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主,今天我和門內弟子一起來時候不是捉了幾隻妖獸,怎麼沒有看見?」趙鈺四處打量,不見碧眼猛虎。

「哈哈,思華大師觀察的還真是仔細,那些剛被捉來的妖獸先要關一段時間,用各種方法讓它臣服后才能來馴獸場,訓練作戰」妖治笑了笑,帶著趙鈺去了另一個地方,血腥味更加的濃重。

趙鈺看到了剛被捉來的碧眼猛虎,目露凶光,不斷被水淋著,還時不時會被鐵器抽打,身上遍體鱗傷,趙鈺被萬獸門的殘暴激起對妖獸的憐憫之意。

除了這些已經被馴服的妖獸,還有很多死去的妖獸,成為其他妖獸口中的食物,萬獸門的存在讓趙鈺感覺是個萬惡不赦的門派,更是下定決心要滅了他。

「思華大師,你有什麼想法?」妖治看著有些出神的趙鈺,本來還以為他不會害怕,沒想到也有怕的時候。

「我可以嘗試著煉製一種丹藥,讓它們無需以這種方式臣服,而且已經馴化好的妖獸,我煉製一種能夠激發它們潛力,增強它們攻擊力的丹藥,這樣會使萬獸門的實力提高至少三倍」

趙鈺的一番話讓妖治激動不已,對於趙鈺說的話妖治可是相當的期待,如果真的煉製成功,萬獸門將會是趙國第一大宗門!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那就有勞思華大師多多費心了,無論需要什麼材料就和我說,我為大師去準備,如果大師能在三個月內煉製出來,我妖治門主感激不盡」妖治看向趙鈺,眼中滿是熾熱,已經看到了萬獸門崛起的機遇。

「嗯,以前我只煉製為人服用的丹藥,現在為妖獸服用的可能需要準備一段時間,不過三個月的時間足以」趙鈺笑了笑,伸出伸出手來,一縷淡紫色的火焰升起。

「這是異火?」妖治兩眼放光,再次看向趙鈺的目光多了一絲的驚訝,要知道擁有異火的煉丹師那將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不錯,這是我有一次偶然碰到的,有了異火的幫助,想必丹藥煉製會很快的」趙鈺笑了笑,這樣做無疑是讓妖治放心,自己要東西的時候也方便一些。


「方便問一句思華大師,你現在是幾品丹藥師?」妖治想要打探一下趙鈺的底,畢竟實力在宗師的煉丹師,煉丹之術肯定在五品之上。

「妖治門主,你就放心吧,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六品丹藥我會煉出來的」趙鈺笑了笑,六品丹藥的種類很多的,到時候給你們煉製一顆最強的。

妖治臉上綻放出笑容來,當即吩咐下去為趙鈺準備一間煉丹室,還有住所,至於所需要的東西等趙鈺列出清單之後在安排。

妖治陪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將萬獸門各個地方都一一介紹,當然有一些地方趙鈺還不知道,等過一段時間為妖治煉製幾顆丹藥或許有機會見識一下萬獸門真正的底蘊。

「天道草,兩儀乳,火靈草,水仙花……」趙鈺執筆寫下一大堆的藥草,大部分都是尋常的藥草,也有幾種比較稀少的藥草,以萬獸門的實力還是能買到的,累了一天,趙鈺閉上眼睡了過去。

「轟」「轟」「轟」

半夜之時趙鈺聽到輕微的響動,雙眼睜開,站在地上,震動的感覺越來越強,而且是從地面之下傳來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掙扎。

趙鈺皺了皺眉頭,萬獸門只要是以馭獸立門,這底蘊也應該是一種強大的妖獸,就是不知道是何種妖獸,等級應該在九級,或者是靈獸也有可能。

但是震動只持續了小段的時間,很快大地又恢復了平靜,趙鈺卻久久不能睡去,滿腦子都在想著怎麼能讓這些被囚禁的妖獸逃走,而且自己還不能露出絲毫的馬腳,最大的困難在於萬獸門最強者,獸尊。


雖然趙鈺沒有看見獸尊的樣子,但是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像是一個嗜血的魔鬼一般,身上的血氣很重,有他看守著妖獸,想要從他的眼皮底下做事情有些難。

