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根本就是你們學院坐井觀天罷了。說什麼封印魔族,魔族是異族這只是一個迷惑外界的說法。這只是人族大能和魔族強者因為對武道理念的看法不同而起的衝突罷了。為什麼要封印魔族?只是不想我們的理念侵襲人族罷了,如今的聖人只是暴政而已,都認為自己的理念才是正統,排斥外來的所有不同的看法。」

「我憑什麼相信你?你只是一個魔族,即便你有人族的血統,也不能改變你是魔,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的話?」,冷星辰語氣淡漠地問道,但只是他的心中卻隱約有種不安的感覺。眼前的這傢伙說的好像是事實。魔星冷冷笑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等你有一天成為帝境強者,你就知道我說的究竟是不是事實。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是我父親告訴我的。我的父親就是帝境強者,而我這次出去就是要找他。」

聽罷,洛天如今卻低下頭獨自沉思,這個封魔大會本來就有些蹊蹺。這裡的魔族更像是被圈養的一群待宰的羔羊,供他們訓練歷練。雖然這羔羊偶爾變成了野狼,出現了些許變數,但也不影響他們的作用。

洛天的身份可是當代聖君之子,即便年少便在人域長大,但在葉書的耳濡目染下也了解到現今修鍊世界的走勢。這本就是一個百花爭鳴的武道世界,區區一個中等城市又怎麼會有能力將魔族封印。這裡面的蹊蹺,也只有府主這些高層知曉了。

「他說的沒錯。」,此刻清霜卻突然開口說道。冷星辰一臉愕然地望著這個臉色冷漠的冰山美人。旋即,洛天則是點點頭,開口道:

「我相信你,只是你要怎麼出去?外面七個學院的導師齊聚在此,你出去只是去送死罷了。」

魔星搖了搖頭,輕笑道:

「這個我自有方法,只是需要你們配合一下我。既然你們答應了,三日後等時間一到,我會在沙漠之中等候你們。」

「這三天我隱匿自身氣息,不會對人族出手,但我也不會幫你們對付魔族。如今魔族還有三位五重強者,四重的九位。哦,對了你們那名用劍的天才實力不錯,只要我不出手,他還可以保證不死。」

「但是你們我就不敢保證了,好自為之吧。」

「人族的天才們,保重咯!」

說罷,魔星輕聲一笑,身形一晃,鬼魅的身形瞬間消失在洛天幾人面前。 「洛天你真的答應他了?」,冷星辰神色激動地望著洛天,臉上布滿的儘是質疑的神色。在他看來洛天這個決定極度的不理智,即便是要談條件,也根本不能談這樣的條件。配合一個魔族的人脫離封印之地,這簡直比要了他的命更加難受。

望著神情激動的冷星辰,洛天無奈地翻了翻白眼,語氣平靜道:

「且不說我答應不答應,就魔星剛剛這就如鬼魅般的速度你說留就留得住?不管答不答應都好,我們也不必管,還有導師出手不是嗎?」

冷星辰一臉鄙視地忙著洛天,顯然對洛天這套說辭嗤之以鼻,

「這可是魔族之人!而且他有辦法出去!導師也未必能留得下他!」

「他也是個人族。」

「你這樣做會害了整個人族!」

「不要鑽牛角尖,這只是學院的說法罷了,而且其實你也認可了他的說法。這些魔族只是被圈養的而已,這個世界魔族和人族還是可以共存的。不要太多慮了,我們現在要繼續任務了,冷星辰。」

冷星辰神色一愣,也是無從反駁,冷哼一聲,旋即再次問道:

「若是再遇到魔族之人,你還是這般模樣?!」

洛天翻了翻白眼,淡淡道:

「拜託剛剛是別人不殺我們,因為別人也算半個人族。若是再遇到了魔族之人,肯定要拚死戰鬥。能不打就不打,但是其他的魔族之人巴不得我們死,等下我們就是要往死里打了,你這個迂腐的人。」,說罷眼眸鄙夷地撇了一眼冷星辰,隨後袖炮一揮,帶著幾人走進了洞穴。只是冷星辰臉色鐵青地望著洛天,站著原地不動。冷香兒望著自家哥哥青紅交替的臉上,輕嘆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是跟著大隊進去了山洞。

見此,冷星辰的臉更綠了。

難道真的是我迂腐了嗎?

