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之盾的破損,倒是陰差陽錯。」林風淡然一笑。

若不然,此刻自己就算能使用真實之盾,也是由本體使用,畢竟與真實之盾相契合的是本體而非分身,然破損的真實之盾器靈處於半沉睡狀態,與契合無關,僅僅與自己魂之相連。

魂的氣息,本體和分身本就一模一樣,本體能用分身自然也能用。

「如此濃郁的死亡之氣,也別浪費。」林風雙瞳閃動,真實之盾瞬時如鯨吞大海般吸收,如今的真實之盾已是成為『死亡之盾』。效果與之前截然不同,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反是種『進化』。

畢竟,自己眼下最需要的並非防禦。

「死亡之氣轉換雖然慢,但也比普通吸收恢復要快的多。」

「更何況,如此多的死亡之氣就能培養出更多亡靈強者大軍,壯大人類陣營實力。」林風嘴角微揚。瞬時便是鎖定其中一具已被重創的聖王級亡靈強者,身體一挪一閃,就在其被重創『死亡』的剎那便將其吸入真實之盾。

「唰!」林風眼中精光閃動。

魂之侵入,雖遭遇一些阻擋卻算不得強,重創幾乎『死亡』的聖王級亡靈強者對自己來說不過是手到擒來。

很快,真實之盾中又添一員大將。

「成了。」林風暗自一喜。

一個聖王級強者固然用處不大,但放眼看去,聖王級亡靈強者何其之多!最重要的是,此刻在真實之盾中剛收的那個聖王級亡靈強者已經是『蘇醒』狀態。只是死亡之氣消耗一空臨界沉睡邊緣,它的『死亡』就好似機器沒有了能源停止轉動。

以真實之盾作為『中介』,要補充力量……

遠比外界快的多!

「削弱敵人一分力量,再增強己方一分實力。」

「一降一升,差距縮小極快。」

林風點了點頭,心之快意。

真實之盾不止解了燃眉之急,更讓自己佔據完全主動優勢。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林風也不急。依然淡然站立在一邊坐山觀虎鬥,事實上急也沒有用。真實之盾極限的吸收著死亡之氣,瘋狂的彌補著其中一個個亡靈強者,很快——

唰!又是一個亡靈強者滿血復活,從真實之盾中竄出。

林風雙瞳閃動微光,心之所動前方正戰鬥中的其中一個亡靈強者便是退了回來。進入真實之盾補充元氣。隨心所欲,林風並不需要太過細緻的控制,數量上的絕對優勢讓己方亡靈強者戰無不克。

墓園墓碑區大約已是有三分之二的地域被自己攻陷。

剩餘三分之一,不過只是時間問題。

畢竟,足足六個時辰的戰鬥。己方的亡靈強者數量不僅沒減少,反是增加不少,如今直破兩百之數,相當駭人!什麼概念?足足兩百個聖王級強者的聯手,哪怕僅僅只是聖王級初階,都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在絕對數量上壓制的情況下,所到之處自是摧枯拉朽,無可阻擋。

林風也樂得清閑,雙手環胸靜等最終結果。

天地之力,能省一分是一分。

很快——

打掃完這片墓地的林風,通往下一片墓地,那佔據著整個墓園最大墓地之處,便是墓園最危險的地域之一。探索過整片墓園一次的林風清楚知道,那裡….是通向墓園最深之處。

當日,自己便從那墓園最深處被『轟』了出來,差點身亡。

滅世魔神,相當可怕。

但該來的總會來,該面對的也逃不掉,連續六個時辰的戰鬥林風只是偶爾動動手,末世槍錚鳴不斷,已是相當亢奮,為戰而生,為戰而活,槍的宿命便是戰鬥,再戰鬥,唯有戰鬥才能令其煥發真正光彩。

這是一條通往地獄最深處的道路。

然,林風無怨無悔。

殺進去!

