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

一個古老刻薄的聲音在古晨意識海內驟然響起,古晨就覺得意識海好像突然開始坍塌下去,一道道綠光猶如利劍一般,刺入意識海的深處,將他的意識瞬間擊散。

「我就要被毀滅了嗎?」古晨第一次生出要死的感覺。

「碎碎碎!」

意識海內聲音再次響起,無數的綠光突然爆開,將他的意識炸得粉碎,漸漸消散開去。

「雷電絲網!」古晨暴喝一聲,卻發現早已無法動用雷電之力了。

周圍黑暗中那些綠光盡皆將古晨覆蓋,發出「啪啪啪」的電擊之聲,一點點血霧開始暴起,然後消散在空氣中,到處瀰漫著一股股血腥之氣。

這些綠光在古晨意識海和身體同時攻擊,古晨整個人從身體到靈魂開始被撕碎,化為一點點殘念想要掙脫出去,但更多的黑暗中的綠光圍過去將那些殘念也一一吞吃。



「好可怕。」

古晨心中一驚,身體和靈魂都已經化為無數慘點,現在的他就想逃離這裡,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

無數綠光就連古晨的一滴血,一塊肉,一絲殘念都不放過。

「記得幻月境界說,只要有一滴血一個殘念就可以存活,這些綠光居然連這些都不放過,這機關還真是無情。」古晨一縷縷的殘念在黑暗之中尋找方向,想要逃離出去,但到處都是綠光,他根本就找不到來時的路。

當古晨的身體和意識化為無數碎片的時候,噬仙寶鑒從古晨手腕處硬生生吸納了一滴血,然後脫離了古晨的手腕,獨自遊走在黑暗之中,如同鬼魅。

那些綠光一次次覆蓋在噬仙寶鑒之上,一次次被噬仙寶鑒盪開,但那些綠光毫不氣餒,依舊不斷覆蓋噬仙寶鑒。

懸崖斷壁處,四位來自蒼雲道觀的老者已經感知到下面發生了什麼,但他們又不敢輕易離開洞口,擔心一旦他們走開下邊的毒蟲飛出,將會禍及雲天大陸每一個人。


「我感覺到下邊發生了什麼。」其中一個道。

「我也感覺到了,我們是不是該有人下去幫他一把。」還有人道。

「不行,我們必須死守在這裡,我想他會理解我們的。」另一個道。

……

縫隙深處,無數綠光吞吃著古晨的身體和意識,唯有噬仙寶鑒似乎材質非同一般,比古晨鍛煉的身體還要強大,並沒有被綠光所粉碎。

只是,那些綠光並不輕易放棄,無數次圍攻上去,又無數次敗下陣來。

「幾萬年了,你們這些孽畜,難道還要執迷不悟嗎!」一個聲音在縫隙下方傳來,那來人反穿著衣服,頭上戴著一頂破爛的草帽。

古晨殘留的意識立即認出了來人,正是他的師傅苗老怪。

「師…傅…」古晨微薄的意識喊了一聲。

苗老怪道:「天意,真是天意啊。」

… 古晨不明白苗老怪說什麼,就聽苗老怪繼續道:「我還有三天時間就可以布置好毀滅這個機關的陣法,卻不想今天你闖入進來,提早驚醒了這裡沉眠的綠幽鬼火,害得我功虧於潰,看來一切都是天意啊。」

