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你放心,這神廬赤芝我要定了,小侄『女』的病,我也絕對幫你到底!」仿若是看出了胡匪心中的想法一樣,林白輕輕拍了拍胡匪的肩膀,而後淡淡道。

話音一落,場內更是嘩聲大作!所有人均是紛紛惻目,任憑是誰,都沒有想到,林白如今與赤天爭奪神廬赤芝,並不是為他自己考慮,竟然是要替胡匪出頭!

難道是自己這些人看走眼了,胡匪這小子身上莫不是藏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若不然的話,這小子如今怎麼會送他如此之大的一個人情?!

「老弟,老哥何德何能,當不得你這般恩情!」聽到林白這話,胡匪心中先是一暖,旋即想到了之前赤天眼眸中的那冰冷殺機,急聲道:「趕快坐下,那赤天修為不凡,不是良善之輩,若是從他手裡搶了此物,絕對是要惹下禍端,我不能讓你冒這風險!」

「放心,我既然站起來了,就斷斷沒有再坐下的道理!」林白聞言淡淡一笑,眼中『精』光懾人,向著周遭淡淡掃了眼后,緩聲道:「這神廬赤芝,我勢在必得!」

好大的口氣!這話一出,場內頓時不少人倒『抽』冷氣連連。赤天所出的價格,本就已是一個天價,更不用說,還加上了他那赤凰擊天的秘技,他們實在是想不出來,林白究竟是能夠拿出來什麼東西,把赤天這報價給壓下去,從他手裡搶出神廬赤芝。

此言一落,即便圓台上的『花』六娘,都是不禁愕然轉頭,望著林白,面『露』錯愕和期待之『色』,但這神『色』只是出現短短一瞬,旋即便恢復如常。

好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打算怎麼把這神廬赤芝『弄』到手!而就在此時,在內市的一個角落內,被『陰』影所覆蓋著,看不清面容的老騙子,臉上頓時『露』出玩味之『色』。

他嗜好煉製丹『葯』,而且想要完成他那丹方之上的配料,這神廬赤芝在他看來,也是一件極佳的替代之物。當初在那出手之人,將神廬赤芝『交』給格物『門』的時候,他就對此物動過心思,還曾派人跟那人『交』涉過,只是出價不和那人的心意,才算作罷。

如今他著實想瞅瞅,這之前狠宰了自己一刀,而且已經被自己視作未來試『葯』的小白鼠的年輕小傢伙,究竟是想用什麼辦法,從赤天手裡將神廬赤芝搶走。

「小輩,飯可以『亂』吃,但話卻是不能『亂』說!」而就在此時,赤天卻已是有些按捺不住,冷然向林白掃了眼后,寒聲道:「你是打算以何種價格來從老夫手裡搶走這神廬赤芝,莫非你覺得你的東西,還能勝過我的赤凰擊天秘技一籌不成?」

說句實話,赤天如今也著實是有些好奇,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從哪來的那麼大的底氣,不但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此時違逆自己,甚至還『露』出這勢在必得的態勢!

「我這東西,不是勝過你的赤凰擊天秘術一籌……」林白聞言,輕笑出聲,面上『露』出淡淡的不屑之『色』,緩緩道:「而是數籌之多,甚至可說完全沒有任何對比『性』!」

此言一落,場內皆驚,不少人紛紛側目連連,只覺得林白真是夠膽量,竟然把赤天的手段視若無物,這種模樣,簡直就是在找死!


不過有那知曉林白此前做下事情的人,卻均是冷笑連連,只覺得林白還真是個愣頭青。橫空出世之後,先是觸了清徽宗的霉頭,如今竟然又來撩撥赤天,真是不知死活。

「小輩,好膽!」聽得這話,赤天面『色』也是『陰』沉如水,眸中殺機畢『露』,赤凰驚天秘技,乃是他壓箱底的功夫,若不是為了這神廬赤芝,他如何捨得拿出,可如今就是這樣的秘技,卻是被林白說的一錢不值,這如何能不叫他憤怒,冷笑數聲后,淡淡道:「今日你若是不把話說清楚,就算此處是格物『門』的內市,我卻也是要讓此地沾些血腥氣!」

話語森寒,冰冷如刀,直叫人覺得周身寒『毛』倒豎!諸人都知道,這赤天是動了震怒,不過試想一下,不管是何人聽到這樣的話語,都不能不怒火中燒。

但即便是赤天神『色』如此,林白面『色』卻是依舊雲淡風輕,恍若全然未察覺到他的怒意!

