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姐」「萱兒!」「掌門!」「主人!」

唐萱她們剛一入內,所有人都圍了上來,關切的看著唐萱。

這裡的人沒有認得王霸的,雖然看著他很驚訝,但是沒人知道他就是王霸,否則好多人要上來拚命了。

唐萱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看著修為持續跌落的王霸,輕嘆了一聲。

「唐……唐萱,我要不行了,我……我太自負了,我……我對不起……」王霸身上噴著鮮血,彷彿身體都要裂開了一般,艱難的說道:「王天官和王倩都沒有死……還有……金靈珠和木靈珠我就交給你了。」說罷,用盡最後的氣力把手中的兩顆靈珠遞給了唐萱。

這兩枚靈珠在唐萱破了所有城之後就已經被他收起,因為他已經力不從心了。

唐萱盯著王霸,聽他說道王倩沒死,也是為之動容。


一陣耀眼的光芒將王霸包裹了起來,不多時,王霸的身形消散了,原地出現了一男一女,男的是王天官,女的是王倩,只是他們都沒有意識。

轟!!!轟!!!轟!!!

小世界內一陣震動,好似有人在攻擊,好像要突破小世界的壁壘,攻進來一般。

眾人皆是神色一變,這,這是什麼修為,能夠波及到小世界內。

唐萱一把抓起了王倩,向著張總所在挪移了過去,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把屠魔劍的封印全部解開。

隨著三個九九輪迴之人的鮮血祭祀,屠魔劍的第八層封印已經解開了,可是這還不夠,唐萱知道,那唐伯虎恐怕已經是神境了,哪怕只是暫時的。

但這時小世界好像已經撐不住了,解開最後一層封印還需要時間。

「主人!」丸子、寶寶和鳳鳳八一起走了過來,齊道:「讓我們出去抵擋一陣吧。」

「不行,你們這是去送死!」唐萱厲聲說道。

三獸沖著她慘然一笑,居然合體了,而這合體居然散發這神境的氣息,只是一點都不穩固。沒待唐萱詢問,合體后的靈獸已經是向著虛空跨出,離開了小世界。

隨著它們的離開,那攻擊著小世界的響動也已經消失了。

唐萱強忍著悲憤之意,加速破解屠魔劍最後一道封印,她知道,三獸一定是催動了某種秘法,恐怕會是凶多吉少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唐萱是如坐針氈。

終於,一道她前所未見的氣息從屠魔劍中散發了出來。接下來,屠魔劍上的九道華光和她身上的九色靈力產生了共鳴,這一刻,她就是劍,劍就是她。

她帶著一股天大的怒意,跨出了小世界。

…………

市中心醫院病房內,唐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前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

「你是……王倩?」唐萱艱難的張開嘴巴問道。

「唐經理,您這是怎麼了?」王倩高興的站起身來,拿出了手機,給一個人播了過去,興奮道:「張總,唐經理她終於醒了。」

此時唐萱才發現,自己居然在醫院裡,難道之前那是一個夢嗎?好長好真實的一個夢啊。

「唐經理,您快躺下,等下我給您倒杯水。」王倩趕忙過來扶著唐萱向下躺去。

「慢著!」唐萱忽然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為她發現,自己居然還是個女人,難道這又是穿越了嗎?

「王倩,我怎麼會在這裡?」唐萱試探道。

「您啊,還真是公司公認的女強人,明明是個女人,可比那些男人都拼,您這都昏迷了十天了。也多虧了您加班加點的把遊戲最後結尾趕出來了,要不張總怎麼能去參加發布會呢。」王倩笑了笑,放下唐萱後轉身就去一邊桌子上倒水了。

唐萱一臉詫異,原來自己都昏迷了十天了,渴,嘴巴好渴,難怪呢,需要水。也就在她這麼一想之下,右手掌心突然浮出了一團水汽。

唐萱微微一愣,趕忙右手一握,看著轉身端著水杯過來的王倩,問道:「你說我把遊戲結局趕出來了,結局是什麼?我有些忘記了。」

王倩將水杯遞給了唐萱,嘆道:「結局啊,主角的三個寵物為了護主,催動了秘法,給主角拖延了寶貴的時間,而它們也全部都神魂俱滅了。主角最後催動著屠魔劍出去把大魔頭給砍死了呢,只是可惜了那三個萌寵了。」

「是,是嗎?」唐萱眼角流出了一滴淚水,可隨後她又笑了。

病房窗台上一隻白貓正沖著她眨了眨眼睛,那隻貓正是丸子。 蒼狼大陸第一高山峯,高達9987米的飛鳳山頂,此時已是人聲鼎沸,誰人不知今天乃是江湖中刀神蕭落羽,刀破虛空飛昇之日!