趙鈺睜著眼,一直到了天亮。

在萬獸門走動了幾日,趙鈺才開始著手煉製丹藥,找到妖治,他正在和幾位長老策劃者什麼事,對於趙鈺的到來很是高興。

「門主,這是需要的藥草,希望門主能儘可能的收集齊,我還需要一個助手,另外我還需要一頭妖獸,用來試丹」趙鈺交出一張清單,妖治立馬吩咐下去採購。

「思華大師不用這麼著急,不知道這幾日在我萬獸門待得如何,有照顧不周的地方還希望思華大師能多多海涵」妖治很是客氣,幾位長老卻面露不悅,趙鈺也沒搭理他們。

「承蒙門主收留,這幾日我已經修養好身體,萬獸門對我如同第二個家一般,我過得十分舒服,三個月的時間還是很緊迫的,我還是希望能為萬獸門做一些什麼的」趙鈺笑了笑,看向其中的一位長老時,竟然有半步尊者的實力,想必當初從院長手中將心怡奪走的就是這一位吧。

「這位長老,我看你臉色有些發黑,是不是體內積有殘毒?」趙鈺走了過去,仔細的看了看,嘴角咧開笑了笑。

「額,思華大師不愧是煉丹高人,我體內的確積藏了一些毒,都已經好幾十年了,不過並沒有什麼影響」斬月露出一絲的驚愕,沒有想到趙鈺竟然能看出來。

「長老這句話就說的不對了,怎麼會沒有影響,如果有一日你要突破到尊者的時候,這種毒才會徹底的發作,到時候長老你就有麻煩了」趙鈺皺皺眉頭,好像事情十分的嚴重。

突破尊者的時候,斬月停留在半步尊者已經有數十年之久,距離突破尊者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聽了趙鈺的話,自己幸虧沒有突破到尊者,否則的話說不定真的會中毒,畢竟自己也試過各種各樣的方法去除體內的劇毒,但是毫無作用。

「而且它對你最大的阻礙就是突破尊者所需要的時間會加長,這些你自己肯定也能體會到一些嗎,自己修鍊的速度在變慢,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對對對,難怪我這十幾年修鍊時,總感覺實力提升的很慢,難不成就是因為這種毒?那個思華大師肯定有解這種毒的丹藥吧,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去毒,斬月必定感激不盡?」斬月變得十分的客氣,妖治也是滿臉的敬意,要知道斬月可是萬獸門第二強者,如果他能順利突破至尊者的話,萬獸門肯定成為趙國第一大家。

「每種毒藥的解毒丹都不一樣,所以在煉製的時候我需要了解一下是什麼毒,這樣我才能配置解毒丹,不知道長老你身上的毒是怎麼來的,這種毒我還沒有見過,應該不是什麼妖獸咬的吧」趙鈺笑了笑,斬月卻低下了頭。

當初隱門毒宗上萬獸門談合作時,其實就是想讓萬獸門成為毒宗門下的一個門派,斬月身為長老反駁了集幾句,卻被毒宗的人給重傷,差點兒丟了性命,自從那時候就落下了毒素。

「的確不是一般的毒,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一般的解毒丹對我來說沒有用處」斬月搖搖頭,但是看向趙鈺時眼中充滿了渴求。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毒,但是長老你放心,我好歹也是六品煉丹師,只要取用你的血液,讓我研究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找到解毒丹了,但是長老你要做個心理準備,可能這種解毒丹所需要的材料不是一般的藥草」趙鈺笑了笑。

「沒事,只要你能找到斬月長老所需要的解毒丹,不管是什麼藥草,我萬獸門都會找到的,思華大師儘管去做,想要什麼就吩咐下去」妖治搭話,命人將秦獸找來,著萬獸門中也就是秦獸和趙鈺比較熟悉了。