「這位道友,你要以何物來換取這神廬赤芝?」眼見得場內局勢已是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圓台上的『花』六娘輕笑出聲,溫聲問詢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剛才『花』六娘你似乎說過,那位讓你格物『門』代售此物的道友,不但說過價高者得,似乎還說過,可以直接以能夠提升掌控金元之力天人修為的金『性』靈物來換對不對?」輕笑一聲后,林白緩緩出聲道。

此言一出,場內頓時喧囂一片,甚至有不少人都已是騰地一聲站了起來,雙眼死死的盯著林白。雖然之前諸人都是聽到了『花』六娘這話,卻都是並沒把這話放到心裡去,不為其他,而是因為這金『性』靈物,實在是太難尋覓,世間所見可謂是稀少至極。

正是出於這樣的原因,所以諸人才會直接無視了這個條件,只以價高者得來進行競逐。但如今林白卻是又重提此語,不能不叫人懷疑,林白是否要以此種靈物來進行置換。

即便是赤天,此時都是微微惻目,向著林白掃視不已。雖然神情有些驚訝,不過他卻也沒把林白這話當回事,金『性』靈物何其少見,他還真不相信這年輕人能夠擁有這樣的神物。

「不錯。」『花』六娘微微頷首,然後疑『惑』的望著林白,道:「莫非道友你有此物?」

「沒錯!我就是要以此種靈物來『交』換這神廬赤芝!」林白聞言淡淡一笑,然後緩聲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要讓你格物『門』代為與那人進行『交』換,我所拿出來的究竟是何種事物,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前半段話一出,場內嘩聲愈發嘈雜,不少人望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多了許多熱烈渴盼之『色』。但後半段話落下,那些人頓時嘆息出聲,不過他們也知道,林白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金『性』靈物本就罕見,不管是誰獲得這樣的事物,都會將其隱匿,自然不能公之於眾。

「可以。」『花』六娘聞言略一思忖,然後緩緩點頭,向著場內諸人一拱手,緩聲道:「諸位道友請稍待片刻,這位道友,請跟我來!」

林白聞言,卻也是沒再多言,向著面上滿是擔憂之『色』的胡匪淡淡一笑后,跟在『花』六娘身後,便向著不遠處的以幕布隔絕起來的密室走了過去。

等走到那密室之後,林白赫然發現,在那密室內已是有一名遮掩了面容之人正『激』動無比的在『門』口等待,向那人淡淡掃了眼后,林白卻也沒多言,直接從口袋裡『摸』出一物,向著那人拋了過去,淡淡道:「你看看這東西,是否何用!」

那人見林白如此隨意的就拿出了這樣珍貴之物,心中不禁咯噔一聲,眼中更是有擔憂之『色』『露』出,都開始有些懷疑林白剛才的話是不是在忽悠自己。但雖然心中狐疑,他還是無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動,強忍著詫異,便將林白拋過來的事物接在了手中。

騰!而就在手指乍一碰觸到林白拋過來的事物,那人渾身卻是驟然一陣顫慄,甚至於人更是如已經無法控制身體的動作一樣,直接就蹦了起來!–55789+dsuaahhh+25933192–> 顧琳聽到了我的喊聲,從我家跑了出來。她看着渾身是血的周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顧琳,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趕緊打急救中心的電話。”我哭着喊道。顧琳也沒有手機,她找到了一個公用電話亭。裏面剛好有一個人在打電話,顧琳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一把將那個人拉了出來。

“對不起,出車禍了,讓我先打好嗎?”

那個人望了顧琳一眼,退到了一邊。急救車來了,我坐上了車一起去了醫院。顧琳則落寞的回到了我家。

手術室里門口的燈一直亮着,周璐也一直躺在裏面,一位醫生走出來,摘下口罩。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病人暫且脫離的危險。不過還有做第二次開顱手術,血庫裏已經沒有病人適配的血型了,所以手術必須暫停下來。等找到了血源,才能再做手術。”醫生顯得很無奈。

“那要是沒有這樣的血型,是不是病人就沒有救了?”我連忙問道。

“不錯,病人的血型和特別。一百萬人中可能只有一個。這樣的血型也被稱爲了熊貓血,全國的儲存量也不是很多。醫院已經向上級申請了,只能能有了適合的血型,才能做第二次手術了。”醫生的聲音很疲憊。

“沒有別的辦法嗎?比如說志願者。”我抓住醫生的手,仍然不死心。


“據醫院的血型庫記載,蓉城還真有這麼一位。不過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蓉城。以前也是一位醫院的工作者,後來因爲工作失誤被開除了。現在便不知道他去哪裏了?”也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說的可是張飛龍?”我大聲問。

“對,就是他!”

