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

「真是陳風!」

納嚴的憤怒,白暮的驚訝,關龍萍孟達蕭策的難以置信,陳風剛一露面,瞬間令戰局停歇了下來。

陳風目光環視一圈,瞬間明白了場中形式,當即伸出右手,將他指間的那枚人皇戒展露出來,急促的說道:「活死人一族聽令,白家眾人聽令,目標,冰冷之海。」

突然間說出這麼一句話,陳風也不多言,此刻時間緊迫,一語落地,身形直衝天際。

「是人皇戒,這顯然是人皇大人的命令,諸位,拚死保護那小子。」高承運苗凝身形一竄,呈左右保護著陳風,在後面緊緊跟隨。

耳畔聽到冰冷之海四個字,白暮知道,對抗三皇的計劃,要提前打響了。

「白家眾人聽令,誓死保護陳風抵達冰冷之海。」

「遵命。」

嗖嗖嗖~

一道道白衣,緊隨其後,竟然瞬間和活死人一族成了隊友一般,牢牢的將陳風防護在了其中。

這是怎麼回事?

剩下的碧鱗吞天蟒一族的人,嘉王朝的眾人,包括獸王熊剩餘的一些人,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冰冷之海,這群傢伙究竟有何陰謀?」王凱目光遙看上面的巨洞,眉頭緊皺。

「那小子肯定沒什麼好事,白家骨子裡本來就不服三皇管制,現在竟然還和活死人一族勾結,想來準是要反抗獸域。所有人,跟我去追殺他們。」

納嚴再度見到陳風,整個人差點氣死,這麼個天地境小成的傢伙,竟然當著他的面廢了敖興,而且還沒死。現在一出面,竟然以一種領導的姿態讓活死人一族和白家對他臣服。

「納領主說的是,這小子絕對是要做出對獸域不利的事情,咱們必須去將他誅殺,了結了這心頭大患。」嘉王朝的王鶴,此刻也憤憤然的對王凱說道。

轟隆~

就在眾人猶豫之際,陳風已經衝出了冰晶山體。外面白雪皚皚,一片狼藉,山崩雪裂,所有視線所及的高山都化成了齏粉。

兩名化神境巔峰的超級強者,在高高的天際上面不斷轟殺,一道道巨大的裂縫憑空產生,抬眼望天,感覺天都要崩塌一般。

「陳風!」

陳風剛一露頭,就是被血鷹一族的血眸看到了,當即急忙呼喊道:「領主,這個小子就是陳風,抓住他。」

「動手。」

血厲聞言,斷喝一聲,身形爆閃直奔陳風而去。血眸也是立功心切,第一時間就發動了身法武技,緊隨其後,欲要將陳風直接擒下。

嗡~

就在二人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陳風的時候,突然間在陳風身後,鬼魅的閃出了兩個人。

轟隆~

一人一掌,兩條墨綠色的巨龍呼嘯而過,血厲和血眸慌忙停住身形,隨即也是拍出一掌,與其能量相對。

四股能量撞擊在一起,血厲暴退數步,反觀血眸,直接是被打飛了開去。

生死境巔峰的全力一擊,豈是生死境小成能夠低檔的,況且苗疆和高承運二人所修鍊的是屍毒功法,其能量極為詭異強悍。

血眸身體劃過半空,一股股極具腐蝕性的能量不斷的侵蝕著他的身體,在他驚愕的吼叫之下,他的身體很快便是化為了一灘綠水。

嗡~

靈魂體逃脫出來,被血鷹一族的後來者納進器具之內。

血眸腸子都要悔青了,都怪自己立功心切,要是再沉穩一些,看一看局勢的話,也不至於會落得這般下場。

肉身被滅,靈魂雖然尚在,尋找機會可以重塑肉身,但新的肉身會使得他等級大打折扣。不僅如此,將來的造詣也再難提升,這無疑是很大的打擊。生死境小成,在天神界已經不算什麼了,要是實力再低,那就真的要淪為雜兵了。

