完成了這一步,集群意識的第三步將會繼續升級中樞神經系統,將其信號的傳遞方式變成量子形態。

當然了,現在的它才將第一步給設計了出來,還沒有實施呢,就更不要說不知道需要多久的第二步了,乃至於後面的第三步,那……

集群意識在升級新一代的生物控制核心的過程中,時間又再次的過去了。

同時它也等待着三號探索船的探索結果。

另外,在探索船前往目標信息系的過程中,遇到並超過了之前的那一批老式的偵查船。

————

當三號探索船抵達目標行星系的時候,超級核心也被從沉寂狀態中重新激活。

「滴~!本船已抵達任務坐標,生物控制核心激活中……」

「滴~!生物控制核心已激活!」

「已經到了?」

「艦載輔助光子計算機,檢索任務!」

「滴~!任務檢索完畢:探索目標行星系內蟲洞坐標!」

「開始建立目標行星系的行星系坐標系!」

「滴~!行星系坐標系建立完畢!」

「引力波感測器全功率運轉!探索異常引力波!」

「滴~!探索中……」

「滴~!發現異常引力波!行星系坐標(xxx,xxx,xxx)。」

「數據導入艦載輔助光子計算機進行計算!」

「滴~!數據導入完成,計算中……」

「滴~!計算完畢,詳細彙報……」

「這就是意識標註的天然蟲洞嗎?」

意識命令下達:「三號探索船進入蟲洞,注意意識網絡覆蓋範圍,建議生物控制核心進入休眠,讓探索船自動完成探索任務!」

「命令已接收,具體任務制定中!」

「啟動艦載輔助光子計算機對本船的所有控制許可權!」

「滴~!啟動已完成!飛船進入自動模式!待命中……」

「任務目標一:本船進入坐標區域,行星系坐標:(xxx,xxx,xxx),記錄第一坐標點,並探索最近行星系的所有星球的信息,執行第x號控制程序,備用程序第x號!」

「任務目標二:在任務目標一完成後,本船返回行星系第一坐標點,並重新激活生物控制核心!」

「滴~!任務載入中……!」

「任務載入完畢!開始執行!」

三號探索船的超級控制核心沒有立即進入休眠狀態,而是等著探索船進入引力奇點。

當探索船在高速航行的狀態下,一頭栽進了那看不見的引力奇點中。

下一秒,超級核心就陷入了沉寂狀態。

。 「你答應給給謝氏集團做品牌代言人了?」

晚上的接風宴,陸晚初把黎姿時裝秀髮生的事簡單描述之後,楊浩然兩隻眼睛瞪地圓滾滾的,各種不可思議。

「嗯,小冰,你們畢業之後第一次回國吧,多吃點,別忘了家長的味道。」陸晚初起身給三個人夾菜,被楊浩然按住肩膀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楊浩然盯着她的眼睛,自己做了個深呼吸平復情緒,「陸晚初,你還知道自己是陸晚初吧,如果被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又怎樣?」陸晚初聳了聳肩,「A市所有土地都是國家所有,我們是遵紀守法的愛國公民,謝雲澤再能耐還能把我們趕出去不成?」

「你就不怕他們動圓圓的主意?」

陸晚初啃雞腿的動作一停,然後抬起頭來,「我拍過廣告,只要我全程堅持戴面具就是了,而且謝雲澤做為謝氏的大老闆,總不至於跑來盯着我工作吧。」

「萬一呢……」楊浩然手指微微用力,陸晚初推開了他的胳膊,垂眸繼續啃雞腿,「沒有萬一,吃飯。」

「你……」

「小冰,你們的方案做完了嗎?」陸晚初不搭理楊浩然,故意和小冰幾個人交流。

「做好了,我們雖然沒有在國內工作過,但是我們都相信陸總和楊總,也相信我們自己。」

「嗯,你們首要工作是開通官方微博,這就相當於國外的ins一樣重要……」

看着陸晚初認真交代工作的樣子,楊浩然徹底泄了氣,搖搖頭癱坐在座位上。

接風宴的末尾,陸晚初開誠佈公地向工作室公開了自己的身份,不出意料所有人早就知道了,只不過都在互相隱瞞,陸晚初國內影后的身份早就成了公開的秘密。

楊浩然同樣知道,當着幾千號觀眾說出的話,即便一千一百個不願意做謝氏的代言,他們也不能再拒絕了,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陸晚初形式化地拍了拍楊浩然的肩,「不用有壓力,我相信法律,即便是真的到了謝雲澤跟我搶孩子的撫養權的那一天,圓圓不會選擇一個見都沒見過的爹。」

陸晚初初步打算,謝氏集團代言人的合同,暫時先拖着,等謝氏拖不住了,說不定就換人了。

然而天不遂人願,陸晚初第二天就被歇爾夫邀請去參加慶功宴了,非常巧合的是,謝雲澤也在,並且帶來了郁孤風。

「moon小姐,平時吃飯的話你這面具也得隨時戴着嗎?」歇爾夫呵呵一笑,笑聲里藏不住尷尬。

陸晚初臉上一直掛着笑容,緩緩點了點頭,心裏早就恨不得戳瞎了謝雲澤的眼睛,如果不是謝雲澤在這裏,她稍微用妝容改變一下五官,會輕而易舉渾水摸魚過去。

可……

陸晚初用餘光掃了謝雲澤一眼,可惡,竟然還明目張膽盯着她的臉看!

「阿風,合同給moon小姐看一下,沒問題今天就簽了。」謝雲澤抬了下手,陸晚初面前立刻多了一份合同。

女人盯着桌面上的白紙黑字,看着滿桌珍饈,頓時沒了食慾。

「謝總,要工作總得先解決了溫飽,對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