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也!其地似乎戰事愈發不妙,五大天帝皆調遣精銳馳援。吾家城主之主上乃是大陸之主魁星仙君,此君此次在列,吾等便唯赴死一途爾!」

「或者可以有替汝前往者,豈非……」

「呵呵呵,哪裡有求死之修耶?」

「先生,善人也,某家無牽無掛,可以前往!」

「然其地於仙家,果然死地也!吾豈能害了先生?」

「某閉關時,妻室遭調遣,目下正在下關,若先生願意,正好可以一舉兩得也。」

「汝之妻室?」

「然,其金仙之修為,不知還否安然!」

那不足嘆道。


「此事?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那得隨意替換也!」

「呵呵呵,先生,吾亦是葯家之出身,可以替換,絕然無錯也。」

「此事尚得運作一二才好,只是這般似有送先生於死地之嫌!」

「吾所願也!」

那不足喟然道。

半月後,不足換名赫流君,魁星大陸星月城之隨軍醫官也。那城主大羅金仙之修為,家有老幼,留得那醫官在,可以照看其家人,亦是欣欣然,只是誇不足有上古仙修之古風,俠義道中之人,往後定然有驚天之造化云云。

星月城徵兵不過萬餘,由一大羅金仙,亦即城主親自將兵,以特殊之大陸轉移大陣運送,十日轉送往下一家大陸,凡二百多年,跨過六千餘大陸,才行完中央上天大帝君所轄中天世界,至文武上天大帝君所轄之西天世界,又百年才至下關外五大天帝之天兵集結處。而其時,西天世界之混戰已然千年有餘。

至駐地不過半月,便輪上巡邏雨花大陸殘存之一塊飛地,天谷。其地乃是天妖族舊地,雨花大君亡故后,大陸殘餘勢力攻入其地,獨佔天谷。后五大天帝聯手於此地布上一道逆天大陣,五天鎖地大陣,風帝君數度攻擊不克,兩廂相持至今。風帝君雖實力佔優,遠勝文武上天大帝君,然五帝聯手,亦是稍遜一籌。

雨花大陸飛地中有五帝麾下法陣大師聯手所構造一座巡天蟻穴轉移大陣,與五帝軍方秘密兵站中轉移大陣相連。不足等便是通過此大陣傳來。其巡邏處便是此地四圍十萬里方圓。城主點兵三千隨行,所領仙家戍卒,余者盡數劃歸前方戰陣所有。不足乃是醫官,故留其人。

第一日巡守,眾遠來者仙家以為畢竟自家轄地,無所畏懼。不足隨了一眾做三隊,地上千卒,中空千卒,九霄千卒,或御流風,或駕長風,或腳踩流雲,巡查前行。不足在中空一隊,隨了城主。兵卒皆靠自家法能,持械步行,城主及一干護衛、謀士隨伺戰舟中。不足無軍功,亦如尋常部卒,駕長風巡狩。

其實不過半日,前方大亂,格鬥廝殺之聲音,慘呼、厲吼之聲傳響四野。老城主喝令增援。不足等飛沖而上,那一眾巡狩部卒已然遭全殲。中空千修若爛泥巴一般跌落塵埃!而襲殺者早已逃之夭夭也。雖非不足等同僚,然其時,眾已然明白死亡已然近迫目前矣!(未完待續。。) 三千兵卒膽寒而行,忐忐忑忑,戰戰兢兢,無有喧嘩者,皆靜悄悄機警四顧。

那不足嘆一聲,於萬丈中空下視。飛地,五帝一方兵卒上億之眾,如蟻蟲熙熙攘攘往來,密密麻麻之戰陣一列列操演不懈。雲頭上自家軀體似如塵埃一般,輕飄飄如無存在。

「往來塵世,何敢言大?眾皆螻蟻也!非但吾等下修,便是偉岸如五帝者,依然!則吾之生死,何似?不過輕愈鴻羽也!便將此生付流水則何如?」

那不足生死之思,忽然頓悟,心兒一輕,渾體暖洋洋,似有無窮之力量。

「風欲靜畢竟曾為上天大帝,短短時日,居然有相抗上天五帝之能!吾觀視雙方大勢,其交集之重心在飛地,飛地亡則風兒必能以全力擊文武上天大帝,而不虞後方之安危也。飛地之核乃在於巡天蟻穴轉移大陣,大陣毀歿則援兵無能到達,飛地必亡!由此觀之某家之責乃在毀陣也,毀陣必能使五帝徒嘆奈何也!」

