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財富呢?天淵閣的門檻可是不低,沒有千萬晶石休想進去!」孟如鬆開口說道。他並不是有意潑冷水,那樣的財富已經相當於一個中品世家,他們這些世家不如繼承權的世子哪裡有這般財富。

「晶石的問題倒是不用太過擔心,本王這裡唯一不缺的就是晶石。」李麟笑了笑,隨手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上千塊上品晶石。一塊上品晶石足以兌換一萬塊下品晶石,一千塊上品晶石就是一千萬下品晶石。這樣一筆龐的大財富就被李麟這般隨意的擺在眾人的面前。

「咕咚!」眾人皆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李麟竟然這般富有。這可是一千萬的晶石,足以購買一件雜品靈寶了。

「既然確定了天淵閣有兵陣圖的存在,我們就不應該放過這個機會!拍賣會在半個月之後舉行,我們還有充足的時間準備。而且既然拍賣圖錄分到了吳家,其他大勢力自然皆會有,根據以往的慣例,各大勢力應該不會再拍賣會舉行之前動手,也就是說這半個月是相對最平靜的時候。而拍賣會很可能會成為幾方勢力開戰的導火索。」張昊開口道。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前往參與拍賣會的人可就需要慎重選擇了。」李麟皺了皺眉頭說道。rq 黑水王城的局勢果然如同張昊之前預想的那般,因為天淵閣大規模的拍賣會,原本緊張的局勢趨於緩和。但是各方勢力全都明白,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平靜過後預示著更加猛烈的暴風雨。

「這就是天淵閣的拍賣圖錄?」李麟好奇的翻看著手中燙金玉冊。天淵閣不愧是大陸級的拍賣機構,單單是拍賣所用的圖錄就是中品靈玉。即便這種靈玉非價值連城,但也不是什麼勢力都能夠拿得出來的。

「不錯。這東西每次拍賣會之前各大勢力都會被免費贈送,大唐總督府也有一份,只是你也知道,我們囊中羞澀,就算有圖錄,也沒錢去參加。」李振威有些無奈的說道。原本他並未在意這件事,畢竟他從來沒想過李麟要去參加這拍賣會。

「天淵閣果然做的好買賣,這次拍賣會擺明了是針對黑水王城即將爆發的大戰。在拍賣會上不但有數量驚人的符篆,丹藥,還有各種功法戰技,就連那種罕見的煉體秘技都有。另外竟然還有做為戰略武器的靈寶出售,恐怕黑水王城的勢力在交手之前就要被在財力上較量一番,或者被天淵閣狠狠的搜刮一筆了。」李麟看到上面關於大宗符篆,丹藥,靈器,靈寶,功法的拍賣信息,不由得感嘆天淵閣會做生意。

「天淵閣有那樣實力,無懼各方勢力的覬覦。更何況一旦黑水王城爆發全面大戰,他們的拍賣會也只能關門歇業,那損失可是不小。既然這也,反倒不如一次姓將天淵閣囤積的物資都拿出來,讓各大勢力憑藉財力爭搶。李麟,你真的想去?我勸你還是不要摻合為好。這拍賣會很可能成為王城開戰的起點!皇叔祖也不贊成你去。」李振威擔憂的說道。

「無妨!這樣盛大場面總要去見識見識!更何況我也想看看黑水王城的頂尖勢力到底擁有怎樣的實力。」李麟笑了笑,渾不在意的說道。有六芒星這個底牌,這黑水王城任何地方他大可去得。當然,這次進入天淵閣拍賣會,主要目的乃是那部拍賣的殘缺兵陣圖,至於如何不暴漏身份,李麟也已經做了各方面面的準備。