刷刷刷~

就在這時,梁瑜等人,和白家的幾個人同時沖了上來。這些人清一色都是生死境小成,還有白暮,苗凝,高承運三名生死境巔峰,陣容可謂豪華。

血鷹一族的血厲,忍不住後退了幾丈,他倒是沒有想到,陳風身後會有這麼多跟隨他保護他的人。

「白暮,這陳風可是犯了重罪的人,是金毛獅王謝承親自開口要緝拿的存在,你白家這般袒護,又是為何?」血厲厲聲喝道。

「冰冷之海在東南方,跟我來。」

白暮壓根都沒有管血厲,當即辨別了方向,率先朝東南方奔行了過去。

陳風一擊一眾人馬,同時動身,那般感覺,竟然是直接將血鷹一族給無視了。

嗖嗖嗖~

而就在這時,獸王熊,碧鱗吞天蟒,嘉王朝的眾人也都紛紛飛了上來,他們見到血厲,也是一愣,旋即看向天際二人的瘋狂戰鬥。

兩人雖然斗的凶,但金毛獅王謝承,還是聽到了之前白暮的話語。

冰冷之海,冰冷之海,陳風,這個來自低級王朝,莫名其妙會青昱的青雲動的小子……

將所發生的事情簡單的琢磨一番,金毛獅王面色大變,當即對著下方眾人咆哮道:「所有獸域在場者,全都給我去殺了那小鬼,決不能讓他接近冰冷之海!」

金毛獅王謝承說罷,順手拿出一個很小的鳳凰羽毛,旋即催動武元力將其轟成齏粉。

嗡~

羽毛碎裂,一道火焰光芒迸射天機,將半邊天都是照耀的火紅。

「火羽鳳凰,怎麼,小金毛,打不過老子,想要叫人了是嗎?」任何姚廣,嘴角微微一撇,雖然口頭上滿不在乎,但不經意間卻是看了看陳風逃跑的方位。

要他憑一個人對抗金毛獅王謝承,他有把握,但是如果再來一名化神境巔峰,那戰局就會瞬間改變。


嘉王朝,獸王熊,碧鱗吞天蟒,血影一族。

這四個勢力的眾人聞言,同時以最快的速度朝陳風等人追了上去,金毛獅王謝承發話,哪個敢不從?

別說不從,就是動作稍有遲緩,被謝承瞧的不爽,事過之後都將承受滅族危機。

關龍萍,孟達,蕭策三人也在嘉王朝的大部隊中朝陳風追去,他們三人此刻的心情可謂百味雜陳。

當初陳風傲然的說出那個計劃的時候,三人還都覺得這是在做夢,憑他一個天地境小成的武者,如何能夠對抗超級強大的三皇。

可是事情沒過多久,竟然這一切就真的出現了,不管結果如何,至少現在陳風已經令三皇之一的金毛獅王謝承感到頭疼了。

對於這般追殺陳風,王鶴可謂心中巨爽,他身法武技催動到了極致,一個人脫離開嘉王朝的大部隊,已經衝到了前面的碧鱗吞天蟒一族的圈子裡了。

碧鱗吞天蟒在前,血鷹一族在中,嘉王朝在後,至於獸王熊的幾個人,由於沒有了領導者,所以顯得很散亂,根本就成不了一股勢力。他們也無心戰鬥立功,僅剩的幾個人,都在思量著如何能活命,這一次靈界之行,他們可是虧大了。