於是不足日里巡天兢兢業業,從無懈怠。凡兵卒、將軍、仙官、文職仙吏等有傷或病,皆盡心力而醫治。不過百年,那大陣守護大營中上下皆頌其德!以為其神醫也!

復一年神元節,便是此雨花大陸之飛地亦是張燈結綵,億萬仙家戍卒終覺略安。其時不足身居之守護大營君上,巡天蟻穴轉移大陣守護大員,一位六破隱帝名元一者正興奮莫名。其寵妃病癒。終可以得享魚水之樂也。


那元一之美妾名天媚兒,艷麗可居仙界翹楚,唯有心痛之頑疾,每每房事必起,六破之隱帝元一實感惱恨。軍中數十位醫官束手,不足奉召醫治,數粒仙丹,病症稍轉。那元一大喜,調不足至內府為官。

后不足以數千珍奇之神葯以葯煉之術,取仙丹三粒。其美姝痊癒。那元一雖心知醫官貪婪。得其仙藥無數,然美人兒無恙,大暢老懷,竟恕其罪。

內府歌舞為樂。以慶天媚兒之痊癒。六破隱帝之麾下一修謂帝君道:

「主上。其藥師貪婪若斯。居然敢取主上之靈物,何不滅之?」

「滅殺?呵呵呵,其若非貪婪。本帝早將其打入萬古囚仙獄中也。」

「微臣愚魯,然何哉如是耶?」

「若非其貪婪,留居內府必有所求!求者何?無非巡天大陣爾。前時,那金仙君便是如此,其落身萬古囚仙獄,此便是其破綻!無欲無求?嗯!主神尚且不及,何凡俗也?」

「主上果然了得!洞悉人性若此,大帝不如也!」

「大帝?呵呵呵,汝高看吾也!大帝之能,深沉若海,其莫測處,便是吾等之修為遠遠不如也。」

「主上何太自謙也。」

那謀士坦然言道。

「汝可去一試,若那廝可用則留,不合用,誅殺之!」

那六破隱帝復思量半晌,回身道。

「是!」

其麾下謀士悄然而退。

內府後衙醫官之居處,那不足正興緻勃勃自言自語:

「如此無量丹有望也,某家大羅金仙之身有望也!哈哈哈……」

門戶外那謀士聞得無量丹三字,渾體一震。其身在三破已歷無窮歲月矣,突破無望,乃才追仕途也。其時聞得無量丹,便是其道心已然大有破綻也。

「無量丹!天也!無量丹!」

那仙家緩緩兒將手中煉仙鼎納入懷中,而後推開醫官赫流君之居第門戶。

那赫流君驚得跳將起來,滿臉懼意,盯視了那謀士。

「哼,好大的膽子!連隱帝大人之靈物亦敢貪墨。」

「啊也,小人不敢,大人贖罪!」

那赫流君似是慌亂不知所以,唯渾體顫抖,不停討饒。

「罷了!便是隱帝大人亦是不問責與汝,吾何做此惡人!方才汝言道可以煉製無量丹,此事可屬實?」

「啊也,天也!某……某……」

「哼!」

那謀士一聲冷哼,驚得赫流君激靈一顫。

「是!」

其頹然道。

「何時可以鑄成?」

「靈物足矣,尚缺布陣之法料!」

「哼,汝卻是在謀吾之財么?」

「小的不敢,確然實情。」

「吾三破巔峰久矣,然突破至金仙之境無法可想,無奈何也!今有此緣法,吾便破財一次又何妨!將所缺羅列上來,本官去尋!」

「是,多謝仙長饒恕,小的必盡心力,早日成丹。」

那謀士低頭去了,靜坐以待。


不足暗自鬆了一口氣,將一塊玉簡拿過,仔仔細細書寫雋刻。而其心下卻是翻江倒海。

「大能果然不可欺,怕是此修良藥到手,便是某家性命盡時也。」

「官爺,此便是大陣所缺!某小修也,哪裡能有如是逆天之耗材也,若非官爺,真不知尚需幾多時日才可以湊齊呢。」

那謀士攜了玉簡行出。

內府大殿中那謀士近前,謂隱帝道:

