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著,老頭插話說他是夏末的爺爺。」

「老頭兒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道:『她們倆姐妹從小命苦,剛出生爹媽就沒了,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們拉扯大的。小末五歲那年,生了場大病,我找遍了城裡的醫生,他們都說無能為力。』」

「『有一天,一隻黃皮子來到了我家院子里,竟是和我說起了人話。我當時就意識到,跟前的那是得道的黃大仙!我請黃大仙給小末看病,不過黃大仙卻說,這孩子生下來就是受罪的命,已經沒救了!』」

「老頭兒偷偷抹了把眼淚,接著講道:『當時我心如刀絞,恨世道不公,就差把老天爺捅出個窟窿來。誰知,就在小末奄奄一息的時候,家裡來了個怪人,說她可以救活小末。』」

「老頭兒越說越激動,眼淚止不住的流,最後夏錦接過了話茬,她看著我,說道:『其實那女人你見過,她穿一件紙衣,時常撐一把紙傘……』」

「她說的,就是那天我在夏末葬禮上遇到的怪人!」

「『後來他救了你?』我看向夏末,疑惑的問道。」

「聞言,夏末嗯了一聲,終是開口說話:『那女人叫黑寡婦,自稱是一個蠱醫,雖然來歷不明,但手段確實很高。就連黃大仙見了她都要躲。給我診脈后,她給爺爺遞了一塊黑石子,叫玉玲瓏,說憑藉玉玲瓏,可以增加我十八年的陽壽,但十八年後,她會把玉玲瓏給取走。』」

「『起初爺爺不信,但沒想到那玉玲瓏掛在我身上之後,我的病竟真的好了。按照黑寡婦的說法,玉玲瓏不用隨時都戴在身上,只需要我按時滴血餵給它就成,它吃飽喝足,就能為我續上陽壽。』」

「說著,夏末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等黑寡婦快要走的時候,爺爺才反應過來,連忙問她十八年後該怎麼辦?』」

「『黑寡婦當時說我已經是將死之人,送我十八年的陽壽已經很不錯了……』」

「夏末若有所思的講述著自己的遭遇,而我的思緒似乎跟著她一起回到了十八年前。這是一個充滿著人情味,又極其悲涼的故事。」

「人,不就想在世上多活些時日嗎?這樣的想法,本就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老頭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告訴我,當年,黑寡婦走後,他並也沒有多想,只要能暫時保住孫女的命,往後啥都好說。如今十八年期限已到,玉玲瓏,也該還回去了!」

「但夏家現在不想也不能交出那玉玲瓏!玉玲瓏沒了,夏末就得死!」

「老頭兒本想著從黑寡婦手裡把玉玲瓏買過來,但黑寡婦死活不願意,只想拿回玉玲瓏!」

「談了十來次,雙方也沒有統一意見。」

「最終,黑寡婦和夏家翻臉,還說會那玉玲瓏是她師妹的,到時她師妹來了,夏家將大禍臨頭。」

「故事講到這裡的時候,我恍然大悟,看向夏末:『那……?』」

「夏末點了點頭,說道:『黑寡婦走後,爺爺找黃大仙幫忙,原本黃大仙已經應了下來,說無論如何都會保全夏家。關鍵前幾天,黃大仙跟妖物鬥法,傷了元氣,至今還沒有恢復。要真和黑寡婦動起手來,黃大仙沒有半點勝算。』」

「『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們想著先把玉玲瓏藏起來,拖延時間,等黃大仙恢復元氣后,再和黑寡婦一戰。』」

「為了藏玉玲瓏,夏末那天出門之後,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美容店的門口。其實她並不想化妝,只是單純的想在店裡找一個藏玉玲瓏的地方。」

「聽到這裡之後,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迷霧終於被揭開。」

「十八年前,神秘的玉玲瓏出現,為夏末續上了陽壽,十八年後,黑寡婦前來討要玉玲瓏,夏家不願給,最終將我牽連了進來。」

「玉玲瓏一段時間內可以不食血肉,所以即便將它藏在美容店裡,也能保夏末平安。」

「了解事情的經過後,我氣得齜牙咧嘴,盯著夏末,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身上都被那黃大仙下了幻術,而你的死,完全就是可以表演給黑寡婦看的。』」