冷星辰低下頭仔細沉思幾分,旋即也是搖了搖頭,想不出個所以然,也是抬腳進去了山洞之中。圍坐在火堆旁的洛天抬頭撇了一眼冷星辰,嘴角嬉笑地說道:

「你怎麼進來了?不是要當個正人君子嗎?那你還不往前追去,進來幹嘛?」

「哼!懶得和你理論!狗嘴吐不出象牙!」,冷星辰冷哼一聲,袖袍一揮,獨自坐在了火堆旁,一言不發。

半晌之後,洛天忽然抬起頭,笑著對冷星辰說道:

「冷星辰,你跟我說說這次其他學院的子弟吧。說起來我還不太了解。」

聽罷,冷星辰也是點點頭,神色恢復平靜,繼續道:

「三府四院。你們蒼府排名在後頭,而我們天清院在四院位於第二。這個排名只是按照上年的交流大會的成績排的罷了。說來這個排名還是有點不妥。」,冷星辰笑了笑,望了洛天一眼,隨後繼續說道:

「不過,劍府排在第一那是實至名歸,劍青雲大師兄的青雲劍法無人可敵。在上年交流大會中,我和他交手並沒有太多的懸念,即便我是五行之靈,但我三靈齊開也不是他一劍之敵。

他的劍,實在太過強悍了。」

「這麼強?」,洛天神色愕然地望著冷星辰。他完全沒有想到冷星辰會說出這樣的話,以冷星辰四重中階的強悍實力,竟然不是劍青雲一招之敵?這樣的劍青雲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連五行靈力的冷星辰也能輕易碾壓,若是洛天對上,又該如何?

冷星辰掃了眼洛天,發覺洛天臉上滿是驚訝的神色,淡淡地笑了聲:

「覺得很難相信?我都說了我個百年難遇的天才只是自吹自擂的而已,學院的核心子弟本來資質就相差不大,即便我是五行靈力也只是多了幾種屬性。洛天,天才之間,除非你真的是萬中無一的妖孽,否則這都是依靠修為來衡量戰力。只有修為才是最重要的。」

洛天點點頭,不置可否。的確,冷星辰說的有一定道理,修鍊越到後頭,資質起的作用是越來越少,只有修為才是衡量實力的主流。即便你是天才妖孽,也不可能因為這樣的資質連跨幾個階級戰勝對手。

唯有一步步修鍊,才能一步步登頂。踏踏實實才是最為重要的。

「不過,若是現在遇到青雲師兄。我相信還是與他有一戰之力的。」,冷星辰把放在旁邊的枯枝扔進了火堆旁,繼續道:

「方羽,儒院的大師兄,四院的龍頭老大。以手中書為武器,翻頁談笑間催發無數攻勢,玄妙奧義的攻擊更是讓人防不勝防。雖然很少出手,但是青雲師兄曾說過,方羽的實力足以讓他全力以赴,那麼可推測他的實力必然是除劍青雲外最強的。」

「而其餘幾位,我們的實力應該不相伯仲,若要嚴格評論,以我如今的實力,我有把握戰勝其餘學院的核心子弟,所以重新排名,我應該是排在第四吧。」,冷星辰淡淡地笑了聲,只是笑聲中有些感慨,眼神望著洛天唏噓道:

「洛天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是偏居在這一隅之地,佔地為王。這樣高高在上的思想慢慢地侵蝕著我們的熱血和激情,對於武道的追求我們也就少了許多動力。狹隘的視線阻擋了我們成為真正的強者,可笑的是我們還是要這樣下去。可笑。」

說罷,冷星辰無奈地低下頭,搖了搖頭,只是神色有點落寞。

誰也想成為強者,誰也渴望變強,只是成為強者往往寥寥幾個罷了。

「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攔你的步伐。只要你有一顆強者的心,無論在哪裡,只要勇敢地往上走,你還是可以成就自我的。不要太過現實了,人總是得有些夢想。即便夢想很遙遠,但終究能夠讓你邁步前進。」,洛天拍了拍冷星辰的肩膀,淡淡地笑道。沒有人可以阻擋自己的腳步,若是覺得自己沒有實力,那就繼續努力。只有不屈不撓地前進,才擁有成為強者的資格。

