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好像是為我量身撰寫的秘笈!」

就在剛剛,東方修哲利用陰陽眼,在面前這個半成品丹爐上嘗試了一下,果然神奇無比。

那原本疊加在一起的陣法,此時卻是以讀力的形態呈現在腦海里。

「自己不過才剛剛開始學習,便已經有這等成效,看來,要快速掌握它應該用不了多少時間!」

東方修哲充滿了自信,將「星羅筆記」小心地收了起來。

解陣術,並不是只靠學習就能夠精進的,它必須依靠大量的實踐。

如果是其他的人得到這「解陣術」,光是上手就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更別說將其運用到實踐中去了,畢竟陣法是一種十分精細切隱含其中的東西,可不是隨便就能夠看到的。

如果連看都看不到,那麼「解陣術」也就無法發揮作用。

如果要解釋一下的話,「解陣術」就像是某種計算數字的公式,如果連數字都看不到,再好的公式也是廢然。

「解陣術」的這種前提限制,對於東方修哲來說卻是不存在,因為陰陽眼的強大,不但擁有著透視能力,更是擁有著分析能力。

「今天真是開心啊,有了這『解陣術』之後,以後自己的煉器水平又將邁上一個新台階。」

「哦,對了,要是能夠將其運用到製作符篆上去,是不是可以提高製作符篆的成功率呢?」

腦中靈光一閃,東方修哲才剛剛平靜的心,一下子又被點燃了。

直覺告訴他,「解陣術」將會幫助他突破高級咒符以及符篆的製作門檻,畢竟都是與陣法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繫。

「恩,一定要快點將『解陣術』學好,我可是很期待能夠製作出中級符篆,高級符篆,不知道又會擁有怎樣強悍的能力!」

東方修哲的一雙眼睛,開始冒出光芒來。

到現在為止,東方修哲一共成功煉製出兩枚符篆,一枚是「納術」,一枚是「集融」,都屬於低級符篆,然而其威力卻是讓人膽戰心驚。

難以想象,如果是中級符篆,或者高級符篆,又會是一種怎樣的**程度。

如果按照咒符間的換算,1枚高級符篆=100枚中級符篆;1枚中級符篆=100枚低級符篆。

多麼可怕的一組數字!

收好那個半成品丹爐,東方修哲又將整個山洞仔仔細細地觀察了幾遍,確定沒有遺漏后,這才滿意地出了山洞。

別看那個丹爐只是一個半成品,但裡面含有的稀有礦石可是無價之寶,很多時候就算是有錢都無處買去。

對於別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堆毫無再利用價值的破銅爛鐵,但是對於東方修哲來說,只需使用「點金術」,便可將其中的礦石分解還原。

故夢幽幽 ,已經黑了,夜幕之上,繁星點點。

東方修哲忙了這麼久,肚子才開始覺得餓,就近找了個地方,開始了他的晚餐。

吃飽休息之餘,他便開始了「解陣術」的學習與實踐,對象就是指上的「靈宗印」!

對於這枚奇特的戒指,從得到的那一刻起,東方修哲便知道它的不普通,甚至也能感受到在它裡面一定藏著不小的秘密。

「果然陣法還是那麼的複雜,不過,已經可以看懂一點點了!」

嘴角帶著些許得意的笑,雖然只是看懂了一點點,卻是讓東方修哲學到了不少東西。

其中最值得說的就是,他從剛剛觀察這枚「靈宗印」后,學會了一種不錯的陣法。

這種陣法的最大特點就是,能夠凝聚能量。

「就先學習到這裡好了,我要消化一下新掌握的知識!」

呼出一口氣,東方修哲開始緩緩閉上了眼睛。

森林裡的夜色,顯得格外美麗,如果不是這裡充滿著各種危險,倒是會讓很多人沉醉。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端坐狀態的東方修哲,好像已經變成了一塊石頭,感覺不到他的呼吸、感覺不到他的心跳,更感覺不出他的存在。

一些夜晚獵食的小動物,原本最機警和膽小的它們,甚至直接從東方修哲的腿上跑過。

在不自覺間,東方修哲似乎進入到了一種很玄妙的狀態。

不知又過去了多久,隨著一道紅光閃過,牛頭圖騰狀態的蠻牛冒了出來。

瞥了一眼還在入定中的東方修哲,蠻牛喃喃自語道:「這小子,心境又一次提升了,看來他的陰陽五行術,又快突破了。」

按照蠻牛的估計,最遲不過半年,東方修哲的陰陽五行術將會再上一個台階。

對於剛剛晉級不久的東方修哲來說,這個時間已經是非常恐怖的了。

要知道陰陽五行術,和大多**一樣,越是往後,晉級越困難!


