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寒煙小姐。」木白真摯的說道。

「笨蛋,跟我還用那麼客氣嗎。」寒煙笑道。

兩人說話的這一會兒時間,馬上就輪到他們進行測試了。

「下一隊學員,你們現在可以進入魂殿測試了。」馬克那粗豪的話傳來。

寒煙拍了拍木白的肩膀道:「到我們了,進去吧。」

木白點了點頭,跟隨者前方的幾名學員一同進入的魂殿內。

魂殿內十分寬闊,沒有奢華的裝飾,看上去很簡樸。在魂殿中央,有一張長條形的木桌。木桌上擺放有一顆巴掌大小的圓球,那圓球閃爍著一陣柔和的藍光,皮膚接觸那團藍光以後,頓讓人心情一片祥和寧靜。這是一種很珍貴稀有的無屬性魂珠,可以專門用來測試低級斗魂師的天資和實力。 在木桌後方,有一名年老的魔法師端坐在那裡,那魔法師穿著一件雪白魔法袍,慈眉善目,鬚髮皆白,臉上布滿著一層歲月滄桑的皺紋,精神頭兒很好,一雙黑眸深邃如潭,充滿睿智,此刻正靜靜望著走進來的五位新生學員。他是學院里四年級的光系導師,名叫穆,擁有八星斗魂之力,在學院里擁有很高的威望,深受學員們的愛戴。

「孩子們,不要緊張,都走到我面前來吧。」穆聲音很祥和的說道,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木白和寒煙,還有另外三名男性學員一同走到穆的身前。

穆用他那深邃的目光緩緩在五人身上掃視一眼,笑容和藹的說道:「孩子們,現在我將為你們進行一次魂力測試,這對你們未來在學院里的發展至關重要。」說著,他右手指向身前的那顆魂珠道:「你們要做的很簡單,只需要將左掌放在我身前這顆魂珠上就可以了。」

「就從你先開始吧。」

穆指向站在最左邊的一名學員道:「在開始之前,請先向我說出你的名字,還有想在學院修習的職業系和學科。」

「我叫艾迪斯,想要修習武師系狂戰士學科。」

穆點了點頭,拿起一旁的筆和紙,登記號艾迪斯的資料以後,道:「孩子,你現在可以測試了。」

艾迪斯看起來有些緊張,伸出那隻顫抖不已的小手,緩緩放在了魂珠上。

在他的掌心碰觸到魂珠的那一刻,魂珠上頓時閃耀起一道微弱的白光。「艾迪斯,斗魂天資5,中等,放下你的手,現在可以離開這裡了。」穆望了一眼魂珠的反應以後,用手中的羽毛筆快速記錄下艾迪斯的測試成績以後,對他微笑的說了一句。

天魂天資,一共分為四級。

1—3低等,4—5分中等,6—7高等,8—10天才。

雖說每個斗魂師都擁有斗魂,但是斗魂的天資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可以說,斗魂的天資直接決定著一名斗魂師日後的成就。 「好了,下一個過來吧。」

「報上你的名字和想要修習的職業系和學科。」

「伯納,魔法師水系學科。」

男學員說完,將小手放在魂珠上以後,只見魂珠上山發出的白色光芒比剛才那名學員稍微要閃亮一點。

「伯納,斗魂天資6,高等,你可以離開了。「

「下一位孩子過來吧。」

「不知道我的斗魂天資屬於哪個等級,不會是連低級都比如吧。」木白望著身前那名正在接受測試的學員,心裡緊張的說道。雖然這一年裡,他的實力增長很快,但是木白對自己的天資可沒有多少信心,畢竟先前自己留級了那麼多年還無法凝聚斗魂,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到你了孩子。」