「燕京鷂鷹傳書,催促我們北上!」李振威遲疑了半響,還是開口說道。

「長老院的決定吧?」李麟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

李振威點點頭,很是無奈的說道:「聽說長老院還派了特使,最多三天就能趕到,皇叔祖已經發話要啟程,看來之前兩個月的承諾我們無法實現了。」

「看來武王這老東西已經知道黑水王城的局勢,想要借刀殺人!」李麟心中對武王的殺機又盛了幾分。不過李麟卻也並未太過擔心,從現階段來看,李宏帶著黑水總督府的高層撤離未必是件壞事。

「總之你好自為之吧!」李振威也只能如此說,皇叔祖李宏決定的事情不是他能夠改變的。

就在此時,一下人前來通報。

「狄山小城來人了,要見漢王殿下!」

「將他們帶到我的院子里。」李麟臉上並未有太多的神色變化。之前李振威已經告訴過他了,虎痴和虎音兄妹已經向著總督府而來,現在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現在李振威還沒有搬走,自然住在後院主宅,李麟依然住在偏院。張昊幾人也在李麟的安排下住在了旁邊。尤其是張昊這個牛鼻子,現在更是以李麟的狗頭軍師自稱,天天興沖沖的為李麟出謀劃策。可惜,他說的那些東西對現階段的李麟來說屁用都沒有。

剛回後院,就看到虎痴雄壯的身子矗在院子中。在他面前站著**著上身的張天雷,兩人竟然在角力。旁邊跳脫的虎音,唯恐天下不亂的孟如松在大聲喊加油,讓整個小院開起來熱鬧非凡。在院中邊緣桂樹下的石桌上,莫飛玲正在悠閑的品茶,她對面是一身素衣的妮妮姑娘。經過幾天的相處,李麟對妮妮姑娘雖然並不親近,卻也不再排斥。畢竟是一個氣質出眾的大美女,就算自己不想和她有什麼交集,留在身邊卻也養眼不是。

「殿下!」虎音看到李麟,一聲歡呼跑過來。到李麟跟前又連忙止住腳步,做出一副淑女的做派。

「行了行了,隨意一些吧!」李麟好笑的說道。當時他帶著虎音兄妹去了鎮北侯府,並將他們留在那裡。虎痴一如以往的繼續著自己的武痴之路。憑藉其遠超普通人的身體素質,再加上李麟充足的資源支持,一個多月的時間,虎痴成功突破一品,達到了武宗五品,再配合上他遠超常人的力量,足以對武宗七八品的高手造成壓力。虎音因為年齡下,又是女孩子,李麟壓根就未曾想過讓其成為戰鬥人員。因此羅夫人才會教她一些女兒家的事情。可惜,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虎音並不是淑女的料子。

「謝殿下!」虎音展顏而笑,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沓書信遞給李麟。

「這是鎮北侯以及夫人給殿下的書信,還有就是我們從狄山小城來的時候,將軍和軍師讓我交給您的。」

李麟接過書信,暫時將鎮北侯夫婦的問候信放在一邊,打開白素素的信箋。

「衛[***]的兵力是白素素和周勝男主動裁減的,而不是有人對衛[***]橫加干涉?」李麟略帶不解的問道。

「是的!軍師認為衛[***]樹大招風,且其中精銳不多,勉強維持大規模兵力反而是個禍患。再加上這段時間軍中風氣有些不對,裁剪衛[***]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虎音將自己在狄山小城的所見所聞告訴李麟。這讓李麟對衛[***]當前的形式有個更加清晰的了解。

「那裁撤的軍人呢?就這般解散了?」

「當然不是,衛[***]在到了狄山小城之後,在極短的時間內佔領了方圓幾十里的土地。清除土匪,保護商路。而且那些裁撤下來的軍隊並未讓其解散,而是編為農墾軍團,專門為衛[***]提供糧食物資給養!」