「我們也應該討論下正事了。」,片刻之後,洛天再次開口說道,眼眸掃了一掃幾人,語氣凝重道:

「如何驅逐魔族。」

洛天頓了頓,繼續道:

「根據魔星提供給我們的信息。現在魔元五重的強者有三位,魔元四重的強者有九位。」

「也就是我們遇到最好的情況便是六人面對一位魔元五重的強者。」,洛天眼眸掃了一下五人,只是他發現巨岩神色有些疑惑,示意巨岩開口。


「為什麼不能只遇到一位魔元四重的強者?」

只是巨岩話音剛落,幾人鄙夷的目光紛紛望向了巨岩,洛天無奈地笑問一聲:

「你見過弱者會落單行動嗎?」

「原來這樣…」,巨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心中卻嘀咕了聲,就算是一個魔元四重我也打不過啊…

洛天點點頭,繼續分析道:

「只有強者才會單獨行動。平均下來,也至少會有一名魔元五重強者帶領三位魔元四重的強者。所以我們的局面真的九死一生啊…」

目光透出了一絲的凝重,洛天眼眸掃了一眼幾人,語氣沉重道:

「我們這裡六人,我和星辰的戰力都在四重巔峰左右,合力共戰一位五重強者勝算在五五分。而你們四人都是三重左右的修為,所以兩兩一隊,一隊對付一個魔元四重的強者。」

「可是,無論如何,若有三名以上的敵人,無論如何我們都是輸啊!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一絲勝算的幾率。」,冷香兒頹廢地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地說道。無論如何分配,我們都還是死啊,這樣的戰鬥還打來幹嘛?乾脆死了算了。

「而且這裡地方那麼小,我們就算藏起來時也會被人發現了。何況我們連火都生起了,更容易暴露目標。」,冷香兒又是一聲無奈的嘆息。

洛天皺了皺眉,目光頗為無奈地望向這個冷家大小姐。雖說這是事實,但是這麼垂頭喪氣的話說起來真的讓人聽起來不太舒服。只是清霜此刻卻輕聲開口道:

「事情還有一絲轉機。」

「至少我們在人數上有優勢。」

洛天點點頭,朝著清霜眨了眨眼睛,笑道:

「清霜說的沒錯。即便是這樣,魔族也只是有三隊人馬。而我們足足有七隊那麼多,在數量上,我們就已經可以完勝他們了。我們打不過,難道不會求救嗎?而且我們如今在山脈中,更要擔心的是別的隊伍遇到魔族,我們要立即趕過去支援。兩隊打一隊,這樣才能有一絲勝算。按照那位魔族告訴我們的信息,劍府的青雲師兄可以獨戰一位五重強者。那我們如今要要做的就是快速找到落單的隊伍,加入戰局扭轉局面。若是我們遇到了魔族的強者,我和冷星辰會出手拖住他們,而你們四個就要快速地尋求救援。」

冷星辰點點頭道:

「這是一場貓抓老鼠的遊戲。但並不是貓就一定能吃掉老鼠,只要老鼠的數量夠多,局面依舊可以扭轉。最為重要的是,看幸運女神眷顧在哪一邊。」

「多說無益,我們養精蓄銳一晚,明天我們六人集體行動。趕赴戰場!」 「師姐,我們應該怎麼辦?」,如今站在山脈中央,一位黑袍秀麗的長發女子手執軟鞭,語氣急迫地望著前方這四個魔族男子,臉色早已蒼白無神。

而前方這盤起頭髮的秀麗女子也是目光凝重地望著前方包圍而來的四名魔族男子,手中長劍緊握,眉頭緊鎖。盤起頭髮的這位秀麗女子便是與洛天星辰一同踏入封印之地的黑鳳靈院的學生,千飛燕。

千飛燕,黑鳳靈院的學生,七院中最為低調的核心大弟子。據聞,她是黑鳳靈院院長的千金,院長親自教導傳授功法,一身實力更是強悍無比,而且今年黑鳳靈院也打算衝擊交流大會的前三,千飛燕的實力比起冷星辰,也是旗鼓相當,不遑多讓。

