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百川已成江河,積小丘以成五嶽!

「貪多嚼不爛?我有錢有系統,博大精深易如反掌。」

「反正價格又不貴,充到就是賺到,機會難得,失不再來!」

得到十幾種異能,幾十種古武功法,陳宇神情期待的看起了修真功法。

不算那些強悍逆天的功法,他現在修鍊的修真功法,只有修真版的混元一氣功。

當前地球的個人實力雖然不強,但修真功法卻有不少,就算不全部修鍊一遍,也能拿來參考參考,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融入混元一氣功之中。

「通天真經、戰神圖譜、五炁朝元功、三花聚頂功……這些功法都充上。」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三十幾門修真功法的內容,都被陳宇充進腦海里。

本以為在這個世界,得不到什麼好處,此時的他,才發現這世界的好東西真多。

白菜價的古武功法、異能、修真功法,真要算起來,其價值不亞於幾百萬億宇宙幣。

在其他世界充值修真功法、異能,價格非常昂貴,在這個超能地球,充值價格異常便宜。

覺醒一種異能,只要一百萬大漢紙幣,充值一門古武功法,也就一百萬紙幣,就算充值一門修真功法,也才一億大漢紙幣,這樣的價格,已經便宜得令人尖叫了。

「這趟旅遊賺大了,知識就是財富,這話一點都沒錯。」 暗自琢磨一陣后,陳宇開始修鍊三花聚頂功。

未穿越之前,看到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的隻言片語,他就心生嚮往。

可惜,在曾經那個地球,或許是功法殘缺,又或許是靈氣枯寂,修真之路早已斷絕。

而今這個地球,天地靈氣雖然稀薄,但卻依舊存在,最高可以修鍊到元嬰圓滿境界。

有錢有系統的他,又不用真的去修鍊,只要捨得花錢,突破境界就像喝水一般。

三花分別是精之花、氣之花、神之花,出於對三花的好奇,他打算練出三花。

一旦發現三花有害無利,他就花錢負充值,把三花變成無花。

根據三花聚頂功的內容,陳宇以瓢畫葫蘆的修鍊起來。

三花聚頂功的瓶頸,都被他用錢充掉了,修鍊過程中沒有任何難度。


片刻后,他身體一震,似有似無的精之花隨之綻放,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漫上心頭。

「彷彿種子破殼而出,這種生命蛻變,身體充滿活力的感覺太爽了,再試試氣之花。」

隨著功法的運轉,幾分鐘后,氣之花隨之盛開。

「對能量的掌控,一下提升了幾個等級。」

又過了十幾分鐘,他又把神之花練成了。

驅使精之花離開中丹田,御使氣之花離開下丹田,片刻后,三花齊聚上丹田泥丸宮。

「三花聚頂大功告成,該練五氣朝元了。」

五氣朝元的修鍊桎梏,剛才已經用錢充掉,只需把混元一氣功練出來的真元力,按照五氣朝元功的運行路線,修鍊幾個大周天就行了。

運轉五氣朝元功,一縷縷南方離火之氣融入心臟,一縷縷東方青木之氣融入肝臟,一縷縷西方庚金之氣融入肺臟,一縷縷中央戊土之氣融入脾臟,一縷縷玄水之氣融入腎臟。

「我的生命層次又突破了,對五行之力的掌控,也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收功停歇,站起身來,充滿無窮活力的感覺,讓陳宇欣喜不已。