「軍部已經斷了我們糧食嗎?」李麟眉頭皺起,世俗軍隊最大的弱點就是後勤。沒有充足的後勤保證,再強悍的軍隊也不會有什麼戰鬥力。

「是的,就現在衛[***]的軍糧還是秦帥頂著壓力撥付的。殿下,將軍讓我告訴你,衛[***]現在的軍糧足以支撐三個月,但是三個月後,就必須補充軍糧。再加上其他各種戰爭物資軍部全部停止供應,這些都需要我們自己想辦法。」虎音將周勝男的話複述給李麟。

「知道了!」李麟點點頭,武王那老傢伙這是要釜底抽薪啊!利用李麟黑水王城封地的事情為借口,將衛[***]從大唐邊軍的序列中踢出來。更是斷了大軍的寄養物資,逼著大軍自己裁撤兵力。如果不是黑水王城是片危險的地域。方圓千里的土地根本用不到這麼多的兵力。

「殿下,從虎音姑娘帶來的消息來看,衛[***]在解決糧食和物資之前恐怕難以派上大的用場。」張昊走過來說道。

「無妨,黑水王城背靠黑水叢林,各種資源極為豐富。衛[***]消耗雖然大,但目前畢竟只是一支世俗軍隊,所需消耗有限的很。更何況本王這裡還有不少晶石,足以保證大軍的供應。」李麟倒並不是很擔心。

「或許我們也應該做些生意,畢竟隨著黑水王城局勢的緊張,原本向著四面八方輸送的物資價格大幅度增加,之前我們處境堪憂,自然無力染指。現在不同了,有阿金先生這個九品王座坐鎮,總督府的安全沒有問題。再加上我們需要發展,自然不能坐吃山空。所以,殿下,我希望您能夠集中一筆晶石,或者是成立一個商會!」張昊開口建議道。

「成立商會的想法不錯!不過我們現在缺乏專門的管理人才。說句實在話,讓本王打架可以,處理商務上的事情,實在是有心無力。」李麟自然知道商業對財富的貢獻,但不管前世今生,李麟都只是個武夫,對於經商實在是了解不多。

「這點殿下不必擔心,本小天師在黑書王城這麼多年,總有些自己的人脈。如果殿下信任我,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張昊滿臉自信。

「我也可以幫忙!」虎音開口說道。

「你?」李麟懷疑的說道。

「殿下少看不起人,我和哥哥流浪數年,所有的財務都是我在掌管,你別看我年齡小,對於商會的事情別人就未必比我懂行!」虎音不滿的說道。

「殿下,妹妹確實精通商道,當年在老家之時父親就說過妹妹擁有罕見的經商天賦!」氣喘吁吁的虎痴走過來。他雖然天生神力,但武道境界還是低了些,單純角力還是輸給了張天雷。

李麟看了憨厚的虎痴,自信的虎音一眼,說道:「好吧!虎音,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和張昊了!只要不是影響到黑水總督府的發展,任何決定你們都可以下!而且這是初始資金,如果需要,本王還可以繼續追加投入。」李麟說著,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筆數量不菲的晶石交給張昊。

「放心吧殿下,你會發現你今天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張昊自信滿滿的說道。

(未完待續) 成立商會的事情李麟作為外行人並未乾涉,張昊作為天機弟子,想要賺點錢還是很容易的。至於虎音是不是真的如虎痴說的擁有經商天賦,李麟並不在意。畢竟有了黑水叢林中的後手,財富對於他來說並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時間轉眼而過,讓各方勢力期待的拍賣之曰終於來臨。


天淵閣位於黑水王城中心地帶,從外面看不過是一座幾十米高的三層建築,其恢弘程度遠遠不能和黑水王城中那些動輒以巨大山脈作為山門的大勢力相比。

為了隱藏形跡,李麟不但易容改扮,還特意使用六芒星的力量,直接瞬移出總督府。至於五階巔峰靈獸敖金,李麟也將其留在總督府。畢竟張昊,莫飛玲這些李麟認可的班底都留在總督府中,安全方面必須上心。