刀神蕭落羽本爲江湖中第一大鑄劍山莊,莊主蕭雲天之三子,自出生起便已看出他的不平凡,七天說話,半月走路,三個月便能朗讀詩詞,蕭雲天大喜過望,便暗中策劃將蕭落羽培養爲鑄劍山莊的下一任莊主,三歲便教蕭落羽鑄劍。

奈何,刀神蕭落羽自小便對劍不感興趣,但對刀卻是癡如狂。

記得蕭雲天在蕭落羽五歲的時候,第一次讓蕭落羽獨自鑄劍,結果,蕭落羽卻鑄出了一把寒光閃爍的唐刀,蕭雲天大怒問道:“爲何不鑄劍而鑄刀?”

蕭落羽用他還顯稚嫩的童音,堅定的回答道:“這是最適合我的兵器,也是將陪伴我一生的兵器。”

對着愛子明亮有神的眼睛,蕭雲天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自此,蕭落羽更加顯出了對刀的執着,無論蕭雲天打罵責罰還是嚴加看管卻也難以斷了蕭落羽愛刀之心,最後大怒將蕭落羽送到了天狼谷霸刀派的門下,無奈只能把希望放在了蕭落羽的兩位哥哥身上,對於蕭落羽再不管束。

而那年蕭落羽年僅六歲便開始了他的習刀之路!

蕭落羽是正確的,他習刀的天賦真是讓人膛目結舌,加入霸道派半年便打敗了同門排行第四的師兄,一年在同門中師兄弟中以無敵手,一年半他的師父已無法在教他刀法,因爲他已青出於藍而勝之!

自此,七歲半的蕭落羽離開師門到處拜師學刀,然而真正的名師,豈是輕易能見到,衆人所知道的名師沒有一個人能教他三個月。


終於十一歲數十次叛出師門,落魄於渤海之邊一島嶼,過着茹毛飲血的生活,以自然爲師,學魚遊閃避之姿,海嘯驚天之勢,自創身法,步法,刀法!

歷時三年終於迴歸蒼狼大陸,一把唐刀在握挑戰於天下武者,百戰而百勝,爲天下年青一代刀客的翹楚!

十四歲以刀對劍挑戰一代武學宗師,一劍西來西門吹雪,終於嘗生平第一次敗績。

十五歲回首生平所知武學,乃創出吞噬元功,後兒又回渤海之邊觀鯨吞鯊捕之勢創出逆龍九步,憑此技時隔七年再次挑戰西門吹雪,以第247招勝之。

隨後蕭落羽閉關兩年,再次挑戰另一位劍法武學宗師,劍魔獨孤求敗,以第312招勝之,江湖賜號“刀神”。

自此,刀神蕭落羽擠進天下頂級高手之列,其後五年盡敗老一輩江湖高手,直至再無敵手…..!

當刀神蕭落羽站在人生的頂點時,才恍然發覺高處不勝寒的真正含義,寞寞人生竟再也沒有人能與自己切磋武技,無奈,刀神蕭落羽只能宣佈歸隱於山林專心悟刀,希望有一天能踏入更高的境界,破碎虛空,邁向武者傳說中的殿堂,天界!

而今十三年匆匆而過,刀神蕭落羽通過百曉生再發驚天消息,將在飛鳳山頂碎破虛空,邀請天下武者觀摩,希望以後這些武者能得到一些啓發……

飛鳳山之巔,只見原本人聲鼎沸的山頂,此時已經極其平靜,因爲大家都知道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刀神即將到來!

衆人都靜靜的等待着,而時間也在慢慢流逝,突然,遙遠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白影,伴隨着白影的出現,山頂靜靜等待的人頓時轟然大作。

“刀神…”

“是刀神…..”

