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尋找紫月,要抓住機會徹底領悟奧秘雀殺。還要去探索巫幣的秘密等等……」

「但眼下,首先等千戀皇治療完再說。」

林風心中輕忖。

再大的事,眼下都暫放一邊。

就算現在修鍊,自己也無法集中精神,心中始終擔憂著千戀皇的安危。與其斷斷續續的修鍊,心神渙散,倒不如等一切塵埃落定時再慢慢來不遲。

藏書閣。

別墅區內,擁有一座不小的藏書閣。

近萬平方的房間。有著超出十萬本的書籍,大大小小。分門別類,玲琅滿目。目光望去,形形色色的文字,卻是讓的人頭疼不已。林風心之微忖,便是想起在閻皇城那一幕。

諾大的奇翎軒三字個,自己卻不認得。

「斗靈世界。三種語言文字是流傳最廣,也是最通用的。」

「古族語言,巫族語言,以及妖族語言。」

林風心之暗道。

這些,千戀皇曾跟自己提過。

包括她自己。便精通古族及巫族語言。

「舜,魯王,炎王……基本上,要在斗靈世界行走,巫族語言是必須要學會的。」林風忖道,對此也早有心理準備,古族語言和人族語言是通用的,毋須學,但巫族語言一定得掌握。


畢竟,自己好歹也是南方域之主。

「妖族語言,聽戀皇說相當的難學。」

「易聽難說,妖族和人類三大族的構造不怎麼相同,唔…這些到時再說。」

林風點了點頭。

相比起妖族語言,巫族語言更重要些。

事實上,妖族強者化身人形后,許多都會學習巫族語言或是古族語言,故而妖族語言學不學,都不是那麼重要。隨意的溜達,尋找著語言類別的,林風目光一片片掃過。

每個書架上,都有類別名稱,分別以巫族文字和古族文字標明。

故而,自己能看得懂。

相當人性化。

很快——

「在這裡了。」林風目光一爍,確是見到清晰的『語言』兩字。

語言文字,是一門相當大的類別,上至巫族,古族,妖族語言,下至神獸,異獸,各中立種族的語言,甚至妖族每一個族群,都有各自不同語言,大類小類真要算起來,上萬種類都遠遠不夠。

這一個書架放的差不多幾百本,卻也是不少了。

起碼,該有的都應該有。

「《古族文字大全》,《妖族語聲》……」

「《巫族通用語基礎》。」林風目光一亮,隨即取下。

上方清晰的文字顯示,備註著古族翻譯文字,厚厚的一本宛如字典般。


就是它了!

「還有《巫族通用語進階》,《巫族通用語大全》……」林風一排掃過,笑了笑,卻是不急。路要一步步走,沒可能一步登天,先學了這本《巫族通用語基礎》再說。

目光掃過其它書架,也有類似的巫族文字語言,不過看起來這本順眼許多。

最重要的是…它相當之厚!

厚,代表字數多,意味著解釋清楚。

同樣學習巫族語言文字,薄的或許學的快,但未必會比厚的好。

凡事仔細一點總沒錯。

正待離去,倏地——

「嗯?」林風微微一怔,目光落向這排書架最遠處。

同樣的一個書架,卻只放了寥寥十幾本書籍,而且都相當的薄。相比起這幾個書架,每個書架上百本的書籍。這排最遠最角落的那個書架無疑顯得奇特,更帶著一分神秘氣息。

「倒是有趣。」林風心中輕道。

踱步而行,徐徐往最角落出而行,目光落在書架上,倏地——

「嘩!~」林風眼眸澈亮。

※※※

落巫山脈。

被撕裂的血煞萬鬼之陣,再不復神威。

戰刀鬼兵一個個被擊殺。以後土和玄冥為首的巫族聖王級強者,耗盡所有力量保護著巫族軍隊。眼下,隨著血煞萬鬼之陣的破裂,與外界相連,後土和玄冥又怎會不知?

哪怕實力消耗再大,然兩人畢竟是巫王級別的超強者。

但他們並未選擇離去,而是繼續與剩餘的戰刀鬼兵肉搏。殺一個是一個,在逃亡離去的這段時間,族人也會少傷亡一些。後土和玄冥心中的愧疚絲毫不比句芒弱半分。

此戰之敗。他們難辭其咎。

臨行前,大哥帝江千叮萬囑讓他們不要參戰,結果……

他們的衝動和任性,害慘了巫族大軍。

浩浩蕩蕩!

