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地符就是這紫色符籙,顧名思義,有遁地之能力,它上面的神秘符號和地系元素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馬甸笑著解釋。

「這劍符呢?」黃雲連問,他對遁地符沒多大興趣,有圖騰的穿梭之力,這遁地符要不要也沒什麼關係了,反而這劍符,劍符?難道與劍有關。

「我看你兵器是劍,這劍符可讓劍變的更加鋒利,能讓普通兵器達到凡兵層次,能讓凡兵達到靈兵層次,但這種變化卻只是一瞬間。」

「讓凡兵達到靈兵層次?」黃雲目光大亮。

雖然只有一瞬間,卻也遠遠夠了,甚至。。。

有了這劍符,他甚至能擊殺五級凶獸,那麼一瞬間,兵器是靈兵層次,劍訣乃大成,力量又超越人體極限,加起來的爆發真心能嚇死人,靈兵比凡兵顯然要鋒利太多,甚至都不在一個層次了。

他完全能嘗試去斬殺五級凶獸,若真殺了,也算平息了燕無雙一個心中的魔障。說起來,那五級凶獸之所以發怒,不僅僅是因為燕無雙,和黃雲也有著一絲關聯,要不是那蒼古龜。。。。

黃雲和燕無雙一樣,也有著魔障!

「或許可以試試斬殺那凶獸。」黃雲沉吟著。

。。

。。。

隨後,黃雲深思熟慮一番,越來越覺得,斬殺那凶獸並非不可能,但需要燕無雙和周青兩個四級武者的配合。

另一石室內,黃雲找到了燕無雙。

「燕師姐,我和你商量個事。」黃雲遲疑著道。

「什麼事?」 冷面總裁霸氣妻

「我想去斬殺那凶獸。」黃雲緩緩道。

「什麼?」

「斬殺凶獸?師弟你瘋了吧,那凶獸可是五級的,你一個三級武者,不行,這絕對不行,太危險了。」燕無雙瞪著黃雲。她一個四級武者都被那凶獸追著殺,黃雲去了估計死的更快。

「我有斬殺它的把握,但需要你和周青師兄的配合,斬殺之前,得先找到周青師兄。」黃雲緩緩道。

好說歹說,黃雲總算勸服了燕無雙,可燕無雙也只是說先找到周青,找到了再一起商量商量,燕無雙雖然心有悔意,卻總歸不願黃雲去冒險的。

黃雲回了石室內,馬甸已經離開了,整個石室就剩下黃雲一人。

「兵器---靈兵層次,劍訣---大成,爆發---超越人體極限,甚至更高。」

「再由燕師姐,周師兄拖住那凶獸。」

「還是有可能殺死的。」黃雲心算著。

忽然---

「別做夢了,你一個三級武者,還想斬殺五級凶獸?」一稚嫩的聲音猛然響徹,就在黃雲心間響了起來。

「誰?」黃雲臉色大變,連往四周看去。這憑空響起的聲音太怪異了,就像直接在他心頭響起一樣,讓黃雲嚇了一大跳。

呼~

黃雲手指上,納戒忽然亮起了光芒,隨後那巴掌大小的蒼古龜就自己爬出來了,最後趴在黃雲右臂上。


「是我。」蒼古龜那細長的龜~頭長長探著,綠豆眼也盯著黃雲,裡面有一抹人性化的不屑。

「是你。。。你這王八羔子。」黃雲眼睛一瞪。他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居然是這王八羔子,這。。這。。。心靈傳音?

「王八羔子?」蒼古龜氣的綠豆眼一瞪,它堂堂蒼古龜,這麼霸氣的名字,在黃雲那居然成了王八羔子。

「本龜好心好意出來幫你殺敵,你就這麼對本龜? 末日隨身屋 。」蒼古龜聲音在黃雲心頭響起,隨後居然真的爬向了納戒。

「幫我殺敵?」黃雲心頭一動,隨後連看向蒼古龜。

「慢著,把話說清楚再進去,你這王八羔子吃我那麼多神草,還吞了一幼蛋,害得我心中有了魔障,武者一道是不得有任何心魔的你知道嗎?現在還在這耍脾氣。」黃雲瞪著眼睛,一把將蒼古龜揪了起來。

ps定時發布估計有些延遲,我之前發的兩章,早上九點和下午三點的,都不太準確,但相差也不太大。 「還準不準備我以後弄神草供你了?」黃雲瞪著蒼古龜。

這話一出,原本掙扎的蒼古龜立刻停止了掙扎,神草?這可是它的口糧,只有天天吃神草才能成長的,這也是它跟著黃雲的原因,飄渺大陸神草太稀缺了,也只有自己這特殊的主人才能大把大把的弄。

「仔細說說吧,先說你的變化,為什麼能和我心靈傳音?」黃雲哼道。

「這個簡單,我吞了那凶獸的幼蛋,現在已經是四級靈獸了,大成靈獸是能和主人心靈傳音的。」蒼古龜傳音道。

「主人?」黃雲一愣。

「對,你現在是我主人了。」蒼古龜稚嫩的聲音有些無奈,僅僅只是施展一次龜殼上的神秘力量,就強行建立了契約,這簡直。。。

「那我就可以命令你了?」黃雲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

「。。。」蒼古龜鬱悶。

「你剛剛說幫我殺敵?」黃雲忽然問道。

「我龜殼上的條紋你也看到了,蘊含有神秘力量,可抵擋任何攻勢,且吸收一部分攻擊力。」

「主人你之前被凶獸拍了一掌,還是硬抗的一掌,照理說本該死了,就是因為我的龜殼為你抵擋了一部分攻勢。」蒼古龜解釋。

「原來是這樣。」黃雲恍然,他也算明白了,一個五級凶獸的全力一擊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居然沒死。。原來是這蒼古龜幫了自己。

「你這次去殺五級凶獸,主人你一個三級武者,被五級凶獸隨便碰一碰就重傷了,有我在,也不用太擔心。」蒼古龜綠豆眼出現了一抹得意之色。


它的龜殼?