只見那道白影如履平地一般虛空踏來,一步一步看似緩慢,可是卻轉眼間來到了山頂。

刀神蕭落羽一身白衣,黑亮的長髮披散於背後,劍眉星目,臉龐卻是剛毅至極,只見蕭落羽凝視着衆人說道:“感謝江湖中各位朋友的到來,蕭某不勝感激,今日吾刀破虛空,成也,從此逍遙於天地,敗也,亦不留下遺憾。”

說道此處,刀神蕭落羽的眼中,突然閃現一絲懷念之色道:“吾之一生朋友甚少,病書生王祥乃吾之摯友,不論江湖中人如何看他,我亦當他爲吾之兄弟,多年之前,義弟王祥所殺之人,吾今天以江湖賜號的刀神身份說一句,祥弟所殺之人,都該殺。”

刀神蕭落羽說道最後,眼中也盡是殺機。

話罷,蕭落羽將頭轉向飛鳳之巔遠離人羣的一角,衆人隨着刀神的目光看去,那裏赫然站在一個柔弱書生,不過能登上飛鳳之巔的都是武林高手,無論是眼光還是見識,自然都是非凡。

不少人在看到那個書生的霎那,都是一驚,那書生什麼時候到來的,他們這些人居然沒有絲毫察覺,更有些人認出了那個書生的身份,渾身一顫,眼中竟是恐懼之色。

有人忍不住驚呼出聲道:“那…那居然是生死閻王病書生王祥,難怪刀神之前如此說話,顯然刀神飛昇在即,捨不得他那至交好友義弟王祥,更不惜用一世聲明去洗刷王祥的無盡殺戮,難怪…。”

衆人聞言,紛紛恍然大悟,雖然很多人沒有見過生死閻王王祥,但是,王祥的名頭卻早已如雷貫耳,更何況那滔天血焰的殺孽,王祥的名頭可不像刀神那樣美好,生死閻王更是貫徹了王祥動念間決人生死的性格。

不過此時的蕭落羽可不顧衆人的想法,只見他對着王祥道:“祥,我的兄弟,吾之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恨,不能再跟你把酒言歡,你的毒經還有暇癖,你修行一定慎之、慎之,吾不與你多說,你我兄弟一切盡在不言中,兄去也,我在天界等着你的到來!”

而此時的王祥聽到此處,已是牙關緊咬,卻說不出一句話,被江湖成爲生死閻王,心腸自是堅毅非凡,可是他跟他大哥蕭落羽的感情又豈是尋常可言?

可是感情越是雄厚,此時卻越是難以割捨,眼看大哥即將破碎虛空飛昇,說不定就要永生不相見,心中自是難受異常。

王祥看着蕭落羽朝着虛空飛去,雖然嘴上沒有說出什麼,但心中暗道:“大哥,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那天很快就會到來,大哥等我,我一定會盡快追隨大哥而去,要不然,這世上誰還配與我喝酒?”

心中難言的涌出一股傲然之氣,在王祥心中,彷彿這世上除了他大哥蕭落羽,根本沒有人再有資格與他對飲一般。

此時,飛到半空中的蕭落羽無疑是激動的,即將破碎虛空達到心目中理想的殿堂,真的不知道以後的路會是什麼樣的,蕭落羽深深吸了口氣,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凝視着虛空,極爲的專注!

這一霎那,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融入了天地,緩緩的擡起手臂,並指如刀劃出了他在人間界最璀璨的一刀。

只見天空中霎時出現一道千丈刀罡,隨着蕭落羽手指的滑落,刀罡也隨之斬下,刀罡所過之處,空間紛紛破碎,最後形成一道空間大門。

“成功了”

“成了,成了,哈哈,我就知道”

“哈,刀神成功了。”

大家都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虛空之門,也是登上天界的大門,無疑刀神蕭落羽刀破虛空,成也,都不由爲蕭落羽歡呼起來。

不過,蕭落羽並沒有在乎這充滿榮耀的歡呼聲,而是回頭望了望江湖衆人和自己唯一的好兄弟王祥,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要踏入破碎之處,然而,虛空之中的空間之門卻突然破碎,將刀神捲入其中消失不見…….