「陳哥,快到飯點了,我請你吃飯,怎麼樣?」周雲霄敲門走了進來,笑容滿面的問道。

「走吧。」陳宇笑著應了一聲。

開著車回到市區,周雲霄問道:「陳哥,我們去吃火鍋,怎麼樣?」

「行。」陳宇點了點頭。

二人走進一家火鍋店,選好位置坐下后,各自點了一些菜。

「還是火鍋吃著過癮。」陳宇笑道。

「是啊,吃得滿頭大汗,再喝一點冰鎮啤酒,那感覺太爽了。」周雲霄說道。

邊吃邊聊,酒足飯飽之後,坐著對方的車,陳宇回到別墅。

「陳哥,我就先走了。」周雲霄說道。

「麻煩了,路上小心一點。」陳宇說道。

周雲霄點了點頭,開著車離去。

第二天早晨,閑著無聊的陳宇,開著越野車,去買了一些魚餌,隨後來到一個魚塘。

玄組在本市的駐地,不用每天都去,只要沒有任務,幾乎都是各干各的。

「五百塊錢一天,釣到的魚可以帶走,也可以賣給我。」魚塘的老闆樊大海說道。

轉了五百給對方,陳宇拿著漁具,來到九號釣位,不慌不忙的釣了起來。

「老闆太黑了,提前餵了魚,兩個多小時,就釣到幾個鯽魚,虧大了。」十號位的釣友說道。

「誰說不是呢?現在的黑坑老闆,心都是黑的。」十一號位的釣友說道。

釣了大半個小時,就弄起來幾條小魚,有些鬱悶的陳宇,給魚餌充了點錢。

眨眼之間,普通魚餌變成了超級魚餌,換上升級版魚餌,他又釣了起來。

不到幾分鐘時間,漂頭猛地鑽進水裡,陳宇拿起魚竿一拽,渾厚的力道隨之傳來。

發現這邊的情況,一個個釣友先後走了過來,神情羨慕不已。

「這條魚最少也有一百多斤。」

「這個魚塘裡面,老闆放了很多一百斤以上的巨物。」

「我釣了這麼多年,都沒釣過一百斤的大魚。」一個個釣友說道。

饒有興緻的溜了十幾分鐘,他才把一條又肥又長的青魚,拽到了岸邊。

「老闆,這條魚多少錢?」陳宇問道。

「一千五,怎麼樣?」樊大海看了看后說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

「給你。」轉了一千五給對方,樊大海又將大青魚放回魚塘。

「兄弟,你這魚餌在哪裡買的?」一個個釣友相繼問道。

「我自己做的,你們需要的話,可以拿點去用。」陳宇笑著說道,釣友與釣友之間,是相互競爭的敵人,面對黑坑老闆的時候,釣友與釣友之間又是互相幫助的朋友。

一個個釣友先後弄了一些魚餌,回到各自的釣點,神情期待的釣了起來。

沒過多久,二十幾個釣魚的人,接二連三的中魚了,而且都是大魚。

「樊老闆,這條魚多少錢?」

「一千二。」

「樊老闆,這條魚多少錢?」

「一千。」

「樊老闆,這條魚多少錢?」

「一千三。」


「樊老闆,開個價。」

……

釣友開心了,樊大海哭了,二十幾個來釣魚的人,每人只給了他五百,他給了每人一兩千,算下來,短短的兩個多小時,他就虧了兩萬多塊錢。

真正釣魚賺錢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數來這裡釣魚的人,都是為了體驗釣巨物的感覺,過完中大魚的癮之後,就拿著漁具走了。

「兄弟,你還有魚餌沒有?」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雙眼冒光的問道。

「沒有了。」陳宇搖了搖頭,不地道的魚塘老闆,已經得到了足夠的教訓,來釣魚的人都賺一些,每個人都不容易,何必把別人逼上絕路?

青年遺憾不已的轉身離去,見時間還早,他決定再釣幾個小時。

片刻后,陳宇拿著東西離去,釣了幾個小時,他午飯都還沒吃。

幾天後的上午,何向南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去一趟基地。

「何隊長,什麼事?」陳宇問道。

「陳兄弟,有一個任務,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何向南說道。

「什麼任務?」陳宇問道。

「把一個基因專家,從國外護送回來。」何向南說道。

「人在哪裡?」陳宇又問道。

「大洋彼岸的賣兒康。」何向南說道。

「有沒有危險?」陳宇再次問道。

「非常危險。」何向南說道。

「這個任務我接了。」陳宇笑著說道,對方說危險,敵人肯定是來自相同等級的勢力,就算不是血族和狼族,也會是變異人或基因改造人。

「太好了,這是目標的資料。」何向南拿出一份材料。

陳宇掃了一眼,然後道:「信息我都記下了,什麼時候出發?」

「今天下午出發,這是你的護照和機票。」何向南笑著說道。

「就我一個人嗎?」陳宇問道。

「總部決定讓我們這個基地,派人去完成這個任務,柳晗影和你一起去,天組的修真者行事古板,黃組自身戰鬥力太弱,我們玄組和地組各派一個人。」何向南說道。 對於珈藍納德所說的話,林羽暗自點了點頭,剛剛他也是這般想的,只是不知道這究竟是早已經被人算準了自己被讓豬不戒出去,還是在豬不戒出去之後,那邊的刺客才臨時將自己等人給算計了進去?

「主人的生肖界神奇無比,那些刺客不可能提前制定好這麼周密的計劃,依老奴的看法,應該是豬大爺出去之後,那些刺客為了讓皇宮顯得更加混亂,方便他們逃走,方才臨時改變了計劃。」珈藍納德似乎是看出了林羽心中的疑慮,沉思了一會之後,開口朝林羽說道。

林羽呼出一口濁氣,他最擔心的就是生肖界被外人所知,如果找珈藍納德的說法,他也就放心了,只是不知道那些刺客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膽大到敢深入皇宮中來刺殺天龍帝國的皇帝,這在林羽看來,簡直就跟找死沒有什麼兩樣。

「那些刺客都被抓了?」林羽微蹙著眉頭朝豬不戒問道。

豬不戒一聽刺客這兩個字,頓時顯得氣氛了起來,憤憤的罵道:「那兩個王八羔子,在逃跑的時候居然還朝我打了個手勢,讓那些皇宮守衛以為我跟他們是一夥的,這一次被抓了才好,省得我去找他們報仇。」

「兩個人……倒真是吃了豹子膽了!」瞧著豬不戒如此模樣,林羽便是嘿嘿笑了起來:「既然都被抓了,那就應該沒我們什麼事了,到時候只要他們一招供,天龍帝國自然會放了我們,這筆帳日後肯定要跟天龍帝國算算!」

「依老奴來看,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那兩個刺客如果肯招供的話還好,如果不肯,那事情就麻煩了,到時候死無對證的,主人還得蒙上不白之冤。」珈藍納德卻沒有林羽這麼樂觀,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天龍帝國的皇帝納蘭克是一個寧願殺錯一千也放錯一個的主,老奴只怕到時候會很麻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