一下子無力的坐在了長椅上,張飛龍。跟我無異於是死對頭。莫說現在在服刑,就是沒有服刑,也未必會同意幫我。


怎麼會這麼巧?幾百萬人中,只有他和周璐是熊貓血型。我進一步的確認,周璐就是張飛龍的女兒。

“醫生,你儘可能讓病人活着,我這就去找張飛龍。”我飛奔着離開了醫院,去了一家手機店買了一部手機。

然後打給了彪子。

“我是周然,我現在在醫院,你趕緊讓靶子開車過來,把你的手機給他,方便我跟他聯繫。”

我剛剛打完電話,一輛警車停在了我的面前。

“你是周然,對吧!”一名警員問我。

“是,你有什麼事?”我問。

“我市民舉辦,在民主路發生了一場車禍,你是目擊者,請你跟我們回警局做一個筆錄。”一名警員很客氣的說道。

我靠!你們不是抓逃逸者,卻來這裏找我。我心裏罵着,卻不能夠發作。

“對不起!病人現在傷勢嚴重,我必須去找合適的血源。回頭我一定親自去警局的。”我耐着性子,儘量維持一個好市民的形象。

“周先生,這是我的職責所在,希望你配合。”警員仍舊喋喋不休。

不遠處,靶子開着車向我鳴笛。我一把推開了警員,向靶子的車跑過去。打開車門,汽車便如離弦的箭一樣衝了出去。

“洞拐,洞拐,我是洞三,有人駕車逃逸,車牌是……”

我看見那名警員拿着對講機在請示着什麼,低聲對靶子說道。

“先甩掉他們,然後去蓉城監獄……”

靶子在跟我經歷了幾次生死之後,車技明顯的大增。蓉城的每一條大街小巷,靶子比誰都都熟息。不出半個鐘頭,汽車便早已將警車甩開了。

監獄並不是一個想進就能進的地方,尤其是晚上,更是戒備森嚴。我連連按響了幾次警報,一羣身穿制服的獄警荷槍實彈的衝到了我和靶子的面前,將我和靶子團團圍住。

“怎麼了,想來劫獄啊!”一個獄警冷笑着,給了我一**子。

“你爲什麼打人?”靶子吼道。

‘“老子打的就是你們兩個……”獄警更加囂張了起來。

“你好,我是來找李煥章監獄長的,他是我的一個叔叔,我有急事找他。”我顯得很沉穩。

“既然是你叔叔,你爲什麼不給他打電話?”獄警狐疑的看着我。

“請問,你們工作時間,可以接私人電話嗎?”我的一句話,頓時讓這個獄警無語。

“你等一下,我去稟告監獄長。”獄警並不知道我的來歷,更不知道我和李煥章是什麼關係,所以並不敢明目張膽的得罪我。

不一刻,李獄長從裏面走了出來,我感覺迎了上去。

“李叔,見你一面真的好難啊!”

“周然,你搞什麼鬼,大半夜跑到監獄來幹什麼,並不是不大爹又出什麼事情了。現在跟我可沒有關係了。”李獄長顯得有些不悅。

“李叔,跟我大爹雖然沒有關係,但跟大爹的女兒有關係。你聽我慢慢的跟你說吧!”我急忙說道。

“小王,把人散開,都是自己人。別搞得那麼緊張。周然,跟我去辦公室吧!”李獄長沉着臉,帶着我去了辦公室。靶子在外面等着,並沒有進去。

我把我的來意前前後後跟李獄長說了,李獄長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胡鬧!張飛龍現在還是服刑人員,萬一出去出了事情,誰來擔責。”

“李叔,現在能救周璐的人,只有張飛龍了。你如果不放心,我可以讓靶子在這裏代替他服刑,能張飛龍輸完了血,立刻送張飛龍回來。”我哀求道。

“不行,這件事情必須向上級請示,我做不了主。”李獄長仍然不肯答應。

“李叔,你若是向上級請示,不等批下來,恐怕周璐便已經死了。我求你了。”我幾乎帶着哭腔。

“若不是看在你大爹曾經救過我,我真的不想爲你操這個心。只是,你敢肯定張飛龍同意嗎?如果他不同意,我們絕不會強迫任何一個人的。”李獄長終於鬆了口。

“張飛龍我去跟他說……”其實我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如果張飛龍知道周璐是他的女兒,他肯定回答應的。