「今天的夜色還算不錯!」

嘀咕了一句,蠻牛不在理會東方修哲,開始了對月亮光華的吸收。


。。。。。。。

森林的某一處。

去而復返的四位頂級賞金獵人,正在為選擇哪個方向而發愁。

幾天前,他們回到獵人協會,準備彙報找到「八方閻王」的消息,並且將任務交結。

誰想到,竟然又有了一個新的任務:讓他們四人尋找那位持有「八方判令」的少年,並且將其帶到獵人協會。

這個任務,可是比尋找「八步閻王」更具有挑戰姓,簡直和大海撈針差不多。

他們四個,可是誰都不知道那個少年是誰,甚至連一點關於那個少年的信息都沒有!

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是安香妍那超強的感知能力!

但是,安香妍的能力不是萬能的,她也是有距離限制的。

整個「天賜森林」如此大,稍微弄錯了方向,很可能就算找到猴年馬月,也無法找到。

而且,誰也不知道,那個少年是不是還留在「天賜森林」。


「怎麼樣,香妍,可有線索?」

雷麗一臉期待地詢問道。

剛剛睜開眼睛的安香妍,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我真是煩死找人的任務了,下一次再也不幹這種事了!」雷麗一臉抱怨地說道。

大家都沒有把她的話當真,因為誰都知道,只憑發布這個任務的人,他們便無法拒絕!

「現在我們該怎麼找,已經幾天了,一點線索都沒有,這片領域,幾乎都被咱們翻遍了。」朱寧也是嘆了一口氣。

作為一個獸人族,他對於森林有著天生的直覺。

「要是當初能夠從『八步閻王』口中打探出更多信息就好了。現在我們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目標是個年紀輕輕的少年,而且隻身一人,實力強得可以和『八步閻王』PK!」

一旁的楊然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掃視了一下其他人,詫異地問道:「你們真的相信那曰與『八步閻王』戰鬥的人是個少年么,會不會咱們從一開始就搞錯了方向?」

高手,當進入到一定境界之後,不但可以延年益壽,更是可以返老還童,楊然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等等,不要出聲!」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安香妍,表情突然變得無比嚴肅起來。

身形一躍,化作一道白影,已經躍上了一處枝頭。

迎著皎潔的月光,安香妍一雙靈動的眼睛,再一次緩緩閉合。

手臂緩緩張開,下顎微微上揚,就像是一位沐浴在月光底下的仙子。

楊然幾人,全都止住了呼吸,他們非常清楚安香妍這個動作的出現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有了突破姓的發現!

此時的安香妍,將自己的感知能力發揮到最大,整個人好像與月光融為了一體。

那一絲奇特的能量,再一次被她的感知捕獲到,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好可怕的能量波動,相距這麼遠,竟然還能夠傳過來!」

可能是受到了震撼的影響,安香妍無法再保持原有的平靜,感知力大打折扣,那種奇特的能量,一下子從她的感知圈裡消失了。

不過,還是有收穫的,至少她可以確定是什麼方向。

「走!」

一字出口,安香妍再次化作一道白影,一馬當先地向著那個方向衝去。

另外三人,早有默契,沒有多問一句話,已然快步跟上。

火星生存直播間 。。。。。。

蠻牛正在吸收著月亮光華,雖然效率很低,但總好過於沒有。

突然,它停止了動作。

「有人過來了!」

蠻牛思索了一下,最後沉入了東方修哲的身體里。(未完待續。) 穿梭於密林中的白影,再一次停了下來。

安香妍足尖點在柔軟的枝杈上,身體隨著樹枝的擺動,而微微上下起伏著。

「怎麼樣,還能夠感受到么?」

雷麗見安香妍張開雙眸,忙問道。

輕點了一下頭,安香妍道:「很近了,就在前方,目標沒有移動。」

「這實在是太好了!」雷麗欣喜地笑道。

一旁的楊然,卻是笑不出來,他回頭望了一眼來時的路,心中的震撼讓他難以平靜下來。

「到底是香妍的能力厲害,還是那個目標的能量強大?」

楊然一想到他們全速前進近半個小時,全身汗毛就不由得豎起來。

以他們的速度,半個小時前進了多少,具體數字無法知曉,但絕對是一個讓人吃驚的距離。

然而就算是這樣,依舊沒有到達目標所在位置,這一點更是令人吃驚!

四人再次前進,大約一刻鐘的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明亮的夜空,將月光灑在一位少年的身上,四周隨風擺動的植物,舞出夜的寧靜與祥和。

安香妍四人,在十米外的一塊岩石上,發現了端坐閉目養神的少年。

這個少年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位迷失於此的貴族子弟。

「是他么?」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