「你們兩個去對付一個魔元四重的強者,若是不敵,那你們就突圍逃脫找尋救兵!」,千飛燕貝齒緊咬,目光冰冷地凝視前方。

「師姐那你怎麼辦?!」,這面容秀麗的長發女子臉色急切地望著千飛燕,這魔族強者給他的氣勢或許也是太過強大,便連語氣也是顫抖無比。

感受到後方師妹幾人透露出的不安和驚慌,千飛燕嘆息一聲,傳音道:

「這次是我害了你們三個,本想帶你們出來見識下世面,卻沒有料到如今魔族實力竟是恐怖如斯,便連我也不是敵手。你們趕緊找到其他學院的師兄,我還可以暫時拖延一會…」


「師姐,對不起是我們連累你們…」,這幾個身著黑袍的貌美女子神色暗淡地哽咽道,若不是自己嚷著讓師姐帶自己來參加驅魔任務,師姐也是有能力可以獨自逃走,如今卻要為了她們…

千飛燕如今面目凝重地望著前方四位魔族強者,心中卻是絕望無比,怎麼這次的魔族強者竟然強大至此?三位魔元四重強者,一位五重強者,魔族究竟是要如何?

「想不到出來找尋獵物卻找到四個女娃娃…」,一聲沙啞刺耳的聲響劃破了這沉重無比的氣氛。

眼前這個站在遠處,身材高大,魁梧結實的黝黑男子低沉地說道。話音剛出,一股股魔氣縈繞在身,更是讓這片空間變得更為壓迫沉重。而這個說話的魔族男子便是魔狂。

與其餘幾人離別後他也是帶著三位魔族子弟在山脈中隱匿了自身氣息,打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謹慎心思想摸摸人族天才門的老底,卻料不到一天不到的時間,魔雨竟然死在了對方的手裡。這可是讓他驚懼萬分,本想著趕來救援魔雨,只是在這裡摸索幾番卻迷了路,無意中卻遇到了這四名人族女子,這對於他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

魔狂早已從對方的氣息感知到四名女子的氣息都是弱他一籌,領頭的執劍女子也不過是四重的修為,這可是個很好的練手對象,只要快速斬殺他們,相信也不會引起太大的動靜。

「黑羽!」,


千飛燕手中長劍清鳴一聲,飛燕身形一閃,朝著魔狂便是凌空斬出一道劍氣!

嗯?


魔狂瞳孔一縮,望著這道凌空斬至的黑色劍氣,心中卻訝異無比。好詭異的劍氣,在虛空竟像無根浮萍那般飄浮不定,時而朝前,時而向上,柔弱無比。魔狂戲謔一聲,這樣的假把式可以傷人?!說罷,探出了手指,一指頂上這道劍氣。

只是,魔狂發現自己錯了。

嗤!

一聲清晰的皮肉綻裂聲被無線地放大在虛空之中,只見魔狂的手指竟然似乎被這軟綿綿的劍氣極速地包裹旋轉切割,剎那間,瘋狂的劍氣將手指切的只留下一根白骨。一滴滴的黑血也是飄灑在了虛空中。

看來還真是不能大意啊!魔狂眼眸陰沉地望著前方這神色冰冷的俏美女子,瞳孔一凝!

身上瞬間爆發出一股沉重壓抑的魔氣,絲絲魔氣更是洶湧包圍了那條白骨,光芒一閃,手指再次恢復如初。

千飛燕冷冷一笑,目光依舊冰冷地望著魔狂,冷聲道:

「竟然捨得把魔氣都用來修復創傷,真是奢侈的作為啊!一不小心,魔氣沒了,我就能一劍輕易斬殺你。」


「小小年紀,伶牙俐齒。人族四重的修為,真以為自己能翻天了?」,魔狂輕笑一聲,微微搖頭,顯然沒把千飛燕放在眼中。

半晌之後,魔狂抬起頭顱,目光冰冷地望著千飛燕,

「你就是第一個被我拿來重複魔族榮光的卑微人族!」

「給我殺!一個不留!」

魔狂冷聲一句,後方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魔氣,三道黑影更是瞬間啟動,殺機爆射,朝著千飛燕極速射去!

「你們找機會突圍逃走!」,千飛燕凝聲一喝,手腕一翻,長劍瞬間再空中斬出幾道絢爛的劍光!

「一個都走不了!」,魔狂獰笑一聲,腳尖虛空一踩,澎湃洶湧的魔氣更是瞬間溢出體外,朝著千飛燕吞噬而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