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同志,你不是不相信這世界上有什麼妖魔嗎?怎麼現在又說我是怪物啊?」丁當搖了搖頭,「真不知道是我有病,還是你有病啊?」

「你,你這個,這個怪物!」這隊長發火了,竟然站起身來,就朝著鐵門走了過來。


難道,這傢伙也要學著林剛璧,打開這個門,進來暴打我一頓?

丁當可不是以前的那個丁當了,他只是將被手銬銬住的那雙手併攏成了蓮花形狀,然後就朝著這隊長的方向輕輕一推。

只聽見「端」的一聲,這個隊長還沒走到門前,竟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道給推出了老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麼樣?隊長,你還審理不審理下去了?」丁當卻躲在那鐵欄杆後面,笑著說道。

「小林,把他帶到看守所里。我們走!」這位隊長站起身來,拍了怕衣服上的塵土,氣哄哄地說道。

丁當只是朝他做了個鬼臉,也不再說什麼了。

他丁當,可不是隨便讓人家捏的橡皮泥。

丁當被送回了看守所,平靜地過了一夜。

那個隊長沒有再提審他了,丁當也悠然自得地在這一個人的小「籠子」里,睡了一夜的安穩覺。

第二天早上,那個姓林的小警察來了。

丁當以為是那個隊長又要提審自己,可小林的話,還是讓他愣了一下。

「丁當,有人來看你了!」

「有人來看我了?是誰啊?」

「哦,來了三個美女,一個比一個漂亮。丁當,你可真有艷福啊,該不會是你的小妾們吧?」這小林警察逗笑道。

這個小林,態度可比那個隊長好多了。

「妻妾成群啊?」丁當笑了,也開了玩笑,「是啊,我的情婦挺多的,不過,比起某些大貪官來,還算少了。」

「是嘛?」這單純的小林警察竟然信以為真了,「你,你是做什麼的啊?總不會是黑社會老大吧?還有這麼多女人跟著你?」

「我不是黑社會老大,不過我魅力很大,這些女人都是上趕著找我的。」丁當呵呵一笑。

自從上次在摩羅國差點死過去之後,丁當的性格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他把人生看淡了,也把自己看淡了許多。

丁當終於見到了自己的這三個「情婦」。

「哇,怎麼是你們這三個啊?」當見到這三個女子的時候,丁當的嘴巴張得老大。

女警察庄美麗、青青的同事施圓圓還有青青的表妹嚴翠微,這三個年輕漂亮的女子,這一走進來,引得看守所里的那些警察都愣神了。

農門小福妻 是啊,是我們三個,你是不是很意外啊?」庄美麗很大方地走過來,隔著鐵欄杆,說道,「想要到看守所里看你,可不容易。要不是我這本警官證,我還沒法見到你呢。」

說著,她將一本證件遞給了小林警察。


「啊?你是江南市公安局的啊?」小林警察看到這警官證,也愣了一下。

「是啊,請問你們的沈隊長在嗎?我想和他談一談。」

「哦,他有在,你現在就要見他嗎?」

「嗯。」庄美麗點了點頭。

於是, 夜場 。在這會見室里,只剩下了鐵欄杆後面的丁當和圓圓、翠微兩個女子。

「你們是怎麼來的啊?」丁當問道。

「是翠微昨天見你被人抓走了,就給我打了電話。」圓圓道,「我聽說看守所挺嚴的,不讓什麼人進來。剛好, 天才兒子笨媽眯 ,給我留了個電話。我就給她打電話,沒想到,她一聽說你被抓了,就帶著我一起從江南市過來了,我們還接上了翠微。」

「哦,原來是這樣啊。翠微、圓圓,謝謝你們了!」丁當真誠地看著他們。

「表姐夫啊,你可別這樣啊。」翠微笑了,「表姐失蹤了,我也很難過。不過,我相信,你肯定不是綁架表姐的人啊,我相信你啊!」

這一句「我相信你」,真讓丁當感動。

「翠微,你怎麼會住在你姑爹家裡呢?」丁當問道。

「哦,我在江南市那邊沒找到好工作,就又回到上海讀書。剛好,我姑爹家離學校很近,我就住在他們家了。」翠微天真地說道,「雖然我姑爹和我姑姑離婚了,不過,我姑爹一直對我都挺好的。他聽說我要在這附近讀書,二話不說,就把表姐原來住的房間,騰給我住了。」