「其可以鑄得無量丹也!」

「嗯, 有一點動心[娛樂圈] ,然其法陣所需何物?」

那謀士將其手中玉簡奉上。那隱帝觀視一遍,笑道:

「此修非同小可,若其無異心,可以為用!」

「是,主上。」

那謀士退下,自去內府取法陣所需之耗材。

於是不足終是身在巡天大陣之近旁所在。然其似乎終日里心在煉丹,待在葯室試煉。那監視之修亦是漸漸神鈍,不再日里緊緊盯視。不足從不去大陣轉悠,便是有出診,亦是即去即歸,絕不在外久留。

「呵呵呵,赫流君,汝倒是是痴迷煉丹。這般用功,倒也少見。」

一日,那謀士將法陣耗材交予其手,微笑言道。

「官爺,無量丹乃是某之性命,哪裡敢不用心也!」

「呵呵呵……」

那修一笑而走。

葯室之地底數十丈,一座百丈敞石室,由道法加固,可以抗得金仙一擊。那不足已然身在其中七年。一座精巧大陣遮蔽天機,其內不足以陣煉之法鑄丹,已然至緊要關頭。那一絲絲一縷縷之精鍊葯精,緩緩兒飛入中央數顆丹丸中,丹丸中法陣再將其收攏歸位,凝聚成形。龐大之天地神能元力並天道感應入得丹丸中。那丹丸金光大現,大有仙家之相也。

而其時不足周天寰宇小世界中三大神之本初大神早已遁出體外,以天機訣入了那巡天大陣中,凡七年矣。其深究陣理,謀奪其要旨,與不足先時所習得之蟻穴轉移大陣相對應,亦是漸漸悟得妙處。

其神魔大神亦是出體七年,不停息收集法陣耗材,以及威力巨大之巨能法料,而後悄然煉製小型傳送法陣,至此已然大成。

正是此時,一切就緒,然巡天大陣之守護何其緊密,便是大羅金仙之修亦是不敢近旁造次。

「確然無一良機也!」

不足唯候在丹室不出,那六破隱帝之座下謀士已然焦急不耐煩,發了數道召信青鳥仙符,不足只是回得一道。道是再半年許時日便可功成,其時煉丹正在緊要處,不敢分神呢。(未完待續。。) 大陣守護之六破隱帝陰沉了臉,在其廟堂上怒氣沖沖:

「難道那大肆收購仙材法料之魔修仍無著落?數百大能抓捕一修,如是多年無果,高天上帝要爾等何用!「

「啊,主上饒命!主上饒命!吾等已然布下一局,只等其入瓮!不幾日必有結果。」

「哼,再三月,便將其修頭顱取來!否則便是爾等頭顱!」

「是!」

那數修冷汗一把,抖抖索索退出大殿。

正是隱帝焦慮之時,不足之神魔大神回歸,於那密室中已然悄然布下一座蟻穴轉移大陣,其調試無誤,等待時機。本初大神藏身飛地之巡天大陣中,忽然得了一道消息,三日後文武上天大帝君之強援將至大陣將開啟半日!

「便是此時!大陣不開,無可奈何。然其時有此機緣,決然不可錯過!」

不足便於其時忽然洞開密室大陣,其神魔大神忽然消失。待其再現,已然身在下關城中。其地正是一處亂石崗,有墳塋若干,人跡罕至。那大神方才一現,繼而杳杳。再現時已然身處下關風帝君之中軍衙門口。

霸道老公求休戰 呔,何人大膽,敢在此騷擾!」

「請往傳報,某有密報,非主帥不能語!」

「嗯,吾還有文武大帝之人頭呢!」


「哈哈哈……」

門首數仙家戍卒大笑。

啪!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