可是很堅硬的,即便吸收五級凶獸的瘋狂一擊,也?能吸收一大半攻勢,尤其它現在已經是四級靈獸了,論爆發力也不弱。

「嗯。」黃雲點著頭,心中卻暗笑,平白無故居然成了這蒼古龜的主人。

。。

。。。

很快,黃雲又找到了燕無雙。

「燕師姐,我深思熟慮一番,我們聯合起來,真能斬殺那五級凶獸。」黃雲盯著燕無雙,道。

「那你說說,你有什麼手段?」燕無雙蹙著眉頭。她也想殺凶獸,可凶獸太厲害了,根本殺不死啊,甚至還可能丟了性命。

「這就不能多說了,只能說我有五成把握擊殺它。」黃雲緩緩道。

「這。。」燕無雙沉默了。

五成?

這把握不算低了,甚至是非常大的。

「師姐,其實凶獸瘋狂,並不怪你一個,也有我的一份,要不是我的靈獸吞了它幼蛋,那凶獸也不會發瘋。」黃雲勸說道。

「你有心魔,我也有心魔,那麼多人因我們而死。」

「不殺那猿猴,我的武道就不純粹了,以後也會因這停步不前。」


「罷了。」燕無雙嘆了口氣,她也明白,心魔是很可怕的,甚至能毀了一個潛力巨大的武者。

「這是通訊石,可聯繫周青,我們這就聯繫吧。」燕無雙玉手一翻,一純白色通訊石就出現了,和周青一番通話,算是得知了周青的具體方位,原本他在花果山脈東南方一山洞內藏著。

五級凶獸的怒火?

即便他是四級武者,飄渺門精英弟子,也承受不住啊,黃雲三人當即出發前往那偏僻山洞,花果山脈是一巨大山脈,裡面山洞不算多,卻也有那麼幾處,這也給了活著的武者一線生機。

一路上,一具具武者屍體更多了,大多凄慘之極,連全屍也沒有一具,凶獸可不會管你全屍不全屍,一巨掌拍下,任你再堅硬的骨骼也給拍的粉碎了。

「進來這傳承陣法一千多人,怕都死了五六百人了。」馬甸嘆息。時間才過了六分之一,若那凶獸不停的廝殺下去,只怕死的更多。

「快走吧,直接去找周青。」燕無雙咬咬牙。她本來還遲疑,不願黃雲去冒險,現在卻理解了黃雲的心理,這一條條性命,可都是因他二人死的啊。

心魔~

魔障!

「我會勸說周青的,讓他和我們一同斬殺凶獸,凶獸不死,這些人怎麼能瞑目。」燕無雙喃喃著。

三人通過通訊石,很快就在一偏僻山洞找到了周青,這山洞是周青最先發現的,後來逐漸有武者也出現了這處山洞,便一起躲在這了,山洞洞口不大,凶獸即便想衝進來也不可能。

山洞內,一個個武者盤膝坐著,大概一二十人,周青則盤膝坐在最角落的地方。

「周師兄。」黃雲三人走了進來,連喊道。

周青眼睛一睜,掃了三人一眼,臉上也露出一抹笑意。

「你們來了。」

其他眾武者也盯著黃雲三人,他們在這躲了幾個時辰了,早就知道了周青的身份,飄渺門精英弟子--周青?這可是鼎鼎有名的,這三人居然和周青認識。

想來身份也非同一般。

「走,進裡面談。」

周青在前引路,黃雲三人則連跟上,山洞內另外有一個小山洞,算是洞中洞了,四人進了裡面的小山洞。

「你們都還活著? 最後的尾音 。」周青指著黃雲燕無雙二人笑道。

他確實擔心,黃雲算是他半個師弟,燕無雙則和他關係頗好,要是找不到藏身之所,一旦被五級凶獸抓住了,將必死無疑!

「周師兄,我們這次來找你,主要為了一事,且是急事。」黃雲臉色凝重。

「哦?何事?」周青眉頭一挑。

「我們要斬殺那五級凶獸,需要你的幫助。」燕無雙介面道。

「斬殺五級凶獸?」

「你們瘋了吧?這怎麼行,不行,絕對不行,你們安分點,就在這躲完三天三夜,別找死。」周青臉色一沉。

三天三夜后,他們將自動傳入進第二重考驗,在這躲完三天三夜是最理智的,斬殺五級凶獸?先不說殺不殺得了,就算殺得了,也肯定死傷慘重。

「周師兄,那凶獸是因我和燕師姐才瘋狂發怒的,我們必須斬殺它。」黃雲皺眉道。

「到底怎麼回事?」周青看了黃雲一眼。

「是這樣。」燕無雙嘆息一聲,隨後將她遭遇再度從頭到尾講了一遍,聽的周青連連皺眉,最後更是瞪大了眼睛。

「凶獸之所以出山,且殘殺一個個武者,是因為你們?」周青瞪著雙眼。

「是。」燕無雙苦笑。

「這。。。」周青無話可說了,他原本還以為黃雲等人慾斬殺凶獸,是出於仁義道德,現在卻沒話說了,這是他們種下的因,就該他們去了結這果。

「你們有多少把握?」周青皺眉問道。

「五成。」黃雲緩緩道,加上劍符,加上圖騰的吞噬之力,再加上燕無雙,周青,甚至蒼古龜的幫助,也最多只有五成。

「五成。」周青來回踱了兩步。

五成把握不算低,但也絕對不高,尤其敵人還是五級凶獸,瘋狂暴怒的五級凶獸。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