「夏末點了點頭,說道:『嗯,這是我們最後的掙扎,只要黑寡婦以為我死了,她就不會再糾纏夏家了,而是……而是找你要玉玲瓏!』」

「情況確實和夏家預想的一樣,夏末離開我那裡之後,黑寡婦就去質問夏家,而夏家不敢得罪她,乾脆把罪責全都推到了我頭上。」

「至於那條動態,也是夏末故意編造出來的,為的就是讓黑寡婦看到。」

「搶走玉玲瓏的人是我,殺死夏末的人也是我。最終,黑寡婦肯定會找我算賬。」

「我氣不打一處來,怒極反笑,冷冷的說了一句:『你們夏家真有意思!』」

「聞言,夏錦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是不知道黑寡婦的手段,把她逼急了,她可以讓夏家悄無聲息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現在黃大仙的元氣還沒有恢復,我們先把黑寡婦拖住,等黃大仙元氣恢復之後,就……』」

「我陰著臉不吭聲,於是夏錦接著說道:『我知道你心裡有氣,這件事情是我們不對。但希望你能理解我們,你想想看,如果那玉玲瓏被黑寡婦給拿走了,那……那夏末怎麼辦?』」

「我皺了皺眉頭,立刻打斷了夏錦,沉聲說道:『那我呢?我怎麼辦?你們實在太齷齪了!夏末為了活命,順帶要把我的命也搭進去是吧?』」

「我越想越生氣,起身直接往屋外走,臨出門的時候,我冷聲說道:『不好意思,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我還想多活兩年,要是黑寡婦來找我,我就把玉玲瓏交給她!』」

「『遇見你們這種人,真特么晦氣!』」 「暈了?媽的,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交個朋友的時間都不給我。「宋悲陰踢了踢池沌,」還不快叫太醫,想讓你們的英雄拖死嗎?「

嚴師早就站在台下,徒弟剛才的搏命格鬥讓他看得甚是揪心。聽到可以上台,他立刻就跑了上去。

嚴師為池沌診了脈,無大礙,只是失血過多。嚴師從袖中取出幾枚金針扎在池沌的幾處要穴上,吊住他的命后再叫人把他抬到醫館里。

」陛下,勝了。我們勝了!「傳報的內官邊跑邊喊,甚是欣喜。

宋悲陰比那個內官更早一步來到殿前。

」小將,您輸了?」蕭光上前道。

「是的。」宋悲陰淡然道。

「何人能打敗您?」

「一個像我哥一樣不要命的瘋子,桂國有這樣如此像我們荒人的人,真是實不多見。「

」能夠讓小將稱讚的人,定是不凡。「蕭光認同道。

內官此刻跑到殿前,稟告道:」稟陛下,南陵王勝了荒國的使臣。」

原來他是南陵王啊。宋悲陰心中道。虎夫果然無犬子。

「他人呢?」桂皇問道。

「受傷過重,嚴師已經接到醫館救治。」內官答道。

「有嚴師在,我桂國的英雄定然無患。來人,賜他路岐玉和君子劍,英名永遠刻錄在我桂國的史冊上。「桂皇大為開心。

聽到這一席話,南陵王池湯眼中滿是怨毒的神色,君子劍和路岐玉是桂國的最高榮譽。何況姓名永遠刻入桂國史冊,這是何等光榮的事。這些東西,應該屬於他這個天之驕子,他這個啟發完美魂印的人。

池沌,你的任務完成了。你該死了!池湯暗暗心說。

其實池湯根本不必怨恨池沌,只有當時殿裏的人才知道池沌是一個假的替身。因而,池沌所做的一切,外人眼中都會認為是南陵王所做的。總之,池沌在為池湯贏得榮譽。

一個時辰的時間,南陵王戰勝荒國使臣,為長公主贏得延婚之期的消息傳遍了整個邕城。並且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說者無不讚頌南陵王的愛國護主之心。

同時,真假南陵王的消息也傳開了。並且還有池湯開啟完美六芒印的事。想都不用想,能打敗荒國使臣的只有是那位真的南陵王。

給路岐玉雕刻署名的工匠也不知道池沌不再是南陵王,所以路岐玉上刻的是」南陵王池沌「五個字。打造君子劍的工匠也是打印的」南陵王池沌「。

池湯隨管家李拜天回王府,百姓夾道相迎,拋撒鮮花歡迎這位」英雄「。

知道真相的王公貴族子弟沒有去糾正百姓,因為池沌一個將死之人沒有攀附的價值。相反,池湯開啟完美六芒印,其前途必然廣大,怎敢提前得罪他。

只有苟旦,這位被池沌治好的白桂侯爵家的大少爺。若有人在他面前說起英雄是池湯而不是池沌,他就會跟他道明真相,即使那個人是他的父親。

苟旦相信——池沌沒那麼容易死,他以後可能在桂國會比池湯更有影響力。 夏蓁蓁一大早起來,去別院收拾了幾身衣服,還收拾了一些化妝品。要見男朋友,自然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

收拾完她去前院找初七,初七連忙阻止:

「夫人不要讓屬下為難!千歲臨走前吩咐過我要好好照顧夫人!」

夏蓁蓁一陣感動。原來,即使他不告而別,心裡還是惦記著她的。

夏蓁蓁鐵了心要去,初七招架不住。清風見狀要跟去。被夏蓁蓁堅決否了:

「清風你還是個孩子,外面危險,你待在府里。」

清風竟大聲喊道:「我不是孩子!」

夏蓁蓁被清風這一高分貝吼叫驚了,清風叫夏蓁蓁如此表情,轉頭跑了。

夏蓁蓁管不了清風那麼多,對寒風的思念到了極點。初七怎麼攔都攔不住她,突然屋頂落下四個高大身影。一人俯身握拳開口道:

「還請夫人在府里等千歲,不要讓屬下們為難。」

夏蓁蓁見硬的不行,便來軟的,哭哭啼啼道:

「我也不想為難你們,但是我得了一種病。茶飯不思,睡眠不足。你問問初七,我這幾日是不是根本沒吃什麼東西。再這樣下去,我就死了。難道你們要給你們的千歲交代一具屍體嗎?」

四人紛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初七這時候開口:

「夫人不舒服,我喚太醫來。」

夏蓁蓁連忙擺手:「不用,這是一種疑難雜症。你們放心,只要我見了千歲大人,病就好了。我以性命擔保,出了事情我自己扛著,絕對不會連累你們。看到了千歲,我就告訴他是我自己堅持出來的。你們不同意,那我就真的成一具屍體了。」

夏蓁蓁說得無比可憐,聲淚俱下,還時不時咳嗽了幾聲。

初七動搖了,要是夏蓁蓁真出了什麼事,他們幾位都得死。於是他心一狠吩咐道:

「你們四個也跟著暗中保護夫人,現在安排一輛馬車。我和夫人這就上路找千歲去。」

四位得到初七的吩咐,便去準備了。過了一會兒,夏蓁蓁上路了。

但是夏蓁蓁嫌馬車太慢,毅然決然又讓初七買了一匹馬。一路顛簸,夏蓁蓁吐了好幾回。初七勸她坐馬車,她卻拒絕:

「我想快點見到寒風,我太想他了…」

思念是一種無形的東西…夏蓁蓁在現代沒有戀愛過,穿到古代戀愛一番,她也嘗到了愛情的煎熬…

初七聽著女子如此直白的情話,不禁紅了耳朵說道:「夫人和千歲感情真好…」

然後他們剛討論完,就出現了一群山賊…帶頭山賊見夏蓁蓁花容月貌,便出言調戲:

「這位小娘子好生美麗,兄弟們給我壓回去!給我做壓寨夫人。」

初七大聲喝道:「你們休得放肆!」

然而夏蓁蓁興奮道:「真的嗎?我真的很美嗎?!」

初七和暗處的四個護衛差點昏倒,他們的這位夫人果然與眾不同…

帶頭山賊哈哈大笑:「美!美!小娘子快隨我回去!」

說完十幾個山賊就要擄走夏蓁蓁,但是初七應對著。人多,初七漸漸吃力,暗處的護衛便出手了。三下五除二便解決了山賊…

於是,初七給夏蓁蓁買了一套男裝,雖然夏蓁蓁不想穿,她當然是想漂漂亮亮見男朋友了。可是剛才的事情確實因她是女子而起,她也不想生事端便穿了男裝。

………

另一邊,寒風前日到了邊國慶優國。他為了怕暴露身份穿的是常服。這幾日一直在觀察,不敢輕舉妄動。南月打聽到賽鴻國這次隊伍將軍李堯,前日秘密會見了慶優國皇帝。而且打聽到這位李堯這幾日都住在慶優國的豪華酒樓「紫金樓」。於是寒風和南月便去了紫金樓準備會一會這位將軍。

剛準備進去,便看見街上,幾個人在追捕一位姑娘。姑娘旁邊逃到了一個死胡同,南月出手擊退了幾個人。

幾個人沒有離去,而是朝這位女子跪下:

「懇請公主隨我們回去!公主不回去,我們幾位命保不住就算了。還會連累家人。還請公主體諒!」

寒風遠遠聽見公主二字,便用了輕功去了這個角落。公主慶嫣然看到一位公子緩緩落下,慶嫣然看到寒風的模樣,不禁看得出神。她從未見過樣貌如此出眾的男子,氣質也是十分高貴的樣子。她只聽這位男子緩緩開口道:

「這位公主不肯回去,你們也不回去,就不會死,留下來護著她不就行了…」

幾人互相看了幾眼,好像認同了寒風的說法。寒風看了看這位公主,如果他把這位公主送回去,不就跟慶優國皇帝有了點交情。

慶嫣然與寒風對視,不禁心跳加速。寒風給這個公主俯首作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