儘管缺口很小,然巫族眾強者魚貫而出,速度卻也是極快。

巫皇帝江面色慘白,力量消耗巨大,但並未流露出半分虛弱之色。昂首立於虛空。俯瞰下方,宛如君王般高高在上。作為巫族領袖。無論何時他都不能露出軟弱的一面,哪怕是死。

因為,他是巫族的精神領袖

「還是來晚了一些。」帝江心之暗沉。

中軍的死亡率,在五成左右,這是一個相當巨大的數字。相比起巫族大軍的死亡率,妖族大軍的損傷幾乎可以忽略不濟。儘管單論數量妖族大軍不比巫族少多少,然…這是完全不同的數字。

妖族,死一個他們根本不會在乎,和人類相同,妖族的繁衍能力相當之強。

但巫族。死一個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力量消耗。

「雖然活著還有一半,但其中小部分傷勢過重,早已失去戰鬥力。」

「更有一半,身上不多不少都帶著傷,要想恢復全盛實力,絕非一天兩天,真正實力保存完好僅僅只是力量消耗的,是聖王級強者和個別聖級強者。」

長吁了口氣,帝江深冷的目光帶著悲痛。

在他統領下,巫族從未有過如此慘敗的一役。

「輕敵,果然是戰場大忌。」

「原想一鼓作氣,將妖族打落無底深淵,結果…反倒是我自己被當面扇了兩耳光。」

「這一次,真的麻煩了。」

巫皇帝江抬起頭,眼眸迷茫。


敗北,並非結局和末日,但他…時間已經不多。

這一次的慘敗,巫族想要在短時間內翻盤,幾率已是很渺茫,戰局的天秤再一次傾斜向了妖族。

「果然,隱忍和伺機反擊才是我的風格么?」帝江自嘲的一笑。

他何嘗不想這麼做,重演第二次巫妖大戰的套路,但偏偏…時不與他。

另一邊。

句芒,完全瘋狂!

招招以死相搏,完全不顧自身安危。星源力彷彿耗之不盡的施展,滿臉猙獰血色。「嘀嗒!」「嘀嗒!」鮮血從傷口處滴落而下,傷重如斯,然句芒卻彷彿沒有痛覺一般,如化作厲鬼索命,直轟妖族大軍。

以一己之力,硬拼妖族四大妖皇!

帝江都不會去做的事,但句芒卻抱著一顆必死的心在做。

論單體實力,哪怕四大妖皇最弱的狐姬都比句芒強。然論戰意,論決心,各種玉石俱焚的招數施展,讓的句芒的戰鬥力急劇飆升,眼下的他。和四大妖皇任何一個都有一拼之力。

他,無所畏懼。

甚至,早已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為自己贖罪!

「吼!」狂喝異常,血光伴隨星源力沸騰,句芒殺意凜然。

…(未完待續。。)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郝仁才把翡翠仙翁里的靈氣全部吸收。然後,他迅速地將仙翁放進紅木盒,關上保險柜的門,恢復原狀。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接著是周長風的聲音:「哎呀,看我這記性,下樓太急,把鑰匙忘在房間里了!」

另一個聲音說道:「這有什麼,象你這種門,我一秒鐘就打開了!」

郝仁一驚,知道是周長風回來了。他不想被撞見,看到沙發後面的紫色窗帘直垂至地,立即鑽到窗帘後面。

如今真氣在身,他手抓窗帘,就能透過窗帘看清外面的一切。

「領導,你請!」門開了,周長風點頭哈腰,諂媚的聲音能擰出水來。

「周主任,別客氣!」一個中等身材目光炯炯的漢子只是口頭上客氣了一下,然後就大咧咧地走了進來。

想必此人就是平原區董紫府的司機。看他那精幹的樣子,也確實能做領導的司機,時不時的為領導做點見不得人的事。

那漢子的鼻子抽動兩下,似乎聞到了剛才郝仁散發出來的腥臭味,但是他根本想不到這氣味的來源。

「不好意思啊,領導!可能是空氣清新劑過期了,讓你見笑了!」周長風沒有那人的嗅覺,還以為人家嫌他房間里不上檔次。

「可別叫我領導,我們老闆才是領導!」那漢子笑道。

「董爺是大領導,你排第二!」周長風陪笑道。

「好了,別啰嗦了,把你寶貝拿出來看看吧!」那漢子來到大班台前,毫不客氣地坐了下來。

「好嘞,你就情好吧!」周長風走到保險柜前,將那個紅木盒子拿了出來,放到大班台上,揭開蓋子,「我曾經託人請我們龍城的『神眼鄧』過目,他老人家就說這是正宗的緬甸老坑翡翠,無論是雕工和創意都是一流的!」

「神眼鄧」本名鄧自高,據說是龍城古玩界第一人。郝仁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他的鑒寶節目,很有名士風範。

那漢子聽了,不由點頭。送給領導的東西,就得先由權威人士鑒定一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