秦獸則是一臉喜悅,只要跟著這位煉丹師,說不定哪天高興就會賞自己幾顆丹藥,光是那幾粒療傷丹就讓其他弟子羨慕不已了。

「思華大師,就讓秦獸跟著你吧,他和大師比較投緣」妖治看向秦獸,秦獸有些受寵若驚,激動不已。

「的確,秦獸和我確實挺投緣的,說明我和萬獸門也挺投緣的,想必日後我萬獸門肯定會成為超級大門派」趙鈺拍了拍秦獸的肩膀,從心底里是十分的感謝啊。

「那就要思華大師多多幫忙了」

幾人又聊了幾句,秦獸帶著趙鈺去看修建好的煉丹室,具體需要什麼東西妖治已經派人出去購買了,趙鈺需要的東西太多,所以還需要幾日的時間。

「秦獸,你能不能帶我在好好參觀一下萬獸門,另外就是門主讓我挑選一隻妖獸,我對妖獸不太了解,還需要你來詳細介紹一番」趙鈺拍拍秦獸的肩膀,看樣子已經當成了朋友一般,秦獸整個人瞬間激動起來,帶著趙鈺再一次的參觀萬獸門。

一路上秦獸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走一步說十句,大多數都是無用之詞,趙鈺都沒有聽進去絲毫,趙鈺最關係的是三個地方,一個就是囚禁妖獸的地方,一個是馴獸場,再有一個就是萬獸門真正的底蘊所在,從秦獸的口中當然打探不出絲毫來。

秦獸倒是盡職盡責的詳細介紹著,直到走到囚禁妖獸的地方,有不少妖獸都是他帶隊去捉來的,所以哪種妖獸比較厲害,哪一種比較容易捉拿都介紹了一遍。

趙鈺只是點點頭,突然看見了一隻猴子,身體比一般的妖獸小了許多,毛色發黃,尾巴低垂,靜靜的站在囚籠之中,居然有一種近似人一樣的神態。

「思華大師,這隻猴子可是捉來不易啊,這是斬月長老親自出馬才從妖獸叢林的深處捉來的,據說在妖獸叢林的深處有一隻獸王,實力和尊者差不多,而這隻猴子是那隻獸王的得力手下,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被斬月長老遇到,捉了回來,這隻猴子雖然看起來挺溫和,卻是最難馴服的,門主出馬也沒能將它馴服,所以就一直關押在了這裡」

聽秦獸說了一遍,趙鈺饒有興趣的觀察起這一隻特別的猴子,目光之中流露出的是一種無盡的悲傷,看得太久讓趙鈺心頭也有些悲傷,看來自己不用再找其他的妖獸了。

走過囚禁之地,來到了馴獸場,秦獸特地將屬於自己的妖獸帶了過來,這是一隻玄伏豹,主要的優勢在速度上,被它盯上的妖獸很難逃脫,為萬獸門捕獲了不少的妖獸,也許在人類在,他就是屬於漢奸一類的吧。


秦獸讓玄伏豹在趙鈺的面前大大的表現了一番,趙鈺也客氣的點頭誇獎了幾句,讓秦獸更加的得意了,特意從血池中取來一些獸血讓玄伏豹喝下。

看了看整個馴獸場,在馴獸場的後面隱隱關著一道石門,趙鈺邁開腳步走了過去。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思華大師,那個地方不能去」就在趙鈺準備向那一道隱門走去時被秦獸阻攔。

「那是萬獸門的禁地,除了門主之外誰也不允許進入,否則會被獸尊直接斬殺的」說這話的時候秦獸的聲音明顯的減弱了,有些忌憚的看著看守在門口的石壁上。

「只能門主進入,就連長老都不可以嗎?」趙鈺皺了皺眉頭,如果這樣的話裡面肯定就是萬獸門的底蘊所在了,要不然也不至於讓一個獸尊來看守這個地方。

「裡面布滿了禁制,所以只有門主才知道進入的方法,傳說裡面養了一隻千年妖獸,十分的強大,是第一任門主創立萬獸門時的坐騎,只是獸性還沒有完全的抹除,所以一直被關押在地牢之中」秦獸看向石門,心裡隱隱有些害怕。

趙鈺點點頭,如果真如真如秦獸所言,活了一千年的老怪物,實力恐怕要在地尊之上,就像死神之墓中遇到的天尊妖狼一般,只是一縷神魂就能逼得三大宗門節節後退,差點兒死在底下宮殿之中。