李麟易容成一個中年漢子,一身金色莽龍袍看起來極有威勢。再加上其身上先天王座高手的氣息,一眼望去就讓人不敢小覷。

當其來到天淵閣時,發現很多大勢力弟子靜靜等候,從其相互敵視並殺氣騰騰的樣子,李麟自然發現各大勢力打著什麼主意,其中四大勢力最是霸道,佔據了天淵閣正門前的空地。在虎視眈眈看著天淵閣門口的同時,也在彼此相互防備。

「看來形式遠比我想象的還要艱難。四大勢力恐怕不只是防備襲擊,更大的可能是威懾其他勢力,不讓天淵閣大宗戰爭物資落到其他勢力手中,為將來的戰爭減少變數。」李麟眉頭深皺。四大勢力確實很有魄力,天淵閣他們不願意得罪,因此不太可能在拍賣會上耍手段。但是在外面,天淵閣也管不到四大勢力如何明爭暗鬥。四大勢力彰顯實力很有敲山震虎的意思。

李麟當然不會被這些嚇著。他靜靜的向著天淵閣門口走去。

「小子,你要做什麼?」一個冷傲的身影突然擋在了李麟身前。

李麟眉頭一皺,看向這個滿臉倨傲的青年,其身上的金色狼袍極為顯眼,這是神狼教核心弟子才可以穿的衣服。

「我去拍賣會上見見世面!」李麟不卑不亢的說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進去為好,小心有命進去,沒命出來!」青年實力不弱,武道境界比李麟還高一些。看起來應該是功法讓其顯得比實際年齡輕的多。他阻攔李麟自然不是出於什麼好心,只是得到上頭的指示,儘可能的攔截更多的人進入,防止拍賣會上出現變數。

「這點不勞費心!請讓開!」李麟面無表情的說道。這裡已經到了天淵閣的門口,神狼教就算再霸道,也不可能真的在這裡動手。


青年眼中閃過一抹怒色。身上的氣息動了動,最終卻也沒有出手。

「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倒是希望你能夠活著出來!」青年嘴角扯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轉身向著神狼教的人群中退了去。

「哼!」李麟冷哼一身,看也不看他們一眼,直接向著天淵閣門口而去。

之前天淵閣的拍賣會是有進入標準的,畢竟作為大陸頂級的拍賣組織,其拍賣的東西大多價值極大。普通人就算有些財富也根本買不起,讓他們進去只是浪費空間。所以,才會有張昊所謂的一千顆上品晶石的財富限制。但是這次情況又有所不同,黑水王城的勢力幾乎全部涌到天淵閣前,其他散修一看這架勢即便有晶石也不敢進來。不懼各方勢力的壓力進來的,又哪裡會在意區區一千顆上品晶石。所以,天淵閣也就省去了那道有些得罪人的手續。所以李麟進入天淵閣竟然未曾遭到任何人的阻攔,甚至還有專門安排的婢女將其帶到大廳之中。

「請問有沒有包間!」李麟開口問道。

內部大堂極為寬廣,遠不是外界看起來那般。看來這座建築中融合和部分空間法則,所以內部空間遠比外界的大。讓李麟比較驚訝的是,大廳中央成排的座椅並不多,在四周各種各樣的包間倒是不少,根據李麟目測,那些距離拍賣台越近的包間越是豪華,顯示的身份自然也就最高。現階段李麟不想和四大勢力正面衝突,即便包間需要支付另外的一筆費用,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

「前輩,包間分為天地玄黃四級,需要加收一筆晶石,每一級的收費標準皆是不同。目前天字包間已經全部被預定,地字包間只剩下一間,玄黃包間倒是還有不少。前輩您要選擇哪種?」侍女回身,略帶恭敬的說道。天淵閣的侍女皆是從當地招募,並不屬於天淵閣的核心人員,因此,這些侍女除了容貌姣好,實力大都不強。