「是嗎?」丁當的眼神有點黯然,「你姑爹對你可真好。可他卻把我當成了綁架青青的嫌疑人,還讓警察抓我?」

一想起青青的爸爸柳延年竟然把自己交給了警察,丁當的心中就有一股怨氣。這柳延年要不是青青的親爹,他真想一拳揍過去!

「表姐夫,你也不能怪我姑爹了。」這翠微現在是對丁當是一口一個「表姐夫」,別提有多親熱了,「我姑爹他找不到表姐,當然很焦急了。那天,他收到自己的哥哥,也就是青青姐的伯父來的電話,才知道表姐和你一起去了摩羅國,後來表姐又失蹤了。你想想,我姑爹他能不懷疑你嗎?」

丁當一想,也是啊,人家女兒丟了,怎麼會不懷疑跟女兒一起出國的那個男人啊?

「表姐夫,你千萬別怪我姑爹,他其實是個挺好的人啊,就是那個羅阿姨態度差了點。」翠微口中的「羅阿姨」,自然就是青青的繼母小曼了,「你也要多理解我姑爹現在的心情啊。」

丁當一笑,「知道了,翠微。你可別再叫我表姐夫了,你就叫我丁哥哥就好了。」

「好啊,丁哥哥。」翠微也笑了。

正在這時,庄美麗又和那個小林警察走了回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91章城隍廟的包子西施

「丁當,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一進來,庄美麗就笑了起來。

她笑起來的樣子,還確實挺好看的,跟丁當初見她的時候那嚴肅的表情,截然不同。

「什麼?」丁當愣了。

「丁當,庄警官她為你作保,你已經被保釋了,你可以回去了。但是,如果我們需要你繼續到這裡接受調查,你必須隨叫隨到。」小林警察一板一眼地說道。

「真的嗎?」丁當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庄美麗的車上,丁當才知道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原來,剛才庄美麗見到了那個沈隊長,表示要將丁當帶回到江南市。

沈隊長起初不同意,但庄美麗表示:青青失蹤的案件,江南市公安局已經先立案調查了,按照管轄的規定,必須由江南市警察局處理。同時,她保證:假如在三個月之內還沒有破案,江南市公安局會將這個案件移交給他們文匯區公安局。

沈隊長不敢擅作主張,就給自己的頂頭上司打了個電話,得到同意的回復,這才允許庄美麗把人帶走。

「謝謝你啊,庄警官。沒想到,你從以前抓我的警察,變成了放我的警察,真是奇妙啊!」丁當微笑著,看著庄美麗。


「我可沒說,我們就解除了對你的懷疑。如果發現你是犯罪分子,我們也不會放過你!」庄美麗又變得一臉嚴肅了。

「好吧,看來,我是白謝謝你了。」丁當嘴角翹了翹,「你現在打算把我送到哪裡去啊?不會就這麼快,就要回江南市吧?這大上海,我可是第一次來,還沒玩夠呢。」

「你放心好了,我這次過來,也沒打算就這麼快回去。」庄美麗一邊開車,一邊說道,「等下,咱們四個人一起去城隍廟吧。那裡的小吃很多啊,我肚子都餓了。」

庄美麗還是露出了女孩子可愛的那一面。

「城隍廟?那地方好啊!」丁當這下高興了起來。

聽說,在那個地方,各色的小吃美食應有盡有。要是到上海,沒來城隍廟轉一圈,那就等於白來了一趟了。

「哇,有好吃的啊?我愛吃包子,聽說那裡的小籠包最好吃了。」圓圓也叫了起來。


「圓圓,你可別吃了,小心吃成跟小籠包一樣,那就沒人敢娶你了。」丁當調侃道。


「本姑娘除了臉圓一點,這身上一點都不胖,嫁得出去!」圓圓驕傲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得意地笑了。