眾人你追我趕,四方勢力在後面不斷用能量攻擊,在這般攻擊之下,他們的距離逐漸拉近。

越過冰封山脈,是一片白雪皚皚的雪原,白暮伸手一指視線所及的遠處,大聲道:「陳風,那就是冰冷之海!」

「好,我知道了。」陳風目光一凝,到了這個時候,無論自己實力如何,也必須要拼一下了。

轟~

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能量爆炸聲,白家和活死人一族各死了一名生死境小成強者。

「你們逃不掉的。」

納嚴和血厲一馬當先,已然相隔他們不到十丈距離了。

… 「陳風先走,我們留下來擋住他們。」

到了這個時候,白暮和高承運苗凝三人,以及兩方勢力的人馬,都已經陷入到了誓死抉擇的狀態。

陳風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大聲道:「纏住他們就好,不要拚命,等我回來。」

一語落地,沒有任何猶豫,陳風一個青雲動瞬閃,直接閃出了戰圈。

轟隆隆~

白家和活死人一族轉身反打,血厲納嚴絕地出擊,瞬間天驚地震,生死境之下的武者瞬間死傷過半。

行在最後面的王凱,一看這戰局著實強橫,他們嘉王朝生死境以下的人員最多,要是也參與到這場死戰中,必然死傷慘重。

「你們擋住,我們去追擊陳風。」

隨口說了一句,王凱帶著嘉王朝的眾人繞過戰圈,繼續朝陳風逃脫的方位追了過去。

「混蛋……」

血厲和納嚴心中同時大罵,這傢伙說的倒是好聽,但誰都知道在這裡苦戰是最無意義的。只有抓住陳風,解決掉了這個麻煩的源頭,才是大功一件。

有心也要脫離戰圈,但白暮等三名生死境巔峰的強勢出擊,令血厲和納嚴連連退敗,根本毫無脫身之力。


「就快要到了。」

陳風青雲動瞬間一個接著一個的施展,那浩瀚的冰冷之海已經近在眼前了。

嗡~

突兀地,就在這時,一道能量巨龍在他剛剛瞬閃的落腳點轟砸而下。陳風慌忙躲避,接連使用瞬閃,是存在間隔時間的,這間隔的時間,就是他的致命弱點。

陳風沒有去驚愕這攻擊是誰發出的,心念一動,便要再度施展青雲動瞬閃。不過,周圍空間忽然一陣變化,一個透明的能量體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結界!」

陳風心中一沉,剛才的攻擊,加上這結界施展的時機,來人顯然很是了解他的手段,這麼一拖延,他的境況可就非常不妙了。

「嘿嘿,想在我面前連續耍這種手段,這一次你可沒機會了。」在一個岩石的後面,一臉冷笑的王鶴飛身閃了過來。

以前吃過一次虧的王鶴,深深的知道陳風這一招的弱點,所以他一直奮力往前沖。通過迂迴的手段,趕在陳風之前,在這裡埋伏了起來。

幾十丈寬的透明結界中,陳風和王鶴相對而望,兩人彼此都是殺意狂涌。

「你這混蛋,還真是記仇啊?」陳風緩緩拔出青虹琉璃斬。

「當初你可風光的很,今天也很風光,連三皇之一的金毛獅王都點名要你的命。不過,風光過後,有些東西,可是要還的。」王鶴雙掌武元力繚繞而出。

「你以為你生死境小成,就能擊殺我不成?」陳風冷言說道。


王鶴詫異的看了看他,忍不住笑道:「你這傢伙,那裡來的自信?就算我殺不了你,你看看後面,嘉王朝的大部隊就要過來了。」

陳風回頭一瞧,果然,以王凱為首的嘉王朝正迅速朝這邊趕來。其中他熟悉的關龍萍三人也在其中。


「陳風被王鶴困住了,這下完了。」三皇子蕭策驚詫的說道。

嘉王朝眾人也自然看到了遠處的結界,當即很多人都是很興奮,因為對他們來說,陳風就是個寶,殺了陳風,就將獲得金毛獅王謝承的獎賞。只有關龍萍三人,心中不是滋味,他們雖然不願和陳風一起冒這種風險,但也不希望陳風就這麼死去。


回過頭,陳風目光赤紅,怒哼道:「我會將你秒殺的!」

「秒殺?」王鶴掏了掏耳朵,嗤笑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可能是我耳背了吧?」

陳風沒有再說話,他悄然將青虹琉璃斬插進背後,旋即吞納戒光芒一閃,一個黃金羅盤出現在掌心之中。

「九轉乾坤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