「帶我去地字間吧!」李麟想了想,他的目標是兵陣殘圖,在天淵閣這次的拍賣品種中算是比較靠後,別的勢力或許不會太在意,但是像神狼教,金馬堂,鳳凰谷這樣身後有本[***]方勢力的組織,對於兵陣陣圖還是極為渴望的。因此,兵陣殘圖很可能引起超級勢力的爭奪,沒有一定地位連出價的資格都沒有。

「前輩請!」侍女帶著李麟上了二樓,然後引領著他來到一座距離拍賣台不到三十米的一處懸空包間中。


「請幫我打開房間中的禁制。」李麟直接吩咐道。為了避免麻煩,將房間中的氣息隱藏方便他接下來的行動。

侍女按照李麟的要求處打開禁制,收了五枚上品晶石作為使用包間的費用,后恭敬的離去。

剛剛坐下的李麟,就聽到陸陸續續傳來的腳步聲。而且他所在包間周圍都有人進入的聲音。李麟雖然好奇,卻也沒有失禮的打開觀望。

噹噹當——!

一陣清脆的敲擊聲響起,原本有些喧嘩的大廳很快安定下來。

李麟透過禁制,看到拍賣台上出現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

「歡迎各位來到天淵閣,本人是天淵閣黑水王城分閣的首席拍賣師江山,今天為各位高人服務。廢話不多說了,首先第一件拍賣品乃是得自南方無盡海域的鎮海心石,眾所周知,無盡海域的鎮海心石乃是寧靜心神,防止走火入魔的奇寶。因為無盡海的混亂,像鎮海心石這種奇寶很少在北方地域出現,我們得到這枚龍眼大的鎮海心石也是耗費了極大的力氣。諸位來客,擁有了鎮海心石你就可以比別人每天服用更多的丹藥,吸收更多的天地元氣。卡在瓶頸實力無法增長的前輩也可以憑藉鎮海心石積蓄突破瓶頸的實力……現在起拍價一百五十上品晶石!」一枚海藍色龍眼大的石頭盛放在白玉匣中,上面散發著夢幻般的的光輝,光這般看著就給人極為寧靜的感覺。隨著拍賣師的話音落下,下方立刻傳來噪雜的聲音。

「我出一百六十上品晶石!」

「我出一百八十!」

「兩百!」

「……」最終這枚晶石被一個小家族以五百上品晶石的價格買走。

「好傢夥,拍賣果然是暴利行業,等到將來老子也在黑水王城橫插一腳。」李麟震驚的看著下方狂熱的競拍者,心中對黑水王城各大世家的底蘊認識更深了。

「今天第十件拍賣品!為了方便,我們將這次將要拍賣的丹藥整合成了一宗大交易,其中包括一星丹藥一千枚,二星丹藥三百枚,三星靈丹五十枚,四星丹藥四枚,五星靈丹一枚。這些大批量的丹藥將作為一次拍賣的物品。底價五百上品晶石。」拍賣師指著一頓堆積如山的丹藥瓶說道。

下方的噪雜聲在靜止了剎那之後,迅速提高了一倍,四大勢力並沒有什麼什麼動靜,彷彿這些事情壓根都不擔心似的。這讓下方的其他小勢力動了心思。

「五百三十枚!」有人出價,立刻就有人跟價,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價格也從五百漲到了一千五。而且現在還遠遠沒有停止的意思。

「兩千!」一道淡淡的聲音從一側包間中傳來,下方的喊價聲瞬間止住,所有人都看向聲音的來說。

「地字三號包間出資兩千上品晶石,還有沒有比他更高的嗎。諸位,這次我們天淵閣提供的丹藥不但數量多,而且種類很好,尤其是其中這枚五星靈丹。我可以提前透漏透漏一下,這枚五星靈丹乃是可以修復自身武道根基的寶丹,梳理先天武體,就算是在繁華的中域都極為稀少的寶丹。」拍賣師並沒有說出丹藥的名字,但是這些已經夠了。原本沉沒的包間中出現了討論聲,看來對其感興趣的不止一家。

