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你我俱是劍修,本命飛劍耗費甚巨,若是見了機緣,也可去試上一試。」

阮邛見魏晉神色始終淡漠,這才開口勸解。 山路崎嶇,不適宜車行。

因此,他們走的是官道。

大周是人族唯一的皇朝。

因此,為了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人族各地。

大周以舉國之力,修棧道,建驛館。

以保證各地遇到妖魔作亂之時,斬妖使們能夠快速趕路。

此時,隊伍已經前進了一半的路程,距離鎮北城還有一百多里。

「蘇葉,沒想到終於輪到我們上場了,這次去鎮北府,一定要好好見識見識。」

途中,陳青湊到蘇葉身邊,小聲說道。

「陳青,雖然只有三百里路程,但可不要大意。」

蘇葉臉色凝重。

「我聽說有時候押送妖獸的隊伍也會發生意外。」

「停下!」

蘇葉話音剛落。

前方的的夏良突然揮了揮手。

他與李后皆臉色凝重,打量四方。

二人似乎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尋常。

「蘇葉,你的嘴不會這麼靈吧?」陳青臉色一變,脖子縮了縮。

蘇葉也臉色凝重,他剛說完。

負責押運的夏良李后便讓隊伍停止前行。

難道真的是有危險?

「不太對勁!」此時,夏良開口道。

他們皆拔出了腰間佩劍,望向四周。

官道兩側,則是一座座矮山。

上面密密麻麻長滿了樹木。

此時,小山之後,有濃郁的寒氣快速逼來。

「二位大人,是沖著我們來的嗎?」此時,有預備獄卒臉色凝重道。

二人沒有說話。

而是緩緩抬起長劍,死死地盯著一側的矮山。

「吼!」

此時,一聲大吼自一側的山間傳來。

緊接著。

一尊凶獸出現在一座矮山之上。

這還是一頭銀劍獸,只不過體型偏小。

長相與銀劍獸也有點區別。

它立於矮山之上,沖著那銀劍獸屍體吼叫連連。

雌性!

夏良與李后臉色一變。

這頭銀劍獸雖然沒有死的那頭強。

但也已經有了通靈五六脈的實力。

「銀劍獸生性好淫,這是它的一頭配偶。」

「大家小心。」

夏良臉色凝重。

「生性好淫?」

蘇葉眨了眨眼。

他似乎找到了銀劍獸這名字的出處。

呼!

就在此時。

那雌性銀劍獸直接便撲了過來。

兩道寒芒閃爍。

帶著勁鳳,呼嘯而來。

「禦敵!」

夏良與李后臉色一變,大喝道。

二人聯手,直接撲向了那銀劍獸。

十位預備役皆神色緊張,皆拔出了手中長劍。

雖然他們很緊張。

但作為人族,面對妖魔。

必須迎上去。

而他們,更是人族中的精英。

他們若不上,何人上?

「殺!」

幾位預備役嘶吼。

揮動長劍向著前方衝去。

噗!

但他們太弱了。

甚至連通靈境界都沒有,又何嘗是這銀劍獸的對手。

兩位預備役剛一上去,便被銀劍獸一刀斬殺。

「退下!」

夏良大喝。

頓時,剛想衝上去的蘇葉等人皆神色一震。

退了下來。

蘇葉神色凝重。

身為人族,若不敢勇於面對妖魔,那這一輩子也將止步於此。

此時,他們沒有選擇。

當!

銀劍獸的兩隻利爪堅硬無比,與二人相殺,發出金屬般的聲響。

雖然以一敵二,但卻絲毫不落下風。

十位預備役死了兩位。

如今剩下的八位皆嚴陣以待。

夏良與李后二人與銀劍獸廝殺,壓力很大。

但他們知道,一旦他們落敗。

他們這一隊人一個也走不了。

噗!

隨著戰鬥的進行。

二人已經受了傷。

但銀劍獸也不好受。

身上多處劍痕,血流如注,染紅了地面。

夏良與李后拚命了。

他們一聲大喝,殺了上去。

漸漸地,銀劍獸與二人都有點不支了。

「吼!」

銀劍獸嘶吼,吼聲震天,四周樹木震動,落葉紛飛。

噗!

兩柄長劍瞬間刺進它的兩肋。

二人撲到銀劍獸身上,抱住了他的兩隻前爪。

二人一獸陷入僵局。

銀劍獸嘶吼,想要擺脫二人,但卻沒能甩開他們。

「斬了它!」

此時,夏良面露瘋狂,沖著蘇葉等人吼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