“大哥”


“刀神”

衆人大驚失色,衆人不敢相信已經成功的刀神就會這樣死去,天漸漸的暗了,衆人都懷着複雜的心情離去。

唯有王祥還站在原地,只見王祥雙拳緊緊的握住,仰視天空暗暗說道:“大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死去,你在天界等着我,三十年,只需要三十年,我一定會登上天界的!”

話罷,王祥再次擡頭望了望天空,而後,一個重越消失不見在昏暗的夜裏!

蒼狼大陸刀神蕭落羽,歷6326年七月二十三日在飛鳳之巔刀破虛空,一刀的輝煌無人可超越,只是一刀破碎虛空成也,奈何天不遂人願,由於空間莫名顫動,導致虛空之門破碎將刀神捲入其中,不知是生是死,但不論生死,縱橫江湖幾十載的刀神已經不在,刀神這個名頭也只能存在於傳說,或者說刀神這個名頭已經在這個空間徹底的隕滅!

另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刀神蕭落羽不在,生死閻王病書生王祥宣佈從此歸隱,還有一些江湖中的老前輩也不在過問江湖中事,都在爲了破碎虛空而努力,導致江湖中爲了名利,又一次展開了長達幾十年之久的廝殺,而在刀神破碎虛空二十七年後,生死閻王病書生王祥同樣在飛鳳山之巔破碎虛空,這一次並沒有什麼意外,破碎虛空,成也!

江湖天機閣、百曉生執筆! 千羽大陸騰龍王國的蕭家,此時已經忙成了一片,因爲向來人丁稀薄的蕭家又添新丁了,而且,還是蕭家家主蕭風的第三個兒子,所以蕭風大喜過望,宴請滿朝文武。

蕭風是誰?怕是整個王國都沒有人不知道,他身爲王國的大元帥,他掌握着朝廷四大軍團中最精銳的暴風軍團,本身又是皇級巔峯的強者,在騰龍王國中有着絕對的威信。

要知道騰龍王國已知等級最高的也不過是帝級,並且也只有兩位而已,那就是騰龍王國現任皇帝龍樹的親叔叔,龍明和前任蕭家家主,目前帝國軍馬大元帥的蕭老爺子而已。

我的僵屍女友 ,整個王國一共兩位帝級,皇級顯得何等重要,更何況是說不定哪天便踏入帝級的皇級,何人敢有不敬之心,即便是有,也沒有人敢當面扶了蕭風的面子,所以不管真心也好,假意也罷,總之都送上了珍貴的禮物上門恭賀。

而就在蕭風宴請賓客之時,在一間華貴的房間中,一個嬰兒睜開了他那水靈靈,卻又充滿迷茫的眼睛。

“我還活着,這是哪裏?天界麼!”

當蕭落羽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是卻充滿了天地靈氣,讓他精神一震。

本來以爲自己會死去的蕭落羽,感覺自己真的很幸運,不但大難不死,而且還來到了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天界,雖然來的過程驚險了些,但是到達這天界,就證明着自己將能再次能追求武學的極致。

蕭落羽興奮異常,這可是蕭落羽一輩子的追求啊,如今終於實現,他怎麼能不興奮?

可是,隨後蕭落羽便發現了不對,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個嬰兒,他想大喊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發出的聲音,卻變成了嬰兒強有力的啼鳴……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六年便已經過去,蕭落羽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嬰孩兒,在這六年裏蕭落羽基本上已經瞭解了他所在的世界!

這是一個元氣與魔法的世界,這個世界相當的大,面積大概是蕭落羽前世的千倍大,廣闊的海洋,寬闊的大陸,茂密的深林,這個世界一共有兩塊大陸,生活着無數的人類,還有不計其數兇惡的魔獸,還有一些稀少的種族。

一塊是蕭落羽現在所生活的大陸,叫做千羽大陸,而另一塊大陸叫東極大陸。

千羽大陸上有五大帝國,數十王國,和無數的公國,五大帝國分別是天血帝國,東皇帝國,南雲帝國,西嘯帝國,北騰帝國,這幾個帝國中以天血帝國實力最強,東皇帝國次之,南雲帝國,西嘯帝國和北騰帝國,相差無幾。

而另一塊大陸上據說沒有任何一個帝國,而是一個個修煉者組建起的門派,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修煉着各式各樣的元氣或魔法,修煉元氣的叫武者,修煉魔法的叫魔法師。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