「兩千五!」一道聲音從一側的地字包間中傳來。

「兩千六!」另外一個地字包間緊接著喊道。

「三千!」僅有的六個天字包間中傳來一道無比自信的聲音。所有參與的勢力都立刻閉上嘴巴。

「是大衍宗,雖然其在四大勢力中排名最後,但是超級勢力就是超級勢力,底蘊無雙,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筆。」低低的討論聲響起,李麟將目光看向天字四號包間,以此類推,其之前的三個包間主人的身份呼之即出。

(未完待續) 隨著大衍宗插手,小勢力瞬間偃旗息鼓。這筆丹藥雖然誘人,但卻並不是唯一的一筆。天淵閣作為大陸最資深的拍賣會,自然明白如何才能利益最大化。像這種大宗丹藥的拍賣項,在目錄中就有八筆。這也是防止四大勢力壟斷所有丹藥,同時也給其他小勢力信心,讓他們對拍賣會充滿期待。

天字包間前三座在大衍宗出聲之後,也沒有聲息傳來。即便丹藥對每個宗門勢力都是不可獲取的物資,但後面還有好幾筆,沒必要為了這個和大衍宗撕破臉。就在大衍宗負責人,那名曾經追擊過敖金的九品王座長老認為大局已定的時候,一道怪異的聲音響起。

「我出三千零一個顆上品晶石。」

這道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假聲,可即便這樣,各方勢力還是瞬間鎖定了這個房間。天字六號房,只是上面開啟了禁制,就算是九品王座就無法探查到裡面的真實情況。

大衍宗長老臉色瞬間陰沉,一張老臉過於扭曲就像一朵乾癟的菊花。六號包間之人只加一塊上品晶石,嘲諷意味十足。自從三百年前發生意外之後,大衍宗勢力開始衰弱,不但在黑水王城的排名從第一滑落到第四,甚至不斷受到黑水王城本地勢力的挑戰。如果不是有九品王座坐鎮,恐怕大衍宗早就被排在後面的勢力拉下神壇。地位的下滑使得大衍宗高手變的極為敏感。如果不是忌憚這裡是天淵閣,恐怕白衣長老早就衝過去給那個敢於小看大衍宗的傢伙好看。

「三千五百晶石!」白衣長老聲音中帶著一絲慍怒。同時一下子將數額提高了五百晶石,讓那個該死的搗亂者知難而退。

「三千五百零一顆晶石!」怪異的聲音再次響起。那極為認真的語氣讓所有人面色古怪。是真的不懼四大勢力還是不知死活的愣頭青?

「有意思,有意思!沒想到這次拍賣會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奇葩!」李麟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他對於大衍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大衍宗畢竟是黑水王城四大勢力,因此恨屋及烏之下,李麟也樂於看到大衍宗吃癟。

「四千晶石!」白衣長老憤怒的要吐血,這可是整整多出了一千上品晶石。都怪那個該死的六號天字包間。到底是哪個老不死的和我們大衍宗過不去。

「四千零一顆上品晶石!」怪異的聲音沒有讓李麟失望。但是明眼人也從其中聽出了一抹猶豫。

「混蛋!我出五千上品晶石!」白衣長老再也顧不得高手風範,直接怒聲吼道。憑藉其九品王座的威勢,著實嚇到了不少人。

六號包間沉默了。足足數分鐘沒有聲音傳出。白衣長老臉上露出勝利的神色。但那只是一閃而逝,緊接著又變成了肉疼,這可是整整多了兩千上品晶石,希望那枚五星靈丹的價值足以彌補自己的損失。

「還有出價的嗎?五千晶石一次,五千晶石兩次,五千晶石三次!成交!」隨著拍賣師的重鎚落下,會場立刻炸開了鍋。

「我靠,六號包間是什麼人,敢於這樣明目張胆的和大衍宗作對,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難道是天淵閣安排的托兒?」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