等到第三名學員測試完,穆望著寒煙微笑道。

「耶!終於輪到我了。」寒煙興奮的叫了一聲。

「加油哦。」木白鼓勵道。

寒煙嘻嘻一笑,悄悄將右手放在身後,朝木白打出一個OK的手勢,便一臉躍躍欲試的走到穆身前,道:「我叫寒煙,想要修習魔法師雷系學科。」

「哦?寒煙?」穆聽了以後,頓時驚訝的仔細在寒煙身上掃視一眼,臉上露出一絲高深的笑意,道:「你可以測試了。」

寒煙依言,將自己那隻白皙的小手放在魂珠上。

瞬間。

只見魂珠上閃耀出一道碧綠光芒。

「啊!四星斗魂,斗魂天資10,小小年紀就能修鍊到四星級,果然是一位天才學員,只可惜你沒有機會成為我的學生,真是太遺憾了。」穆有些遺憾的說道。

「原來她是四星高級斗魂師,好厲害,難怪有這個實力去刺殺城主,不過她既然是一名刺客,為什麼還要修習魔法師呢?」木白望著寒煙的背影,心裡暗自不解。

寒煙走到木白身旁時,沖他嫣然一笑,道:「我在外面等你哦。」

木白見到寒煙那剎那如醉花般的笑容,不由一呆,回過神來時,寒煙的身影已經快要消失在魂殿外了。 「孩子,過來吧。」穆朝木白招了招手道。

木白走到穆身前,道:「我是木白,我想修習魔法師風系學科。」這個職業學科,他先前就已經考慮好了,選擇風系學科,或許是因為他比較風的自由吧。

記錄好木白的資料,穆指著魂珠道:「將手慢慢放上來吧。」

「是。」

木白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后,緩緩地將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魂珠上。

魂珠上同時閃耀起一道黃綠相間的光芒。

穆望了一眼后,很是滿意道:「三星斗魂,天資8,很好,又是一名天才學員!」

「天才學員!」木白聽了穆的讚賞,心中大為驚喜,天資8,想不到自己居然擁有如此高的天資。

就在木白想要將手從魂珠上拿開的時候。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掌心中傳來一陣灼熱的溫度,就似吸附在了魂珠上一樣,不論木白使出多大的力氣,都無法將手掌從魂珠上收回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穆此時也發現了木白的情況,吃驚極了,他經過如此多年的魂力測試,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只見魂珠上原本散發出的黃綠光芒瞬時消失了,整個魂珠暗淡無比,沒有一點兒光澤。

「咔嚓!」一聲清脆的響聲從魂珠上傳來。

那通體光潤的魂珠上頓時應聲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紋,裂紋快速朝四周擴散,一個眨眼,瞬間化為粉末。

「啊!這、這……」穆臉色一變。

魂珠居然破碎了!

穆目駭然望著木白,發了好一會兒呆,心裡實在感到匪夷所思。

木白在剛才也是驚出一聲冷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眼前長條桌上的魂珠已經破碎了,他嚇了一跳,暗道:這魂珠因該價值不少錢吧,如果要自己賠償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老……老師,這個、那個……我不是有意弄碎魂珠的。」木白一臉無辜的說道。

穆此時就像是看怪物一樣望著木白,嘴裡喃喃道:「這顆魂珠能夠測試出九星聖級以下的斗魂師天資,它……在你手下破碎了,不可能……不可能啊。」 木白被穆的目光盯得心裡直發毛,就像做錯了事一樣,低著頭不敢和穆的目光對視。

良久以後。

穆的內心逐漸平靜下來,他完全感應不到木白身上有什麼強大斗魂氣息存在,按照正常邏輯來說,他是沒有這個力量毀壞魂珠的,難道這是一個巧合嗎?

「自從天龍斗魂師學院建立以來,這顆魂珠就一直放在這裡使用,現在可是能壞了吧。」穆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理由解釋的通。

「老師……需要我賠償嗎?我身上只有一年的學費。」木白試著問道。

「好淳樸的孩子。」穆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不需要你賠償,學院里還有一顆備用的魂珠。」

木白問道:「老師,那我的測試成績還算數嗎?」

穆笑道:「當然算數,剛才魂珠為你測試出的成績是正常的,只是在你快要拿開手的時候,魂珠就在那個時候出現問題了,我這就去把備用的魂珠拿過來,這裡沒你的事了。」說著,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便和木白一起朝魂殿外走去。

「穆導師怎麼出來了?」

魂殿外,那群等待測試的新生學員見了以後,紛紛驚訝的開口問道。

「孩子們,安靜一下,聽我解釋。」穆抬起雙手,示意身前的幾十位新生學員安靜下來。

眾人聽了,皆頭靜靜望著穆,十分想知道他接下來會說的話。

穆說道:「剛在,我在為木白學員測試魂力的時候,魂住因為出現毛病而破碎了,現在就請你們在這裡稍等一會兒,等我去把備用魂珠拿過來以後再繼續測試。」

「天啊!魂珠在測試的時候破碎了。」

「難道是這小子的原因嗎?他還是人嗎?」

「穆導師都說是魂珠出現毛病了,當然和這小子無關。」……

那群新生學員目光震驚的望著木白,人群一片嘩然。

其實到底是不是魂珠出現了問題,連穆自己都不清楚,木白更是沒想過這會是自己身上的原因。 魂珠在進行測試的時候,主要感應斗魂師體內的斗魂氣息,以此來反映出斗魂的力量強弱和天資高低,一個斗魂的氣息強大到能夠毀壞魂珠,這是何等恐怖啊,所以穆自然不會往木白身上找原因。