「啊?師傅,那、那還有補救的辦法沒有?」古晨一聽,傻眼了。

「綠幽鬼火已經蘇醒,可我那陣法還沒有完成,剛剛就已經有無數綠幽鬼火找到了我所在的位置,那陣法也被他們毀壞了。」苗老怪道。

「師傅,我、我不知道……」

古晨想說什麼,但又不知怎麼說。

「按照你的修為,你是不可能知道這裡的,告訴我,是誰引你前來的。」苗老怪道。

「是、是一個老毒物。」古晨道。

「什麼!」苗老怪反應極大,嚇得古晨幾片殘念一抖,他意識到可能有大麻煩了。

「那老毒物在什麼地方?」苗老怪急急問道。

「在我黑暗之門中。」古晨道。

說著,古晨用殘念將黑暗之門凝聚出來,送到了苗老怪面前,苗老怪一把抓住,怒喝道:「你還沒有死?」

這時候,黑暗之門中老毒物忽然狂笑起來:「我是差點被這小子用雷電殺死一次,但現在在這裡雷電根本用不上了,而我馬上就會破除黑暗之門,老傢伙,等我找你報仇!」

「啊!」苗老怪手一抖,黑暗之門差點掉落,無數綠光瘋狂而來,竟然在苗老怪手中將黑暗之門奪走一直朝更深的黑暗之中而去。

古晨想用意識奪回黑暗之門,但現在他的意識太太弱小了,根本無濟於事,只能看著黑暗之門被那些綠光壞繞而去。

「小子,我馬上就會回來找你算賬的。」黑暗之門中老毒物怪笑起來。

「師傅,老毒物是?」


「他就是這綠幽鬼火的主人,他是利用你把他帶入這裡,他自己因為受到某種特殊的禁制是無法穿透進來的。」苗老怪道。

「這些綠幽鬼火真的可以惑亂人的心神嗎?」古晨問道。

「不錯,現在只怕我們已經無法阻止綠幽鬼火突破這裡出去了,我必須先救你出去。」苗老怪道。

說著,苗老怪開始跟那些綠幽鬼火奪取古晨的殘念。

「師傅,你快走吧,你出去就把這裡埋葬了,不然雲天大陸所有人都會遭殃的,不能為了我一個人禍及所有人啊。」古晨喊叫起來。

苗老怪收集了幾縷古晨的殘念,別的都已經被綠光吞吃完了,那些綠光開始虎視眈眈看向苗老怪,但苗老怪不知道用了什麼功法,那些綠幽鬼火一靠近就會被震開去老遠,卻並不能被苗老怪殺死。

從剛剛苗老怪發現老毒物存在後的震驚中來看,古晨已經意識到老毒物可能強大到比他知道的還有可怕的多。

苗老怪見在這裡再沒有待下去的必要,帶了噬仙寶鑒和古晨幾縷殘念開始朝外突圍,無數綠光試圖阻擋,但都被苗老怪擋在一旁。

但畢竟這裡是綠幽鬼火的天地,苗老怪走得十分辛苦,好在噬仙寶鑒也不懼怕那些綠幽鬼火,反而是那些綠幽鬼火好像並不太願意跟噬仙寶鑒正面衝突,才使得苗老怪艱難而又無事地朝外移動著。

雲天大陸,中央地帶。

范小膽一覺醒來,發現古晨失去了蹤跡,猜想可能去辦什麼事了,這些范小膽都慢慢開始習慣了,但今天他卻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安,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時候,天色還沒有亮,但門外有人敲門,范小膽打開門就看見雲香瑤站在門外。

「古晨沒在你這裡嗎?」雲香瑤低聲問道。

范小膽沒敢看雲香瑤的眼,低頭道:「沒,大概出去晨練了吧。」

「晨練會這麼早嗎?」雲香瑤道,「你告訴我,他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我今天感覺到一陣陣的不安。」

范小膽知道已經無法隱瞞,只好實話實說,道:「我也不知道,他走的時候根本就沒來跟我打招呼。」

「我好擔心他……」雲香瑤一直是羞於在外人面前表達對古晨的思念的,但這一次她心中極其不安,不知道為什麼,她很是擔心古晨的安危。

「你放心,我這就去找他,我一定把他找回來。」范小膽道。

「你也要多加小心。我是真的擔心他會出事,我今天老是心神不安。」雲香瑤好像預感到會發生什麼事。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我這就去找他。」其實范小膽心中也是一陣陣的慌亂,不知道為什麼,他也覺得古晨要出事,但他又怎麼會告訴雲香瑤,增添她的不安和擔心呢。

范小膽轉身回屋將劍魔的魔劍帶上,跟雲香瑤交待一聲,就朝外走去。

雲香瑤看著范小膽漸漸走遠,儘管心中還是不安,但也只能等消息了。

就在范小膽剛離開大家之後,他身後背的魔劍開始嗡嗡作響,好像著急去幹什麼。

「這是怎麼了?」范小膽擁有魔劍之後,這還是魔劍第一次有這麼大的反應。

范小膽繼續朝前走,之前他曾跟古晨可以通過神通聯繫到對方的位置,但今天卻一點古晨的反饋都沒有,該去哪裡找呢?