宛如指揮若定的將軍,林風步步深入墓園。

曾經,他被『滅世魔神』轟了出去,如今捲土重來。足足兩百多個聖王級亡靈強者開路,墓園第二道區域的防線已儘是摧毀,這些本就該灰飛煙滅的歷代妖族先祖根本不應該存在。

它們的存在,已經違反天地至理。

所以,它們的最終死亡也是來的很快,沒有任何逆轉可能。

「這應該算是墓園的第二道防線吧。」林風淡然而笑,步步逼近滅世魔神所在,心中雖感危險越來越重,卻坦然置之。既是踏上這條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起碼,眼下境況自己很滿意。


這埋葬在墓園無盡歲月的妖族歷代先祖。如今塵歸塵,土歸土,自己起碼已是不虛此行。

而且,天地之力至今損耗極是微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戰力仍在巔峰!

在那大片墓碑豎立的墓園最深處,會有什麼呢?

林風緩緩的深入。濃郁的死亡之氣更是驚人恐怖,比起墓碑所在之處數以倍計的提升,行走在最前方的聖王級亡靈強者一個個就像打了雞血那般興奮,儘管它們並沒有意識,但這是最原始的反應,就如呼吸那般。

實力起碼增加五成以上!

「還好。」林風心之暗忖,倘若墓園那群聖王級亡靈強者是在這裡的話,想要擊殺它們難度何止倍增。地利對於一個武者來說相當重要,一個火靈師在火海中能發揮200%甚至300%的實力。但在海洋中卻只能發揮不到三成力量。

這就是區別。

亡靈強者,在這裡就是真正的怪物!

「蓬!」心之一震,想到這林風瞬時面色一變。

「那些意識未開化的亡靈強者在這裡都能實力增強如此之多,剩餘七百魔神化身若在這裡,實力又能增加多少?」林風握著末世槍的右手微微輕動,正在此時——

轟!轟!轟!

爆破般的力量,在墓園深處轟然出現,伴隨著憤怒獸吼之聲。林風面色頓時變的難看。

它們,來了!

果不其然。在墓園外區有灰色亡靈強者,內區有大量妖族先祖,沒理由死亡之氣最濃郁的墓園中心地帶沒有妖族強者。儘管灰色霧氣瀰漫,見不到遠處亡靈強者真面目,但直覺告訴自己,這一次來的…十之**便是自己尋找的剩餘七百魔神化身!

一交手。便知強弱。

與之前兩批的亡靈強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不僅因為地利的關係,更因為這些亡靈強者『意識』的不同,雖然只是意識初開但戰鬥手段,技巧配合都變化不少。整體實力自強大許多。

「是它們。」林風很快判斷,手中末世槍如游龍般刺出,直接擊殺沖在最前方的魔神化身。

自己與它們交手何止一兩次,殺戮足足三個月,可以說已是相當的熟悉。

「還好。」剛一交手,林風便定下心來。


雖然依靠著濃郁死亡之氣及地利增幅,使得這些魔神化身變強不少,但與前三個月自己所擊殺的那兩千魔神相比亦只在伯仲之間,它們仍未到達最完美狀態,或者應該說……

它們的身體內,仍殘餘著『生命能量』,意識未完全泯滅。

迷茫的眼中還有著一絲意識感覺,然卻攝於祭奠及滅世魔神之強,形同傀儡,無法反抗。正如狐姬所言,祭奠第二步尚未完成,滅世魔神能量的吸收雖已到尾聲,但差一步…就是差一步。

二十八天的時間,很長!

儘管如此,這剩餘七百魔神化身卻也不能小覷半分。要知道,當日在海域中直接的較量,兩百魔神化身便能讓自己耗盡天地之力避開,眼下雖看不到具體數量,但想來這七百魔神化身必然均在此列,唯一的問題是……

它們,會否在一起?

無法判斷。

唯有見招拆招,林風直接便是開戰,之前一直保留的天地之力如今自無需再珍藏,每多殺一個魔神化身,滅世魔神的力量便能削弱一分。有兩百多亡靈強者的配合,如魚得水,瞬間佔據絕對上風。


五個,十個,二十個!

魔神化身死亡的數量,在殺戮中不斷累積,但於此同時……魔神化身出現的數量,卻增加的更快!

一百,兩百,三百……

就彷彿捅了馬蜂窩般,霎時間便是鋪天蓋地。

「果然都在一起!!」林風緊咬牙關,心中不詳的預兆已然靈驗。

七百魔神化身,皆是出現!