「穆……穆,你沒跟我開玩笑吧?」一旁的馬克聽了以後,目瞪口呆的望著他說道。

穆笑道:「魂珠都放在這裡使用幾千年了,因該是使用壽命到了極限吧。」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那你快去把備用魂珠拿來吧,把這群小子測試完,早點兒回家去喝杯紅酒,你要不要一起來?」馬克笑呵呵的說道。

穆搖了搖頭道:「酒,你還是自己去喝吧,我可不想變成酒鬼。」說完,他便直徑離開了。

「木白,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下方的寒煙走到木白身前驚奇的問道。木白道:「我也說不清楚,在測試快要結束的時候,魂珠就突然破碎了。」

「不會是因為你才破碎的吧?」寒眼睜大眼眸,湊近木白的臉上仔細凝望,就像是要把他臉上的每一根寒毛都看清楚一樣。

「你……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木白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寒煙撲哧一笑道:「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怪物,你身上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嘛。」

木白道:「老師都說了,是魂珠放在這裡使用太久的緣故,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好啦,不提這個了,你的測試成績怎麼樣?」寒煙問道。

「呃,老師說我斗魂天資8,是天才學員呢,我以前在見習學院的時候,他們都說我是白痴,現在我終於得到老師的肯定了,我今天太高興了。」提起測試成績,木白的臉色頓時就興奮起來了。

寒煙笑道:「以後誰敢說你是白痴,我就揍死他!」

木白點了點頭,神色堅定道:「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一定會成為最強大的斗魂師!」

「咯咯咯,離你實現夢想的那一天還遠著呢。」寒煙掩嘴一笑,倒是讓下方那群新生學員看得是如痴如醉。 木白撓了撓後腦,笑道:「現在魂力測試結束了,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寒煙道:「我剛才已經聽馬克導師介紹過了,月底29號到下個月1號這三天才是正式報名的日子,到時候學院會根據新生的這次魂力測試的成績排列出班級表,我們再根據這張班級表,找到自己所在的班級,去班級里報到就行了,我先找個地方幫你安頓下來,不然你晚上可要睡大街了。」


木白道:「距離正式開學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啊,你說找地方安頓,我們是在學院里住嗎?」

寒煙點了點頭道:「不錯,學院的住宿費很便宜,三個金幣就夠住一年了,走吧,我帶你去學院的財務科把一年學習的費用交上去,你以後就可以安心的住在學院里了。」

說著,寒煙便帶著木白離開了魂殿的範圍。

學院的林蔭小道旁,豎立了不少學院的布局地圖,這是學院特意為迎接新生所準備的,這樣可以方便新生不至於在學院內迷路。

木白和寒煙並肩走在一起,四處好奇的觀望學院的景觀建築,心裡嘖嘖驚嘆,不愧是帝國第一大斗魂學院啊,光是面積都比自己生活的小鎮大了數十倍不止。

走在學院的道路上,木白能看到不少穿戴昂貴裝備的老學員在使用魂技快速穿行。


因為學院面積很大,如果靠走路去一個地方的話,要耗費極大的時間,所以學員們習慣了使用魂技代步了。

比如一些魔法師,都是給自己身上施加了一道簡單的法術,或移動如電,或飛行如風。 刁蠻醫妃不好寵 。不過學院里也有規定,只准馴獸師系的學員能夠在學院裡帶著自己的魔獸,畢竟魔獸的生性一般都是很兇殘的,容易互相爭鬥或是傷害其他學員,只有馴獸師能夠較好的控制住自己的魔獸,而要是讓其他系的學員都帶上魔獸的話,就算沒有傷人,傷到那些花花草草地也不好啊。 「這些學長都好厲害啊。」

木白回頭望了一眼一名剛剛急速穿行過自己身邊的狂戰士,嘴裡讚歎道。

寒煙輕笑道:「不如我們也用魂技來加快速度吧,看誰先到達財務科那裡,誰輸了今晚就請客吃飯。」說完,只見寒煙給她自己施加了一個三級『暗影術』。這是刺客的職業技能,只見寒煙的身子就如那暗夜中的幽靈一般,眨眼就消失在了木白眼前。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