「嗡嗡嗡。」

魔劍再次響了起來。

「你先別叫了,有什麼事等我找到三少爺再說。」范小膽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只能茫無邊際朝前方走去。

背上的魔劍突然自行飛出,箭一般朝著一個方向飛去,范小膽一見這還了得,那可是他的寶劍啊。

范小膽再顧不得許多,急急追趕,魔劍就跟被什麼吸引了一般,帶著范小膽穿山越嶺朝著某個方向奔去。

一直到了某個不知名的懸崖前面,范小膽停下,就看見魔劍飛舞在懸崖峭壁之上,來回打轉。

「難道這裡有什麼不對?」范小膽飛身而起,落在斷崖處,就看見四名老者似乎正在做法。

仔細一看這些人的打扮,范小膽就認出是蒼雲道觀的人了,四個老者發現來人並沒有惡意之後,也不說話,繼續施法。

「古晨在什麼地方?」范小膽問道。他現在還搞不明白古晨是不是被這些人抓走,因為蒼雲道觀的高飛一直跟古晨有仇恨。

「他在下面,不過根據我們的推算,他應該已經死了,就連靈魂都破散了。」其中一個道,「你是什麼人?」

范小膽道:「他是我主人。」

「就算你找來也沒用了,我們都沒辦法阻止他的被毀滅,你還是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另一個老者道。

「我看四位乃是蒼雲道觀得道高人,不知道在這裡做什麼?」范小膽問道。

「雲天大陸將有一場大劫難,你速速回去告訴你的親人朋友立即做好應戰的準備。」最後的一個老者看向范小膽。

「嗡嗡!」

魔劍顫抖著,居然直接沖入了懸崖中間巨大的縫隙之中。

范小膽一見,縱身就跟了進去。

「哎哎,等——」

「不能去——」

……

幾個老者連連搖頭:「又白白送命一個。」

范小膽就感覺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著朝下沉去,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忽然發現前面的魔劍不動了,他加快速度追過去一把將魔劍抓在手中,道:「你帶我來這裡,是不是知道三少爺就在這裡。」

異界之魔武雙修 ,帶著他朝下飛去。

忽然,范小膽就看見一個身影,本以為是古晨,但仔細一看竟然是好久不見的苗老怪。

「老人家你在這裡啊,那古晨肯定也在了。」范小膽心中激動起來,忙下去落在苗老怪面前。

苗老怪一見范小膽,不斷搖頭,推著范小膽道:「哎呀呀,你來填什麼亂,快走,快走!」

范小膽被搞得迷迷糊糊,正想問什麼,就看見許多綠光從遠處飄忽而來,苗老怪更是著急,道:「快走,那些鬼火可不好惹,古晨都被他們分食了,連靈魂都沒留下多少。」

范小膽一聽,頓時呆住了。

「這麼說三少爺是真的死了。」范小膽的頭嗡一下子就大了好幾倍,他有些不敢相信苗老怪所說的話。

綠幽鬼火此刻已經到來,因為范小膽的耽擱,苗老怪再次被綠幽鬼火趕上並包圍起來。

「讓你走不走,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苗老怪嘆息一聲,顯然他已經有些累了。

我的完美禦姐老婆

苗老怪有些泄氣,道:「再耽誤下去別說救古晨和天下人,就連我們倆都得死在這裡。」

范小膽一聽三少爺還有救,立即道:「你先走,我來斷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