「好吧,既然這樣就算了,畢竟是禁地,性命要緊」趙鈺笑了笑,出了馴獸場,站在猴子的囚籠前,看著籠中的猴子。

「我想要這隻妖獸作為我試丹所用,將它帶到我煉丹室吧」趙鈺拍了拍囚籠,囚籠竟然沒有被壓下絲毫,要知道趙鈺這一掌可是含有暗力,一般材料製成的囚籠就算不被壓垮,至少也會彎一點兒吧。

「那個思華大師,你稍等,我去和門主彙報一聲,這隻妖獸和別的妖獸不一樣,萬一他傷了大師你的話我可擔待不起」叮囑了趙鈺半天,秦獸跑去向門主彙報了。

趙鈺站在囚籠前看著籠中的猴子,它的眼睛很不一樣,真的就像人一樣,不知道它能不能像小丑一樣能聽懂自己說話,不過趙鈺沒有測試,畢竟這個地方還有一個獸尊的存在。

看了半天,猴子卻對趙鈺沒有絲毫的興趣,站累了就坐著,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著一個地方,便是那道隱門所在的地方,這讓趙鈺對這隻猴子有了更加濃厚的興趣。

很快秦獸就回來了,只不過不是一個人,而是將斬月也帶了過來。

「思華大師的眼睛很毒啊,這隻妖獸算得上是萬獸門最難馴服的妖獸之一了,大師用它來試丹可要小心一些了,如果讓它逃跑的話,可能會傷了大師你的,要不選個其他的妖獸?」斬月看向這隻猴子,當初為了抓它,可是費了不少的力氣。


趙鈺搖搖頭,好不容易有一隻入眼的妖獸,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趙鈺還指望這一隻猴子將萬獸門給翻了呢。

「就是因為這隻猴子很特別,所以我才拿它來試丹的,其他的妖獸我怕折騰不了幾天就會死的」趙鈺聳聳肩,斬月臉上笑的更尷尬,照趙鈺這麼說,好像試丹會死很多的妖獸,煉丹師所消耗的不僅僅是材料,還會死很多的人。

「行,既然思華大師你決定了,那就用它吧,就是大師在試丹的時候注意一些,小心它會傷著你,我幫大師送到煉丹室中」斬月從懷中取出一根黑色繩索,將它牢牢的固定在牢籠之上。

「這兩種的材料好像一樣吧」趙鈺摸了摸那根黑色繩索,這種材料很特殊,不僅僅跟猴子的囚牢材料一樣,而且讓趙鈺想起了在皇宮中趙紫嫣那個女人手中的捆仙繩,如果不是師傅的幫忙,趙鈺還真的沒有辦法掙脫開。

「思華大師,你讓我越來越驚訝的,如果不是你煉丹之術那麼高明的話,我還真以為你會是其他的修者,這兩種材料的確一樣,而且是專門用來控制這隻猴子的,這根繩索也是為了避免被猴子抓傷一起製造的」斬月饒有興趣的看向趙鈺,真不知道他怎麼懂得這麼說,還是每位煉丹師都懂得這麼多,難怪煉丹師會讓人感到可怕。

「哦,是這樣啊,不知道是找哪一位大家製造的?如果方便的話我想找他為我煉製一個丹鼎,要知道好的丹鼎能讓我的成丹率大為提高」趙鈺雖然有不少的丹鼎,從虛空境時也找到一隻丹鼎,但是到現在還沒有一隻真正屬於自己的丹鼎,一個獨一無二的丹鼎。

「這個恐怕有些難度,這鐵籠和繩索都是由古族之人打造的,不過思華大師你身上擁有異火,煉丹之術提升的速度會很快,說不定到了八品煉丹師,或者更高級的煉丹師,想要一隻丹鼎輕而易舉」斬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古族之人向來對俗世之人沒有絲毫的尊重,萬獸門煉製這一個鐵籠和繩索花了相當大的代價。

看到斬月的那個表情趙鈺就知道有些難了,古族之人,趙鈺不僅想起了射殺自己金雕的那個古族人,遲早有一天趙鈺會將他的坐騎殺來做飯吃。

「那就是我思華沒有這個好運了,就麻煩斬月長老幫我將這隻妖獸帶入煉丹室中」趙鈺笑了笑,差不多已經把萬獸門的情況摸清楚了,要想進入萬獸門底蘊至所在,還需要自己拿出點兒東西出來才行。