「哦,是啊,除了你臉圓,你還有兩個地方也挺圓的,男人當然會娶你的。」丁當低下頭,緊盯著圓圓那飽滿的雙峰。

「你,你,你個色狼!」圓圓被他看得發窘,「我告訴青青去,就說你對我說流氓話!」

「你說去好了,我無所謂。」丁當卻仰著頭,說道,「青青絕對會信任我,相信我只會愛她一個人,不會愛上別人。」

「你就那麼自信?」圓圓白了丁當一眼,「你看看你,你一上車,非要我們兩個坐在你兩邊,這什麼意思嗎?」

「左擁右抱的意思,可以嗎?」丁當一樂,竟然伸出雙臂,就要把圓圓和翠微的肩頭一環抱,嚇得這兩個小姑娘大叫了起來。

在前面開車的庄美麗有點不悅,說道:「丁當,這車子前面明明有空座位,你為什麼不坐呢,還非要跟人家兩個小女孩擠在一起?」

丁當又笑了,「美麗姐,我要是坐在你右邊,我怕我一不小心,手就碰到你的腿上了啊。」

庄美麗今天是穿著剛過膝的裙子過來的,她開車的時候,裙子下面露出來的那白花花的腿,確實會讓男人把持不住。

「色狼!」這三個女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丁當卻只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扮了個鬼臉。

「我啊,也只有在你們面前說點色狼的話。可我這心裡,就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青青!我這是話色心不色,專情不濫情!你們放心好了!」

可他這話,傳入庄美麗的耳朵里,卻讓她怎麼都不是滋味。

她輕聲地哼了一下,腳下的油門一踩,這車子就如離弦之箭一樣,飛馳了起來。

丁當也聽到了她的冷哼之聲,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一笑。

難道,現在的我真得變了嗎?

也許,是因為我血管中的魔獸之血,讓我更加有自信,也更加有男人魅力了吧?

這車子終於開到了目的地——城隍廟。

當他們到達這裡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鐘了,馬上就要到吃午飯的高峰期了。

可是,到了這裡,這些一家緊挨一家的店鋪,還是把他們給弄得暈頭撞向了,不知道該進哪一家吃飯。

人,沒有選擇,很痛苦。可是,選擇太多,更痛苦。

「你們看,那邊是個包子店,我們就吃包子吧?啊,還有混沌啊?」眼尖也嘴饞的圓圓一眼就看到了那邊的一家小店。

於是,他們就一起走了過去。

「小琴包子店,煎包、灌湯包、小籠包、混沌、拌面、炒飯、炒麵、炒粉。」丁當念著這小店門口的一個廣告板。

「幾位,要吃包子嗎?裡面請。」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丁當抬起了頭,可這一看,嘴巴張得老大。

只見,在這家小店門口的收銀台,一個穿著白色襯衣、藍色牛仔褲,身材窈窕的美女,正張開櫻桃小口,對著他們幾個盈盈一笑。

哇塞,正點呀!我不用吃包子,光看著美女都吃飽了啊?丁當這一看,哈喇子都流了下來。

這美女看到他流下了口水,還以為是被那裡面的包子給饞得呢。

「這位先生,快進來嘗一口我們這裡的包子吧。我們這裡最有名的就是小籠包了,汁多不油膩,保證你是吃了還想吃。」這美女笑得更甜了。

這大上海就是不一樣,這麼個小店,竟然也有這麼漂亮的「包子西施」啊。

丁當回頭一看那圓圓和翠微,頓時沒了興緻。

這兩個小妞,長相還算過得去,可一和這包子西施一比,立馬就被比下去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了啊!

「丁當,你看什麼看?」這時候,庄美麗也看到了丁當那副模樣,皺了皺眉,「走吧,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這麼個小店,這裡面可不一定衛生啊。」




Leave Reply