張飛龍被帶到了接待室,見到我感到很奇怪。

“周然,你來幹什麼?”張飛龍幾乎想衝過來跟我拼命。

“張飛龍,我是想告訴你,你有一個女兒。你知道嗎?”我的話語很清晰,我能感覺張飛龍的臉色在變。

“我女兒,我女兒是誰?”張飛龍問道。

“你忘了二十年前你跟我大爹老婆之間的事情了。你女兒就是我大媽的遺腹女。只是她現在得了重病,必須需要熊貓血來救治。你不覺得奇怪嗎?幾百萬人,偏偏你們兩個人的血型是熊貓血……” 好『精』純的金元之力,而且其中已是有靈『性』存在!在手指乍一碰觸到林白拋過來的事物之後,這寄售神廬赤芝之人,心中就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怎麼樣?」看著那人的模樣,林白面上沒有分毫詫異之『色』,輕笑出聲,向那人拱了拱手后,淡淡道:「以此物來換取神廬赤芝夠不夠?」

「夠了,夠了!」那人聞言,面上滿是狂喜之『色』,忙不迭的點頭連連,而後渴盼無比的望著林白,沉聲道:「道友,不知道此物你是從何處得來的?」

「你覺得我會說嗎?」林白聞言輕笑出聲,不置可否的淡淡應了一句。.訪問:щщщ.。

「是我冒昧了。」那人聽得這話,登時苦笑出聲。此物之中的金元之力如此充沛,如何能是凡俗之物,而這樣的東西,即便是換做自己,又如何能告知別人底細,將那事物牢牢持在手中后,此人向著林白一拱手,急聲道:「那神廬赤芝,是你的了!」

神廬赤芝固然珍稀,但對於掌控著金元之力的此人來說,卻是如『雞』肋一般,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如若不然的話,他也不會『交』由格物『門』代為拍賣。

而且他之前本也沒有想到,在此番的內市競拍上面,竟然真會有人能夠拿出金『性』靈物,來與自己進行『交』換。更不用說,就他的感覺所知,林白如今拿出來的這事物,不但金元之力充沛,其中的靈『性』更是極足,比起神廬赤芝不知強出多少,自己可說是佔了一個大便宜!

但此人覺得自己是佔了大便宜,林白心中又何嘗不是此種想法。他拋出來的是什麼東西?那是他自隱世之中得到的赤練金!

赤練金在隱世之中固然稀少,卻也還沒到一物難求的地步,只不過是如今的這些天人和鍊氣士,還不知曉隱世的所在,所以無法求得罷了。

不過赤練金乃是千錘百鍊而生,是純粹到了極致的金元之力所化,其中蘊藏的靈『性』極為豐沛,遠遠超過世俗金元之物,即便是劍閣煉製飛劍,抑或是林白當初煉製符筆之時,都用到了此物為輔料,將這東西『交』付於此人換取神廬赤芝,倒也不算委屈了那人。

而且那人也是個極為乾脆的人,在與林白達成『交』易之後,竟然是怕以後多生枝節,直接就盤膝坐到在地,緊持著赤練金,開始煉化其中的靈『性』,收為己用。

「『花』六娘,可以將這神廬赤芝『交』予我了嗎?」也算是個痴人,看到那人的模樣,林白不禁輕笑出聲,緩緩搖頭后,向著『花』六娘一拱手,淡淡道。

「既然『交』易已經達成,那此物就是道友的了。」『花』六娘聞言,這才算是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將盛放著神廬赤芝的『玉』盒『交』給林白之後,面上『露』出一絲期待之『色』,緩緩道:「這位前輩,以後若是還有此種靈物的話,還請跟我格物『門』知會一聲,我們自然不會虧待前輩!」

此時此刻,眼見得林白竟是如此淡然的就將這般神異之物拋出,以『花』六娘的見識,又如何能看不出來林白絕非等閑之人,是以連稱呼都改了,直接從『道友』變成了『前輩』。

林白聞言,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卻也不再多言,轉頭便向著密室之外走去。

而望著林白離去的背影,『花』六娘眼眸中的熱烈之『色』卻是愈發湛然,心中更是暗忖道:二當家和三當家的果然沒有說錯,這小子身上果然是有著極大的隱秘,卻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何許人也,此前竟然是連他半分聲名都未曾聽聞過!

轟!而就在林白手持那裝有神廬赤芝的『玉』盒,從密室走出,出現在內市諸人面前的時候,場內登時如炸了鍋的沸粥一般,徹底沸騰開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