斬月小心翼翼的將囚籠從囚禁室帶入為趙鈺修建的煉丹室,趙鈺安置在角落處,用一塊布將它遮了起來,那雙眼睛太瘮人了。

「斬月長老,你現在可以將你的精血留下,我順便為你配製解毒丹吧」趙鈺取出一個陶罐出來,有手掌一般大小,斬月瞪大了眼睛。

「思華大師,要流這麼多的精血?」斬月可是有些害怕了,就算是一罐血也夠多的了,還是精血,要知道精血可不是普通的血液,這麼一罐下去,斬月的命都要丟個半條。

趙鈺巴不得斬月流血流光才好,不過這麼一個陶罐也確實怕人,估計斬月寧願選擇不去解毒也不會流這麼多的精血出來。

「斬月長老,想要解毒的話以精血最好,這樣我才能配製出解毒丹,當然了,血液也是可以的,只不過效果可能沒有精血那麼明顯,這樣吧,斬月長老你先流一些出來,等我用完了在去找你,怎麼樣?」趙玉笑了笑,將手中的陶罐換成了一個小一些的玉瓶。

斬月拿到手中,將手指伸入玉瓶中,臉上的表情有些許的痛苦,顯然為了解毒奉獻的是精血。

「思華大師,就拜託你了」斬月將裝滿精血的玉瓶小心翼翼的交給趙鈺。

「斬月長老,你放心,我思華一定盡全力配製解毒丹,應該在一個月內能配製出緩解毒素蔓延的丹藥,三個月之內配製出解毒丹,半年內讓長老你體內的毒徹底的解完」趙鈺笑了笑,這也是天降好事,在趙鈺心裡策劃的的確是,一個月內配製出毒丹,三個月毒素開始蔓延,半年之內必定死亡。

「那就多謝思華長老了,如果有什麼需要思華大師儘管開口」斬月恭恭敬敬退下,轉身離開。

「秦獸,你去從血池裡幫我取一些獸血回來」趙鈺又取出一個玉瓶,在之前的時候忘記取一些獸血回來了,要煉製為妖獸服用的丹藥,最好用獸血作為一種煉製材料,趙鈺還從未嘗試過。

秦獸帶著玉瓶走了,趙鈺將斬月的精血拿在手中,仔細看了看,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毒宗下的毒,趙鈺在邊城小鎮就中了這樣的毒,而且為了試丹藥,幾乎將毒宗弟子身上所攜帶的丹藥都嘗了個遍。

沒想到萬獸門的人也招惹了毒宗的人,上一次被毒宗的毒狼阻截,差點兒小命就沒有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服下過解藥才躲過一劫,還是被別人給救了,因為自從醒來之後,辰樂樂臉上的表情很不對勁,而柳雲也很奇怪,竟然在邊城小鎮找了一個師父。

絕情谷的所在趙鈺在第一次去邊城小鎮的時候都沒有遇到過,而且自己是跟著斬妖隊和古族的人走了很長的路,都沒有走入過絕情谷,那裡還被一層禁制所覆蓋,有一些事情很奇怪,趙鈺也想知道自己昏迷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辰樂樂什麼也沒有說。

毒宗現在盯上了自己,恐怕日後會有不少的麻煩,現在萬獸門也和毒宗有了接觸,說不定在萬獸門也會遇到毒宗的人,到時候想辦法借一借萬獸門的手去對付一下毒宗,兩個宗門打起來,誰被誰滅了對於趙鈺都是好事。


「思華大師,獸血采來了」秦獸從血池將獸血存入玉瓶中,趙鈺拿過來,放在石桌上,取出器皿,將獸血倒出一些,又取了一滴斬月的精血滴入,很快,鮮紅的血液變成了黑色。

秦獸在一旁也看的呆了,沒有想到斬月長老體內的毒竟然那麼嚴重,難怪有一次斬月長老閉關了半年之久,而且門主和獸尊都出手為斬月長老療傷。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