…(我的小說《火煉星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關於秘方來自龍涎硯的事,郝仁沒有說實話。

女人嘴快,宣萱和寒煙又情同姐妹,難免會告訴寒煙,而寒煙很有可能又會跟寒山說。霍寒山也是個大嘴巴,萬一他再把消息透露出去,讓有心人偷去硯台,找到秘方,暗中打造出戰鬥力超強的葯人,那地球就亂套了。他還是堅信那句話,與其讓別人保密,不如自己保密。

聽了郝仁的解釋,宣萱笑道:「古籍里的秘方你也信!我們桃花源里的古籍很多,都是些無中生有的事,根本沒有人看!」

郝仁說道:「那不一樣!我本身就是醫生,而且還是學中醫的。一個秘方管不管用,我們自己也可以分析。有道理的,我們自然會試驗一下,沒有道理的,直接扔一邊去!」

兩人吃完豆腐腦,這才隨著出城的人流向城外的特種兵軍營走去。

因為戰爭,周王連吃敗仗,只好死守都城,希望能消耗特種兵的實力。可是特種兵也不傻,根本不來攻城。雙方就這麼僵持著,城門也就這麼一直緊閉著。今天城門終於開放,所以市民們都出城看新鮮。

郝仁和宣萱來到特種兵軍營,一進大隊長辦公室,就看到墨玉正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神色焦急。

「師叔,幹什麼呢?」郝仁和宣萱一齊問道。

看到郝仁和宣萱,墨玉頓時面現喜色,也不踱步了:「你兩個孩子昨天一去不歸,可把我和你小嬸娘急死了。怎麼去這麼長時間?」

郝仁就把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的進展全部說給墨玉聽。

墨玉根本不相信郝仁的膠囊能有這麼好的效果,還以為周王是在郝仁的逼迫之下,才寫出那樣的詔書。不管怎麼樣,那樣的詔書一出來,周王一脈就再也無法奪權了,否則就失信於天下。他笑道:「這麼說剛才內政部長的手下送信過來,讓我派兩個小隊去周王府是好事!」

說著,墨玉還拿出周王寫的一張罪己詔來,那也是內政部長讓人送來的。之前,他一直以為其中有詐,對於內政部長信上所說根本不相信,甚至以為內政部長已經叛變。若真的如此,他的兩個小隊特種兵進城就等於羊如虎口,非全軍覆沒不可。

有了郝仁的保證,墨玉膽子就大多了。他立即點了兩個小隊長的名字,一個是昨天帶郝仁進軍營的楊青辰,另一個叫吳亮昊,也是墨玉親手提起來的。

楊青辰和吳亮昊各帶著屬下軍人及槍械、子彈在操場上集合,他們倆則來墨玉這裡聽取最後的指示。

墨玉沒說什麼,倒是郝仁叮囑了幾句:「你們此番進城,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雖然周王已經不再奪權,但是很難保證還有別人在蠢蠢欲動。還有,你們這次要把王府衛隊給換掉,以後王府的保密就靠你們了。府里的大人小孩可要盯緊了,絕不能掉以輕心!」

郝仁這麼一說,楊青辰和吳亮昊都連連點頭,表示記下了。

郝仁笑道:「那好,你們可以進城了。過幾天我也進城,到時候請你們喝酒!」

送走了楊青辰和吳亮昊,郝仁對墨玉說道:「師叔,現在形勢已經很明朗了,你可以把手下的幾個中隊長、小隊長都叫來,我們把消息通報給他們。安撫一下那些已經厭戰了的戰士。」

墨玉猶豫道:「厭戰的那部分人不必多慮,畢竟誰也不想打仗。但是有極少數人有了二心,我想把他們清除出特種兵大隊!」

郝仁搖了搖頭:「沒這個必要,師叔!我有這個,能把敵人變成自己人?」說著,他拿出一粒膠囊。

剛才郝仁說,因為周王等三人的夜宵里被放了膠囊所以如此聽話,墨玉根本不相信。現在郝仁又這麼說,他還是不以為然。

不過,郝仁對膠囊如此推崇,他又不能不給面子,只好說道:「那我今天中午擺下慶功宴,你瞅準時機,在他們的酒里下點葯試試!」

墨玉讓傳令兵把手下的幾個中隊長、小隊長叫了過來,將今天得到的最新消息向大家做了通報。

聽說不打仗了,軍官歡呼雀躍。很快所有的士兵們也得到了消息,軍營頓時一片沸騰。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